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小時后,眾人來到山莊附近。遠遠地看見山莊周圍橫七豎八地散布著許多屍體,不少人正在清理那些屍體,現場交戰的痕迹非常明顯,可以想見,昨天晚上這裡曾經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鬥。

陳雲峰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薛秀雅,覺得她真是高深莫測,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不愧為黑道女王!

回到山莊中,陳雲峰、駱青衣、鳳影接受了精心的治療。

正當陳雲峰躺在床上休息的時候,房門被輕輕地推開了。陳雲峰朝門口看去,看見歐陽婉兒正有些拘謹走過來。

「是你啊?」陳雲峰笑道。

歐陽婉兒來到床邊,坐了下來,面色微紅,顯得有些羞澀的模樣。看她現在這個樣子,實在很難想象當日竟然主動向陳雲峰投懷送抱!

歐陽婉兒看了看陳雲峰身上纏著的繃帶,眼眸中溢出一滴淚水。「謝謝你!」

陳雲峰感覺氣氛有些不對,乾笑了一下,「呵呵,不用謝!這個,完全是順便!」

歐陽婉兒抿嘴一笑,顯得非常溫柔的模樣。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氣氛有些尷尬。

「你,你沒受傷吧?」陳雲峰沒話找話說。歐陽婉兒搖了搖頭,感激地看了陳雲峰一眼。

「恩,那個,你是不是應該陪陪你爸爸啊?他昨天晚上肯定擔心壞了!」

歐陽婉兒低垂著頭,輕聲問道:「你是不是不想見到我?」

「當然不是咯!只是,那個,恩,……」陳雲峰有些語無倫次。歐陽婉兒撲哧一笑。陳雲峰也笑了起來。

歐陽婉兒看了陳雲峰一眼,「你肚子餓嗎?想吃點什麼?」

「不用了!謝謝!」

呼!突然有風從床另一側的窗戶吹了進來。歐陽婉兒連忙起身準備關窗戶。腳下不小心被椅子腳絆了一下,整個人立刻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了陳雲峰的懷中。

兩人互視著對方,都在發獃。此刻兩人的姿勢非常曖昧,就好像兩人相擁在床上一般!歐陽婉兒看著陳雲峰的臉孔,眼神有些慌亂,芳心砰砰直跳,而陳雲峰聞著那沁人心脾的幽香,看著近在咫尺的絕美嬌顏,感受著那柔軟的嬌軀,身體不由自主地發生了變化!

歐陽婉兒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先是一愣,隨即嬌顏像火燒般紅了起來,整個人都顯得不知所措的樣子!

「小子,我來看你了!」老鄧的大嗓門突然從外面傳來。

歐陽婉兒一驚,慌忙站了起來。

老鄧走了進來,看到一臉慌亂衣衫不整的歐陽婉兒,先是一愣,隨即瞭然一笑。看了一眼陳雲峰,調侃道:「行啊小子!興緻這麼好!看來我是白擔心你了!」

歐陽婉兒羞意難當,「我,我先回去了!」隨即逃也似的跑掉了。 老鄧看了一眼歐陽婉兒的背影,調侃道:「小子,你可真夠風流的!」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我說你哪隻眼睛看見我風流了了?真是的!」

老鄧哈哈一笑。「小子,傷不要緊吧?」

陳雲峰看了看身上的繃帶,有些哭笑不得地道:「一點小傷而已,卻被包成了木乃伊!太誇張了吧!」

老鄧沒好氣地道:「你這小子,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陳雲峰笑了笑。「對了老鄧,昨天夜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老鄧興奮地道:「張君那些叛徒,還有歐陽德一夥和日本人,全部落入了大小姐的圈套!小子,這件事還得感謝你們!要不是你們把他們的精銳吸引開了,我們也沒有這麼好的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

陳雲峰大概明白了一些,「也就是說,大小姐拿我們當誘餌引開對方的精銳,然後她就趁機下手將對方一網打盡?」

老鄧點了點頭,「小子,不要怪大小姐!對於將你們置於險境,大小姐也是非常愧疚的!但當時的情況卻不得不這麼做!」

陳雲峰撇了撇嘴,沒好氣地道:「我又不是個小肚雞腸的男人,我不會怪她!我知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隨即抬起纏著繃帶的右手,苦著臉道:「不過我傷得這麼重,總得給我些補償吧!」陳雲峰在心裡想:最好是把那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扒光了,然後狠狠的抽一頓屁股!想到這,陳雲峰一臉的猥瑣樣。

老鄧沒好氣地道:「小子,在想什麼壞事?一副賤樣!」

陳雲峰迴過神來,呵呵笑道:「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老鄧笑了笑,「大小姐現在還在忙!過會兒才能來看你!到時候想要什麼就直接要吧!哎!你這小子,有的時候吧像個頂天立地的英雄,有的時候卻又像個市儈的無賴!真搞不懂你!」

陳雲峰理直氣壯地道:「英雄也得吃飯啊!」

老鄧一愣,哈哈一笑,「你小子說得對!英雄也得吃飯!」

與此同時,一群黑衣人正順著山間小路狂奔著!這些黑衣人全都是日本武士及超能者。昨夜,他們這幾方勢力遭到突襲的時候,這些日本人最狡猾,他們見情況不妙,當即便丟下盟友突圍逃走了!

「三本先生,大家已經很疲倦了!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

三本搖了搖頭,「不行!我們還沒有脫險!告訴大家,必須儘快撤離這一地區!」「嗨!」

一群人來到一片樹林外,小路穿林而過,兩旁是崇山峻岭,一條小溪從左側的山腳下潺潺流過。

啊!三本身邊的一名手下突然慘叫一聲栽倒在地!所有人都是一驚,停止了前進。「有狙擊手!」有人大叫道。

他聲音還沒有落下,現場的慘叫聲大響起來,武士們紛紛中槍倒地!埋伏在周圍的狙擊手顯然有很多!

「快!扔*,衝進樹林!」三本大叫道。

武士們紛紛掏出煙幕彈扔了出去,隨著一聲聲爆炸的悶響,一團團濃厚的煙霧爆散開,現場瞬間便被濃霧籠罩住了!不過狙擊手的射擊依舊沒有停下,這些日本人雖然有煙幕保護,但依舊有倒霉的被橫飛的槍彈撂倒在地!

這些日本人在煙幕的掩護下迅速朝前方的樹林衝去,他們試圖利用樹林逃掉。

眼見就要衝進樹林了,突然之間樹林中槍聲大作,暴雨般的子彈呼嘯而來,猝不及防的日本人立刻倒下了一大片!然而此刻他們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全都硬著頭皮嚎叫著繼續沖向樹林,超能力者紛紛施展自己的能力!

突然,樹梢上狂風大作,五架直10武裝直升機會出現在日本人面前。不等他們反應過來,武裝直升機開始發威!23毫米速射機炮颳起一片風暴,機翼下的*和*呼嘯而出!樹林外的空地上塵土飛揚,一團團火球騰空而起!慘叫聲此起彼伏,一個個日本人被狂暴的彈雨打得支離破碎,被爆炸的氣浪掀上半空!那些極其強悍的超能者在這種現代化的戰爭機器面前也毫無抵抗能力,一個個慘死!

幾分鐘后,一切都安靜了下來。五架武裝直升機盤旋在一片狼藉的戰場上空。數以百計的全副武裝的士兵從四面八方圍攏上來,領頭的竟然是一個女軍官,正是跟陳雲峰關係曖昧的楊倩!身著軍裝的她顯得非常高挑,有一股子迷人的英雌之氣!

「中校,所有人都擊斃了!」一個少尉奔過來報告道。

楊倩點了點頭,冷冷地道:「既然敢到我們的土地上撒野,那就都別回去了!向總部報告,任務已經完成!」「是!」 薛秀雅來到陳雲峰的房間。看到陳雲峰的樣子,不禁笑了笑。陳雲峰沒好氣地道:「大小姐,你還笑啊!這都是被你害的!」

薛秀雅流露出歉意之色。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感激地道:「這一次多虧了你和青衣!」

陳雲峰好奇地問道:「你把張君他們都解決了?」

薛秀雅點了點頭,「張君的親信基本已經除掉!然而張君本人卻逃掉了!」

陳雲峰笑道:「一個光桿司令也不會有什麼作為了!」薛秀雅微微一笑。

陳雲峰突然流露出痛苦之色。薛秀雅見狀心頭一緊,「你怎麼了?我去叫醫生!」說著便站了起來。

陳雲峰擺了擺手,「不要緊!你幫我揉揉胸口就好了!」

薛秀雅猶豫了一下,按照陳雲峰的要求做了。站在床邊,彎著腰,雙手按在陳雲峰的胸口上,輕輕地揉壓起來!「你覺得怎麼樣了?不行的話,我還是叫醫生吧!」

突然,陳雲峰摟住了薛秀雅的腰肢,薛秀雅猝不及防之下跌到陳雲峰的懷中,還沒反應過來,紅唇就被陳雲峰給吻住了!薛秀雅瞪大著眼睛,整個人都愣住了!陳雲峰心裡則升起報復的快感。

薛秀雅回過神來,掙脫出來。嬌顏緋紅地瞪著陳雲峰,一副羞憤不已的模樣。

陳雲峰竟然還舔了舔嘴巴,一臉讚歎地道:「好甜啊!」

薛秀雅氣得要死,恨不得把這個可惡的傢伙捶一頓!懊惱地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陳雲峰躺在床上吹著口哨,心情好得不得了!

不久之後,老鄧來了。「小子,大小姐剛才來看過你了?」

陳雲峰點了點頭。

老鄧不解地問道:「你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大小姐的神情好奇怪啊!」陳雲峰想到剛才薛秀雅羞惱的模樣,不禁得意一笑。老鄧看見陳雲峰的表情,心裡更加奇怪了,「小子,你究竟在搞什麼鬼?」

陳雲峰擺了擺手,「沒什麼啦!只是跟大小姐開了個玩笑罷了!」

老鄧一臉狐疑的神情。從口袋裡取出一張支票遞給陳雲峰,面帶微笑地道:「這是大小姐讓我交給你的!」

陳雲峰一看見支票,眼睛一亮,連忙接了過去。看了看支票上的數字,陳雲峰的心臟差點沒蹦出來,「我的親娘啊!這這這這……」

「小子,傻了?」老鄧調侃道。

陳雲峰一臉決然地道:「大小姐如此慷慨!沒說的,我決定以身相許了!」

老鄧笑罵道:「你小子又想佔大小姐的便宜!」陳雲峰想到剛才的事情,暗自笑道:更大的便宜都佔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大小姐雖然凶了點,不過還真是一個讓人蠢蠢欲動的大美女啊!

「小子,你賊笑什麼?」老鄧沒好氣地問道。

陳雲峰迴過神來,指著自己問道:「我有笑嗎?」

「廢話!你不只笑,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陳雲峰連忙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結果什麼都沒有。老鄧哈哈大笑起來。陳雲峰知道自己上當了,笑道:「想不到老鄧你也會開玩笑了!」老鄧呵呵一笑,「跟你小子在一起,什麼壞毛病都染上了!對了,大小姐還決定把東海她名下的一座島嶼送給你!」陳雲峰立馬瞪大了眼睛張開了嘴巴,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另一邊,歐陽昭來到歐陽婉兒的小院,看見歐陽婉兒正坐在涼亭里繡花,於是喚道:「婉兒。」

歐陽婉兒見爸爸過來了,連忙起身相迎,「爸爸!」

歐陽昭看了看女兒的綉品,驚嘆道:「太漂亮了!婉兒,你又進步了!」歐陽婉兒嫣然一笑。

歐陽昭坐了下來,猶豫了一下,「你和段開陽的婚事,還是得儘快進行啊!」

歐陽婉兒面色一白,「爸爸,這件事難道不是假的嗎?」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誰告訴你這件事是假的?你準備準備,一個月後完婚!」歐陽昭的語氣似乎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歐陽婉兒流露出凄苦之色,「不!我不嫁給他!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歐陽昭怒喝道:「放肆!婚姻大事哪能依你?再者,父親難道還會害你嗎?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歐陽婉兒咬著嘴唇,心裡苦悶不已。

歐陽昭見女兒這個樣子,不禁有些不忍,有心安慰,然而卻不知該從何說起。其實歐陽昭堅持要女兒與段開陽成婚,也是迫不得已,歐陽家這些年已經勢微,再加上這次內鬥,實力已經大不如前,迫切地須要藉助段家的力量維持局面同時圖謀發展!換句話說,歐陽婉兒的婚事已經不單單是她一個人的事情了! 「婉兒,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叫陳雲峰的小子?」

歐陽婉兒嚇了一跳,連忙搖頭道:「沒,沒有!」歐陽昭打量了女兒一眼,語重心長地道:「婉兒,你是我們歐陽家的大小姐!那小子沒有任何背景,根本就配不上你!你的丈夫,只能是像段開陽這樣的人!不要胡思亂想了!安安靜靜地等待成婚吧!」站了起來,離開了。

歐陽婉兒坐在那發獃,眼眸中流露出苦悶和不甘的神情。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歐陽昭時常前往女兒那勸解她,令歐陽昭感到意外和欣慰的是,女兒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而且也不再對這件婚事抵觸了!

鳳影的傷勢已經明顯好轉,可以下地走動了,不過她除了能在房間里走動外,哪裡都不能去,因為她曾經是張君的親信,她現在的身份是俘虜。

鳳影靠坐在床上發獃,顯得非常迷茫的樣子。她所效忠的張君生死不明,她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其實她的心中還有一種解脫的感覺,畢竟她不必再聽什麼人的號令了,就好像拴在身上的鎖鏈突然消失了一般!對於薛秀雅他們,鳳影並不憎恨,因為沒有什麼好憎恨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陳雲峰的身影,對於這個人,她的感覺非常複雜,有被他擊敗的恥辱與憤恨,也有一些感激,同時也很疑惑,她不明白陳雲峰為什麼會救她?

鳳影從床上下來了,她穿著的依舊是幾天前的那一身黑色緊身皮裝。走到門口,把門打開。守在門口的兩名超能力者立刻警惕起來,其中一人喝問道:「你想幹嘛?」

鳳影淡淡地道:「我想見一個人。」

「誰?」

「陳雲峰。」

啊秋!正在一處小院和駱青衣下圍棋的陳雲峰突然打了個噴嚏。駱青衣立馬掩住口鼻沒好氣地道:「打噴嚏對著旁邊啊!真是的!」

陳雲峰揉了揉鼻子,嘀咕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後罵我啊?」

駱青衣調侃道:「你這個小色鬼,我看是風流債欠多了!」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拜託!我到目前為止可只有一個女朋友啊!」

駱青衣一副信你才怪的神情。

這時,一個墨鏡西裝男奔了過來,「陳大哥,那個鳳影要見你!」

陳雲峰一愣。駱青衣咯咯一笑,「看吧!我說是你欠的風流債吧!還不承認!」西裝男被駱青衣的迷人風韻迷得愣了愣神。

陳雲峰一臉奇怪地問道:「她幹嘛要見我?」

西裝男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駱青衣沒好氣地道:「佳人有約還不快去!」

陳雲峰撇了撇嘴,「這個佳人可是很要命的!」說著站了起來,「師傅,我去了。」「去吧去吧!磨磨蹭蹭的!」

陳雲峰跟隨西裝男離開了。

駱青衣看了看面前的棋盤,抿嘴一笑,「這個小色鬼的棋可真臭啊!」原來,棋盤上陳雲峰的白棋基本上已經消失無蹤了,被駱青衣的黑棋殺得片甲不留了!

陳雲峰走進鳳影的房間。看到鳳影,「那個,你找我?」

鳳影打量了陳雲峰一眼,心中升起複雜的情緒,開門見山地問道:「當時,你為什麼不殺我?而且還救我?」

陳雲峰摳了摳腦袋,「就這個問題啊!恩,我記得你要殺我的時候不也猶豫了嗎?」

鳳影皺了皺眉頭,「回答我的問題!」

陳雲峰呵呵一笑,打量了一眼性感的鳳影,「我這個人其實不是什麼好人!我見你這麼漂亮,所以就捨不得下手了!我想啊,要是能把你變成我的女人,那可就爽了!你這身材可真沒說的……」

鳳影氣惱不已,抓起桌上的一隻茶杯便朝陳雲峰擲過去。陳雲峰接住了茶杯,笑呵呵地道:「這算是扔繡球嗎?」

「你給我滾!」說著抓起椅子便要砸陳雲峰。

陳雲峰趕緊朝門外退去,「別激動別激動!」隨即逃掉了。啪!椅子砸在了門口!

守在門口的兩名超能者面面相覷。

陳雲峰雙手插著褲袋,吹著口哨,朝朝自己的房間走去。鳳影透過窗戶遠遠地看到陳雲峰這個樣子,心頭一動,暗道:他是不是故意這麼說的?

日本。

武田不二看了剛剛接到的情報,兩眼一黑,當場暈倒了。現場立刻亂了起來,大家七手八腳地對武田不二施救。

武田不二為什麼會突然暈倒呢?因為他得知了派往中國的精銳全軍覆沒的噩耗!那些可都是黑龍會的精英啊!武田不二原本希望通過這一次的合作打開中國的局面,然而卻落得個全軍覆沒的下場!再加上之前陳雲峰給他們造成的損失,這一次的損失不只是令人心痛了,而是傷筋動骨了! 武田玄光來到武田不二的床前,「爺爺,您感覺好點了嗎?」武田不二靠坐在床上,面色有些蒼白的樣子。

武田不二閉了閉眼睛,「我沒有事!哎!這一次的損失真是太大了!」看了一眼武田玄光,「美國方面有回訊了嗎?」武田玄光點了點頭,「美國決定派出最精銳的三角洲特戰部隊以及超能力部隊進入阿富汗!爺爺,我們為什麼要把這件事告訴美國人啊?我們自己做下來不是更好嗎?」

武田不二有些無奈地道:「沒有美國的支持,我們根本就做不成這件事!再者,你以為美國方面對這件事毫不知情嗎?以他們的情報力量,肯定早就知道了!如果我們不主動告知美國人這件事情,他們會這麼想?「

武田玄光明白了,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在東京一處偏僻安靜的建築物內,一大群來自日本各地的漢學家正在加緊研究石碑的拓片!到目前為止,石碑的秘密還遠沒有完全解開,各方也僅僅知道隱藏著秘密的地點在阿富汗境內,具體的就不清楚了!目前就看各方勢力誰能最先解開石碑的秘密了!不過美國、日本方面擁有極大的優勢,因為阿富汗基本上是控制在美軍手中的,那是他們的地盤,就算中國方面最先解開秘密,要想捷足先登也非常困難!

陳雲峰和駱青衣回到了臨海市。兩人在機場告別後,陳雲峰攔下一輛計程車回家了。

叮咚!正當胡瑤和李月茹坐在客廳里閑聊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兩女一喜,一起站了起來,胡瑤朝門口奔去。

打開房門,看見陳雲峰,胡瑤不由得流露出欣喜之色。然而不等她說話,陳雲峰便撲了上來,一把摟住了她,不由分說地吻了下去!一個長長的濕吻過後,胡瑤站都站不穩了!沒好氣地瞪了陳雲峰一眼,「小壞蛋,知道回來了!」

Prev Post
艾麗絲坐到了湯普森的位置上,接手他的賭局。荷官發牌的時候,她的視線便肆無忌憚地移到了對面的混血小子的臉上。混血小子沖她笑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裡有一種被電到的感覺。
Next Post
葉簡汐臉頰貼著他堅硬的胸膛,眼裡露出震驚和驚痛,因為剛才那不經意的一瞥,足以讓她看到景颯颯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