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兩人連干三杯。

「呵呵,林洛我們第一次見面,也干三杯如何?」陳元昌也拿起了杯子。

「好!」

林洛來者不拒,在接下來似乎約好了一般,在陳元昌敬完三杯后,那三名嬌滴滴的女子也要敬三杯,這下,方萌萌不由有些替林洛擔心,林洛投以一個放心的眼神,並且輕聲在她的耳邊說道「放心,他們是灌不醉我的!」

這親昵的一幕剛好落在楊勤眼中,心中更是怒火中燒,然後他也舉起了杯子「林洛,你是我表妹的男朋友,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對待萌萌,如果你不好好對他,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來,我也敬你三杯!」

林洛輕鬆的喝下了三杯酒後,牛陽也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又是三杯。

在短短几分鐘,林洛就一共喝了二十多杯酒,而且還是高度的洋酒,但是他卻沒有一絲醉態,於是楊勤就再次對另外幾人使了一個眼色。

林洛當然明白這群人的打算,想要灌醉他,不過他的心中微微一些不屑,只要他不願意,再多的酒想要讓他醉都難。

所以,在接下來,這群人輪番的找著各種各樣的理由和林洛拼酒,當然,結果是不容樂觀的,半個多小時下來,他們每個人都一副暈了的樣子,林洛卻是一副沒事的樣子。

一時,楊勤心中都有一些駭然,七個喝一個居然都喝不贏。

名媛之愛上億萬總裁 「我去廁所一趟!」牛陽從座位上站起,看樣子卻是喝多了。

「小心一點!」楊勤叮囑了一句,就決定繼續挑戰林洛,還不信喝不倒他。

牛陽剛剛出了廁所,忽然看到對面走來的人,頓時臉色微微一變,不過知道躲不過,只好硬著頭皮走了上去,並且喊道「爸,真是巧啊,你也在這裡啊?」

牛成軍雙眼一瞪「你個小兔崽子,又出來鬼混!」

牛陽頓時有些不服氣「爸,我今天是和幾個朋友一起來的,可不是往常的那些人!」

「你的朋友?還不是跟你一個德行,除了吃喝玩樂還能幹什麼!」牛成軍一副不屑的樣子。

「爸,你怎麼能這樣,我給你說,裡面的人身份都不簡單,一個是遠華集團蓉城分部的總經理,還是遠華集團的繼承人,還有一個是方氏集團的女兒!」

牛陽眉毛一掀「嗯,你現在懂得結交一些有用的人了!」

得到了自己老爸的認同,牛陽不由有些得意「那是,我現在也打算做點生意,就是缺少了啟動資金,楊公子已經決定資助我一些!」

牛成軍又是雙目一瞪「小兔子崽子,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動歪腦筋,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爸,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

「嗯,既然你有心辦正事,走吧,當老爸的也去幫你掙一分面子,敬一杯酒好了!」

「啊,太好了!」牛陽高興的說道。

於是,牛陽得意的帶著自己的老爸進入了包廂之中,並且大聲的介紹道「大家好,這是我的老爸,我在外面碰到了,他要進來敬大家一杯!」

「原來是牛局長,久仰久仰!」

「是牛伯伯啊!」

一時,眾人都站了起來,只有林洛穩穩坐著沒有動彈半分,牛陽不由對他怒目而視。

楊勤一見則是暗自鄙視林洛不懂規矩,幸災樂禍的說道「林洛,牛局長來了,你還不站起來!」

林洛緩緩起身,目光看向牛成軍,笑道「老牛,想不到在這裡也能見到你!」

林洛話語一出,所有人都直接傻眼,心中都生出一種想法,林洛好不知天高地厚,叫牛局長老牛。 所有人都以為,林洛完了,一個小小的學生居然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叫牛局長老牛。

人家牛局長是什麼人,現在是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但是卻在主持全面工作,很快,那個副字一去,就是整個市公安局的一把手!

牛局長會發怒嗎?

楊勤嘴角微微上揚,就等待下面的好戲開始。

可是他失望了。

牛成軍一見到林洛,臉上就出現了欣喜之色,快步走到了林洛的身前,熱情的抓住了他的手搖晃起來「林老弟啊,真是失禮啊,早知道你在這裡,我就早點過來敬酒了!」

「老牛,那天沒事吧?」林洛微笑著回應著。

牛成軍一聽,臉色微微一變,那天,他們三人喝林洛一個人,居然都被喝趴了,說出去丟臉啊。

「林老弟啊,喝酒我從來沒有服過誰?但是對你,我是心服口服了!」

楊勤等人看到和林洛聊的熟絡的牛成軍,一時不解了,林洛不是華南大學的普通學生嗎?他的父母不是農民嗎?怎麼和牛成軍這麼熟,而且看起來關係似乎好很好。

「過獎了!我也仗著年輕身體好而已!」林洛謙虛的回答道。

「哈哈,牛陽過來!」牛成軍忽然對自己的兒子招了招手。

牛陽其實比任何人都要不解,都要疑惑「爸,林洛是?」

「沒規矩,林洛是你叫的嗎?叫林叔叔!」牛成軍臉色一沉,冷喝道。

「什麼?」

牛陽神色大驚,不可置信的盯著林洛,林洛看起來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比其他都還小了幾歲「老爸居然讓我叫林洛叔叔,我沒有聽錯吧?」

「怎麼?不願意!還不快叫,你以為誰都可以叫林洛叔叔的嗎?」牛成軍雙目一瞪,小時候牛陽沒有少被打,即使現在,他做的不對,作為老子的牛成軍的拳頭也會毫不猶豫的落在他的身上。

牛陽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無論如何都無法叫出口。

「老牛,算了,我們各交各的!牛陽,你還是叫我林洛吧!」林洛出言阻止道。

「那好吧!」牛陽鬆了一口氣,叫一個比自己的小的人叔叔,還真的很難為情。

牛成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對牛陽罵道「好什麼好!不知好歹的傢伙,有多少人想要巴結林老弟還找不到門路,你個不爭氣的傢伙!」

「老牛!」林洛微微沉重了一分。

牛成軍心中一驚,知道自己表現過了,忙不迭的說道「林老弟,周秘書也在那邊,不如我們過去喝上幾杯!」

「也好!」林洛點點頭,然後將目光投向了方萌萌,對方緩步走了過來,林洛牽著了對方的手「老牛,這是我的女朋友,方萌萌!」

「啊,方小姐真是漂亮,林洛真是好眼力,好福氣,你們倆簡直就是天生的一對!」牛成軍打量著方萌萌,口中不住的讚歎著。

本來牛成軍還想來敬幾杯酒的,不過現在不必了,因為,他發現,這裡的人似乎與林洛有點不對口,林洛是什麼人?讓兩位局長都下馬了,犯不著為了幾個不相干的人得罪了他。

隨後,林洛帶著方萌萌去那邊包廂敬了一圈酒就離去了,這樣的場合不適合方萌萌,所以他也不便久留。

至於至尊888包廂中的幾人神色都比較凝重,林洛到底是什麼來歷?能夠與公安局的局長稱兄道弟,甚至,楊勤還發現,在牛成軍的眼中有一絲討好的意味,他只希望他看錯了。

「牛陽,你去打探下,一定要弄清楚這林洛是什麼來歷?」

「嗯,今晚回去我就問我爸!」

包廂門被推開,卻是牛成軍走了進來。

「爸!」

「牛局長!」

「牛伯伯!」

「牛局長!」

在場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並且向牛成軍問好。

「嗯!」

牛成軍拉著臉,目光緩緩掃過眾人,冷聲道「你們是不是得罪了林洛?」

見到牛成軍的臉色,楊勤幾人心中都是一個咯噔。

看到眾人都不回答,牛成軍心中已經是一副瞭然,鼻中發出一聲冷哼「這群傢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仗著幾分錢,就不將人放在眼裡!」

「爸,那林洛到底是什麼人?」看到自己的老爸那麼重視林洛,牛陽心中有些不服氣。

「什麼人?總之你們聽好了,他不是你們能夠招惹的,前兩任市公安局的局長落馬與他有直接的關係,言盡於此,你們好之為之,牛陽起來,跟我走!」說完之後,牛成軍轉身就向外走去。

牛陽臉色猛的大變,連忙起身跟著自己老子的腳步而去,至於留在包廂中的則是一個面面相覷,尤其是周波,貌似他得罪林洛得罪得最狠,如果林洛要報復他,想到這裡,他心中不由慌了「楊少,我們該怎麼辦?」

楊勤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他沒有料到,一個平凡的小子,搖身一變就成為了他們需要仰視的大人物,這種變化真的讓他無法接受。

「爸,我們現在去哪裡?」牛陽跟著陰著臉的牛成軍身後。

「去哪裡?當然是去道歉!」牛成軍回頭又一次狠狠的瞪著自己的兒子「我警告你,以後不要再和那些人接觸,如果讓我知道了,我打斷你的腿!」

「爸,那個林洛真的那麼厲害嗎?」牛陽試探的問道。

「哼,怎麼你還不服氣?那好,我就讓你死個明白!」牛成軍暗自苦惱,自己這個兒子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呢?

「賀為民知道吧?」

農家悍妻:王爺,請自重 「知道啊,難道他的靠山是市委書記?」林洛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牛成軍這次沒有再發火,腦海中回憶起那次在東門派出所的一幕,為了林洛,黎老都親自趕了過來的,黎老是誰?華夏國的開國元老,當年的副主席。

「賀書記算是他的一個靠山吧,不過,他還有更大的靠山!」

「是誰?」牛陽心中十分的好奇。

「黎老黎副主席!」牛成軍輕輕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什麼?」

牛陽一聽頓時就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心中更是無比的驚駭,想起包廂中,他似乎也擠兌了林洛,一時心中生出一種恐慌感「爸,我們,我們快去道歉吧!」

「哼,現在知道害怕了,還好,我和林洛還有些關係,應該不會和你計較!」說著,牛成軍就拿出了手機撥通了林洛的電話。

掛掉電話后,牛成軍才鬆了一口氣「好了小兔子崽子,沒事了,記住,以後別仰著腦袋做人,要知道比你厲害的人海了去,真以為你老子是公安局的局長就能為所欲為,還有,關於林洛事情,你不要給外人透露!」

「我知道了老爸!」牛陽老老實實的低下了頭。

「林洛再見!」

「再見!」

林洛回頭看了眼站在莊園門前對著自己揮手的方萌萌,然後微微一笑,就落下了面罩發動了賽摩絕塵而去。

林洛騎著賽摩一路向學校而去,不過在路過一條灰暗的街道的時候,看到街邊的幾道身影頓時一捏剎車,然後猛的調轉車頭,猛的沖向街邊。

「嗡嗡嗡嗡!」

賽摩特有的聲音,很快就讓街邊的人發現向他們衝來的賽摩,頓時都發出一聲聲驚呼跳到了一邊。

「把手給我!」

林洛忽然伸出了手,對方猶豫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就伸出了手,林洛微微用力,就將對方甩到了身後,並且車頭一轉就飛射而出,很快消失不見了。

看著消失的賽摩,那幾名跳開的混胡不由破口大罵了起來,不過林洛已經聽不到了。

衝出幾里后,林洛將車停了下來,取下了頭盔,對身後仍然處於驚悸狀態的女孩說道「你沒事吧?」

先前,他看到,三名混混青年正用一柄匕首指著這名女孩,而這名女孩則是一臉的害怕,但是她卻緊緊的抱住了自己的包包,一副死也不肯放手的表情。

「是你?」突然見到取下頭盔的林洛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林洛疑惑的看著對方「我認識你嗎?」

見林洛不認識她,眼中閃過一絲黯然「你好先生,你忘記了嗎?那次在火鍋店,我是覃莉瑤啊,上次多虧了你幫忙,不然老闆一定讓我賠錢!」

林洛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哦。是你啊,真是不要意思,你的改變太大了,我沒有認出來!對了,你現在沒有在火鍋店上班了嗎?」

在火鍋店上班的覃莉瑤穿著普通,頭髮也是盤起的,現在的她穿著打扮看起來都比較時髦,而且嘗嘗的頭髮也放了下來,遮住了大半臉蛋,而且她臉上也化了濃濃的狀,也難怪林洛認不出來。

「早就沒有上了!」

林洛點點頭,沒有想到救的是一個熟人,心中也不叫高興「沒上也好,你們那個老闆也不是一個好東西,你家住哪裡,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煩你了!我家就在附近,很近的!」覃莉瑤輕聲說道。

「呵呵,沒關係,我還是送你吧,萬一你再次遇到了那幫人就慘了!」

「那好吧!」對方似乎真擔心,連忙點頭。

林洛發動了車子,在覃莉瑤的指點下往前行駛去,十分鐘后,他才發現,對方是騙他的,她的家離先前的地方很遠。

對方似乎感應到了林洛的想法,輕聲道「對不起,我只是不想麻煩你,我的傢伙離這裡還有一段距離,你放下我吧,我自己打車回去!」

「不要說對不起了,我都送到了這裡了,也不差那麼一點!」林洛笑呵呵的回應著,心中卻覺得這個女孩的品行不錯。 又繼續行駛了二十多分鐘,已經出了城區,就算離郊外都有一段距離了。

「就在前面!」

隨著覃莉瑤手指的方向,林洛發現了一條石子鋪成的小路,在小路的盡頭是一座規模不大的村子。

「你就住在那裡?」林洛問道。

「嗯!」覃莉瑤似乎心裡有些自卑。

「我家也是農村的!對了,你每天都要回家嗎?」林洛騎車的速度不慢,也騎了四十分鐘才達到村子外。

覃莉瑤點點頭「嗯,平常都是我的堂哥騎車來接我的,今天他有事,所以不能來,沒有想到遇到了那幾個流氓,幸好碰到了你。」她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慶幸。

「到了!」

現在已經將近十一點了,在農村中已經是很晚的,整個存在靜悄悄的,除了那偶爾傳來的狗吠之聲。

覃莉瑤的家是一座沒有院牆的小青瓦房,下車后的再次感激的說道「謝謝你林洛,如果不介意的話,到我家裡喝一杯水再走吧。」

林洛猶豫了一下,知道,大半夜的一個女孩邀請你進入家裡,肯定是冒著被說閑話的風險,如果他拒絕了,豈不是傷害了人家的心,在農村,那些大媽的話可是一個比一個還難聽,即使他們心中並沒有多少的壞心眼,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好!」

覃莉瑤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我和我媽媽住在一起,不過我媽媽病了。」

說著,覃莉瑤就帶著林洛向她自己的家走去,門並沒有鎖,一推就開「媽,我回來了。」

「小瑤,你回來啦,還沒有吃飯吧,我幫你去熱!」一道虛弱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來,然後就聽見「啪」的一聲,卻是房間的燈打開了。

房間不大,並且還透著一股中藥的味道,在房屋中,有一間老式的木床,倒是和林洛家裡的差不多,床上一名看起來比較蒼老虛弱的婦女正吃力的從床上坐起,準備下床。

「媽。」

Prev Post
「喂,老子跟你們說話呢,再不滾,老子將你們的腿砍下來!」見萬東和冷月翠自顧自的聊天,完全無視自己,那青龍幫的嘍啰有些惱火了。
Next Post
一隻金光大手,遮天蔽日,帶著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空中落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