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臉頰貼著他堅硬的胸膛,眼裡露出震驚和驚痛,因為剛才那不經意的一瞥,足以讓她看到景颯颯了。

洛琛不讓她看……

只有一個原因,颯颯她已經去了……

眼前霧氣迅速的瀰漫,葉簡汐咬住唇瓣,把眼淚一點點的逼回去,然後抬手堅定的把慕洛琛的手拉開,「我沒事,阿琛,你去安撫安爺爺吧。颯颯這邊,我會看著。」 葉簡汐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洛琛,便義無反顧的走進了卧室。

到了床前,葉簡汐輕輕的坐下,端看著景颯颯安靜的面容,眼前再次湧上來酸澀。拚命眨了眨眼睛,將到眼跟前的霧氣逼回去,視線無意掃過景颯颯的手上時,頓了下再度拉了回去。

那裡似乎藏著什麼東西。

葉簡汐伸手拉開景颯颯交握在一起的手,裡面安靜的躺著一封信。

打開信封,上面黑紙白字寫著景颯颯的遺書。除了托他們好好的照顧妞妞,信里還寫了景颯颯對安老爺子的歉意。

她說,那天在醫院裡,自己指責安老爺子的那番話並非出自真心,她只是太痛苦了,所以想找一個宣洩口,發泄自己的痛楚。偏偏那個時候安老爺子阻止了她,腦子當機之下,她說出了那番話。罵完之後,她就後悔了。

可是,後來她一直沒機會親自跟安老爺子道歉。

遺書是她最後能向老爺子道歉的機會了。

葉簡汐一目十行的把遺書看完,門口響起了腳步聲,抬眸看過去,視野里映入安老爺子蹣跚而來的身影。

「安爺爺……」

葉簡汐出聲叫了聲,聲音哽咽的厲害。

安老爺子一步比一步沉重的走進房間里,看到景颯颯那一刻,老淚縱橫:「你們這些孩子,一個兩個都走了,不是要我老頭子的命嗎?」

話說完,安老爺子掩面不停地流淚。

葉簡汐看著悲傷到了極點的安老爺子,第一次感覺到叱吒帝都數十年的安老,也是個有七情六慾的普通人。他親眼看著安家從繁盛到凋零,怕是比任何人都難過吧。墨卿和颯颯的死,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安老爺子饒是鐵打的人也禁受不住。

葉簡汐想了想,把景颯颯的遺書交給了安老爺子:「爺爺,這是颯颯留下來的。」

安老爺子哆嗦著手,把遺書接過去,流著淚將上面一字一句全部看完,抬手擦了把眼淚,說:「把颯颯帶回家吧,她選擇這天自殺,也是想和墨卿合葬。我這個當爺爺的,沒為他們做過什麼事情,她最後的心愿,我總要為她完成。」

「我會安排好的,安爺爺,你先上車去休息吧。」

聊齋之中的和尚 慕洛琛說著,上前扶著安老爺子。

安老爺子沒有像以往那般要強的推開他的手,而是在他的攙扶下,走出了這間宅院。

扶安老爺子上車后,慕洛琛讓司機先載著安老爺子回家。

自己則和葉簡汐留下來,等著周文達把人帶回來。

兩人等了沒多會兒,周文達便帶著人過來。

親眼看著景颯颯被安置在車上,葉簡汐轉身將身後那座宅院鎖上。

車隊緩緩地駛向安家……

車窗外,旭日初升。

紅色的晨曦宛若火炬般,將天空中灰白色的雲,燃燒的成了鮮紅色。

趕回到安家,慕洛琛示意周文達,立刻讓殯儀館那邊,做出相應的調整。雖然時間有些緊,但兩人的葬禮和一人的葬禮大體上只有一些小小的改動,緊趕慢趕的還能趕得及。

葉簡汐跟慕洛琛分開,便往後院走。而此刻,後院里妞妞已經把四五個傭人鬧得手無足措,看到葉簡汐回來了,幾個人都長長的鬆了口氣,其中一人說,「慕太太,小小姐醒來就嚷著要找少奶奶,可我們上哪裡給她找少奶奶……」

葉簡汐:「你們下去吧。」

「是。」

傭人都退出了房間,葉簡汐彎腰抱起來妞妞說,「妞妞,我們去找佑佑和寶寶,好不好?」

妞妞搖了搖頭:「姨姨,媽咪呢?」

面對妞妞哭得紅腫不堪的雙眼,葉簡汐喉間嘶啞說不出任何話。讓她說什麼呢?說妞妞,你媽咪也沒了?從此以後,你只有爺爺了?還是……讓她繼續欺騙妞妞,景颯颯只是去了很遙遠的地方,不久后就會回來?

無論哪一種,她都說不出來。當初她父親當著她的面自殺,母親離開葉家之前,曾跟她說過,會永遠陪著她。然而,後來母親在柏原崇的逼迫下還是走了。她現在知道真相,不會再恨母親,但她依然無法忘記,十六歲的自己得到希望之後又失去的感覺,這種感覺比直接不給希望更加折磨人。

葉簡汐經歷過,所以不願意欺騙妞妞。

妞妞聽不到她的回答,小心翼翼的問:「姨姨,媽咪是不是太傷心,去別的地方了?你幫妞妞告訴媽咪,以後妞妞不會再惹她生氣了,爹地沒了,以後就由妞妞代替他照顧媽咪……」

懷裡稚嫩而懂事的聲音,不停地響起,像是刀子一樣,剜割著葉簡汐的心。

葉簡汐眼眶濕潤的厲害,最後出聲說:「妞妞,對不起,姨姨沒辦法告訴你媽咪了。你媽咪她,她,她……」

餘下的話,葉簡汐頓了好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來。

妞妞卻聽懂了,烏黑明亮的雙眸里漸漸的蓄滿了淚水,彷彿通透的琉璃珠。

淚水多到承受不住,爭先恐後的從眼眶裡湧出來。

順著她稚嫩的臉蛋滑落,聚在尚且帶嬰兒肥的尖下巴上。

啪嗒……

墜落在地上,炸裂開來。

妞妞無聲的哭泣了好一會兒,才低聲問:「姨姨,媽咪她不要妞妞了,去找爹地了,對不對?」

葉簡汐淚水滾滾的落下,艱難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確定的回答,妞妞嚴厲的淚水噼里啪啦的掉下來,「哇」的哭出聲,「騙人,都是騙人的,說什麼最愛的是妞妞,卻一個一個的丟下妞妞就走了,我討厭爹地媽咪,再也不喜歡他們了……」

撕心裂肺的哭聲,不停地回蕩在耳邊。

葉簡汐用力的抱住妞妞的身體,心裡說了千萬遍對不起。

她不能欺騙妞妞,因為父母死亡的事情,瞞得時間越久,在心裡的疤痕就越深。

早點告訴她,或許會痛苦一段時間,但最後時間總會治癒一切。

也許五年後,也許十年後……

妞妞終將會忘記這一天的痛徹心扉,就像她一樣,漸漸的淡忘葉家的家破人亡帶來的痛楚……

……

妞妞哭的暈厥了過去,葉簡汐讓傭人把安眠的葯拿來,用注射器喂她吃了下去。

抱著妞妞回到卧房。

葉簡汐讓傭人看著妞妞,萬一她醒過來,立刻告訴她。

安排好妞妞,葉簡汐回到前院。

安家的親戚朋友已經來了七七八八。

天佑和天寶穿著縮小版的黑色西服,站在慕洛琛身邊,同他一起迎接往來的賓客。

葉簡汐走過去。

兩個小傢伙一左一右的扯住她的手,黑溜溜的眼裡滿是不安。

這是他們出生以來,第一次參加葬禮。

尤其是不久前,安墨卿和景颯颯還是活生生的人,轉眼便躺在了冰冷的棺材里。冷靜、早睿如天佑,也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狀況。

葉簡汐蹲下身體,跟兩個小傢伙平視,「別怕,媽媽會陪著你們。」

天寶依偎到葉簡汐懷裡,說:「媽咪,安叔叔和景阿姨都沒了,妞妞姐姐好可憐,她沒有爹地媽咪了。」

話說完,天寶眼眶濕漉漉的。

葉簡汐親了親他的臉蛋,說:「寶寶,以後讓妞妞姐,跟你一個爸爸媽媽,好不好?」

天寶遲疑了幾秒,說:「那爹地、媽咪不會因為太喜歡妞妞姐,就不愛我跟佑佑了吧?」

「當然不會,媽媽會愛你們每一個人。」

「那就讓妞妞姐,跟我們一個爹地媽咪吧。」

天寶乖巧的說。

葉簡汐伸手揉了揉他柔軟的腦袋,說:「以後妞妞和我們一家人,你跟佑佑不許欺負妞妞,要哄她開心。」

「嗯!」

天寶用力的點了點頭。

葉簡汐窒悶的心口緩和了些。

……

十一點過半,所有的人都悼念完畢,準備出發去墓地時,安老爺子終於出來了。他已經換上了參加葬禮的黑色西服,看起來整個人精神了許多,可葉簡汐能感覺到安老爺子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好。

但葬禮就要舉行了,安家的親戚朋友都圍著安老爺子轉。

她也說不上什麼話,只能帶著天佑天寶,跟隨在人群後面。

車隊緩緩地離開安家,向墓地出發。

葉簡汐坐在車裡,發現早晨剛出的陽光,已經被烏雲遮蔽,像是又要下雪了。

而她的預感沒有出錯,在車隊抵達位於京郊的墓地,天上開始洋洋洒洒的下起了小雪。

因為雪不大,所以他們都沒有打傘。 影后的總裁助理 一行人迎著細雪,緩緩地往半山腰走。到了半山腰的墓地,牧師按照章程,一步步的安排眾人進行最後的道別。

輪到葉簡汐,她將最後一束鮮花鄭重的放進石棺里,低聲說了聲:「颯颯,墨卿,走好。」

牧師開始吟唱,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將石棺棺蓋合上。

塵土洋洋洒洒的掩埋石棺,最終再也看不到一絲痕迹。

葉簡汐心情沉重的望著充滿了陰霾的天空,忽然害怕有一天,自己跟洛琛也這樣。

他們終將會老去……

終將會走到死亡的那一天……

真的到那一天,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強獨立的活著,亦或者放心的離去,留下洛琛一個人留在世上。 葬禮結束……

親戚朋友在安管家的安排下,離開墓園。

葉簡汐和慕洛琛留在了最後,看著站在墓地前,一動也不動的安老爺子。

慕洛琛走上前,安慰他道:「安爺爺,現在人已經入土為安,你不為自己的身體著想,也該為妞妞著想,她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

安老爺子撫摸著墓碑上的兩張照片,說:「是啊,只剩下我一個親人了,可我這個老頭子也活不了多久了。等我走之後,妞妞她就只剩下一個人了。」

左心右愛 他活這麼大的年紀,哪怕死了也沒什麼遺憾了。

可他唯獨放不下妞妞。

以前還總想著,自己走了,颯颯會陪著妞妞。現在連颯颯也走了,他一個活不了一兩年的老頭子,能做什麼呢?

安老爺子不怪景颯颯,他只怪自己,沒把安家的子孫保護好,沒能讓他們長命百歲。

「安爺爺,我跟洛琛,會把妞妞當成我們親生女兒一樣看待。」

葉簡汐出聲寬慰道。

「我知道你們會對妞妞好,可怕只怕安家那些心懷鬼胎的人,會容不下妞妞。」安老爺子長長的嘆息了聲,轉過身看向兩人,「你們放心,我老頭子臨死之前,會幫妞妞剷平安家一切想阻礙她的人,絕不會讓妞妞成為你們的拖累。」

話說完,安老爺子沒給兩人再開口的機會,邁開步子,道:「走吧。」

葉簡汐和慕洛琛對視了一眼。

慕洛琛點了點頭。

葉簡汐邁開步子,跟著安老爺子離開。

……

到了山腳下,安老爺子獨自上了一輛車,葉簡汐和慕洛琛則和天佑、天寶一起乘車。

車子行駛出一段距離,安老爺子眼前驀地變黑了下,起初他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但更多的黑暗如潮水般用來,他才知道自己的身體是真的不對了。

安老爺子忙往自己的兜里摸葯,可藥瓶拿出來,還沒來得及拿出藥丸,就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坐在前面的安管家聽到聲音,讓司機停車。

安老爺子卻顫抖著聲音說,「別停車,簡汐和洛琛他們會知道我身體不對,你把藥瓶撿起來,拿出來兩顆就好了。」

安管家連忙從前面的車子擠到後車廂,拿出兩顆葯塞進了安老爺子的嘴裡。

安老爺子咽下去葯,精神緩和了些,低聲說:「以後,我病發了,不要讓洛琛他們知道,免得他們擔心。」

「老爺子……」

安管家開口想要說話。

可沒等他說出來,安老爺子沉聲截住了他的話,說:「管家,你跟了我那麼多年,是時候退休了吧?我記得上次,你兒子來還跟我提出要求,要把你接回家養老。」

安管家明白,老爺子這是拿退休的事情在『威脅』自己,心裡不忍的同時,又不得不應下老爺子的要求:「老爺子,我在安家生活了一輩子,除了跟著你,我哪裡都不去。你別讓我退休,慕先生和慕太太那邊,我保證不會多說一句話。」

安老爺子垂在身側的手顫了顫,閉上眼睛嘆息了聲。

「也好,我沒多久的活頭了,你就陪在我這邊這段日子,再回老家好好享清福吧。等你走的時候,我會給你安排妥當,不會讓你白為安家奉獻一場。」

安管家紅著眼睛不語。

安老爺子似是累了,閉目休息著,亦沒有再說話。

……

回到安家,已經是下午三點多,眾人這才吃上午餐。宴席進行到尾聲,安老爺子親自出面感謝了賓客,然後送他們離開。只剩下幾個安家本家的人時,安老爺子面露疲色,慕洛琛準備開口讓他先回去休息,自己來送這些人。

然而……

Prev Post
幾個小時后,眾人來到山莊附近。遠遠地看見山莊周圍橫七豎八地散布著許多屍體,不少人正在清理那些屍體,現場交戰的痕迹非常明顯,可以想見,昨天晚上這裡曾經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鬥。
Next Post
片刻之後,整個葯神谷都陷入到了一陣寂靜,陳天邁著步子奔著葯神谷裡面走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