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兮立即追過去。

站在牆根後面的男人看到快步走來的木兮,立刻半蹲在地,利用一旁堆放的雜草擋住自己。

蹲下的喬隱,看到不遠處的地上多了一個倒影。

喬隱的目光從男人的雙腳往上打量時,被男人從口袋掏東西的動作吸引住了。

那熟練的動作還有握法,一看就是——

正在追人的木兮,視線被迎面走來的男人擋住,木兮急得擺動腦袋去看遠處的人。

看到木兮完全沒注意到他,男人掏出槍對著木兮。

在廚房給木兮煲水的紀澌鈞,聽到保鏢說木兮要見他,紀澌鈞趕忙跟著人出來。

出到院子得知木兮在德叔的家門口,紀澌鈞一邊整理袖口一邊快步往外走。

從院子出來,紀澌鈞望見木兮的身影,剛要開口叫人就看到距離木兮不遠站著一個頭戴帽子墨鏡和口罩的男人,對來人起了警惕的紀澌鈞,提步跑向木兮。

黃泥地不平,走了沒幾步木兮就被地上的石頭絆到腳,整個人頓了一下,緩過神來的木兮無意間撞見對面的男人拿著槍對著自己,木兮嚇得立刻後退躲開。

「兮兮,小心!」

沒想到紀澌鈞會出來,可是如果現在不解決木兮的話,已經打草驚蛇就不好再找機會了,男人迅速對著木兮開槍。

「phut!」

裝了消音器的手槍,在漆黑的夜離,子彈擦過空氣射向木兮。

紀澌鈞抱住木兮后,本能的用自己護著木兮。

在他轉身的時候,木兮知道他要做什麼,用盡自己的力氣把紀澌鈞推到安全的地方。

院子里的保鏢聽到動靜紛紛出來。

許卿繁華盛世 在紀澌鈞和木兮拉扯的過程中,第一顆射向木兮的子彈毫髮無傷,男人立即開出第二槍。

把紀澌鈞推倒后,踩空的木兮,倒在地上。

「phut!」

第二槍開出,被推開的紀澌鈞,在抓住殺手和救木兮之中,只能二選一,紀澌鈞毫不猶豫奔向木兮,用身體把人護住。

摔坐在地的木兮,在第二聲槍聲過後,她看到紀澌鈞就像神一樣,一瞬間就出現在她面前。

「嗯哼!」子彈射入體內時,男人皺著眉悶哼一聲。

看到他眉心皺了一下,木兮嚇得趕緊抓住紀澌鈞的胳膊要檢查紀澌鈞身上的傷。

保鏢出來后,兵分兩路,一部份留下來保護紀澌鈞和木兮,一部份去追人。

「傷哪兒了?」

看到木兮急哭了,紀澌鈞忍不住想調侃木兮,「丫頭,你差點就要做小寡婦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紀澌鈞你以後不可以再做這種蠢事,你要是死了,你讓我們母子怎麼辦。」

紀澌鈞把人攬入懷中,掌心摸著木兮的後腦勺,這一次他真得該好好感謝那個要殺木兮的人,如果沒有這一次的暗殺,他還聽不見,這小丫頭那麼在乎他說沒了他怎麼辦的話。

「紀總,已經吩咐人去追了。」

「嗯。」

紀澌鈞拉著木兮從地上起身,起身後,並沒有急著處理自己身上的傷,而是將木兮身上衣服的灰塵拍乾淨。

看到紀澌鈞的胳膊有血,還有一個窟窿,木兮一把抓住紀澌鈞的胳膊,「還拍什麼,你想死是不是。」這個紀澌鈞,明明自己才是最需要人照顧的那個,卻裝的跟沒事人一樣,他就是什麼都不跟她說,木兮氣的抓著紀澌鈞就往屋裡走。

「紀總受傷了,您輕點啊。」保鏢還是頭一回看到木兮生氣,趕緊在一旁勸著。

「我還不想做寡婦!」

紀澌鈞那看似嚴肅的臉,其實嘴角帶著一抹微微上揚的笑容,擺手讓保鏢不要惹他的心肝寶貝生氣,他自願跟著他的小丫頭走。

木兮把紀澌鈞帶走後,半蹲在角落目睹一切的喬隱起身看著那已經有了保鏢守在門口的院子。

沒想到紀澌鈞為了那個女人連命都不要了,不過,那個女人為了紀澌鈞也是不要命,看起來兩個人還挺般配的。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剛剛那個要暗殺木兮的殺手到底是誰派來的?

按道理說,應該不可能是唐坤,更不可能是董雅寧,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喬隱立即給唐坤電話。

木兮把紀澌鈞帶回屋裡,四處給紀澌鈞找藥箱,找了半天發現什麼都沒有。

保鏢站在紀澌鈞身旁,看木兮沒找到東西回來,實在是擔心的很,動手就要給紀澌鈞處理傷口。

「等等。」

「紀總,再這樣下去,您胳膊都得廢了。」

坐在紅木沙發的男人,除了臉色有些蒼白,神情都很淡定,「你說什麼?」

看來紀總這是因為受傷,聽覺都不好使了,保鏢微微提高音量,「紀總,得儘快處理傷口,不然您的胳膊就要廢了。」

回來的木兮,聽到這話趕緊湊到紀澌鈞身旁,「屋裡沒藥,我出去給你買。」

紀澌鈞伸手將人抱到自己腿上,「兮兮,你別擔心,他們會處理傷口的。」說著紀澌鈞抬起胳膊示意旁邊的保鏢給自己處理傷口。

忽然,保鏢有種錯覺,他家紀總不是聽覺不好使,而是在等太太回來,用命去博同情呢。

「很痛是不是?」捧著紀澌鈞臉給紀澌鈞擦汗的木兮,聽到耳邊傳來剪衣服的聲音,木兮想看看紀澌鈞的傷,衣服剪開后,看到那血肉模糊的胳膊,木兮的眼淚瞬間滑落。

「丫頭,你的眼睛不是用來看這些的,是用來看我的,知道嗎?」這種痛,他早就習慣了,不過,她為自己掉眼淚的樣子,讓對這點疼痛麻木的男人,想開口喊疼。

「你還貧嘴,我警告你,下一回你再這樣,我就……」

「就什麼?」背靠著沙發的男人,半條胳膊被血染紅還一副閒情逸緻的樣子哄著小嬌妻。

「就不讓小寶喊你做爹地。」紀澌鈞要出事了,她怎麼跟小寶交待。

那小子,已經喊他做爹地了,不過速度快到他沒緩過神來而已,紀澌鈞笑了笑,「好了,下回要發生這種事情,我頂多不告訴你我傷哪兒了,好不好?」

「你!」木兮氣的拍打紀澌鈞的胸口。

「哎……」

紀澌鈞一聲吃痛嚇到了木兮跟一旁給紀澌鈞處理傷口的保鏢。

當保鏢正要跟紀澌鈞道歉時,他就看到一旁的太太捂著紀他家紀總的臉正在關心他家紀總,「怎麼了,是不是還有哪兒受傷了?」

「可能流的血有點多,身體有點冷。」

「我去給你拿被子和熱水。」

「那些不管用,治標不治本。」

「那要怎麼做,你告訴我?」木兮眼裡除了擔心以外毫無半點防備。

男人那看似平靜的眼裡,背後藏著一些小心思,「丫頭,你吻我試試看,身體說不定就熱了。」

一旁的保鏢聽到這話,不知道為什麼,臉莫名其妙就紅了,就連手上的動作都有點僵硬。

可能是他家紀總有點不要臉,他被震驚到了。

不好了,他發現紀總另外一副面孔,會不會因為知道太多,回去就被滅口了? 蘇凜看著耍寶的百葉,鬆開她的手。

他說:"百葉,我真的不希望,我們兩個人變成陌路人,我們是朋友,我希望現在是,以後也是,你這樣躲著我,我心裡會很難受的!"

百葉的神情,淡了淡,剛才嬉笑的神情,已經慢慢隱去。

她以為,蘇凜剛才那些話,是有幾分接受自己的意思。

卻沒有想到,他只是不習慣這種刻意的疏離,所以才堵著自己,說這些話的。

百葉的目光似乎帶著一絲淡淡的嘲諷:"只是朋友嗎?"

"做朋友不好嗎?"蘇凜固執的說道。

百葉笑著搖搖頭:"沒有不好,只是我這個人,一向習慣打破砂鍋問到底罷了,說到底,還是自作自受!"

看著百葉自嘲的神情,蘇凜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著急:"百葉,你能不能不要這樣!"

有那麼一刻,百葉突然倦了眼前這個男子。

自己明明那麼喜歡他,但是他卻執意要跟自己做朋友。

請問,這不是為難,又是什麼!

百葉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好了,蘇凜,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以後,我不會在躲著你了,我會努力放下你!"

百葉的笑容,讓蘇凜有一種她好像已經離自己遠去的感覺。

他想要拚命去抓,卻怎麼都抓不住。

蘇凜為難的看著百葉,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什麼想法,總之很亂。

自己都理不清,更何談跟百葉說清楚呢!

可是,眼下百葉不理會自己,他一顆心,卻又像是放在油鍋上煎一般的難受。

蘇凜難受的看著百葉:"百葉,我們難道就不能像過去一樣,好好相處嗎?"

百葉有那麼一瞬間,笑容是冷到骨子裡的:"蘇凜,你不覺得你太自私了么,還想讓我跟過去一樣,一直追在你身後嗎?你覺得,我的心還能承受多久! 豪門蜜戰,首席溫柔點

蘇凜有點無措,他這個人,感情比較慢熱,對於戚薇薇,那是一眼就想去儘力保護她的那種感覺。

可是,對於百葉,蘇凜的情緒,真的很複雜。

他不知道,自己跟百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可是,這樣下去,他也很難過。

他最近老是有點恍惚,總愛發獃,他覺得,一定是自己做錯了什麼,百葉才會這樣。

蘇凜思前想後,也想不到,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難道是那天晚上喝醉,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肯定是了,因為從那個時候,百葉對自己,就變得開始閃躲。

想到這裡,蘇凜激動的抓住百葉的胳膊:"百葉,是不是上次我們去凌晨兩點半喝酒的時候,我做錯了什麼,或者我喝醉的時候,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不管是哪一種情況,你都能不能原諒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百葉,你也了解我的為人,我有時候只是在無意間,傷了別人,那並不是我的本意!"

看著蘇凜為自己儘力的解釋,百葉突然笑了笑。

她說:"蘇凜,你不必再解釋了,你說的我都知道,以後,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吧,我先走了,我還有任務在身,不能再這裡跟你閑扯了!"

百葉說完,伸手將蘇凜的手拉開,自己則向著車子,快速的走去。

她的腳步,越走越快,隱約可見的狼狽。

蘇凜傻傻的盯著百葉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直到百葉上車,絕塵遠去。

許久,蘇凜才意識到,自己手裡的飯,已經涼透了。

就在百葉離開醫院的時候,蘇寒帶著戚薇薇,來到了一處雅緻的小別院。

這裡有小橋流水的假山,影影灼灼的竹林,看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在這個繁華的都市,靜取一隅,顯得格外的別緻。

戚薇薇有點吃驚,她轉身看了一旁笑眯眯的蘇寒:"南希市還有這樣的地方?"

蘇寒神秘兮兮的笑道:"那是當然,這是我一個朋友開的,不錯吧,這裡吃飯,基本都是要提前預定的,廚師是國寶級的大師,手藝很不錯,待會你可以多嘗嘗!"

戚薇薇點了點頭,神色沒有多大變化。

蘇寒有點無力,他不知道戚薇薇這是怎麼了,從上午出去,跟所謂的朋友見了一面之後,回來就有點冷冷淡淡的,跟平日里判若兩人,自己想辦法逗她開心,似乎也無濟於事。

蘇寒盯著戚薇薇的眸子,開口道:"薇薇,你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戚薇薇盯著不遠處的假山,搖搖頭:"沒有,你想多了!"

戚薇薇在說話的時候,腦子裡浮現的,卻是蘇北說的那些話。

你拿了蘇凜的十五萬,就是在給他希望!

對啊,自己給了蘇凜希望,最後卻讓他希望破滅,他何其無辜,卻要承受這樣的難過。

蘇寒看見,戚薇薇說完話,神色又變得有幾分恍惚。

他無奈的搖搖頭,給戚薇薇拉開椅子,伸手去拉她的胳膊,讓她坐下來。

誰知道,戚薇薇卻下意識的躲開了。

蘇寒的手,就這樣尷尬的舉在空中。

半天,他才將手放下來,不自然的笑了笑:"坐吧,完了點菜!"

蘇寒說完話,自己也在戚薇薇對面坐下來。

蘇寒這次沒有再主動開口說話。

他要是現在還看不出來,戚薇薇存心躲著自己,那他就是蠢貨。

他拿出手機,給百葉發了一條消息:"去幫我查查,戚薇薇上午出去見了誰!"

百葉的消息,很快就發過來了。

她的心情似乎也不是很爽:"你自己去問啊,這種事情,還要我去查啊,你都不怕戚薇薇知道了,會生你的氣嗎?"

蘇寒忍不住皺眉。

他繼續發消息:"不要說有的沒的,趕緊幫我去查,我要是能問出來,還用的著你去查嗎?"

百葉隔著屏幕,似乎都感覺到了蘇寒濃濃的不爽。

Prev Post
「不吃。」
Next Post
「我很欣賞他,不過……」這件事,可不能讓某人知道,「千萬別告訴你嫂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