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強的人,覺得自己肯定也有機會爭取一下這片領地兩個主人之一的機會。

而剩下的實力弱小的那些小妖,則是認為自己也有跟著一位實力強大的大妖,而只要支持自己跟著的那位大妖上位,那麼等那位大妖上位之後,又怎麼會虧待了他們這些支持他的功臣。

至於剛剛死去的那兩位大妖,呵呵誰會去管他們……

然而至於為什麼這些本就不在乎剛剛那兩個大妖死活的妖族還是會如此憤怒的原因,那也只是因為殺掉兩個大妖的是那兩個人族的強者。

而人族在千百年來,一直都是妖族自己圈養的血食牲口罷了。

作為血食,作為牲口,又怎麼可以反過來弒殺自己的主人呢?所以這在一眾妖族看來,是不可容忍的事情。

所以這兩個人族的人必須得死,不但得死還要抽出其的靈魂,用無盡的神火焚燒,讓其靈魂受盡無邊的痛苦。

不光這樣,就算這兩個人族願意自己去死了,但是同樣,也還要再屠殺至少兩萬的人族之人,只有這樣,才能顯示出妖族的憤怒,只有這樣,才能維持妖族的威嚴。

而且,一想到可以屠殺兩萬人族,又可以痛痛快快的暢快的享受人族美食。不由得,一些妖怪興奮的瑟瑟發抖起來。

因為不知道多久了,在之前的時候,因為屠殺人族過多,所以怕人族這樣的美味且功能特異的美食就此消失,所以妖族的那些上層就下達了禁止食用人族的命令。

想要食用人族,需要花費很大的代價以及才能有機會食用。

所以一想到有兩萬人族可以食用,那是多麼的讓妖激動。

而且還有那些嬌滴滴的人族女子,雖然長得和妖族不一樣,但是卻同樣別有一番的風味。每一次,妖怪們都非常喜歡聽到那些人族女子的慘叫聲,那些人族女子的慘叫聲越欺凌,那些妖怪們就越興奮……

……

只不過這一次卻是讓一眾的妖族都失望了。

因為眼前的這兩個人類,不但沒有像以前的那些人族那樣,乖乖的跪在地上,然後引頸待戮。現在反而是眼神充滿了嘲諷的意味,就像是看螻蟻一樣似的看著眾妖。

看到那兩個人族眼神中的輕蔑,眾妖頓時都憤怒了,於是便決定,不管這兩個人族等會是否自殺賠罪,都會屠殺更多的人族,以泄心頭之恨。

……

只不過,接下來的這兩個人族的動作,卻又是讓一眾妖族愣了一下,只見那兩個人族的人舉起手,然後放在嘴裡,吹了一聲口哨。

正當一些妖族還在奇怪這兩個人是在弄什麼幺蛾子的時候,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

只見決鬥場上同道的圍欄,不知道被從哪來的巨大力量給崩開,直接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的決鬥場的圍牆上,直接講那堵圍牆砸踏了。

……

這突如起來的變化,讓那些氣勢洶洶的妖族們有些愣神,然後在一眾妖族震驚的眼神之中,一個接一個的人族從通道裡面出來,就像是螞蟻一樣,連綿不斷。

看到那些人族出來之後,那兩個襲殺了兩位大妖的人族領導者大吼一句:「同胞們,兄弟們,今天,是輪到我們反抗,崛起的一天了。」

「兄弟們,千百年來,我人族所遭受的厄難,所遭受的不公,所遭受的種種痛苦的遭遇。今天,是我們還回去的時候了,同胞們,上啊,斬殺我們眼前的這些醜陋的畜生們,為我們逝去的親人們報仇。」

……

隨著這兩個領導者的鼓舞,那些從通道裡面出來的人族們大受鼓舞,群情振奮,紛紛大吼著,朝著離自己最近的那些妖族衝去。

一些妖族在愣神之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些衝上來的人族斬殺掉。

但是很快,妖族這一邊也反應了過來剛剛這是發生了什麼!

「這些螻蟻一般的人族,居然敢對偉大的妖族發起攻擊,發起進攻?」

……

怒火止不住的燃起,妖族的怒火,要用人族的鮮血的熄滅。

所以妖族這邊也不再妖族,紛紛化為自己的原形,然後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紛紛向人族這邊發起反擊。

……

然後,經過短短几息的時間的交鋒之後,妖族這邊才發現,自己等妖族眼前的這些人族,不再像以前那般羸弱不堪。

相反,這些人族的身體強度,已經不比自己這些妖族的差,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這些人族到底是得到了什麼奇遇,實力竟然增長得這麼快,已經比自己這些妖的實力要高上不少。

就這樣,局勢呈一面倒的態勢發展,妖族這邊被憤怒的人族殺得節節敗退,一隻一隻有一隻的妖族,在驚慌失措的過程中,丟下了一具具的屍體。

很快,在短短的一刻鐘的時間之內,這個決鬥場上的將近兩萬隻妖族就已經被人族這邊斬殺殆盡。

而人族這邊所付出的傷亡,僅僅只有幾百人而已。

而這一結果,也大大地振奮了人心,一開始當決定要舉事的時候,眾人心裡都是慌得。

長久以來,對妖族的恐懼深深的刻在了人族的心底,一些人一想到妖族,心裡都是忍不住一陣發虛。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而且千百年來,人族的種種遭遇,也讓一眾人族不再忍受下去。

與其欺辱的,毫無任何意義的死去,不如拼一把,哪怕只是一絲,也要為自己人族拼出一絲的希望出來。

當然,到最後的結局也沒讓人失望,相反,這一次的事之後,讓眾人都清醒的認識到,其實妖族也並沒有那麼的可怕,面對超強的實力,妖族也只是案板上的一塊肉而已。

往日面對妖族的恐懼已經消失不見,那兩個人族舉事的領導者走來出來,站在高高的台階之上,眾人也紛紛將視線投向了人族的這兩個救世主。

…… 「大家好,今天,是我們人族的一個偉大的日子,那就是我們人族,從此從妖族的壓迫之下,站起來了。」

「千年前,我們人族本來就是自己安安分分的好好活著,自己過自己的日子,男耕女織,從不與外界爭鬥。」

「可是,誰曾想到,我們這與世無爭的人族,居然也有一天會厄運臨頭。」

「千年前,那些畜生般的妖族,沖入了我們人族自己的家園,殘忍的屠殺了我人族無數的族人,破壞我們美好的家園,」

「多少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人活生生的被妖族咬死,自己卻無能威力。」

「千百年來,為了達到他們這些畜生妖族的邪惡慾望,他們竟然將我們人族向畜生一樣圈養起來,成為他們的血食。」

「每一次在殺掉我們的族人之前,還要施以種種殘忍的手段,迫害我們的族人,讓我們恐懼,讓我們悲痛,讓我們親眼看到親人被殺卻無能為力。」

「但是,這一切的一切,在今天,都將成為過去,今天,我們人族站起來了。」

「今天,我們人族不願再成為妖族圈養下的畜生。」

「今天,我們人族不願再看到自己的親人被妖族殘忍的虐殺卻無能為力。」

「今天,我們要向千百年前的不公的遭遇說不。」

「今天,我們要報仇。」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報仇雪恨,為我們人族凄慘死去的同胞們報仇。」

「同胞們,你們還願意繼續成為妖族所圈養的畜生嗎?」

「同胞們,你們還願意繼續看著妖族虐殺我們的親人,然而我們卻無能為力嗎?」

……

「不願意,不願意,我們不願意,干它們,殺光它們,報仇,報仇。」

……

一時間,群情激奮。

「那麼好,同胞們,千百年來,我們人族所受的屈辱,不僅僅只有我說的這樣而已。」

「就連名字,千百年來,我們人族都不配擁有。」

「所以今天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恢復我們人族千百年前的姓名。」

「我,一生將以為人族的崛起而奮鬥終生,一生將以滅殺妖族,屠盡萬千妖族為目標。一生將以為我們人族爭取生存的空間為夢想。」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的名字就叫做姬滅天,誓要滅掉這個對我們人族不公的天。」

姬滅天說完之後,一旁的那個性格相對沉默的實力僅此姬滅天弱一線的人開口道:「那我就叫姜劫,妖族的劫難……」

……

就這樣,在姬滅天和姜劫的帶領下,這片領地上的人族開始紛紛發起反抗。

而這片領地上的實力高的和中層的妖族,基本上都是在決鬥場的時候,就已經被人族這邊給斬殺殆盡,所以生下來的那些實力低下的妖族,根本不足為慮。

於是,這片領地上的妖族的厄難來了,千百年來人族這邊所遭受到的痛苦,屈辱等等等等,都被人族這邊以千倍百倍的給還了回去。

無數的妖族在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被人族斬殺,然後剝皮抽筋,裂而分食。

這其中的整個過程是十分血腥的,是一個千百年遭受到厄難的種族對另一個施展厄難的種族展開的血腥殘忍報復。

整個妖族,無論是大妖老妖,又或者是剛出生的小妖,都被憤怒的人族屠殺乾淨,然後掠奪這些妖族的所有修鍊的資源。

……

當然,就目前來說,人族這邊的整體實力是不如妖族這邊的,之前的那些對妖族的報復,也只是在其他妖族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進行的。

一旦其他領地的那些妖族反應過來之後,自然會對這片領地上的人族展開更為殘忍血腥的鎮壓報復,因為不論是那個種族,都不會允許自己種族圈養的東西,發生這種情況。

而只要一發生,那麼必然就是強勢的鎮壓,將苗頭給掐斷,不然的話,後果會不知道有多嚴重。

所以自然而然,其他的領地的大妖們知道了這邊的情況之後必然會結成鋪天蓋地的妖族軍隊,對這些反抗的人族展開強勢的鎮壓。

……

當然,這些姬滅天和姜劫也都是清楚的,所以在清理完這片領地上的妖族之後,便下令搜刮這片領地上的所有妖族的資源,無論是食物還是各種修鍊的資源,全都搜刮的乾乾淨淨。

等到做好一切的準備之後,姬滅天和姜劫便趕緊帶領這解救出來的倖存的人族立馬離開了這片領地上,前往就連妖族自己都沒開發過的禁地,一個傳聞只要一進去,就無法出來的地方。滅亡森林之中。

因為在目前的這一片大陸之上,除了類似於滅亡森林的這些禁地以外,在於其他了容納人族安全發展的地方。整個大陸都是妖族的勢力範圍,所以除了禁地以外,無論去哪裡,姬滅天和姜劫帶領的這群人,都會被妖族給追蹤到,然後就會被妖族以雷霆之勢滅掉。

所以雖然姬滅天和姜劫有千般萬般的不願,但是二人別無選擇。

進入禁地,九死一生,但是呆在外面卻是十死無生。

……

然而,妖族這邊的反應也很快,在姬滅天等人屠殺掉這片領地上的妖族沒多久之後,其他領地的大妖們也紛紛知道了這個情況。

雖然姬滅天二人斬殺掉的這片領地上的的兩個大妖和其他的妖族跟他們關係其實並不大,且他們其實也不在乎。

但是對於姬滅天二人這種屠殺妖族的行為,是萬萬不能忍的,且此風不能漲。

雖然不知道姬滅天等一眾人族是通過什麼辦法變強大的,但是對於真正有實力的大妖們來說,還是不值一提的,所以將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成為了一眾大妖們的共同選擇。

於是便彷彿達成了某種默契一樣,周邊的大妖們二話不說,便紛紛的派出了自己的妖族大軍,前往出事的領地,追擊包圍姬滅天等人。

所以,後來,雖然姬滅天等人的動作很快,但是對於勢力龐大的妖族們來說,還是相當的慢了。

於是,在姬滅天等人出發沒多久之後,妖族的大軍們便很快追上了逃往滅亡森林的姬滅天一行人。

…… 儘管已經被妖族給追上了腳步,但是姬滅天等一行人都是沒有停下自己的步伐,因為生的希望,崛起的希望就在眼前。

雖然前路一片渺茫,雖然前路一片黑暗,雖然前路充滿了痛苦,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沒有阻擋的了姬滅天等一行人的前行步伐。

不論是人也好,還是樹木花草也好,又或者甚至是要族也好,不經歷痛苦的磨難,始終都得不到更好的成長。

於是,每每當妖族的大軍快要追上人族這邊的逃生隊伍的時候,人族這邊,總會走出一批強者,用自己的身體和生命,為自己的同胞們鑄造一道充滿生的希望的阻攔妖族大軍洪流的堤壩。

雖然這些強者,可能在未來的時候,是一方頂天立地的人物,也可能是人族這邊的中流砥柱,但是現在在這一刻,沒有人會去想那麼多。

千百年來,人族遭受的磨難和痛苦已經夠多的了,人族在妖族那裡,成為血食,成為畜生一般的存在,所遭遇的苦難,甚至比十八層地獄都還要更勝。

於是為了一個渺茫的希望,為了一個人族能夠崛起,為了一個人族從此不再遭受到妖族的壓迫的一個近乎沒有的希望,一個接一個的人族強者義無反顧的走了出去,獻出自己的生命,僅僅只是為了爭取一個近乎沒有的希望。

……

面對人族的這些阻攔,這讓每每就快要追上人族的妖族大軍的大妖們憤怒不已,在責罰自己下屬的那些妖族辦事不力的同時,也命令加大攻擊的力度。

因為一路以來,這些妖族的有遠見的大妖們自然也發現了人族這邊的目的。所以自然而然,想要在這幫人族的牲口進入滅亡森林之前,就將其滅掉,以絕後患。

雖說妖族的這些大妖們打心底里也不相信就算這批人族逃進滅亡森林之後,能夠再從裡面出來。

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所以兩相權衡之下,大妖們當然選擇畢其功於一役。

所以在大妖們的命令之下,妖族這邊的攻擊力度大了許多。同時也導致了人族這邊的壓力倍增,越來越多的人族強者犧牲。

眼看人類崛起的這一株小火苗就快要熄滅的時候,也許是上天在看到了人族這邊經歷了這麼久的磨難,所以心生不忍似的,人族這邊前往滅亡森林的一路上,竟然順風順水。

雖然有著妖族在後面追殺,但總算姬滅天和姜劫二人,終於帶著所剩不多的人族之人,來到了滅亡森林的邊緣地帶。

……

從逃亡開始時有十五萬多人到現在僅僅只剩下幾千人,人族這邊已經不能用簡簡單單的傷亡慘重的幾個字來形容。

但總歸有隻差一步,人族這邊就可以逃出生天。

不知為何,滅亡森林常年瀰漫著濃霧,而這濃霧之中卻含有一種讓妖族致命的物質,導致只要妖族中人,哪怕只是稍稍吸入一縷,都會在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內死亡。就算是妖族中實力最強大的妖帝都不能避免救回。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滅亡森林會成為妖族這邊的禁地的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卻不知為何,滅亡森林中瀰漫著那對妖族致命的大霧,竟然完全對人族這邊毫無影響,而這個發現,也是讓原本快要絕望的姬滅天和姜劫十分的驚喜。

沒想到這對妖族又致命影響的大霧,對自己人族竟毫無任何影響,真可謂是天不絕人之路,沒想到上天竟然也有眷顧人族的一天。

而這一發現也就意味著人族這邊,從此之後,就有了一個世外桃源的地方,一個可以說是堅不可摧的根據地。

有了滅亡森林的保護,人族這邊就可以安心的發展,有了充足的時間,也就意味著,遲早有一天,人族總會有跟妖族相抗衡的實力,有報這千百年來的血海深仇的機會。

看著站在滅亡森林邊緣的姬滅天等人,妖族這邊的大妖們眼神十分的複雜,任他們怎麼想,無論如何也想不通人族這邊在這種近乎毀天滅地的力量之下,是怎麼堅持到這裡的。

但儘管這樣,妖族這邊還是想要爭取一下,至少也要把這批不可控因素般存在的人族先穩住下來,等著後續才好處理。

不然的話,要是現在讓這批人族進入森林之中,那麼這就意味著有可能以後妖族這邊的大麻煩要來了。

因為千百年來妖族對人族的種種,雙方之間已經不能用簡單的血海深仇來描寫,而是不死不休的存在。

所以思慮萬千,最終其中一個大妖走了出來,眼神十分複雜的看著姬滅天等一行人,開口道:「聽說,你叫姬滅天是吧?」

對於這個大妖的問話,姬滅天眼神十分的冷漠,並沒有任何回答。

但這個大妖也彷彿沒看到一樣,繼續自言自語似的說到:「只要你們不進入森林,我可以答應你們,保證給予你們這些人如同我們妖族的權利,身份,地位。你們想要什麼,我們都可以給你們,只要你們不進入森林。」

然而,姬滅天看大妖的眼神就如同看一個小丑一樣,還是毫無任何反應。

眼見拉攏沒有任何作用,大妖便直接話鋒一轉道:「只要你們答應不進入森林,什麼都好商量。」

Prev Post
聽到這話,孔老三目中閃過幾分思量,也不再開口問些什麼,心中似乎有了什麼打算。
Next Post
「見。」南宮淵低聲應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