陳默微微點頭,隨後一腳踏出,整個人沖霄而起,飛向宗門大殿。

沒錯,就是飛。

雖然境界還未抵達王境,但是陳默的體魄已經超越了化境的氣血凝實九階,達到血肉重生四階的程度。

這種程度的肉身,已經堪稱是神乎其神,自然而然的進化出了懸空的能力。

懸空,那就是飛行。

常人王境後可依託龐大的真氣和對自然元素的感悟從而達到肉身融靈,身輕如羽的程度,稍微用力即可憑空飛行。

而且這種飛行對真氣的消耗極少極少,可以說只要原因,王境強者可以一直飛行下去,如同鳥兒一樣。

而陳默與常人不同,肉身抵達血肉重生四階,專修肉身,走極限之道,到了陳默這種程度,想飛是很容易的。

肉身和靈魂是人類最大的寶藏,其中不僅有着面板上的根骨氣海,更是蘊含着諸多神通,而這些神通,都需要強大的體魄才能自然而然的進化而出。

懸空能力,說到底不過是陳默的肉身已經徹底進化成爲靈體,充滿了靈性,脫離了肉體凡胎而自然出現的能力,這種程度的肉身,和傳說中的法器靈器一樣,而靈,本身就不受地心引力的控制。

擁有了靈體,自然而然的就免疫了地心引力。

陳默速度很快,幾乎是一息之間就抵達宗門大殿上空,這雖然有着宗門大殿距離他那宅院不遠的原因,但同時也說明了陳默如今的強大實力。

如千斤一墜,陳默的身影瞬間從半空中落下,肉身靈性被他收斂,而沒了靈性的肉身再次被地心引力所吸引,快速向着下方墜落。

轟!

地面被陳默踏出一雙腳印,腳印旁邊的密密麻麻的裂痕。

陳默的肉身,收斂了靈性後比金鐵還重,專修肉身,又走極限之道,數次進化之後,陳默的肉身已經達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若非是這個時代科技已經消亡,陳默甚至都想找幾枚導彈來試試肉身強度。

“快了!”

陳默忽然嘴角勾起一絲笑意,自語道:“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湊齊材料和需要的東西,感悟出屬於自己的真正領域,然後就可以踏入王境了,以我的積累,王境之後晉級了裝備後,那我的肉身就算硬抗核彈也是輕而易舉。”

王境!

飛天遁地,江河倒流,破壞力人人堪比核彈的境界。

到了那一步,人類纔算是真正的超越了科技時代,憑藉自身戰力擁有科技時代都不曾擁有的破壞力。

王境最關鍵的東西在於三項,一是裝備,二是領域,三是靈體。

肉身融靈是最基礎,但凡踏入王境者皆會擁有,例如現在的陳默,還未踏入便已經擁有。

裝備是自身基礎實力的象徵,領域是對基礎實力的擴展運用。

‘前世’時,有祖境強者展開領域,呼風喚雨,風是蘊含了風元素的風刃,雨是蘊含了水元素的玄陰之水,既重而又蘊含腐蝕性。

一滴雨水便是一個成年人一拳頭的力量,密密麻麻的暴雨下,風刃呼嘯。

領域之中,天地昏暗,大風,暴雨,烏雲。

那時是魔物進城,城市已經淪陷,爲了剿滅魔物,祖境強者呼風喚雨了十分鐘的時間。

結果就是魔物盡數死亡,整個城市徹底化爲廢墟。

這就是祖境!

而王境,雖然比不得祖境,但是王境中的巔峯強者,絕對不會弱於那呼風喚雨的祖境強者多少。

因爲那祖境強者陳默很瞭解,他就是‘前世’時鎮守南州的一名祖境老祖,雖然號稱老祖,但卻是走的捷徑,一身戰力是祖境中最垃圾的,號稱天驕檢測員,若誰能以王境擊敗他,那便是天驕。

……

“宗主!”

王世尊幾人快步迎了上來,在他們身後,陳默不但看到了前往炎黃一脈深入交流的劉耕和李書海聞時煞幾人,甚至還看到了聞劍罡本人。

“你怎麼也來了?”陳默好奇的問道。

“炎黃一脈自成體系,不需我操心,閒着無事聽說你幹了天帝的分神,所以我便跑來看看熱鬧咯。”聞劍罡嘴角含笑的說道。

陳默聞言嘴角一抽,無言以對。

“可需要我炎黃一脈幫忙?”聞劍罡開了玩笑後,正色道:“天庭雖然不會出動所有戰鬥力,但是就算是出動一半也並非星空所能抗衡的。的確,你們有十萬極道軍,對付那些天兵天將輕而易舉,畢竟修煉了極限之道的天兵天將很少,頂多也就是幾萬人,可你想過沒有,那些正神該如何對付?天帝又該如何對付?他們可不是普通天兵天將,他們不但走的是極限之道,而且更是裝備完美,啓靈強化,各種方面在幾個時代中都積攢到了極致。”

“天兵天將交給極道軍,至於天庭正神和天帝,交給我一人即可!”

陳默自信一笑。

聞劍罡愣住了,一臉懵逼的看着陳默,忍不住說道:“你說什麼?交給你一個人?你要一個人挑翻整個天庭?”

“不錯!”

陳默點頭。

“你瘋了吧?”聞劍罡聞言失聲道:“你可知那些天庭正神的厲害?他們任何一人都擁有極限之道七階以上的戰鬥力,其中那些靠前的正神,縱然是我也不敢說穩贏,畢竟他們已經達到了九階極限。天帝更是深不可測,根據我們兩個時代的觀察和研究,那天帝極有可能已經在目前的化境擁有了王境的實力,你這是找死。”

“找死?那可未必!”

陳默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已經擁有王境的實力了麼?

不錯,這麼打的話,纔算是夠勁! “難道說你已經……?”聞劍罡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陳默微微一愣,這老小子竟然猜到了?

不過既然猜到了,陳默也就沒必要隱瞞,微微點頭,露出笑容。

“好好好!”

聞劍罡見陳默點頭,頓時大笑道:“不愧是我看重的人,沒想到你竟然也已經抵達九階,抵達九階便有了和天帝一戰的資本,雖說那天帝很有可能擁有王境的實力,但那終究是可能,若他不是,那咱們穩贏。我炎黃一脈的人也已經在暗中潛伏,一旦動手,咱們一擁而上,無需你單挑天庭衆神,我們炎黃一脈也是有些底蘊的,雖不能抗衡神話時代,負責對付天庭一脈的那些正神還是足矣的。”

說到這裏,聞劍罡還忍不住謹慎道:“就算那天帝擁有了王境的戰鬥力,咱們幾個九階一起上,在這個實力整體被壓制的時期,那天帝想滅了星空也是不可能的。”

他卻是沒有注意到,陳默早已經聽的一臉黑線。

還以爲你猜到了,結果你只是覺得我抵達氣血凝實九階?

太小看人了吧?

搖頭無語,陳默隨即轉頭看向王世尊,問道:“天庭的人到哪裏了?”

“距離我們星空宗還有三十餘里!”王世尊看了看區域消息頻道,隨後說道。

“極道軍準備好了麼?”陳默又問道。

“全員待命,都在宗門外,隨時可以戰鬥!”

“走,帶我去看看。”

“是!”

……

說話間幾人抵達宗門一側,因爲宗門的建立導致駐地下的地面整體上升,雖然星空宗沒有城牆,但是站在駐地邊緣往下看,便如同站在城牆上看下方一樣。

此時,下方十萬人密密麻麻的站滿了整個平原,隨着陳默等人的出現,原本還有些喧鬧的極道軍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擡頭看向陳默所在的位置。

“還不錯嘛,誰的主意?”

陳默看着下方的十萬極道軍,忍不住開口問道。

此時的極道軍也往日已經完全不同,也不知是誰的主意,十萬極道軍全員身穿黑色長袍,長袍並非全部是布料,在胸前和背後,在肩膀和手臂處,都有金屬戰鎧般的搭配。

一人穿着這種時裝或許還顯得有些另類,可十萬人全員身穿這種時裝,密密麻麻的站在一起,那氣勢當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丁成空搞的!”

王世尊聞言一笑,說道:“他說,身爲軍隊就得有個軍隊的樣子,十萬極道軍既然是咱們星空宗的核心戰鬥力,既然是咱們星空宗的門面,那就得裝點一下,這樣不但能增加集體榮譽感,還能提升士氣,更是能讓旁人感受到咱們星空宗的強大。”

“是個好主意!”

陳默點頭,隨後又問道:“那這其中的花費是誰出的?”

“他們幾人湊出來的。”

王世尊聞言繼續說道:“他們說,一統十省之戰他們付出的少得到的多,主要原因還是極道軍足夠強大,所以主要功勞應該是極道軍的,他們拿着感覺燙手,便每人拿出一些資源來讓人專門製作了這些時裝。不過,發放時裝的時候他們特意選擇了隱瞞事實,只是讓宣傳說是宗門給搭配的。”

“他們有心了。”

陳默再次點頭。

說話間,陳默上前幾步,走到駐地邊緣,看着下方十萬極道軍,縱然是陳默也忍不住心生萬丈豪氣。

“諸位,你們都是星空宗最強的人,也都是權限最高的精銳,一直以來,你們享受着億萬人的崇拜和嫉妒,你們上有宗門高層欣賞照顧,下有宗門成員服務羨慕,其主要原因是什麼?

是你們夠強,是你們身爲星空宗一員。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末世至今一年有餘,你們絕大多數人都是很早就加入星空的老成員,你們享受着宗門的福利,也爲宗門做着貢獻,而今,星空就是你們的家,你們就是星空的孩子,你們上面有着需要爲宗門發展而抓耳撓腮的兄長,下面有着爲宗門能在這世上更好的存在而努力奮鬥的弟弟妹妹們。你們說,你們是不是應該拿出自己的全力,去守護這個家,去守護家中的弟弟妹妹們?”

“是!!!”

十萬極道軍,這一刻,十萬人齊呼,聲震數十里,如驚雷。

士氣大漲!

“所謂天庭,想必你們也聽說了,那不過是之前的遊戲時代苟活下來的廢物,他們自己的遊戲失敗了,而今又要來針對我們,你們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反抗,應該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的力量?”陳默再次開口,不過廢物一詞聽的旁邊聞劍罡滿臉黑線。

哦,天庭都是苟活下來的廢物,那我們豈不是也一樣?

不過,沒時間給聞劍罡多想,在陳默開口後,下方十萬人再次齊齊咆哮起來。

“是!!!”

聲震數十里,十萬人漲紅了臉,一個個扯着嗓子大喊。

士氣再次大漲!

“想必接下來的戰鬥你們應該都已經瞭解,天庭派出了數十萬天庭天兵天將和一衆正神,正神無需你們動手,由我親自來虐殺他們,但數十萬天兵天將卻是足以對我們星空宗造成大混亂的一股力量,我們星空豫省分七十二脈,外省更是正在發展中,雖然我們擁有足以碾壓他們的人數,可因爲時間原因,我們無法進行調集,而且我們高層商量後也並不認爲天庭是一個大隱患,所以,拿出你們的戰鬥力,不要讓我和宗門高層們失望。

所謂神話傳說,終究只是神話傳說,他們並非是神,只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他們頂多算是活的比較久的人罷了。

活得久又怎樣?你們怕麼?反正我是不怕。

就算是神又怎樣?我堅信,我們星空於這一時代,這一世,天下無敵!

兄弟們,拿出你們最強的狀態,我們弒神!”

“弒神!”

“弒神!!”

“弒神!!!”

十萬人再次齊聲咆哮,士氣已經暴漲到了極致。

看着下方十萬人,別說是宗門高層了,縱然是聞劍罡也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震驚?震撼?

不知是那種情緒,反正聞劍罡是從未見過這種狂熱而又強大的軍隊。

或許,這一世在他的領導下,真的會有不同。

聞劍罡忍不住看向陳默,看着陳默那堅毅的側臉,他心中感慨萬千。

“出發!!!” 豫州,靠近星空總部二十餘里外的平原上,此地已是城市郊區,一眼望去,數裏外便是一棟棟靠近城市邊緣的高樓大廈。

數十萬身穿鋥亮戰鎧的天兵天將乘騎着白馬快速前進,那些白馬看起來很有靈性,雖然沒有什麼力量,只是天庭在過去時代一代代培養出來乘騎代步的駿馬,但他們終究是在百萬年的歲月中得到了天庭靈氣的洗禮。

一代代血脈增強,而今的白馬皮毛潔白如雪,甚至周身散發淡淡白光。

靈獸!

培養到這種程度的白馬,早已經可以稱之爲靈獸,這些白馬力量不強,速度卻很快,全力奔跑甚至比之動車還要迅速。

當然,這個力量不強只是對於現在的人類來說,若是對於末世前的人類來說,那隨隨便便一匹馬就是足以禍害一座城鎮的兇獸。

只不過現在的玩家進化到了這種程度,所以才顯得白馬很弱。

乘騎着白馬,身穿銀色戰鎧,數十萬天兵天將浩浩蕩蕩的向着星空宗總部所在位置快速奔騰。

煙塵滾滾,但後方白馬卻也是塵土不染,光潔亮麗,明顯白馬也是有着獨特靈力的。

在數十萬天兵天將的最前方,數十架雕龍紋鳳的馬車也在疾馳着,不過不同於普通的天兵天將,拉着那些馬車的是各種存在於傳說中的異獸。

渾身散發着火焰的麒麟獸,長相奇醜的饕餮,甚至是一隻腳的牛,等等等。

特別是位於最中心位置的那架馬車,不但大小遠超其他馬車,而且用料極度奢華,整個馬車散發着靈光寶光,在數十萬人的軍隊中都極其顯眼。

此時,最中心的那架馬車上,十多人正各自做在自己的位置上。

坐在最前方中心位置的是天帝,天帝微微閉目,不知在想些什麼,他身上穿着一件極其奢華,用密密麻麻,無數細小寶物編織出的龍袍,整個龍袍散發着令人刺目的寶光。

而在天帝下方兩側,幾個老人,幾個同樣衣飾奢華的中年人,全都如同天帝一般閉目靜坐。

說也奇怪,在外面看起來策馬奔騰被幾頭如神話傳說中神龍般生物拉着不斷搖晃疾馳的馬車,在內中卻是穩如平地。

很顯然,這馬車,也不簡單。

除了天帝和天帝兩側一看就是大人物的幾人之外,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陳默能認得出的熟悉面孔。

托塔天王李靖,二郎神楊戩,哪吒三太子,南極仙翁,還有就是幾個同樣身穿戰鎧威嚴肅穆的中年人和幾個皺眉不知在想什麼的身穿長袍布衣之人。

“還有多久?”坐在最上方的天帝忽然睜開了眼睛,他眼中神光閃爍,如同刺目的燈,讓下方的衆人渾身一震,紛紛嚴肅了起來。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畏懼天帝,在天帝周圍,他左右手兩側的那幾個老人和同樣衣着極度奢華的中年人便毫無反應,還如最初一般。

Prev Post
「總裁,何必說這樣的話!他們一個個地逼你,但是誰心裡又不清楚呢?這些地能不能拿下來,關鍵是看薄老爺子的態度,而薄老爺子的態度取決於薄大小姐的心情,薄大小姐的心情自然完完全全取決於總裁的選擇。」謝回斂眉,「說到底,這件事不過是薄大小姐逼您就範罷了。」
Next Post
事實上,經過他的分析,他也覺得小歌兒被那人綁走了,不然,小歌兒不肯就媽一個人留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