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被鹿一凡搞得沒錢賺的視頻網站的管理者們全都氣勢洶洶的跑去或是直接發微博@鹿一凡。

或是在鹿一凡老微博下面評論轉發。

奇異視頻網劉泰東:

「@鹿一凡,過氣藝人鹿一凡,你還好嗎?

你現在的人氣已經被剛剛出現不到半個月的藝人給蓋過了喲!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哈哈哈哈……」

土豆視頻網周浩:

「看看人家寧哥,那詩寫的,多霸氣!

再看看你!@鹿一凡,什麼玩意啊?

燃燒我的卡路里!

燃燒你麻痹!!!」

酷喵tv華凌霄:

「跟人家寧哥一比,你鹿一凡就是一坨翔!

哎,我為什麼還要跟你個過氣的藝人在這bb呢?

有這世間不如多去刷兩遍人家寧哥的抖音!」

狗狗視頻劉罪洋:

「不要拿鹿一凡和人家寧哥比好吧!

一個是新崛起的天王,一個是江郎才盡,靠口水歌弄女團的三流藝人!

你這不是侮辱人家寧哥嗎?」

有這些大網站的主編、ceo帶頭髮微博。

網上的黑子也全都活躍起來了!

「我剛剛看了現在華夏藝人名氣榜單,鹿一凡的排名已經被寧哥擠下去,排到第二了!」

「呵呵噠,當初鹿一凡還放狠話,說什麼會證明自己,現在呢?」

「嘿嘿,大半個月過去了,屁都沒放一個!」

「反觀人寧哥,看看人家那話說的!我想火就能火,我不想火,全世界都知不道我!多霸氣!」

「那首不勝人間一場醉,也是牛逼的很啊!」

「過氣了,鹿一凡確實過氣了。」

而鹿一凡的粉絲們則憤怒異常。

「一個個的都跟狗一樣,當初我們家凡神火的時候,怎麼沒見你們這麼叫喚?」

「qq音樂原創大賽冠軍,網文之王,好聲音冠軍,奧運會開幕式導演,101的導演,你告訴我凡神過氣了?」

「我們凡神現在是不屑於跟你們這些垃圾一般見識!」

「對啊!為什麼要證明給你們看?」

「就好像皇帝從來不屑於向乞丐展示自己的牛逼一樣。」

然而這些反擊,卻淹沒在了茫茫的水軍謾罵之中。

明星就是這樣。

一旦沒有作品,沒有話題度了。

別說大半個月了。

可能三天就沒人記住你了。

雙方吵架吵的不可開交。

甚至24小時熱門微博,一大半都是雙方佔據了!

而這個時候。

突然!

一條微博讓所有人都炸鍋了!

只見安寧的微博更新了。

安寧:「@奇異視頻網劉泰東,@土豆視頻網周浩,@酷喵tv華凌霄,@狗狗視頻劉罪洋。

就你們這些狗一樣的東西,也配提鹿一凡三個字?

從你們嘴裡說出這三個字,我都覺得噁心,想吐!」

劉泰東等人都看的懵逼了。

什麼鬼?

我們捧你,幫你製造話題度,你還不高興了?

一般而言,有人幫明星製造熱度,他高興還來不及呢!

就算是真不開心了,也會客客氣氣的說什麼,不想和人比啊,不要拿前輩開玩笑之類的話。

可看寧哥這態度……

儼然就是鹿一凡的忠實粉絲啊!!!

寧哥一發微博。

寧家軍立刻發動了!

「凡神是我家寧哥的偶像,任何羞辱凡神的人,都是我寧家軍的敵人!」

「我以寧家軍的身份發誓,以後再去侮辱凡神的網站那看視頻,我就不得好死!」

:。: 寧哥和寧哥的粉絲突然的反擊,讓劉泰東等人是一陣錯愕。

而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

鹿一凡覺得時機已然成熟。

這一個兩個的跳樑小丑全部跳出來了。

思忖許久。

鹿一凡錄製了一個最新的抖音。

那是他正面彈唱《說散就散》的視頻。

完完全全沒有任何遮掩,露出原貌的那種!

錄製完上傳完之後。

鹿一凡想了想,又將一首他非常喜歡的詩發在了鹿一凡本尊的微博上。

那是一首***的詩——《憶秦娥·西風烈》!

鹿一凡:

「雄關漫道真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我,鹿一凡,王者歸來!」

發布之後。

鹿一凡淡淡的合上筆記本。

拿起出一個酒杯,倒了一杯千年一夢。

那三界最美味的酒水,掠過舌尖的感覺,讓他感覺酣暢淋漓!

「我倒想看看,你們這些人知道我鹿一凡便是寧哥之後。

還有什麼話可以說的?」

與此同時。

抖音編輯部。

王根基在看了寧哥的作品之後。

再審核別人的作品就感覺……是一種折磨!!!

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啊!

就跟吃慣了山珍海味之後,突然再回去吃糠咽菜一樣。

難受的要命!

但是還得靠這份工作吃飯。

王根基也只能忍著噁心,去看那些模仿寧哥唱歌,或者模仿寧哥其他兩個原創舞蹈視頻跳舞的作品。

突然!

後台列表出現了一個讓他眼前一亮的人名!

「卧槽,寧哥又發布全新作品了!

大家快來看啊!!!」

這次不用其他人催促。

王根基自己都興奮的不得了。

手舞足蹈的招呼全編輯部的人來看寧哥的最新視頻。

所有人,包括總編,伺服器主管,甚至是ceo都跑過來了。

人齊了之後。

所有人臉上紅撲撲的,如同第一次看島國電影的小學生一樣,全是難以掩蓋的激動。

王根基深吸了一口氣。

點開了那個視頻。

視頻一開始。

還是《說散就散》的彈唱。

王根基不禁皺眉喃喃道:「寧哥這是搞什麼?不小心發錯視頻了嗎?」

「搞什麼啊!」

「寧哥這傢伙弄的,我以為是全新作品呢!」

「這傢伙又發一遍《說散就散》幹嘛啊?」

「就是啊,害我白激動了!」

「呼~~~~這下子伺服器沒啥壓力了,哈哈哈!」

「散了吧散了吧,沒啥好看的,老視頻,是寧哥發錯了!」

就在所有人意興闌珊,搖頭就要離開的時候。

突然!

視頻的攝像頭竟然開始從寧哥的腳往上移動!

一張俊美的面龐出現在了王根基面前!

王根基睜大眼睛仔細一看。

整個人都震驚的呆在了當場!

如同石化了一般!

他指著電腦屏幕,張大了嘴巴哆嗦著道:

「快……快看啊!!!

這……這……這……」

「什麼這,那的?小基基,你咋啦?」

「不會是得了羊癲瘋了吧?」

「我看差不多,嘴唇發紫,全身發顫的。」

王根基卻是狠狠的搖了搖頭,著急道:

「鹿一凡!!!快看啊!!!寧哥就是鹿一凡!!!

你們看視頻!!!」

「什麼?!」

所有人聞言趕忙去看視頻。

Prev Post
洛晨只覺得心裡暖得一塌糊塗。
Next Post
「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