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欣賞他,不過……」這件事,可不能讓某人知道,「千萬別告訴你嫂子。」

「為什麼?」欣賞自己的情敵和「對手」,這種胸襟他可學不來。

「如果梁帥對我沒有威脅,那對你嫂子來說,就少了唯一一個能讓我著急的籌碼,吵架的時候,她可能會因為氣不過掉眼淚。」這何止是他家兮兮重要的籌碼,還是那個臭小子威脅他的籌碼。

聽到這話的喬隱忍不住笑了,他頭一回知道,原來在愛情面前,為了心愛的女人,可以主動選擇做輸家。

在梁帥住所附近的酒店餐廳。

對面的馬凱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力哥,木兮都進去那麼久了還沒出來,梁帥肯定沒事。」

「沒親眼看到梁帥出來,我怎麼跟我爸交待?」

「力哥,要不讓其他人在這裡守著就行了,你去歇會吧。」力哥有時候還挺單純的,五爺說要讓力哥親眼看到人,力哥就親自在這裡蹲到人出來為止。

蹲了那麼久,現在又是飯點,梁帥出來的機會並不大,「白一近那傢伙在幹什麼呢?」

「吃了飯出來就去晟星酒店了。」

晟星?

那不是簡氏的酒店嗎?

想起簡言之剛剛在採訪中,一口一個紀澌鈞好,一個紀澌鈞有先見之明,都快把紀澌鈞誇上天了,這個紀澌鈞,總是不按常理出牌,把南昌榮弄進去了,居然能放過簡氏,那麼多酒店不去,偏偏去晟星,不會是在暗示什麼吧?

想起剛被取代的那個代言,還有某些還在耳邊的話。覃力抿著唇,放下手上的茶杯,「咱們也去晟星轉轉。」

一看就知道力哥是去找白一近出氣,「是。」坐在這裡乾等也不是事,上回都把白一近教訓成這樣了,毅哥非但沒有怪責,還在幾乎同一時間段就帶著新捧的藝人出席活動,興許就是在暗示白一近,他就是站在力哥這邊的,而白一近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 這一日,凌雲仙宗熱鬧之極。

林楠崔慶二人,儼然成為宗內的明星人物。

以前的崔慶,默默無聞,但自從林楠加入之後,突然間跟隨林楠崛起了。

當然,最響噹噹的人物,還是林楠,崔慶都是其次人物。

一個林楠,先是攪動靈域,而後在天庭大放光彩,最後竟然又在仙緣大會上奪得頭籌,成為天驕中的天驕。

兩三年前,天人境的林楠進入凌雲仙宗。

而今,歸來的是天仙境的強者!

更是被天庭青帝親封的金甲戰神!

僅次於仙王境的地位。

在這種地方,天仙境對於普通仙人境而言,也屬於頂級強者了,普通的仙人境強者根本見不到仙王境的面,這種人物輕易間是不會出現的。

為此,二人的回歸,無疑給凌雲仙宗造就了極大的熱鬧。

甚至,就連整個亂域此刻也都熱鬧了起來,議論紛紛。

有先前林楠二人被靈韻仙族老祖追殺的事情,也有其他的道聽途說,林楠在這些人的傳言之中,越發的傳神與不凡。

而與此同時,在和邱雲仙王等人聚了一會,領了宗內的一些特殊獎勵,林楠崔慶二人便撤了。

和這些人他們不熟悉,也沒什麼太多的話題來閑聊,客套一番也就足夠了。

很快,林楠放出自己的仙宮,然後一道道人影魚貫而入。

洪辰蔣鑫林鵬三人,此刻一個個都在地仙境巔峰了,雖然距離天仙境可能還有一段距離,但不遠了。

徐江龍賴美雲劉琪唐雯費仁金星以及邵凡周銘等人都在。

但凡和林楠有關的那些人,都到了。

偌大的仙宮中,聚集了二十餘人,明軒仙人也在這群人之列。

說來林楠崔慶二人離去也不過一年左右的時間,但對於二人的傳奇之事,讓在場之人都感慨不已,再見二人,彷彿過了很久一般。

「你現在是把我們越甩越遠了。」賴美雲滿是酸味之感。

想當初,林楠是被她揉捏操練過的。

結果現在倒好,突飛猛進,都天仙境了。

而她和徐江龍也在人仙境巔峰而已。

雖然馬上就能突破到地仙境,但畢竟相差依舊巨大。

柔情總裁的腹黑霸愛 不是他們不夠努力,恰恰相反。

他們這群人,從妖窟內出來到現在,一年時間而已。

從渡劫成仙,到現在的人仙境巔峰,地仙境近在眼前,算是超快了。

蔣鑫洪辰林鵬三人若非參加了仙緣大會,有著各自特殊的輔助,現在能達到地仙境初期就算是頂天了。

唐雯和劉琪,現在也就地仙境初期,二人也都是妖孽,都是至高屬性規則的人物。

之前的仙緣大會名額之爭,並非她們比蔣鑫林鵬二人差,而是她們放棄了。

因為蔣鑫林鵬二人都不希望他們喜歡的人冒險。

仙緣大會,看似有莫大的機緣,但他們當初進入時,修為在所有人之中是最低的。

若非林楠碰到,他們可能會遇到大麻煩,之後能如此順利,也是有著林楠的幫助。

金星費仁二人此刻都在人仙境後期。

其他還有七八位地球走出來的人,也都在人仙境中後期左右。

即便是邵凡周銘他們三人,也達到了人仙境中期。

可以說,都極快了。

一旦蔣鑫他們手中的規則之晶拿出來使用,估計修為還要整體提升一階,甚至更多。

祖仙域內的規則之晶,對地仙境都有極大作用,更何況普通的人仙境。

哪怕是此刻林楠崔慶二人傷勢不輕,但再度和一群人團聚,依舊心中充滿了喜色。

長久在外征戰廝殺,這群人不單單是朋友,更是親人。

看到他們,林楠就會覺得有動力,有希望。

不用林楠動手,一群人都是好手,手藝極為不錯。

很快,一份份特殊的菜肴出來了。

不少都是地球特有的好東西,哪怕是仙界沒有的,也被他們想方設法的搞了出來。

林楠這次將僅剩的幾瓶地球白酒拿了出來,再度惹得眾人回味不已。

在地球時,他們很多人喝不慣這種辛辣的酒水,但是此刻喝在口中,別有一番味道。

舒坦!

一直持續到半夜時分,不少人才逐漸散去,仙宮內只剩下林楠他們幾人。

蔣鑫洪辰林鵬劉琪唐雯徐江龍賴美雲金星費仁!

這九人,是林楠真正的身邊之人,最親近的人。

對於他們,林楠自然沒有吝嗇,他得到的不少寶物都沒有販賣,而今拿了出來,各自任選合適的東西,一些不錯的神通也任選,仙晶也各自分了一些。

在仙界,資源也是提升實力的重要途徑,這點自然不能少。

凌雲仙宗在這方面給不了太多。

眼下,林楠要儘可能的提升他們的實力。

他們資質都極好,缺的就是時間和資源。

時間林楠沒有辦法,但資源有。

之前崔慶手中的一些規則之晶,以及蔣鑫帶回來的規則之晶,總共有著六十多塊,之前蔣鑫為了避免被人盯上,保險起見一直沒有拿出來。

而今林楠回來,自然就不同了。

但凡符合的,每人都得到兩塊規則之晶。

這東西,有市無價,正常而言哪怕是有仙晶都買不到,對他們的意義可想而知。

這一晚,林楠親自為他們護法,讓他們煉化。

而也正如林楠所料,一道道更為強大的氣息從這群人身上冒出。

唐雯劉琪二人,直接達到地仙境中期。

徐江龍賴美雲,達到地仙境初期。

金星費仁也達到人仙境巔峰,距離地仙境一步之遙。

隨後,林楠親自出面,將剩下的規則之晶分給了邵凡三人,以及其地球出來的那群人每人一塊,各自留下了十萬塊仙晶,算是林楠的一番心意,頓時讓這些人都感激不已。

邵凡三人也就算了,和林楠他們關係可能還近一些。

而其他的那些地球出來的人,林楠反倒是不怎麼熟悉,人皇林楠能如此,讓他們越發的信服了。

這一晚,整個凌雲仙宗內,一二十人同時突破,消耗了足足二三十塊規則之晶。

至於剩下的,徐江龍他們能用的,一人再度給了一塊。

沒有符合的,則全部留在林楠這裡。

其他人都不需要了,但他自己估計後面會需要。 雲彬柯輕哼了一聲:"我說的話不對嗎?你這臭丫頭,就是因為藍銘晟那傢伙跟你表白了,就開始嫌棄你親哥哥了!難道不是嗎?"

雲夢恬涼涼的看了他一眼:"哥,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啊,而且,藍銘晟跟我表白,跟我嫌棄你,這有什麼必然的邏輯關係嗎?我覺得,就算是藍銘晟不跟我表白,我也會繼續嫌棄你的啊!"

雲彬柯頓時一手捂住心臟,做出一副痛苦欲絕的表情:"小夢,你哥我是真的傷心了!"

雲夢恬點點頭,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恩,那你就繼續傷心吧,要是實在難過的快要死了,你可以提醒我,我會好心幫你叫救護車的!"

雲彬柯一下子把手拿下來,不開心了:"小夢,你現在跟藍銘晟還沒什麼呢,怎麼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我對你不好嗎?"

"你如果少說兩句話的話,我會覺得你對我還不錯!"雲夢恬非常認真的建議著。

雲彬柯不再跟她說笑了,他沒好氣的搖搖頭,正色道:"好了,不逗你玩了,我聽說,剛才藍銘晟跟你表白,你雖然說了也喜歡他,但是,你卻沒有答應他,為什麼啊,這麼喜歡幹嘛不在一起?"

雲夢恬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這話誰跟你說的?藍銘晟嗎?他跟你說,我喜歡他?"

雲彬柯挑眉:"就算是他不跟我說,我也知道,你喜歡他,你哥哥我可是火眼金睛!"

雲夢恬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開口:"也沒有人規定,喜歡就非要在一起啊!"

雲彬柯的臉色微微變了變:"小夢,你可別這樣啊,我看藍銘晟開心的都快要瘋了,他那個人,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樣喜形於色過,你該不會是在涮他吧!"

雲夢恬也沒有肯定這話,她幽幽的看著雲彬柯:"你覺得呢?"

雲彬柯皺眉看著雲夢恬,想了好半天,才緩緩開口:"我覺得,你不像是涮藍銘晟玩的人,藍銘晟是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嗎?你幹嘛不直接答應他,還要考慮考慮呢?"

雲夢恬想到自己心裡真實的想法,小臉微微動了動。

其實,她是想跟藍銘晟在一起的,就當是她矯情做作吧,她總覺得,就這麼在一起了,太便宜藍銘晟了。

要知道,之前她誤會藍銘晟不喜歡自己,誤會藍銘晟跟墨傾城有什麼,還吃了醋,現在怎麼想,心裡都覺得不舒服。

當然了,最重要的是,藍銘晟這個人,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現在知道他三年前就喜歡自己,結果,自己三年前離開,也沒見他來找自己,他說是父母不讓,可是,雲夢恬卻覺得,是他不夠喜歡自己,不然的話,他怎麼能忍受三年不見自己呢!

狂妃馴冷王 反正,不管怎麼說,這次都要好好的治一治他。

想到這裡,她看了一眼雲彬柯:"哥,你沒事吧,你一方面擔心我拿藍銘晟涮著玩,擔心我不答應他,另一方面,知道他跟我表白后,哭天搶地的說我沒良心,一點也不想讓我接受他的樣子,你說你矛盾不矛盾,現在還問我幹嘛要考慮考慮,我這不是擔心我真的答應他了,你會得失心瘋嘛!"

雲彬柯聽出她這話在開玩笑,他沒好氣的笑了一聲:"去你的,你哥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才不會得那麼神經質的病呢!"

雲夢恬哦了一聲:"那你到底來找我幹嘛?別告訴我,你就是來看戲的?那樣我真的會鄙視你的!"

雲彬柯趕緊證明自己不是來看戲的,他一本正經的看著雲夢恬:"當然不可能看戲,你哥我有那麼無聊嗎?"

"你有!"雲夢恬毫不客氣的拆穿他。

雲彬柯的俊臉一僵:"我說小夢,咱倆還能好好的聊天嗎?"

雲夢恬搖搖頭:"不能!"

雲彬柯差點吐血:"你別老是打斷我的話,好嗎?我來真的是有正事的!"

"那你的正事先放一放,跟我說一下,藍銘晟人去哪裡了?你們倆不應該訂完房間一起回來嗎?"雲夢恬一開始就想問了,她就是害怕進門就問,自家親哥會炸毛,覺得自己一刻都離不開那個人了。

只不過,她現在問出來,效果也沒好到哪裡去。

只見雲彬柯挑眉看她:"怎麼?一刻不見都受不了了,他這不是才從你這裡出去嗎?"

雲夢恬簡直無力吐槽了:"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他人到底去哪裡了?"

雲彬柯想了想,非常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搖頭道:"我還真不能告訴你,他人去了哪裡,到時候,你親自問他吧!"

雲夢恬翻了一個白眼:"算了,問你半天等於沒問!"

雲彬柯立馬笑道:"我好歹是回答你了,怎麼能算沒問呢,我可是答應了藍銘晟,不能告訴你的,我這要是真的告訴你了,我怕他會劈了我,不然,就會給我試那些奇奇怪怪的葯,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家宴的時候,你哥我被他害的多慘!"

想到上次家宴的事情,雲夢恬嘴角抽了抽,說實話,她也沒想到,藍銘晟能給雲彬柯下瀉藥。

雖然這種事情無傷大雅,可是,以後不能讓藍銘晟再做這種事了,不然,他的性子這麼不受約束,早晚得出事。

想到這些,雲夢恬看向雲彬柯:"以後他不會再做出這樣的事情了,你放心吧,既然藍銘晟不想讓我問,我也懶得知道他去了哪裡,你愛說不說吧! 黏上被拐新娘

看到雲夢恬是真的不想知道藍銘晟的去向了,雲彬柯這才笑了:"這就對了嘛,你可是我們家的公主,一定要給那小子點顏色看看!"

雲夢恬皺眉:"哥,別廢話,你不是說有事情要跟我說嗎?"

雲彬柯立馬被喊回來,終於意識到,自己來是有任務的。

他坐直了身體,看向雲夢恬:"小夢啊!"

Prev Post
木兮立即追過去。
Next Post
妞妞冷著臉,話都不想多跟他說一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