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塵居高臨下的看他,眼中輕蔑的神情是那麼明顯,「事實證明,你就是個窩囊廢。」

「穆先生,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或許我沒有車也沒有房,我只是一個學生,但我這顆心是不變的,我一定會努力讓小七過上好日子。」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年輕人,我們不是在拍電視劇,那些狗血的話你拿去騙其她無知少女可以。

七兒是我放在心尖上的寶貝,她受了太多苦,我是絕對不可能將她交給你的。

你連我這關都過不了,更不要說過她父母那一關,看在你沒有什麼壞心思的份上我才多說幾句。

不要再糾纏她了,否則下一次那顆子彈就不是打在靶心上。」

穆塵收起槍,「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圈子不同,不必強融,你努力了一輩子或許還不夠給她買一件衣服的。」

這句話很扎心也很現實,有錢人的世界他根本就想象不到。

秦辛那種人只能算是暴發戶,而穆七家才是真的富可敵國,她們的開支是高傳這輩子都想不到的。

生活不是小說,大多都是門當戶對,以高傳現在的閱歷只有一句我會努力。

事實上他要怎麼努力一概不知,也許奮鬥一輩子也達不到穆塵想要的目標。

不是一個世界,強求也沒有用。

「穆先生,就算你是她的親哥哥,你也沒有權利干涉我們的愛情。」高傳從地上爬起來,他不服氣。

就算現在沒錢也不代表將來沒有,他的真心不允許被人這麼踐踏。

正打算離開的穆塵停下腳步,「愛情?」

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他看向高傳,「你知道什麼叫愛情?」

「我當然知道,我喜歡她,對她一心一意,想要照顧她,這就是愛情。」

「我來告訴你,什麼叫愛情。」

穆塵一把抓住高傳的衣領,高傳只有一米七八,而一米九的穆塵逼近對他來說壓力極大。

這畫面就像是對初中生收保護費的高中生,穆塵一字一句道:

「愛情是從她一出生快要夭折就將她護在懷中,發誓要好好保護她。

知道她有先天性心臟病,這麼多年來一直給她尋找合適的心源。

相隔萬里,每天擔心的也是她的病情有沒有好轉。

從小她身邊沒有父母,以兄長的身份陪著她,哄著她,給她一切她想要的東西。

明明喜歡她卻不敢表露,生怕自己的感情耽誤了她,哪怕愛她愛得入骨,也做好了親手牽著她的手,將她交到另外一個男人的準備。

這一等,就是二十幾年,從未對她袒露過自己的感情,只想要讓她自由選擇人生。」

高傳震驚,「你說的人……是你?你不是她的親哥哥嗎?」

「我們沒有一點血緣關係。」

怪不得他一直覺得穆七和穆塵之間有些奇怪,並不太像是親兄妹,原來兩人壓根就沒有血緣關係。

「不對,你剛剛說二十幾年,小七不是才十八歲嗎?」

「她的病很嚴重,一度身體衰竭,我迫於無奈只有讓她在儀器中沉睡幾年,她的實際年齡已經是二十幾歲。」

高傳難以想象什麼樣的儀器有這樣的功能,要是出現的話早就在世界上推廣了。

「我還是不懂,既然你說不會幹涉她的生活,現在又為什麼要出爾反爾?」

提到這裡穆塵冷笑,「我為什麼要出爾反爾?一開始我以為這就是她要的生活,她選擇了你我沒有意見,也選擇成全。

可轉身我離開之後她就落入湖中,高同學,請問她落湖的時候你在哪?」

傅小姐你老公又在作死了 「我……小七不讓我送她回去,我當時怕她反感,所以就……」

「這就是你無能的象徵,連在學校這種地方你都無法保護她的安全,你憑什麼讓我信你?

而且我看得很清楚,秦辛諷刺你的時候是七兒出來給你解圍,你一個大男人被人諷刺成那個樣子還沒有任何還擊的能力。

是不是以後七兒跟了你也只能被罵的份?被罵到臉紅脖子粗,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或者躲在她的背後?」

「不,不是這樣的,我……」

穆塵沒有給他狡辯的機會繼續道:「不用再解釋,我接觸的人和事情都比你多,你是個怎樣的人我很清楚。

也許你沒有什麼壞心,也確實對她有著一顆真心,但這份真心起不了任何作用,也無法讓她幸福。

至少在我看來,一個男人連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那還算什麼男人,如果你是在不肯放棄,我給你個機會。」

「什麼機會。」

「用男人的方式一決勝負,如果你能打敗我,我放手,反之你放手。」

「這……」

「優柔寡斷,果然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好,我同意。」高傳朝著穆塵衝過來,他出手的方式就像是孩子打架,毫無章法。

十秒鐘之後,高傳躺在了地上。

「從今往後,我會繼續守護著她,直到我生命的盡頭,該說的話我已經說完,高同學,不要讓我有說第二遍的機會。」

穆塵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瀟洒離開,通過這次的檢驗他更加看清楚了高傳的性格。

懦弱、無能、拖拉,只是嘴上說著要如何,實際辦事能力為零,這樣的男人又怎麼配得上他的心頭寶。

七兒,我決定了,不會再放開你。

穆七和楊眉玩了許久,連高傳什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

「誒,塵哥哥,剛剛琳達說你帶學長走了,學長呢?」

「他有事先回學校了,讓我告訴你一聲。」穆塵看著天,「時間也不早了。」

楊眉感覺到穆塵朝著她落下的視線,「啊,小七我也得走了,你早點回學校啊。」

「恩,眉眉,要不今晚你留……」

話音未落被穆塵打斷,「琳達,讓司機送楊同學回學校。」

「好嘞。」琳達直覺穆塵是要有所攻勢了,情敵已經被他打敗,他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

周圍的人已經離開,只剩下穆七,穆七坐在鞦韆上,夕陽的餘暉灑落在兩人身上,穆塵看她的眼神和以前不同。

「塵哥哥,你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

穆塵兩手拽住了搖晃的鞦韆,一把將鞦韆抓到自己身邊,瞬間拉近了兩人的距離。這樣的距離,還有這樣的眼神,穆七心跳不由自主加快。 唐茗的眼中顯然有些不可置信,「網友關係,你將幾十億的項目給她?」

顧南滄勾唇一笑,「唐總,將項目給誰似乎也是我的事情,和你沒有關係吧。」

說完他轉頭看向蘇錦溪,「小鎚子,我以你的決定為準,你公布結果吧。」

蘇錦溪咬著唇看向唐茗,「唐總,對不起,這個項目我不能給你。」

如果她將項目給唐茗無疑就是將司厲霆手中的王牌給丟了出去,她也沒有那麼傻。

到了這個節骨眼上,錢已經不重要。

「顧總,如果你真的以我的決定為準,我希望你能夠選擇帝凰合作。」

顧南滄無奈的看向唐茗,「唐總,很抱歉,這是她的選擇,我尊重她的選擇,我們只有下次再合作了。」

唐茗一直都知道G公司辦事不按照套路走,但他也沒有想過最後的結果居然是蘇錦溪來決定的。

當顧南滄這麼說了以後,唐茗三魂七魄飛了兩魂走。

這個項目被司厲霆拿到,自己唯一的希望也就這麼破滅。

「好,希望我們下次有合作的機會。」

「當然。」顧南滄已經起身,「司總,我們合作愉快。」

司厲霆雖然拿到了這次合作的機會,他的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愉快之感。

這次的合作機會並不是顧南滄看他的面子,而是看的蘇錦溪,身為男人的尊嚴被刺傷。

他沒想到顧南滄竟然可以給蘇錦溪做到這一步,他們最多也只是在網上聊了一段時間而已,他就將幾十億的選擇權給蘇錦溪。

兩手交握,司厲霆收斂起心中的不快,「合作愉快。」

至少唐茗沒有翻身的機會,所有的決定權在他手中。

「合作方案接下來我會讓助理傳送過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顧南滄洒脫道別。

蘇錦溪心中一片溫暖,「滄海,謝謝你。」

顧南滄勾唇一笑,「你開心就好。」

兩人的互動讓另外兩人心中都很不爽,哪怕司厲霆知道兩人沒什麼,他也容不下任何男人這麼對蘇錦溪好。

唐茗更是有苦說不出,他是因為蘇錦溪才走上了這一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也清楚。

顧南滄一走,場中就只剩下唐茗和司厲霆兩人,司厲霆直接將蘇錦溪拉到身邊坐下。

「唐茗,怎麼辦,你最後一根稻草已經沒有了,你還打算怎麼辦?」

唐茗胸中全是怒火,「三叔當真好手段,當真要將我趕盡殺絕不成!」

「唐茗,要是想趕盡殺絕,我早就動手了,這些年我和唐家相安無事,我無意唐家。

你要如何我都可以不管,但蘇蘇不是其它,我不可能將她拱手讓出。

現在你還有一次可以反悔的機會,三天之後我要見到你和蘇蘇的離婚證。

你拿了離婚證,我可以保證火葬場的事情咱們好商量,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如果你拿不出來,到時候我就會告訴高層和老爺子,你虧損了這麼多億,你以為還能當這個總裁?

老爺子的性格你應該很清楚,他只用有價值的人,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他的股份沒有拿出來。

你們都以為他是給我留的,只有我才知道,老爺子是想試探我們,物競天擇,他要選一個最優秀的人當唐家的繼承人。」

聽到這番話唐茗顯然有些不可置信,「三叔,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簡單,不管是你唐茗,還是唐鄀,或者我,老爺子一直在等著我們互相殘殺。

最後活下來的那個人才是老爺子想要的唐家繼承人,我早就看透了這把戲,所以我才說我對唐家沒興趣。

唐茗,從小到大你都是一個聰明的人,你該知道什麼對你來說是最好的選擇。」司厲霆淡淡道。

唐茗今天才知道這個真相,「所以老爺子也不是真心對你好?」

「真心?呵呵,他要是真心對我就不會出現當年的事情了,他一直在布局,目的就是為了我們自相殘殺。」

蘇錦溪這才知道唐家遠比她看到的更加陰暗,倒也是,豪門又有幾個是乾淨的?

唐茗啞然,仔細回想著司厲霆的話,從很多事情之中都可以證明司厲霆沒有說謊。

「爺爺是為了挑選出最好的繼承人來執掌唐家,和古代那些君王一樣,他也沒錯。」

「不管有錯無錯我並不關心,你只要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唐家,我可以不和你爭,但蘇錦溪,沒人能搶走。」

唐茗看到他身邊的那個女人,「三叔,如果我要魚死網破呢?一旦我公布我和她的身份,這輩子你們都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司厲霆反問。

「兩敗俱傷,誰也討不了好。」唐茗從來都不是一個頭腦衝動的人,唯獨這幾次衝動都是和蘇錦溪有關係。

他知道自己不該衝動,再一衝動,他有可能會賠上一輩子。

「你知道這一點就好,我不妨告訴你,如果真的有一天變成了那樣,我也不會放棄她。

哪怕天下人都指指點點,我也要告訴所有人,她是我的司太太!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

蘇錦溪咬著唇輕嘆了一聲:「三叔……」

「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有事,你好好想想,還有三天的時間考慮,我希望你考慮清楚。」

司厲霆拉著蘇錦溪起身,蘇錦溪看著面容不好看的唐茗。

「唐總,我很感謝在蘇家落魄的時候你出手相救,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在我心中你本來是個很好的人,我不希望你用極端的手段留住我,即便是留住了我的人,也留不住我的心。

白小姐很愛你,我希望你能夠從一而終,好好對她,切莫讓她失望,我們以前不可能,以後也不可能。」

兩人說了這一番話之後就離開了,唐茗一個人在沙發上坐了很久很久,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煙。

詹助理在一旁看得心疼無比,過去那個可以將一切掌握在手中的男人第一次出現了頹敗。

「唐總,你放手吧,蘇小姐喜歡的人不是你,即便是你強求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煙霧繚繞之中,唐茗的眼神一片蒼涼。

如果在蘇錦溪生病的時候他沒有扔下她,如果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時候他留在身邊,那麼今天的結果是不是就不一樣了?

他很清楚,即便是他對蘇錦溪放手,他和白小雨也回不到從前。

是蘇錦溪教他愛情是什麼,他對白小雨只有多年前的那一次愧疚,愧疚不等同於愛情。

「詹助理,我累了。」

「唐總,正好這幾天公司不忙,你要是真的覺得累,不妨好好休息一下。」

唐茗沒有去太遠的地方,直接回了自己的別墅。

他很清楚現在的這種情況,和蘇錦溪離婚是最好的選擇。

Prev Post
南宮熏打量著這位和他同父異母的兄弟,眼中閃過一抹不知名的恨意。
Next Post
有好多人開玩笑的說,雅姐如果不是領班,海天的生意會翻三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