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

「好,那就別怪我了。」唐茗突然俯身而來,他的氣息越來越近,蘇錦溪臉上露出一抹緊張。

「你,你要幹什麼?」

她伸手攔在了兩人之間,不讓唐茗靠近。

唐茗輕鬆拽住了她的手,「你說男人和女人會想要做什麼?錦溪,你要是不吃飯我就吻到你吃為止。」

手腕上的力道加重,原來看似儒雅的男人力道都要被女人大得多。

蘇錦溪眉頭緊皺,「唐茗,你放開我。」

「那你吃不吃飯?」

「我吃!」

「乖。」唐茗這才鬆開了手,他小心的給蘇錦溪喂去,眼中全是對蘇錦溪的寵溺。

電話鈴聲響起,這是白小雨的專屬鈴聲,蘇錦溪已經聽過好幾次了。

她看向唐茗,唐茗表情淡然的接了電話,「喂,小雨。」

「茗,我們一起吃飯吧,位置我都定好了。」

「今晚我有事,你自己吃吧。」唐茗面不改色的回答。

「那好吧,晚上你會過來么?」

「不會,你自己好好休息。」唐茗掛了電話。

蘇錦溪這才開口,「唐總,你覺得這樣有意思?你一面瞞著白小雨,一面想要和我在一起,你不覺得你要的太多了?」

「錦溪,我和白小雨的事情很複雜,我已經確定現在不喜歡她,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處理好。」

之前唐茗徘徊在蘇錦溪和白小雨之間,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不想對不起白小雨。

然而司厲霆的出現徹底刺激了他,他不想管那麼多了,他只要蘇錦溪。

至於白小雨不是很喜歡錢么?他會給白小雨一筆豐厚的錢。

蘇錦溪拉著唐茗的衣袖,「唐總,就算是我求求你,你繼續和白小姐交往。

明明你喜歡的人是她,你為什麼要抓著我不放呢?咱們還是可以像以前那樣演戲。

只要你放我回到三叔身邊,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我都會保密,不會告訴白小姐的。」

唐茗伸手撫過蘇錦溪的臉頰,「錦溪,你真是太單純,怪不得連三叔也會對你有興趣。

你就像是一張白紙,可以輕易被染上任何顏色,你要知道單純有時候就是愚蠢。

你真的以為到了現在我們還能回到過去?已經回不去了……」

「為什麼會回不去呢?你只要放我走,我也不計較這件事,你繼續和白小姐,我和三叔,這樣不是皆大歡喜的事情?」

「笨蛋,我說過我喜歡的人是你不是白小雨,所以錦溪也不要想著那樣天真的事情。

乖乖吃飯,要是有什麼想吃的告訴我,你是病人,要好好養身體。」

蘇錦溪一把扔開了他的手,「唐茗,你要是不放我一定會後悔的!三叔不會放過你。」

「呵,我倒是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不放過我。」

他站起身離開,「一會兒我來收碗,要是敢倒掉不吃完,我會真的吻你。」

「唐茗,你這個混蛋!」

門被關上,唐茗站在門外心情複雜。

他也想要問自己,為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亂了,一切都亂了。

但他也知道,當他走上這一步的時候一切都回不了頭。

蘇錦溪手邊沒有電話,此刻她最想要聽的就是他的聲音。

她怔怔的看著外面的天空一點點變黑,如同她的心情一樣越來越黑。

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到得了頭,事情比從前變得更加糟糕,她已經和唐茗領證。

唐茗現在的態度是咬死不鬆口,只要不離婚她永遠都不可能和三叔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三叔,恐怕你也沒有料到過這樣的結局吧。

該怎麼辦?蘇錦溪眉頭緊縮。

夜已深,唐茗略帶疲憊之色進來。

「你進來幹什麼?」

「睡覺。」

「你媽沒在別墅,你不用演戲,這別墅里有很多客房!」

「錦溪,看來你是還沒有適應你的身份,你已經是我名正言順的老婆,所以以後不用演戲了。」

蘇錦溪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要和我一起睡?」

「是這樣沒錯,不過你不用擔心,你的傷沒好,我還沒有饑渴到碰一個病人的地步。」

唐茗說完就開始解扣子,蘇錦溪連忙揭了被子下床準備離開。

「你要是敢離開這間房,我不保證不會碰你,反正家庭醫生在,出了什麼事也有人及時治療。」蘇錦溪腳步微頓,她氣得咬牙切齒,「唐茗,先前我怎麼沒有發現過你這麼混蛋!」 蘇錦溪看著面前這個只知道威脅她的男人,此刻她後悔不已當初為什麼要同意和唐茗演戲。

要是蘇家人對自己好一點她倒無所謂,關鍵是她做這一切壓根就不值得。

唐茗仍舊維持著優雅的微笑:「錦溪,只要能留下你我不在乎會做些什麼,當然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好好配合我。」

他的扣子已經解開,蘇錦溪趕緊轉開了視線。

聽到浴室的門關上她趕緊下了床,她絕對不會再和唐茗同床共枕。

現在的唐茗她壓根就看不明白,總之他的危險係數極度上升。

蘇錦溪趕緊打開門想要離開,小竹朝著她招手,「蘇小姐。」

上一次她闌尾炎在這裡休養,唐茗特地給她找了一個人服侍她,沒想到她還沒有離開。

「小竹,好久不見。」

「小姐,你快走,爺就在外面等你。」

「你是……」蘇錦溪驚訝道。

「我是爺特地安排來照顧小姐的,小姐,先不說了,你走吧。」

蘇錦溪也顧不得驚訝,只得快速離開,要是還在這裡待下去她不知道唐茗會對她做出什麼事情來。

一想到小竹竟然是司厲霆安排的,沒想到他在那個時候就對自己用情這麼深了。

蘇錦溪沒時間理會那麼多,知道司厲霆在外面她腳步都快了很多。

一口氣跑出院子,路邊停著一輛蘭博基尼。

司厲霆平時大多是乘坐商務車和轎車,這次是蘇錦溪第一次見他開著跑車。

「三叔。」才看到那人的身影蘇錦溪就沖了過去。

司厲霆扔掉手中的煙頭,快步朝著蘇錦溪而來,「蘇蘇,我的蘇蘇。」

直到蘇錦溪被他緊緊擁入懷中他才有一種歸屬感,蘇錦溪的淚水潤濕了他的襯衣。

分明兩人才分開不到一天的時間,對彼此來說卻像是隔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三叔,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一直在想你,蘇蘇,我們回家。」司厲霆一把將她抱起朝著車上走去。

依靠在司厲霆的懷中她才會覺得十分溫馨和滿足。

「好,我們回家,以後有三叔在的地方就是蘇蘇的家。」蘇錦溪緊緊抓著司厲霆的衣服。

司厲霆溫柔的將她放到副駕駛,那小心翼翼的動作彷彿將她視作易碎的珍寶。

輕柔的撫去她眼角的淚水,司厲霆眼中只有憐惜,「他有沒有碰你?」

「沒有,我也不會讓他碰我的,蘇蘇是三叔一個人的。」蘇錦溪眼中充滿了認真。

「聽竹子說你沒有好好吃飯?」

「面對唐茗那張臉我才吃不下,三叔,我們快走吧,不然唐茗又追出來了。」

蘇錦溪現在像是防著大灰狼一樣防著唐茗。

「放心,有我在,我不會讓他帶走你。」

司厲霆溫柔的關上車門,帶著蘇錦溪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蘇錦溪看著那棟歐式建築的別墅,從前沒有一點好感,現在卻是覺得這裡充滿了溫馨。

也許只是因為有三叔在吧,三叔在的地方就有安全感。

司厲霆停好車熄火開口道:「坐著別動。」

蘇錦溪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就乖乖的不動,誰知道他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將自己抱下車。

「三叔,我自己是可以走的,你幹嘛要抱我?」

「你腿上有傷口,雖然沒有很深,現在傷口正在結痂,要是扯動會痛,乖乖窩在我懷裡就好。」

他的體貼和細心讓蘇錦溪心中一暖,這就是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三叔的原因吧。

一進門女僕們都微笑著和她打招呼,「小姐,你回來了。」

她們用的是回來而不是來,彷彿已經將她當成了這裡的女主人。

「以後她會長住,多準備一些她的衣服和她喜歡的食材。」司厲霆直接吩咐。

「是,少爺,看著要換季了,我明天就去添置秋裝。」

「嗯,把葯準備好拿上來。」司厲霆抱著蘇錦溪上樓。

溫柔的將她放到床上,手指輕柔的撫過她耳邊微亂的髮絲。

這樣的幸福讓蘇錦溪心中很是惶恐,「三叔,以後我真的要住在這裡嗎?如果唐茗……」

司厲霆半蹲在床前,目光深情的看著她。

「不用擔心,我說了這件事交給我,你只要堅定和我在一起的信心就好。」

蘇錦溪淚水大顆滾落,「三叔,你說的沒錯,我是個傻子,我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傻子!

當初為了蘇家和唐茗協議結婚,我以為我是個英雄,其實我是個傻瓜。

蘇家從來就沒有在乎過我,哪怕是我付出了我的一切他們也沒有在意過。

要是沒有答應唐茗,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和三叔在一起,三叔,對不起,是我太笨了。」

蘇家的人越是狠蘇錦溪心裡就越是自責難過,她當初為什麼要答應。

司厲霆眉眼溫柔,藍色的眸子就像是晴空萬里的大海,陽光灑落在大海上面跳動著光芒。

他輕輕捧起蘇錦溪的小臉寬慰道:「我從來都沒有怪過蘇蘇什麼,蘇蘇是這世上最乾淨的人。

你沒有錯,一點錯都沒有,錯的是別人,放心,我會將這個錯誤糾正過來。

蘇蘇,事情演變到現在這樣我也有錯,我太低估了唐茗。

我沒想過他會對你用情,還會釜底抽薪拿你的戶口本結婚。

可能事情會和我原計劃發生一些變化,蘇蘇,我是說如果。

如果有一天事情變得不可控制,要在最壞的情況下公布你我的關係。

到時候會有鋪天蓋地的輿論,那時候你會退縮嗎?」

蘇錦溪搖頭,「我不會,我決定了,這輩子我都要跟著三叔,只要三叔不嫌棄我就好。」

「傻瓜,你是上天賜予我的幸運,我怎麼會嫌棄你?」

「我現在是看清楚了,從頭到尾蘇家也沒有將我當成親人。

從小到大父母的眼中就沒有我,蘇夢更是只在我有用的時候才找我。

這樣的親情不要也可以,我不會再管蘇家的顏面。

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是也不是我蘇錦溪對不起他們蘇家,是蘇家對不起我!

他們早就知道將我嫁給唐茗是擋箭牌,饒是這樣他們還是同意了。」

司厲霆不知道蘇錦溪在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但他敢確定蘇錦溪對蘇家已經沒有了當初那麼看重。

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阻攔又少了一重。

「我會盡量控制不走到那一步,只是這世上的事情變化莫測,連我也不能保證會有什麼意外出現。

所以我們要提前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蘇蘇,有可能和我在一起前面是萬丈深淵,你會和我一起跳嗎?」

蘇錦溪淚水一顆一顆滾落,她撲入司厲霆的懷中,「三叔,只要你不鬆開手,我就一定不會放手。」

「說好了,未來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要一起走。」

「嗯,說好了。」

「少爺,請問我可以進來嗎?」門外傳來了女僕的聲音。

Prev Post
「見。」南宮淵低聲應道。
Next Post
木兮立即追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