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

「隊長…….」

…………

看到趙大勇的樣子后,其他的那些人頓時上前一步,驚呼起來。

重案S組 「你們……」

「住口!諸位大人教訓的是,趕緊裡邊請!」

隨即他們看向了這幾個修士,一臉怒容的開口喊道,只是他們剛剛開口,就被趙大勇給打斷,趙大勇有感覺,這幾人絕對有屠戮他們整個村莊的實力。

畢竟這東郊村也只有他們這幾個武者,整個村子全靠他們來維持,如果他們一死,他們的村子也算是完了,別說會成為妖獸的口糧,更會被周圍臨近的村落給吞併。

因此,雖然趙大勇的心裡怒火衝天,但是他依舊是一臉的笑容。

「憋屈!」

他豈能感覺不到憋屈。只是憋屈又如何呢?他們還有一個村子的老幼要照顧,不可能什麼也不管不顧。

「算你識相!」

「哈哈……」

這些修士,看到趙大勇的樣子后,頓時大笑了起來,他們喜歡看這些人這個樣子,尤其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

實際上他何嘗不是過著這樣的日子,在修士的世界,階級分明更加明顯,遇到高階修士,殺他們如屠狗,只有在這種普通山民身上才能找回身為修士的尊貴感。

這幾個修士也知道這些村民不爽,但是哪有如何,還不是一樣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趙大勇他們雙拳緊握。甚至指縫裡都流出一縷鮮血來,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樣的情況他們只能選擇忍,畢竟他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這樣的事情時間不長就會遇到一次。

不過,很少遇到這樣的不講理的修士罷了,趙大勇他們一臉賠笑的帶著他們來到了客房這裡,這裡可以說已經是這裡最好的房間了。

偏偏在這時,羅韻帶著提著大包小包的翁水玲回來,沒有想到這樣落後的小山村有著不少特色小吃與食物。

翁水玲一口氣就買下了村子里幾乎一半的存貨,差點把村子里的人給嚇了一跳,最後羅韻只能拋出兩個培元丹,帶著翁水玲回去,再讓她逛下去,說不定翁水玲會將整個村子給買下來。

因為她買得起,雖然他不需要那些丹藥和靈石修鍊,可是蒯瑜依然給了很多培元丹當零花錢,特別是蒯瑜每次煉丹后,丹成之後,不管什麼丹藥,都會給翁水玲幾顆,單單頓悟丹,翁水玲就有十幾顆,簡直就是個小富婆。

儘管羅韻帶著面紗,可是那一雙幾乎可以滴出水的媚眼,曼妙的身材更是絕佳,在路過時,一股香風飄來,讓幾個修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極品美人。

對於修士來說,他們對美女的感受跟普通人不同,他們不止看樣貌和長相,還要看體質,比如靈根或者特殊靈體,只有和這些的女人發生關係,才不會影響他們的修為,太長時間與普通女人在一起,被她們污穢的身體所感染,還有可能會降低修為。

「諸位大人,這是我們這裡最好的客房,不過,現在只有兩座空的,房間足夠幾位大人使用!」

趙大勇看到羅韻過來,再看看幾個修士的表情,臉色頓時一變,不露神色擋在他們的視線面前,恭敬的對著這幾個修士說道。

蒯瑜夫妻是他帶來的,萬一給他們帶來不必要的傷害,趙大勇難辭其咎。 其中兩個修士不露神色越過趙大勇,向羅韻攔截而去,可是卻被羅韻與翁水玲輕易避過去,瞬間就回到他們的房間去。

「把房間都給我們騰出來。爺幾個沒有合住的習慣,趕緊噶好酒好菜都給爺幾個上來,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整個村子的祭日!」

這些人才不會管趙大勇說的什麼,而是一臉不耐煩的對著趙大勇喊了起來,他們經常出來,經常碰到這樣子的村落。

弱肉強食可是這個世界的本質,別說他們現在還沒有動手,就算動手屠了這個村子,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幾人說完對視一眼。向著其中的一座院子走進去,那裡正是剛剛羅韻進入的小院。

只是那個好似領頭的修士,剛剛走進院子的大門時。轉身對著趙大勇道:「等爺幾個吃完飯你們還沒有給爺幾個準備好房間,後果?嘿嘿……」

「還有,我們附近不希望有其他人住!當然美人除外,你去叫她來陪我們喝酒助興。」

這名領頭的修士說完,看了蒯瑜所在的院子一眼,他已經將羅韻當成囊中之物,此等美女,成為雙修道侶豈不快哉。

幾人說完走到了院子當中,只等羅韻送上門。

看著幾人進入院子后,趙大勇也看了蒯瑜的院子一眼,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大勇!怎麼辦呢?」

老人也臉色難看的對著趙大勇問道。

他是村長。德高望重,但是趙大勇卻是村裡最強者,一般這樣的事情也只有趙大勇能拿主意。

「哎,我去找蒯瑜老弟說說,讓他們夫妻倆先逃再說!」

趙大勇聞言后。也是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樣的修士,他們根本就惹不起,最少是後天境修為,單單氣勢就已經讓他吐血,動手的話,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雖然蒯瑜是修士,可是蒯瑜太年輕了,二十來歲出頭,這樣年輕能有多強的修為,造化境大圓滿就頂天了。

「哎,也只有如此了,希望這次村裡的少年能在學院學成,以後被宗門選中,那時候就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

聞聽趙大勇的話后,老人也嘆了口氣,這是誰也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當他想到三日後,他們村子將有兩名少年進入學院,將來被仙女城的修真家族選中的話,他們村子最起碼幾十年不會在碰到這樣的事情。

「哎!」

「哎!」

「哎!」

………

聽到這話后,數聲嘆息響起,他們也都十分無奈,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這學院上,其實這學院不但是他們,更是所有這樣村子的希望。

「嗯!怎麼這麼久!」

「那個美女就在隔壁吧!不行我等不及了。」

「走,過去看看,如此每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錯了,是一刻不見,如隔三秋!」

………………

就在趙大勇要去蒯瑜院子的時候,這幾個修士所在的院子內,屁股上的椅子沒有坐熱,其中一人就站起來說道。

其他幾人也飛快附和,這樣的美女真是人間少見,女修士他們沒少見過,可是這種如此極品,他們絕對沒有見過,整個仙女城根本挑不出可以跟她媲美的美人,傾國傾城都不足形容羅韻的美。

趙大勇他們聽到這個聲音后也是一愣。

正在他們愣神的功夫,這幾個修士所在院子的大門,被人從裡邊打開,這幾個修士趾高氣揚從裡邊走出來。

「隔壁小院住的是什麼人?」

那個領頭的後天境修士,看了趙大勇一眼問道。

「一對年輕修士夫婦,還有一個小孩子!」

聽到這幾個修士的問話后,趙大勇不敢有任何隱瞞,何況這就隔著一道牆也隱瞞不住。

這個領頭的修士聽到趙大勇的話后,特別是聽到夫婦二字后,對於蒯瑜的恨意達到定點,這樣美人的丈夫應該是他才是對,只有他們才配得起這樣的美女,那些毛頭小子有什麼資格。

領頭的後天境修士對著他的同伴道:「走,過去看看!」眼中殺意一閃而過。

說完,幾人不再理會趙大勇,向著隔壁的院子走去。

「嘭!」

來到蒯瑜的所在的院子門口。這個領頭的修士為了在羅韻面前保持應有的紳士風度,沒有一腳就踹開了蒯瑜院子的大門,而準備敲門,可是手還未落到門上,大門卻自動打開,四人對視一眼,有些問題,可是在頭腦發熱的情況,四人很快拋之腦後,走了進去。

當他們知道院子里住的是一對年輕夫婦后,就沒有在意過,來著里的修士,幾乎沒有玄妙境修士。

畢竟這裡最厲害妖獸也就是玄妙境級別,而且數量不多,就幾頭而已,而且達到玄妙境的妖獸妖獸,基本都已經開啟了靈智,自然不會隨意襲擊人類的村落,雖然百萬大山妖族與人族關係,主要是共同面對修真聯盟的時候,如果冒然襲擊人類村落,可是會遭到人類修士的圍剿。

所以來這裡歷練的修士都是後天境中期以後期左右,後天境大圓滿也很少見到。

後天境中期修士,如果是一個上點年歲的話。可能達到後天境後期,但是一個年輕人,顯然強也強不到哪去,像是他們,也算是有點天份,在三十歲的年輕也不過達到後天境初期和造化境大圓滿左右。

何況他們還這麼多人,自然沒有在乎院子中的年輕人,當他們進入到院子中的時候,看到蒯瑜正蹲在地上與翁水玲在生火,準備烤剛剛買來的臘肉,羅韻則是坐在一邊,悠閑的沏著茶。

顯然羅韻沏的茶非常珍貴,至少對於這些修士來說,整個小院內瀰漫著一股濃郁的茶香,這茶香中還蘊含著濃郁的靈氣,只是簡單吸一口,兩個造化境大圓滿的修士,就隱隱有種要突破的感覺。

絕對是極品靈茶。

「小子,把身上的財物都獻出來,饒你一命……」

這幾個修士看到蒯瑜后,對視一眼,冷笑了一聲說道。

他們從來沒有聞到過這麼香的茶,顯然這茶是好茶,是一種他們都沒有喝過的好茶,而且最少是三級靈藥做成的茶葉。

這樣的人肯定身上有不少錢,說不定這人還是那個家族的弟子出來歷練,這樣的人身上都帶著大筆的財物,他們自然不可能錯過,等殺了蒯瑜后,將那個女人帶到隱蔽地方,大家好好享受一番也一起殺了。

至於得罪大家族嗎?只要把人殺人,在把這個村子的人都幹掉誰知道是他們做的呢?他們一般不殺村子的人,不是他們心善,而是殺了這些人。也沒有多少財物,但是在現在有財物的情況下,他們自然也就毫無顧忌。

不過。這些話他們並沒有說出口,只是蒯瑜對這個領頭修士的話,根本是沒有理會,認真的幫翁水玲將土窯給搭好,羅韻則是自顧自喝著茶,翁水玲則是小臉興奮漲得通紅。

打土窯她是剛剛在外面從那些小孩子學來,以前他見都沒有見過,什麼叫化雞,那個叫香,想到這裡翁水玲忍不住流出口水來了。

「嗯?」

「你們,找死!」

「看你是活膩歪了……」

其他的幾名修士看到蒯瑜一家人無視他們的樣子后,紛紛怒吼起來,甚至一個個拿出武器指著蒯瑜。

趙大勇他們在院子門口看到這一幕後,臉色不由得一變。

「諸位大人。諸位大人有話好說,大家都是我們村子的客人……」

「滾!在廢話,連你們村子一塊屠了……」

尤其是當趙大勇看著這些人拿出武器指著蒯瑜后,心裡不由得一顫,不過。他也不知道為何,鬼使神差的向前幾步對著那幾人武者說了起來,只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一名修士的怒吼給打斷。

說實話,趙大勇他們心裡非常害怕,這幾個武者非常厲害。在他們的眼中,他們可是比蒯瑜厲害,因此,聽到這幾個修士的話后,趙大勇的心裡不由得一顫。

「吵死了!等下我的土窯塌了,我要你們全部給陪葬。」

正在趙大勇不之所錯的時候,一個稚嫩的聲音從院子中響起。

在剛剛那一吼聲下,居然讓土窯震倒一塊,讓翁水玲的提到心眼上,自然不會對這些低階修士客氣了。

聽到這個稚嫩聲音后,所有的說話聲瞬間消失,甚至連喘氣的聲音都沒有,整個院子陷入到了詭異的安靜當中。

誰也沒有想到蒯瑜和羅韻這兩個長輩都沒有開口,一個小女孩會蹦出這麼一句話來。

不但趙大勇沒有想到,就算是這幾個修士也沒有想到。

「好,好,小丫頭既然想死,那我就先送你上路,等下送你父母一起去陪你!」

片刻,這個領頭的修士反應過來,咬牙切齒的看著蒯瑜和羅韻兩人,這個小女孩這麼囂張,一定少不了這夫妻倆撐腰。

「上,殺了他!」

「殺!」

「殺!」

這名領頭的武者,對著蒯瑜說完后,轉身對著身後的修士喊了一聲,而其他修士聞言后,更是大喝了一聲,提著手中的武器向著蒯瑜沖了過去。

「都給跪下!」

本來就氣頭上的翁水玲,臉上鐵青,氣呼呼的說道,整個村落周圍的真元瞬間凝固起來,甚至影響到不遠處的仙女城,一個路過仙女城的生死境大能,猛然睜開雙眼。

「不知道是是哪位道友來到這裡,而且還如此動怒!」

那生死境大能只是說了一句,又閉上眼睛,並沒有打算一趟究竟的心情,他還有急事要趕往女皇峰。

「嗯?」

「噗!」

「噗!」

這些沖向蒯瑜的修士,聽到翁水玲那奶聲奶氣的話后,全都愣了一下。

不過,就在他們剛楞神的瞬間,一股巨大的力量,向著他們襲來,甚至他們沒有感覺不對,四周的真元壓迫而來,瞬間幾人感受到身體傳來的巨大的壓力,雙腳微微顫抖,就跪在蒯瑜面前,因為下跪的力量太大,直接將小院地面的青石板給壓碎,其中兩個造化境大圓滿修士在這一跪,居然將膝蓋骨給跪碎。 小院外的趙大勇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這簡直就是顛覆了他的認知,如果是蒯瑜或者羅韻出手,他都還可以接受,可是翁水玲出手就是他們萬萬無法接受的事情了。

翁水玲太小了,只有五六歲大的孩子,居然有這樣的實力,聽說一些老妖怪修鍊特殊功法后,會返老還童,這個翁水玲不會就是那種老妖怪吧!

趙大勇幾人的不敢相信,幾個動手的修士則是滿臉的驚恐,更多的是絕望。

「什麼?」

「怎麼可能?」

這些人吐完血,臉色慘白的看著翁水玲,驚呼起來,誰也沒有想到眼前的小女孩只是說出一句話來,居然有著么大的威力。

這簡直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玄妙境嗎?」

瞬間,這幾個修士反應過來,想到了一個可能,除了這個,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想,至於先天境生死境,他們更加想都不敢想,整個仙女城也就兩個先天境高手坐鎮,生死境大能這麼多年都沒有聽說過一個。

不但是他們,就算是東郊村的這些人也都如此想到,先天境強者,在仙女城屬於絕對高的戰力。

整個仙女城也沒有幾個,誰也沒有想到一個年輕人居然有此強大的實力。

震驚!

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蒯瑜一家子。

趙大勇想過蒯瑜可能是一個比他厲害的修士,畢竟獨自一人在山林中行走,如果不是修士絕對活不到現在,但是絕對不會想到蒯瑜是一名先天境強者,也只有這個可能。

雖然說這只是他們的猜測,但是卻感覺八·九不離十。

他們雖然沒有多少見識,不是玄妙境修士有多強,先天境強者多麼高不可攀,但卻見過後天境大圓滿修士,無論哪個後天境大圓滿修士都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Prev Post
急救室內。
Next Post
方逸天微微一笑,走到嚴明的跟前坐下,旁邊還有著小麗在斟酒,他看著小麗,笑道:「嚴明,啥時候找了這麼一個漂亮的老婆也不跟大哥說聲,我看你還真的是欠抽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