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娜站在溫如意身邊,小聲說,「如意,別怕,有我們在,不會讓這個老妖婆欺負你的!」

溫如意目光平靜,什麼話也沒說。

葉簡汐見她這樣,越發的擔心。

溫如意遇到重大的事情,和洛琛一個脾氣,越是平靜,越代表她在乎這件事。

等著爆發的時候,事情越沒辦法收拾。

這個孩子,一旦證實了是容子澈的。

如意絕不會再原諒容子澈。

「好,你說是你的事,那我們就理論理論,現在明珠懷了子澈的孩子,你說這事情怎麼辦?」顧母不滿意葉簡汐插手,但打定了主意,容家不會不要這個孫子,越發的肆無忌憚。

葉簡汐沒回答顧母的話,而是看向容母,「容姨,你通知子澈了嗎?」

容母沒想到葉簡汐會點名自己,抱歉的說:「已經叫他回來了,簡汐,事情鬧成這樣,我們子澈對不起如意。回來,我一定會好好的教訓他,讓他給如意賠不是。不過,這個孩子是不是子澈的,還請等子澈回來再說。」

顧母聽到容母這麼說,頓時爆發了,「你這意思是,我們明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們容家的?我們故意跑過來,污衊他?」

容母面色平靜,「我沒說是污衊,也沒說孩子不是子澈的。但凡事總要有個證據,孩子是不是子澈的,也得做了鑒定后才知道。」

「你要證據,成,等容子澈回來了,咱們就去做親子鑒定。」

顧母牙齒幾乎咬碎。

這孩子好歹是容子澈的,可這傅音作為容子澈的母親,一點欣喜都沒有,反而口口聲聲幫著溫如意。

真是不知好歹!

等著拿出證據,她要傅音哭著求顧家!

「傅音,你說話能不能客氣些?這事又不是明珠一個人的錯。」容老太太站出來數落容母。

容母聽到老太太的話,抿著唇角沒說話。

葉簡汐抬眸看著容老太太和顧明珠的母親,說:「難道容阿姨說錯了?顧家隨隨便便跑過來,就說孩子是容家的,容家沒有權利驗證?顧家是心虛,還是覺得只要是個女人懷孕,都能帶著孩子來容家,說孩子是容家的?」

葉簡汐說著,目光楔入顧母的眼底,狠聲道:「且就算孩子查出來是子澈的,他作為孩子的父親,也可以選擇要不要這個孩子。顧家怎麼就斷定,子澈一定會要這個孩子?」

容老太太和顧母聽到葉簡汐的話,臉色均是一變。

容子澈的確有權利,決定要不要孩子。

可他敢不要?

容家和顧家誰同意?

容老太太跳著腳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要不要孩子?那是我們容家唯一的孫子! 陛下,奴婢替你打江山 我看誰敢動孩子一下?」

「這孩子是我們明珠的,其他人都沒權利決定孩子的去留!」

顧母在一旁幫腔。

兩人一唱一和。

葉簡汐冷笑:「剛才是誰說的,這孩子是容子澈的?既然容子澈是孩子的父親,我想他比任何人都有權利決定孩子的去留。退一步說,就算孩子留下來,你們顧家想讓子澈對這個孩子負父親的責任,那成!把孩子留給如意養,每個月固定的讓顧明珠來看!再或者,把這個孩子留給顧明珠,每個月讓子澈給孩子生活費……」

「賤人!你休想!」

容老太太沒聽完,就打斷了葉簡汐的話。

顧母也被葉簡汐的一番話,氣的不輕。

合著葉簡汐的意思,明珠生了孩子,無論如何都不能嫁入容家,反倒要給溫如意做嫁衣!

她想的美!

顧母面色扭曲:「按照你這話,容子澈就對這個孩子負責?不對明珠負責?」

葉簡汐勾唇笑了笑,「顧阿姨,你是糊塗了不成?你女兒一沒跟子澈訂婚,二沒結婚,哪裡來的責任?就算這個孩子,也不過是一時激動的產物,子澈對這個孩子負責已是仁至義盡,哪裡需要對你女兒負責?」

葉簡汐這話說的合乎法律,可在道德層面,太不要臉!

顧母咬了咬牙,想要說話反駁葉簡汐。

可想來想去,都想不出。

忍得快吐血了,顧母扭頭看向容老太太說,「容老太太,你們家真的準備只對孩子負責?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顧家也不死乞白咧求著你們,直接讓明珠把這個孩子打了!一了百了!」

容老太太哪裡肯,抓住顧母的胳膊說,「你別激動,她的意思不是我們容家的意思,我們容家要這個孫子也要這個孫媳婦,你別聽她瞎說。」

顧母得了榮老太太的保證,心氣順了一些。

容老太太瞪了一眼葉簡汐,啐罵:「姓葉的,你是不是見不得我們家好?我們子澈好不容易有了孩子,你再亂攙和,我就去找你們慕家的長輩!」

子澈沾染上溫如意這個不會下蛋的母雞是她攛掇的,現在好不容易子澈有了孩子,她又來攙和。

葉簡汐是存心的!

容老太太惱怒。

葉簡汐好不退怯,迎著老太太的目光說,「老太太,現在慕家掌家的人是我跟洛琛,你找誰說,都管不到我頭上!我今兒把話擱這了,哪怕你是老太太,也別想倚老賣老欺負如意,誰敢欺負如意,就是跟我葉簡汐過不去!今兒這事我還就是管定了!」 第834章容子澈趕到

顧母聽葉簡汐這話,冷哼了一聲,她要管這事,就管吧!反正是慕家和容家鬧,顧家只要等著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容家給一個交代就可以!

她還就不信了,葉簡汐作為慕家的人,能插手管容家子嗣的事情!

容老太太快被葉簡汐氣死了,可說又說不過葉簡汐,打又打不得,就拿眼睛瞪著容母和溫如意罵:「你看看,這就是你找的好兒媳婦,她一個朋友都能插手到我們容家,騎到我老婆子頭上!再讓她留在容家,我們整個容家都要跟著她姓溫了!」

容母不會指責葉簡汐,可也不會跟老太太頂嘴,不溫不火的說:「媽,這事還是等子澈回來再決定吧。」

這話一聽就知道傅音還是站在溫如意那邊。

容老太太心裡更恨!

「好,那就等子澈回來!」

撂下狠話,容老太太走到椅子跟前坐下,悶著不出聲。

顧母也累了,到容老太太跟前,找了張椅子坐下。

大廳里沒人爭吵,恢復了短暫的平靜。

葉簡汐憋在嗓子眼的那口氣,緩緩地吐了出來,她扭頭看向溫如意,只見溫如意依舊平靜的很。

打從一開始,如意就沒開口說一句話,若是換做以往,她早就大鬧容家了。

這次……

葉簡汐心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重。若是如意鬧了,把心裡的氣發出來了,事情或許沒那麼糟糕;相反的,她越是憋在心裡,越無法收拾。

現在,只能寄希望於容子澈身上。

希望他說的是真話。

顧明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和他沒有半分關係。

葉簡汐用力的握住溫如意的手說,「如意,先別想那麼多,或許事情不是我們想的那樣。」

溫如意聽到她說話,抬眸看著她說,「我知道,我等他親口跟我說清楚。」

別人說的話,她不信。

她要容子澈親口跟他說。

顧明珠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如果不是,其他人往他身上潑再多髒水,她也不會去聽。

可如果是真的……

她會毫不猶豫的離開他。

她說過,上次的原諒是最後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另一邊。

容子澈正在開會,突然接到家裡傳出來的消息,聽到顧明珠的母親到家裡鬧,容子澈掛斷了電話,當著幾十個人的面說,「會議暫時取消,具體的明天再商議。」

說完話,容子澈外套都沒有拿,快步走出會議室。

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覷。

出了市政府大廳,容子澈取了車,快速的發動車子。

顧母說,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腦海里像有一隻幽靈似的,不停地在反覆念叨這句話。

容子澈心臟突突的跳,目光兇狠的望著前方,顧明珠的孩子怎麼可能是他的?他連碰她都沒碰她,她怎麼懷的他的孩子?難不成顧明珠是聖母瑪利亞體質,能自己懷孕!

而且,她自己親口否認的!

現在又讓她母親過來鬧,是幾個意思?

若是顧明珠現在他跟前,他恨不得親手掐死她還有她那個惹事的媽!

車子狂飆到容家門口。

還沒停穩,容子澈打開車門從車裡跳了出來。

傭人急匆匆的上前,「少爺,你沒事吧?」

「人呢?如意呢?」

容子澈呼吸急促,猛地長臂一伸,迅速的抓住用人的衣服問。

「都在書房,少奶奶也在書房裡。」

傭人緊張的回答。

人還在!

容子澈確定了溫如意沒走,腳下像是生了風一般,快速的往後院沖了過去。

容子澈一路狂跑到了書房門口。

在看到溫如意的剎那,他的腳下停頓了下,而後加快了速度。

箭一般,衝到溫如意跟前。

容子澈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呼吸急促的說,「如意,顧家的人在胡說八道,他媽的顧明珠肚子里的野種不是我的!你相信我!」

他這話清楚的回蕩在房間里,每個人都能聽得到。

房間里其他人都看了過來。

顧母冷笑著站起來,「容子澈,你說誰胡說八道?你不相信孩子是你的,那我們去驗DNA,看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好啊,驗就驗!驗出來不是我的,我扒了你們的娘倆的皮,再挖了你顧家的祖墳!」

容子澈聽到顧母的聲音的剎那暴怒,恨不得掏出槍,一槍崩了顧家的老娘們!

他就不明白了!

他跟顧明珠都撇清關係了,為什麼顧家這些人都緊咬著他不放!

既然顧家不讓他好過,那顧家也別想好過!

容子澈氣場太過強大,一語既出,震得容老太太都不敢開口了。

顧母到瞪圓了眼睛,厲聲道:「容子澈!這就是你們容家的家教!」

「怎麼了?比你們顧家的家教好多了吧?至少我們容家的人沒動不動跑到別人家,說自家的女兒懷了別人的孩子!」

容子澈撕破臉皮,極盡嘲諷。

顧母被噎的,一口氣堵在喉嚨口,咽不下去,吐不出來。

食指指著容子澈,顫抖著半晌說不出話來。

容子澈濃眉倒豎,鋒芒畢露,「還有,姓顧的,別以為你背著別人做的那些骯髒事沒人知道,我現在只是沒拿到證據,等我拿到證據的那一天,你就是下跪求著我,讓我放過你,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觸及到他眼底的冷意,顧母心驚。

因為之前,她曾經派人騷擾過溫如意!難道這事被容子澈知道了?

可怎麼可能?

那個精神病人是她特地找人花大錢訓練的,根本看不出來痕迹!

顧母在心裡暗暗地安慰自己,面上沒有露出任何聲色。

「你胡說八道什麼? 換心纏愛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聽不聽的懂,你自己知道!」

兩人吵得不可開交,容老太太小聲的說,「有什麼話好好說,懷孕的事情,檢查下就知道了,別把關係弄得那麼僵……」

她話說了一半,容子澈冷笑了一聲回頭看向容老太太,毫不客氣道,「奶奶,還真是勞你操心我的事情了。我之前告訴過你,我不會再要孩子,你再逼著我,我就直接去做絕育手術,也省的你老人家,總惦記著我這一畝三分地!」

容老太太聽容子澈這麼說,身子晃了晃。

絕育!

子澈去絕育,那他們家真的就絕種了!

「子澈,奶奶……奶奶……只是為了你好……你說這話,不是誅奶奶的心嗎?」

容老太太泫然欲泣。

Prev Post
孔雀公子面色蒼白,有些緊張的哆嗦道,他的氣勢已經不攻自破,還如何能夠跟林逸一戰呢?
Next Post
「謝謝姑姑,別忘了到時候給我大禮。」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