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冷著臉,話都不想多跟他說一句。

封景忽然站起來,傾斜上半身,到她跟前。

妞妞嚇了一跳,拿起手旁邊的飲料,往他的身上潑了過去。

「嘩啦!」

封景身上瞬間沾滿了黃色的果汁和果粒:「……」

妞妞瞪著溜圓的眼睛說,「不怪我的,是你非要湊上前。我已經警告你了,別來騷擾我。你……你……」察覺到他的臉色越發難堪,她說話越發不利索,「你再亂、亂來,我可就喊保安,把你拖出去了!」

封景抬手,擦了把臉上的果汁,說:「很好,安清歡,我記住你了。」

敢拒絕他,他偏要得到她。

等她愛自己愛的死去活來時,再狠狠地將她拋棄。到時候,他要看看這個不識好歹的女孩,是怎麼哭著求跟他複合的!

封景擠出了一絲僵硬的笑容,轉身離開了餐廳。

服務員注意到這邊的動靜,趕緊拿著毛巾,小跑著走過來,邊擦桌子邊小心翼翼的跟妞妞說,「小姐,剛才那位是封先生,如果沒必要的話,你最好害死別得罪他。」

「我知道他是封景。」

妞妞面無表情的回答。

服務員頓時止住了聲音,明知道封景的身份,還敢拿果汁潑他。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不要命的,一個是不怕封景報復的。這柔柔弱弱的小姑娘,看著像是後者?

真是惹不起,這帝都腳下隨隨便便的一個人,都是大有來頭呀。

收拾乾淨了桌子,服務員又給妞妞換了杯新的果汁,無聲無息的退到了一旁。

妞妞趴在桌子上,低低的嘆了聲氣。

自己好像又招惹上麻煩了,可她真的很喜歡封景,明明跟他表達了,自己對他的厭煩,怎麼就不知道避開呢?非得等到她對他動用暴力,這才肯退縮嗎?

她真是搞不懂某些人,為什麼能如此厚顏無恥?

顏溪、雪薇都是這種人。

封景不會也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吧?

妞妞正在想著,菁菁和蓁蓁一先一后的跑到她跟前,蹦跳著呼喚,「姐姐!姐姐!」

妞妞扯回了思緒,低頭看向兩個小傢伙說,「你們玩夠了?」

「沒,沒玩夠呢,不過媽媽說,今天先跟姐姐吃飯,等明天再去遊樂園玩。姐姐,到時,你跟我們一起去吧。」

菁菁雀躍的說。

「是呀,姐姐,你跟我們一起去吧!遊樂園裡可好玩啦!還有佩奇先生呢!」

蓁蓁也拉著她的手撒嬌。

妞妞拿這兩個小丫頭,沒有辦法,無奈的笑著說:「好,姐姐陪著你們一起去。來,先坐上來,等會兒就開始吃飯咯。」

她要抱她們。

蓁蓁和菁菁卻都避開了她的幫助,自己爬上了椅子說,「姐姐,我們不是小孩子啦,可以自己坐上來的。」

「姐姐,你現在身體不舒服,還是好好地保護自己的身體吧。」

妞妞啞然失笑,抬眸對上葉簡汐溫柔的眼睛,笑著說:「媽,你怎麼生出的,這兩個鬼精靈呀。」

她真的特別喜歡蓁蓁和菁菁,每每看到她們,都會忍不住的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也會是個女兒呢?

倘若,裡面的小寶貝,也是跟菁菁、蓁蓁一樣,那麼聰明伶俐、乖巧可愛。

那似乎接受這個孩子的到來,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以接受了。

葉簡汐笑著回答,「當然是用肚子生的呀。你可不知道,當初我生她們的時候,可是差點要了我半條命呢。現在看到她們能健康的成長,也算是欣慰了。」

「生孩子那麼兇險嗎?」

妞妞瞪著溜圓的眼睛,有些害怕的問。

葉簡汐說,「也不是所有人情況都兇險,是我當時的身體差,所以生出她們,情況才會那麼糟糕。」

妞妞卻沒有因為葉簡汐這番話,而鬆口氣。

之前醫生曾經說過,她的身體不怎麼好,很可能難產。

萬一……自己死在了產房裡,那該怎麼辦?

妞妞輕輕地撫摸了下自己的小腹,心頭籠上了一層的陰雲。

葉簡汐被菁菁和蓁蓁吵得,沒有注意到妞妞的不對勁。

等過一會兒,她安撫好了蓁蓁和菁菁,再看向妞妞時,妞妞已經收拾好了情緒,看不出來半點異樣了。

……

吃過晚餐,一起回安家的路上,妞妞猶豫了一番,還是跟葉簡汐說:「媽,我剛才碰到了封景。他故意靠近我,我用水潑了他,他看起來似乎挺生氣的……」

「他生氣就生氣唄,咱們慕家又不是連他一個封景都得罪不起。清歡,你別太小心翼翼了,咱們慕家的女兒,不怕任何人。」

葉簡汐安撫妞妞道。

妞妞微微的點頭說,「嗯,媽,我知道了。」

葉簡汐拍了拍她的肩膀,心裡卻是想著,回頭讓洛琛,怎麼教訓一下封景這個二皮臉。

竟然還敢騷擾清歡,這封景是不是不想要封家了?

……

一夜安眠,第二日起來時,葉簡汐把封景又來騷擾妞妞的事情,跟慕洛琛說了一下。慕洛琛捧著葉簡汐的臉,笑著說:「別怕,我很快會處理這個傢伙,讓他再也不敢來騷擾我們的寶貝女兒。」

說完話,他在她臉上親吻了一下。

葉簡汐臉微微的紅了紅,抬手拍打了他一下,說:「都多大年紀了,還沒個正形。」 「不管多大年紀,你在我眼裡,都是一個小姑娘。」慕洛琛摟著她說,「我要寵你一輩子,讓你做一個幸福的小公主。」

葉簡汐眉眼彎彎,笑的格外的幸福。

不知不覺中,他們結婚都十幾年了。起初的幾年,還擔心他會對自己變心,但現在,哪怕是看到別的女人貼在他身上,她也會有自信,洛琛絕對不會背叛自己。

這大概就是真愛吧。

真希望家裡的幾個孩子,將來長大了,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

……

有了顏溪和喬崢這兩個前車之鑒,慕洛琛對付起封景,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當晚,便吩咐了幾個人,去封景必經的路上埋伏。

封景剛巧喝的酩酊大醉,碰到了襲擊,差點丟了一條小命。

拼死拼活的逃回了封家,便接到了慕洛琛『貼心』的慰問。

封景不傻,當然知道這事情是慕家的人乾的,可自己一沒證據、二沒慕家對抗的實力,只好把此事忍了下去。

封老爺子得知,自己的幼子得罪了慕洛琛,想押解著他,親自跟慕洛琛賠禮道歉。

結果,封景打死也不肯去。

封老爺子實在沒辦法了,這才自己到慕家,祈求原諒。

可慕洛琛假裝沒在家裡,讓封老爺子白等了兩個多小時。

在他離開時,慕洛琛讓安管家,幫忙放話給封老爺子,只要封景老老實實的,別再招惹不該碰的人,那慕家和封家便相安無事。倘若封景繼續挑釁慕家,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封老爺子回到家,仔細的盤問了一番,這才知道,封景看上了慕家的養女——安清歡,氣的把他捆起來,狠狠打了一頓:「你個混賬,看上誰不好,你看上安清歡!她才多大點,你都多大年紀了?你要是早點結婚生子,你都可以做人家爸爸了!」

「我才28歲,也就比她大了十多歲,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再說了,年紀大的男人怎麼了?年紀大的人疼老婆!你沒聽到有句老話說,男人三十一枝花嗎?我這人生才剛剛開始呢。」

封景話剛說完,封老爺子噼里啪啦的拿著雞毛撣子,往他身上又狠抽了一頓。

封景頂著一張青腫的臉,說:「爸,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想要她。」

「你給我閉嘴!你是不把小命丟在人家手裡,你就不甘心,是吧?」封老爺子怒喝,「好,既然你不肯死心,那我就打死你好了,總比你死在別人手裡強。」

話說完,封老爺子又繼續下狠受。

封景被打的滿屋子亂竄。

聽到消息的封家其他人,趕過來,拉住了封老爺子。

「爸,你別生氣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景兒的脾氣軸。他就是嘴上跟你犯倔呢,你別當真。」

「對啊,爸,景兒是你一手拉扯大的,你又不是不了解他,幹嘛非得鬧得父子感情不和呢?」

眾人說著話,封家的大嫂,給封景使眼色,讓他趕緊走。

封景齜牙咧嘴的退出了客廳。

離得老遠了,他還聽到自家老爺子,怒吼的聲音,忍不住哼了聲:「也不知道當初是誰,娶了比他小了整整二十歲的我媽。現在年紀大了,反倒想過來教訓我了。」

想到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由安清歡引起的,封景更是氣的牙根痒痒。

這個小混蛋,竟然真的去她爸爸那裡告狀,還差點要了他的小命。

等回頭抓住她了……他一定要……一定要……好好地……報復……

腦海里剛冒出這個想法,封景便放棄了。

算了……

那個小丫頭長得那麼美,估計真的等她淪落到自己手裡的那一刻,他也捨不得對她怎麼樣。

不過,她害的他那麼慘,還是得小小的教訓她一下。

封景挨了打,可回想著妞妞的音容笑容,卻有些美滋滋的。

他這輩子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長得美的東西。在帝都這美女雲集的地方,他見過太多的美人,已經有些審美疲勞了,可碰到安清歡的那一刻,真的覺得自己以前看到的那些人都是庸脂俗粉。

哪一個都不如她出塵脫俗,活脫脫的像是從畫卷里走出來的小仙女一樣。

這輩子,不能得到她,那可真是遺憾。

封景捂著自己青腫的臉頰,迅速的離開了封家。

……

掃墓結束后,葉簡汐又叮囑安家的傭人,請來了專業的工匠,讓他們把安家后宅的房屋,都修葺了一番。畢竟這裡是安家的祖宅,將來等清歡長大了,也許要回來帝都住呢。完整的保存了這裡,清歡以後看到也會喜歡。

等這些都竣工了,又是一周過去了。

慕洛琛提出了,要回A市的事情。

葉簡汐沒什麼意見。

慕洛琛又詢問了妞妞,他們在帝都的這段時間,妞妞的身體修養的差不多了,他想等回到A市,便送妞妞出國。

妞妞聽到慕洛琛的話,微微的點了點頭說:「爸,我沒什麼意見。」

不管是跟喬崢對質結果如何,她都得儘快離開A市了。

孩子已經五個月多,很快就瞞不住別人的眼睛了,她不怕其他人知道,但害怕母親知道了,她懷了顏溪的孩子會傷心。

所以,早點離開好一些。

慕洛琛見所有人都同意,便吩咐周文達,準備回國的事情。

翌日早上,慕家幾口人出發去機場。

而就在他們按照秩序,登上飛機后,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乘坐上了機場的另一架飛機。

哼,別以為能把他丟下。

他要跟著他心裡的小仙女,去她的家鄉。

老爺子不是整天想揍死他嗎?

這次飛去其他地方,看看他家老爺子,還怎麼揍他!

……

A市——

雪薇看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傅靖安都沒什麼動靜,不由得著急了,跑到他家問,「你究竟有沒有辦法?你如果沒辦法的話,那就別耽誤我的時間,我去找別人合作了。」

「你著什麼急?難道你不知道清歡這幾天,沒有在A市嗎?主角都沒在場,你讓我行動什麼?」

「這麼說,你已經想到辦法了?你趕緊告訴我,需要我做什麼?」

「你老實的呆著就行。」 雪薇聽到這話,不滿的撇了撇嘴,這傅靖安重新跟她合作之後,態度一天比一天差。若不是自己實在沒辦法,哪裡會受他的窩囊氣?

再忍忍,只要自己能成為喬太太,這點苦難又算得了什麼呢?

雪薇努力的賠笑道,「我這不是想幫助你嗎?你一個人,想的有可能不周到。不如把計劃說出來,咱們一起合計合計。看看怎麼做,才能更完美。」

「我的計劃很完美,不用你來插手,只要到時候,你別給我搗亂就行。」傅靖安再次毫不留情的拒絕了她。

而且話里話外,都是看不起她的意思。

雪薇憋著一肚子火,說:「好,我等著。」

如果傅靖安沒辦法拆散安清歡和喬崢,那就等著被她報復吧。

雪薇跟傅靖安告辭,迅速的離開了。

傅靖安盯著雪薇的背影,不由得冷笑了一聲。

別以為他不知道雪薇的算計,還不是偷偷地在心裡打算,得到喬崢時,好趁機消滅清歡。

他把雪薇的心思看的清清楚楚的,但還是選擇跟她合作,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利用雪薇,等萬不得已時,將雪薇推出來,做替死羔羊;二是把雪薇控制在身邊,免得她再想出損招,去對付清歡。

Prev Post
「我很欣賞他,不過……」這件事,可不能讓某人知道,「千萬別告訴你嫂子。」
Next Post
沒多會兒,慕洛琛踱步出了VIP貴賓室。看到站在前面的喬崢,慕洛琛道:「阿崢,你何必過來呢?現在清歡記不住你了,即便你站在她眼前,她也無法認出來你。不如趁著這次的機會,徹底的斬斷你們之間的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