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槍連發,不是點射,是標準的掃射。可就在五聲槍聲之後,12點方向的那輛武裝皮卡車上的機槍手,還有剛剛從車上下來的四個武裝人員便倒在了地上。每一個都是一槍爆頭!

就是這麼簡單,12點方向的敵方火力點便被清除了。

砰砰砰……

衝出門口的生肖戰隊的成員展開了反撲行動。

千軍是唯一一個沒有開槍殺敵的人,他的視線甚至都不在任何敵人的身上,而是在夏雷的身上。他和別的生肖戰隊的成員不同,他根本就沒有和夏雷一起戰鬥過,夏雷有多強他一點都不知道。可是現在,夏雷在他的眼裡已經是一個無法戰勝的人物了,就如同是——神!

武裝組織的人多,畢竟來了好幾輛武裝皮卡車,可是生肖戰隊從來就不怕敵人多的戰鬥,因為他們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戰士。在夏雷清除掉12點方向的火力點之後,他們也採用了同樣的方式,先狙殺威脅最大的狙擊手,然後再清除拿著AK47的突擊手。AK47和疾風突擊步槍雖然都是步槍世界的成員,可後者卻是步槍世界的王者,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對手!

實力弱一大截,武器裝備再弱一大截,戰鬥其實是一面倒的屠殺。槍聲中,一個個武裝人員倒在了地上。他們擅長巷戰,可他們一點都不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群什麼樣的敵人。

戰鬥趨近尾聲的時候,夏雷突然吼道:「11點方向,牆縫裡,狙擊手!」

生肖戰隊的成員瞬間就找到了各自的掩體。

狙擊手躲在牆縫裡,強大如他們也得避一避!

卻就在這時千軍終於動了。他的雙腳在地上一蹬,身體就像是離開弓弦射出去的箭一樣往前疾沖。

砰!百米外傳來了槍聲。

槍聲響起前,一顆子彈已經擦著千軍的身體擊中了路邊的一根電線杆。一團火星濺起,水泥杆子頓時崩了一塊!

千軍沒有半點停頓,他的速度更快了。

又一顆子彈飛向了千軍,可他卻在子彈飛來之前的那一剎那改變了衝刺的軌跡,避開了子彈!

他當然看不見狙擊步槍所射出的子彈,那只是他做出的預判!

「那傢伙……」薩依木冒出了一句話來,「不錯。」

生肖戰隊的每一個成員都是一方強人,他們很少會服別人。薩依木能贊一個「不錯」,那其實已經很厲害了。

百米的距離,五秒鐘的時間,千軍便進入了狙擊手所隱藏的建築之中。

百米的世界紀錄是博爾特的9.58秒,可千軍的時間是五秒。

沒有槍聲,可夏雷卻知道那個狙擊手已經被千軍在一米處爆了頭。

生肖戰隊最強大的戰士?

那是真的。

PS:感謝憧憬悠閑的打賞,謝謝你! 戰鬥結束,這片區域死一般的沉靜。從第一波槍聲開始的時候,這片區域的人就開始逃散,等到戰鬥結束的時候這片區域差不多已經空了。

千軍回到了夏雷的身邊,他的手中多了一支俄羅斯制的狙擊步槍。那是他的戰利品,雖然比不上XL2500狙擊步槍,但在巷戰之中卻是足夠了。

「你跑的可真快。」夏雷說。

千軍說道:「有時候為了活命就得跑的快一點。」

這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可是夏雷卻知道藏在背後的艱辛訓練,還有數不清的戰場搏殺。

「現在怎麼辦?」安谷密汗過來問。

夏雷快速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然後就做出了戰術安排,「扒下屍體上的衣服,我們變成他們的樣子,殺出去!」

「好,這是個好主意。」安谷密汗很樂的樣子。

偽裝成敵人的樣子,混在人群之中射殺敵人,這是很多恐怖分子最喜歡使用的戰術。現在,生肖戰隊也採用了這種戰術,可這與恐怖無關,只是為了逃生。

僅僅兩分鐘時間所有人都換好了武裝人員的衣服,就連黑色的蒙巾和綠色的頭帶都沒有落下。

唯一沒有換衣服的人是薩依木的女人,雅達。不過她根本就沒有這種需要,她的身上本來就是阿拉伯女人的傳統服飾,從頭遮到腳,一張臉就只有眼睛露出來了。

「雅達,你立刻離開這裡,給我們準備一艘去埃及的船。」薩依木說。

「我需要一個小時,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雅達轉身離開了。

「她行嗎?」夏雷問。

薩依木說道:「相信我,沒問題,我的女人個個都是好手。」

夏雷說道:「那好,我們就去港口。」

「不,是一個叫綠珍珠的漁村,我知道那個地方,它在加沙城的東邊,我們得殺到的那裡去。」薩依木說道。他在手腕上的多功能腕錶上調出了衛星地圖的畫面,放大,很快就找到了他所說的綠珍珠漁村。

幾乎在同一時間,生肖戰隊所有成員手上的多功能腕錶便同步了薩依木的衛星地圖,並進入了步行導航模式。價值20萬美元的多功能腕錶,看似很貴,可其實是物超所值。

確定了目的地,夏雷領頭避開大路,在一條條小巷之中穿行。

加沙的武裝組織很快就調集了人來,一輛輛武裝皮卡車載著武裝人員進入這片區域,搜索目標。加沙地帶的武裝人員幾乎沒人認為他們的敵人活著離開這裡,因為這裡是他們的地盤,他們主宰著這裡的一切。

「你,你帶著你的人封鎖東邊的出口!你,你帶著你的人封鎖難辨的出口!你,你帶著你的人……」加沙地帶的武裝組織的一個重要頭目接連下達命令,「一旦發現目標,除了那個金主,其餘的人全部射殺!」

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在這些武裝人員的心目中錢仍然是最重要的。

武裝組織的重要頭目下達了命令之後,一個個小頭目帶著他們的人往四個方向包抄過去。這一次加沙地帶服裝組織出動的武裝人員多達500多人!就行動的規模而言,就算以色列的地面部隊進入加沙地帶,在局部區域也絕對沒有這樣的規模。

500多個武裝人員追殺六個人,夏雷這邊幾乎人人都要以一敵百!

從人數上的巨大懸殊來看,這場戰鬥的結局幾乎沒有任何懸念,獲勝的一方會是加沙地帶的武裝組織。

可真的是那樣嗎?

一隊差不多100人數的武裝人員快速進入東部區,在小頭目的指示之下十幾輛武裝皮卡車封鎖了東部區域的所有出口,街道、小巷,甚至是下水道的井蓋都沒有漏掉!

看著自己的人行動迅速,負責東部區域的小頭目心情很放鬆。他從一個居民的家中板的椅子凳子出來,還有主人家裡的一壺奶茶。他將凳子放在了馬路中間,坐著,愜意的喝著奶茶。她手中的通訊器里不時傳出其他它區域的通報。

「就算是以色列的摩薩德突擊隊來這裡,也得躺著出去。那伙人竟敢殺我們的人,但從他的身上撈夠了錢,我一定會親自砍下他的腦袋。」小頭目對他身邊的助手說道。

小頭目的助手說道:「我們的人從耶路撒冷傳回的消息,那個傢伙欺騙了他們,酒店的房間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密碼箱,沒有什麼100萬美金和價值500萬美金的鑽石。那個傢伙用這個謊言支開了他們,然後幹掉了我們的人。那個傢伙逃不出去,抓著他的時候我會讓他吃點……」

吃點什麼?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不知從哪裡飛來的一顆子彈便從他的嘴裡扎進去,然後又從他的後腦勺里飛了出去。

他的屍體摔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嘴裡和後腦勺下泉水一般涌了出來。他那句沒有說完的話,其實是想說他想讓金主吃點苦頭,卻沒有想到他什麼都還沒有來得及干,他自己卻吃了一顆子彈。

小頭目手中的奶茶壺失手掉在了地上,啪一聲摔了一個粉碎。他一臉驚悚的看著正前的方向,可是他根本就沒有看到有什麼的人存在。

一秒鐘之後他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指著疑似彈道的方向,「開火!」

他身後的兩輛封鎖道路的武裝皮卡車上的兩個機槍手同時開火。

噔噔噔!

噔噔噔……

重型機槍怒吼,一顆顆重達50多克的彈頭向著正前12點的方向怒射而去。彈頭所過之處,牆穿石爛,所向披靡!

「殺!殺光那些異教徒!」小頭目亢奮地吼道。

噗!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卻又戛然而止。一顆疾風突擊步槍的子彈從他的額頭上扎了進去,掀掉了他的整個頭蓋骨。頭蓋骨在空中飛翔,伴隨著的,還有白色的腦漿,紅色的鮮血。這一幅畫面充滿了哥特式的美感。

小頭目被一槍爆頭,兩個機槍手懵了,因為他們不知道敵人究竟在什麼地方,而他們又該往哪個方向射擊。他們空有重型機槍,射速和射程甚至超過了一般的狙擊步槍,可是看不見的敵人,這仗還怎麼打?

不過一秒鐘之後他們就沒有思考這種問題的煩惱了。

噗、噗!

兩個機槍手也被一槍爆頭,然後從武裝皮卡車上摔了下來。

兩個接替他們的人往車上爬去,可他們剛剛爬到機槍架下,一顆子彈便擊中了其中一輛武裝皮卡車的油箱。

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中火光衝天而起,皮卡車的碎片,殉爆的彈藥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向四面八方推射過去。那些來不及躲避的武裝人員頓時被肢解,被掀倒在地。

東部區域的主幹道就這麼被打通了。

500米之外,夏雷收起了他手中的疾風突擊步槍。在他的身邊,千軍也將他手中的俄羅斯制的狙擊步槍放了下來。

就在剛才的打通主幹道的戰鬥中,夏雷先後解決了兩個小頭目,一個機槍手。而千軍卻也解決了另外一個機槍手還有那輛武裝皮卡車的油箱。

「乾的不錯!」夏雷笑者說。

千軍也笑了一下,「比你可差遠了,我從來沒看過有人能將突擊步槍當狙擊步槍用的,而且還是在500米的距離下。」

「這種疾風突擊步槍是我設計的,也是我的公司生產的,你要是喜歡我可以送給你一支。」夏雷說道。

千軍點了一下頭,沒有說謝謝什麼的。他也不是那種會說謝謝的男人。

夏雷也感覺得到,戰鬥和交流正在拉近他和千軍之間的距離。

「我們現在要通過東邊的那條道路嗎?」千軍問。

夏雷去看了另外三個方向一眼,然後說道:「不,東邊的倖存者已經鑽進了兩邊的房子里,我們要是從東邊通過的話會被他們夾擊。我們去北邊,北邊的人正在往東邊趕。他們以為我們在東邊戰鬥,那我們就去北邊。」

「你這是……」千軍一幅奇怪的表情,「游擊戰嗎?」

夏雷笑了笑,「準確的說法是游擊戰加巷戰。」

千軍的嘴皮子動了動,他似乎想說點什麼,可是最終都沒有說出來。

砰!一聲槍響,東邊的一個房頂上,一個武裝組織的狙擊手從房頂上摔了下去。他的腦袋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開槍的是安谷密汗,他收起了手中的XL2500狙擊步槍,然後面相夏雷這邊,驕傲的豎起了大拇指。

葉列娜沖他豎起了中指。

安谷密汗聳了一下肩,一臉無奈的樣子。

生肖戰隊的所有成員從各個藏匿點聚攏到了夏雷的身邊,然後往北部區域潛行。夏雷依然走在最前面,他是生肖戰隊的人形雷達,所有藏匿在建築物之中的武裝人員在他這裡都無所遁形,哪怕是藏在兩公里以外的地方,他都一眼能看見。而一旦被他發現和鎖定的目標,通常下一秒鐘之後就會去向他們所信仰的神報到。

他是這個世界上的狙擊之王。

現在,他在巷戰世界登基稱王。

冷清無人的街道,沒來得及撤退的人隔著窗戶和門縫偷瞧向北邊行進的隊伍。不過沒人懷疑他們是入侵者,因為那個主宰這片土地的武裝組織就是他們這個樣子。

一路向北,遇到的敵人一律幹掉。

生肖戰隊的人數雖然只有武裝組織的幾百份之一,可一路殺過去,看到他們的人絕對不會超過十個!

這就是武器裝備的優勢,雷馬集團的步戰武器世界第一,無論是疾風突擊步槍還是XL2500狙擊步槍都是遠程攻擊的王者!

殺!

屍橫遍地! 一支由十多個武裝人員組成的搜索隊伍出現在了一條無人的街道上。他們手中拿著AK47,還有火箭筒,火力很強大。他們沿著街道兩邊的店鋪行進,搜索他們想要射殺的目標。

一個麵包鋪的老闆被揪了出來,帶隊的小頭目用槍指著麵包店的老闆的頭,兇惡地道:「告訴我,你有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

麵包店的老闆嚇得直哆嗦,說話的聲音也斷斷續續,「剛剛……剛剛從這裡過去了一支隊伍!」

「什麼隊伍?」

「與、與你們一樣,除了你們的人我沒有再看見任何可疑的人。」麵包店的老闆說,然後他又哀求地道:「我向真主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大夥都藏起來了,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要吃麵包嗎?儘管拿,我不要你們的錢。」

麵包店的老闆已經被嚇得語無倫次了。

「如果你發現可疑的人,尤其是印第安人,立刻向我們報告!」

「是是是,我會的,我發誓,我會的。」麵包店的老闆連連點頭。

小頭目一把將麵包店的老闆推倒在地上,然後帶著隊伍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在這個小頭目看來既然前面有他們自己的人,那他就沒有必要再去相同的地方了。他要去搜索一片新的區域,他希望能在那裡發現目標,然後幹掉除了金主之外的所有人。

「頭,那不是我們的人嗎?」行進間,一個武裝人員突然指向了側面的一條小巷。

小頭目遞眼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一個身材高挑豐滿的武裝人員。他頓時愣了一下,加沙地帶的組織里什麼時候有女戰士了?

「抓住她!」小頭目轉眼就回過了神來,他端起手中的AK47就向那個女武裝人員射擊。

砰砰砰……

AK47的準星真的差到了極點,一梭子子彈居然連那個女人的一米範圍都沒擊中。

那個女女武裝人員閃身躲進了小巷的拐角後面,看不見了。

十幾個武裝人員一窩蜂的涌了上去,有人開槍,有人叫喊,聲勢嚇人。

卻就在他們全部衝進小巷的時候,從他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六個人。

噗噗噗……

疾風突擊步槍一陣掃射,十幾個武裝人員傾刻間就倒在了小巷裡,從他們的身體之中流出去的鮮血染紅了半條小巷。

那個剛剛消失的與武裝人員從拐角後面走了出來,她是生肖戰隊的葉列娜。

葉列娜向夏雷等人走去,步子輕快,一邊走一邊用布帶勒緊她的胸部。只有在當誘餌的時候,她才會解開束縛胸部的布帶,將她作為女人的破綻展現給敵人。

「這已經是北部區域最後的一支搜索隊了,可從這裡出去就是加沙城的中心。那個地方的人太多,我們很難再這樣戰鬥。」薩依木對夏雷說道。

夏雷說道:「那我們再殺回東邊去吧,從東邊突圍出去,然後再去港口。」

他帶領生肖戰隊的成員清空了北部區域的所有的人,加沙地帶的武裝組織肯定會認為他會帶著他的人從北邊進入加沙城的中心地帶,卻很難想象到他會帶著人再次殺回東邊。

面對這樣的敵人,加沙地帶的武裝組織的指揮官就算是有十個腦袋也會被弄暈,因為他面對的敵人在作弊。

巷戰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可以藏身在城市的任何角落,讓人防不勝防。可現在卻變成了無論藏在哪裡都會被人發現,而且是在一兩公里之外就被人給發現了,這樣的情況下還怎麼玩巷戰?

北部區域的武裝人員上百個,可等到夏雷帶著他的人撤出北部區域的時候,那100多個武裝人員都變成了屍體。他們大多數是被遠程狙殺,就連敵人的面孔長什麼樣都沒有看見。還有一部分就是被設伏,亂槍掃射而死。

北部區域沒有敵人,撤退的過程非常輕鬆。夏雷這部人形雷達為生肖戰隊的成員提供了百分之一百的安全行軍路線,方圓兩公里範圍之內,別說是拿著槍的武裝人員,就算是脖子上拴著鏈子的狗都無所遁形。

「你……」走在夏雷左側的千軍最終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與激動,他又問了夏雷一個問題,「夏雷,你能告訴我,那些葯……」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知道你想了解什麼,那是真的。」

「你現在……」

夏雷打斷了千軍的話,「現在可不是談話的時候,你難道忘了嗎?我們之前的那一次談話並不愉快。你對我有所保留,而你卻指望我將一切都告訴你嗎?」

Prev Post
達都見我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解釋道:“凡是生前沒有貪污錢財,搶奪佔有他人財物的人,踩上去後只是冰冷的銀子,但是生前貪婪錢財,佔有他人財物的人,就會如同行走在燒沸的銀水裏一般,和這些銀子永遠化爲一起!”
Next Post
你說,司勻鐸怎麼就那麼精神頭大呢?裴寧嚼著一串烤肉,說話含混不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