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南的態度,讓她有點心涼,想說的話,想坦白的事情,全都咽在肚子里。

蘇北鬆開路南的手。

"好了,我有點困,我們現在睡覺吧,我累了!"蘇北說完,就躺下了。

路南皺了皺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他感覺,蘇北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在跟自己說完話之後,她的情緒,似乎更加不好了。

路南無奈的嘆口氣。

他躺下去,伸手去抱蘇北。

蘇北背對著他,路南只能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

他一動不動的抱著蘇北,感覺到她的身體,似乎有點緊繃。

路南就給蘇北,講起了自己在國外的一些事情。

"我剛到國外的時候,其實,什麼都不懂,尤其是生意上的事情,畢竟,國外和國內很多事情的處理方式,都是完全不同的,我相信,這個你也深有體會,國外的生意場上,不像國內這樣,表裡不一,他們需要什麼利益,都會直言,如果可以,就能一拍即合的合作……"路南慢慢的說著,雖然很枯燥,可是,蘇北聽得卻很認真。

她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

路南的聲音越來越小,蘇北傳出輕微的鼾聲。

路南這才放心下來。

他伸手,揉了揉蘇北的頭髮。

這個小女人,怎麼這麼傻。

朋友的事情,她都這麼上心,弄得自己心情還這麼不愉快。

真是個善良又讓人心疼的小女人!

路南緊緊的將蘇北抱在懷裡,如珍寶一樣。

與此同時,靳東瞪著電腦,腦袋有點發懵。

什麼?路南的妹妹,也叫路西西!

而他看見電腦中,他黑金酒店的監控里,看見那個送路西西回酒店的車牌號。

整個南希市,只有路南的座駕,才有這麼順的數字,全都是6和8。

靳東看著電腦上,關於路南妹妹路西西的資料,少之又少。

外界都說,她是個常年待在家裡的大家閨秀。

因為路南的奶奶比較封建傳統,所以,孫女都是按照古代女子的養的。

外面關於她的消息,非常少。

可是,路西西的名字,和路南妹妹的名字,這絕對不是巧合。

而且,路南能親自送的,肯定只有他妹妹了。

靳東思緒有點亂。

他想了半天,最終也只不過得出一個結論。

路西西竟然是路南的妹妹。

這個消息,讓他震驚,卻也在預料之內。

畢竟,像路西西那樣有氣質的女孩子,而且,住的又是帝爵大酒店這樣的五星級酒店,肯定不是一般出身。

靳東靠在辦公椅上,勾唇,緩緩的笑了。

本來,打算入駐南希市之前,他就知道,來了這裡,難免要跟兩個人打交道。

一個是顧念城,一個就是路南。

現在,橫空出現一個路西西。

看來,他跟路南之間的交道,得多打點了!

靳東看著門的方向,目光似乎穿透了門,看向對面的路西西一般。

他笑的意味深長。

第二天一早。

路西西下樓吃早飯。

她剛坐下來,就有一個人在她面前坐下來。

路西西不用抬頭,都能想到對方是誰。

她以前的確沒有出過門。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只不過,她沒想到,一個大總裁,竟然會這麼厚臉皮。

路西西無語的翻了翻白眼,伸手夾了一塊吐司,開始抹醬,完全無視靳東的存在。

靳東饒有趣味的看著她,不搭理自己是吧!

他偏不如她所願!

他優哉游哉的看著路西西,伸手拿著牛奶,喝了一口。

他一口一口的抿著。

看著路西西吃完一片吐司,伸手去拿第二片的時候,他終於動手了。

他跟路西西,夾著同一片。

路西西使勁,將吐司撕開,一分為二。

一半在她手裡,一半在靳東手裡。

不知道怎麼地,她突然就不想忍了。

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呢!

路西西瞪著靳東。

"我說靳東,你有完沒完!"路西西生氣的說道。 靳東看著路西西好看的眸子,非常乾脆的回了兩個字。

"沒玩!"他笑著說道。

路西西怒了。

她想掀桌子,千萬不要攔她。

她端起面前的牛奶,一口氣喝完,將吐司狠狠的塞進嘴裡,吃的咬牙切齒,那股狠勁,好像她嘴裡咬的,是靳東的肉一樣。

靳東無奈的搖搖頭。

他嬉皮笑臉的看著路西西。

"美女火氣這麼大,是不是因為沒有男朋友啊,如果需要,他可以隨時補上!"靳東說的沒皮沒臉。

路西西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向著外面走去。

瑟琳這個傢伙,將她跟靳東扔在這裡,就撒手不管了!

她可真夠可以的!

她今天倒是要看看,這個傢伙,究竟在幹嘛!

路西西隨手攔了一輛車,報了瑟琳家地址。

靳東站在酒店門口看了看,最後,轉身回去。

他今天還有正事呢,就不跟著路西西瞎晃悠了。

盛世集團。

路南和蘇北一起走進電梯。

電梯門剛要合上的那一瞬間。

蘇北聽到小藍的喊聲。

"等等,等等!"她拉著顧茜瑩,向著電梯跑過來。

蘇北下意識的皺眉。

等到兩人進了電梯,蘇北這才凝重的看著小藍。

"小藍,茜瑩是個公眾人物,你怎麼能拉著她,這樣瘋跑呢,要知道,她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大明星,隨時都會有狗仔隊跟拍的,難道你連這點心,都不能為她操嗎?那我還找你這個助理來幹什麼啊?"蘇北生氣的說道。

顧茜瑩看著蘇北的神情,再看看小藍低著頭,一副委屈的樣子。

她笑望著蘇北。

"北北姐,小藍她也不是故意的,我讓她下次注意,你也別生氣了,好不好?"顧茜瑩輕聲,溫柔的說道。

蘇北沒好氣的嘆口氣。

她剛想說話,就聽見小藍輕聲嘀咕。

"就是啊,路總還在旁邊呢,北北姐怎麼能發這麼大的脾氣呢!"小藍說。

她雖說聽起來像是輕聲嘀咕。

可是,電梯里其他三個人,都聽見了。

蘇北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

她這是在說,自己當著路南的面,表現的蠻不講理,像個母老虎了!

她今個還就真的發威了!

老虎不發威,這個小藍還真拿她當病貓了。

蘇北瞪著小藍。

"我是發脾氣了,這跟路總在不在這裡,有什麼關係,我平時工作中怎麼樣,我還是怎樣,倒是小藍,你不要仗著我平日里誇你幾句,你就無法無天,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蘇北生氣的說著,她的胸口微微起伏。

這個小藍,她以為,路南在這裡,她就不敢教訓她嗎?

她總覺得小藍有問題,早就想找機會炒了她。

沒想到,她還一個勁的往槍口上撞!

這個時候,路南開口了。

"北北,有時候,一些員工,會因為你平時和藹的態度,在工作中,會有所鬆懈,所以說,應該嚴抓嚴管的時候,絕對不能手軟,不然就會造成一種假象,讓別人認為,這個領導者軟弱可欺,很好說話!"路南面無表情的說道。

他沒有指名道姓的說誰。

但是,小藍的臉色卻變得非常難看。

電梯到了星空娛樂。

"北北,電梯到了,你們下去吧!"路南說了一聲。

蘇北點點頭,率先走出電梯。

小藍委屈的低著頭,跟著顧茜瑩走出電梯。

路南的眸子閃了閃。

電梯緩緩關上。

蘇北向著辦公室走去,顧茜瑩快速的跟上。

到了辦公室,顧茜瑩看著蘇北。

"北北姐,今天早上,我和小藍特地過來找你一趟,是想說,明天新劇發布會現場,我們一起過去,還有那個片場,有點不好找,我說到時候,我帶著你,別讓你走錯了。今天早上,是小藍的不對,你就別生氣了,好不好,先原諒她一次!"顧茜瑩說道。

蘇北神色緊繃,她想了想,看著小藍。

"小藍,你知道嗎?你現在的態度,足以讓我分分鐘解僱你,想要好的助理,只要我肯出錢,多的是,更何況還是給顧茜瑩找助理,多的是人搶著來!你不要以為,你跟我們混熟了,做事情就能沒有分寸,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下次我決不輕饒!"蘇北嚴肅的說道。

小藍連連點頭。

"北北姐,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她說的委屈又誠懇。

顧茜瑩看了看,對著蘇北說道。

"北北姐,既然她知道錯了,那就算了,這次就再給她一次機會!"顧茜瑩說完,她轉身看著小藍。

"好了,小藍,你先出去,我跟北北姐,還有話要說!"顧茜瑩說道。

小藍點點頭,就快速的走了出去。

看著辦公室門關上,蘇北止不住的皺眉。

"茜瑩,不是我沒有人情味,不講道理,我們不是早就察覺小藍不對勁了,想讓辭掉她嗎?你怎麼還一味的幫著她說好話!"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顧茜瑩想了想,認真的看著蘇北。

"北北姐,我想過了,小藍跟在我身邊這麼久,她要是想出賣我,多的是機會,不用等這麼久的,更何況,前段時間,她跟我說了,她的家庭情況,非常的苦,母親患了重病,常年卧床,需要大量的錢,來支付醫藥費,其實,她長得那麼好看,完全刻意自己選擇去走演戲這條路,可是她說了,跑龍套需要那麼久的時間,能不能闖出一片天來,都不知道呢,更何況她的家庭情況,根本就不允許她那麼樣做,所以,她才選擇了當助理,她真的挺不容易的,北北姐!"顧茜瑩說道。

蘇北皺了皺眉,這樣的家庭情況。

那小藍以前怎麼不說呢!

只不過,聽到這些話,蘇北也是下意識的心軟了。

Prev Post
於氏在顧蕊走後就些心神不寧,不停地向殿門口張望,過了近半個時辰顧蕊還沒回來,於氏有些著急了,眼見宴會馬上要散了,於氏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和顧槐說了一聲,領著兩個婆子匆匆出了大殿。
Next Post
「嗯,這倒是個好主意,到時候打不過了,哥就跑。」周義笑著拍了一下周正的肩膀,周正知道周義是在應付他,他心裡就琢磨了,到時候,戰爭一打響,他就帶著自己的特戰兵團過來支援,不管如何,他得把他哥的命給救回來,千萬不能死在日本人手裡。 「哥,你說小日本如果開戰的話,戰爭會在什麼地方打響呢?」周正接著又問周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