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姑姑,別忘了到時候給我大禮。」

登上飛機,看著家鄉慢慢遠去,周子怡情緒有點兒低落,不過她的心只有一點點在這裡,更多的是在身邊的人還有孩子們身上,一家人在一起,哪裡都是家。

「老師,我可以去玩兒滑梯嗎?」

「可以,老師在這裡陪著你。」

「老師,我也想去。」

「好,去吧。」

易陽到了家才知道,今天兒媳婦加班,孩子沒接,還在幼兒園老師陪著呢,趕緊開車奔幼兒園,到了門口,果然兩個孩子正和一位女老師玩兒滑梯呢。

「孫子,孫女兒,爺爺來了。」

兩個小的聽見熟悉的聲音,一愣,又看見站在門口的易陽,也不管老師了,趕緊飛奔過來。

「爺爺,我想你了。」

「我也想爺爺。」

兩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這麼看著易陽,把易陽的心看的都快滴出來水了。

「好了,去給老師說再見,我們回家。」

「您好,你是?」

「我是他們的爺爺,她媽媽加班,我過來接他們。」

「哦,好的,您稍等,我確認一下。」

老師確認好了,才讓易陽把孩子領走,等易陽開車不見了蹤影,這位老師反應過來了。

「爺爺?那不就是大佬嗎?我的心啊,偶像啊。」

易陽是不知道老師多麼後悔,他現在已經在家裡給孩子們講故事了。

「爺爺,村子里有狼嗎?」

「沒有狼,不過有狗,咬人的狗,所以以後你們不要隨便去和狗狗玩兒,萬一被狗咬到了就變成小狗。」

「爺爺騙人,老師說過,被狗咬了要告訴大人,然後去打針,不會變成小狗。」

這下易陽尷尬了,他也沒想到學校這個都教了,讓他這個做爺爺的很沒面子啊,特別是明顯有人正在偷笑,還假裝看電視。

「那個爺爺可能是記錯了,我們再講一個故事。」

「爺爺,老師說了,大灰狼不能說話。」

「爺爺,老師說了,小孩子不能自己出門。」

「爺爺,老師說了,有事應該找警察叔叔,小貓咪怎麼能是警察呢?」

「爺爺……」

易陽現在就想知道,他們老師還有什麼沒交的,故事每講一個,都會被無情的打擊,最關鍵的是,孩子們看他的眼神竟然有種可憐,好像是他這個爺爺還不如小朋友,什麼都不知道。

「那個,爺爺帶你們睡覺吧,明天還要上學,好不好?」

「好,那爺爺講故事給我們聽嗎?」

易陽:……

「怎麼樣,要不要給我講個故事,哈哈哈……」

周子怡笑的這回一點兒都不遮掩,易陽一拽被子。

「笑啥啊,一會兒小心別把狼招來。」

「孩子不都告訴你了嘛,老師說了……」

「得,別和我提老師,睡覺。」

這一晚上,易陽做夢都是講故事,然後講一個故事就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臉上清晰的寫著老師兩個字,這感覺,就別提了。

「爺爺爺爺,今天我們放學還給我們講故事嗎?」

「再說,你們好好聽老師話,爺爺就給你們講。」

「太好了,那我要告訴老師去,老師一定會誇我的。」

說完蹦蹦噠噠的就上學去了,易陽也沒弄明白,老師會誇他們什麼。

「老師,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我也知道,我告訴老師。」

「我告訴。」

「我告訴。」

「你們一起告訴我好不好?」

「好,老師,其實我爺爺是個大笨蛋。」

神神秘秘地說完了,他們等著老師的誇獎,可是明顯沒有,反而老師愣住了,他們的爺爺是誰誰不知道,大笨蛋,怎麼可能。

「為什麼爺爺是笨蛋?」

「因為爺爺說貓會成為警察。」

「爺爺還說被狗咬了會變成小狗兒。」

兩個孩子把昨天爺爺講的故事都重複了一遍,老師聽了覺得挺有意思,這些故事要是變成動畫片,一定會受到小朋友喜歡,就像當年的熊大熊二一樣,到現在還沒結局呢,她都喜歡看。

易陽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出賣了,他在家聯繫裝修隊呢,打算把那個房子弄一下,做為一個有自己裝修隊的人,現在要找別人來裝修,不知道算不算榮幸,自己人都在外面忙,如果自己用人,只能是讓正在工作的人回來,然後耽誤其它進程,所以還不如再找一個。

「怎麼樣,談好了?」

「完事了,你給小芊打個電話,讓她晚上帶孩子回來,她要是忙就讓人把孩子送回來,兩個月沒見到了,我都想他們了。」

周子怡知道易陽不只是想小的,還想大的,自己女兒能不想嗎,只不過不好意思說而已。

晚上除了易大千一家人都齊了,易陽看著發福明顯的女婿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原來是一米八的個頭,一百三十幾斤的體重,現在看上去得有一百五十斤。

「紅陽,不是爸多嘴,你這是不是胖太多了?」

「爸,您可要給我做主啊!」

突然來了個喊冤,易陽也迷糊了,不知道什麼情況。

「爸,你女兒不知道怎麼了,一定要學廚藝,然後每天弄吃的,弄完她和孩子不吃,都讓我吃,難吃就不說了,還不讓剩,您看我這體重,都快起飛了,現在別說偶像劇了,演爸爸人都不用我。」 縣城,江珊聽到林楠答應,滿臉的喜色,有著林楠的幫忙,她覺得勝利在望!

「太好了,我就知道林楠會答應,這下就好了!」江珊很激動的對夏冰說道,雖然有著之前夏冰的提醒,但她還是隱約中心中有些期待。

夏冰眉頭微皺,但最終還是一句話都沒有再多說,只能先讓林楠幫幫這個忙再說,不過她倒是清楚,絕對不能讓江珊陷入這個坑裡。

提著兩條魚,林楠剛剛回到家,來不及多說,便直接準備了點瓜果蔬菜、果酒,要去縣城幫幫忙。

答應了江珊,他晚上就要趕往縣城,並且還是要去江家赴宴,讓江家人見見他這個未來女婿!

儘管這是假的,但林楠也要做的儘可能的真實點,這該有的禮數自然不能忘記,否則如何能讓江珊的家人打消這個主意。

江家別墅內,江劍波坐在主位上,臉色不是很好,一旁的老爺子臉色也不怎麼好看,就在剛才,女兒打過來電話,竟然告訴他們要帶男朋友回家,這不是等於要生米煮成熟飯的意思嗎?

「混賬,這丫頭你看看都慣成什麼樣,竟然還敢找什麼男朋友!」老爺子很生氣,是一個很嚴肅復古的老人,江家雖然在縣城不是最頂級的大家族,但卻有著深厚的底蘊,更是一個文化世家,尤其是在醫術界內,更是名氣極大,而這位老爺子也是醫術界的泰山北斗之人,但為人超級古板,絕對的一個老古董級別。

在這種老古董坐鎮的家族,雖然對家人還不錯,但也是古板的不行,江家規矩眾多,以長為尊,一切都是這位老爺子做主,之前和陳洪輝的婚事,還有這場要給江珊找的未婚夫,也都是這位老爺子在做主,江珊父親都沒有說話的份。

「父親,您別動怒,要不咱就按照她的意思,先看看她這男朋友到底怎麼樣再說。」江珊的父親江劍波開口,她很清楚自己女兒的態度,還是開口說了一句。

江劍波四五十歲,還算是明事理,不過這才一開口,便直接被訓斥了一句。

「你也跟著她一起混賬?這個家還是不是我說的算了?」老爺子發怒,七十多歲的年紀,一身的中山裝,年歲雖然不小,但說話鏗鏘有力,整個人精神抖擻,一句話讓江劍波都有些害怕。

江劍波被教訓,也只能連忙點頭,生怕再觸怒了老爺子。

一直到最後,老爺子教訓了一番之後,才總算是息怒了一些,不過臉上卻也沒有真正的消怒。

「去,通知丫頭,讓她帶人回來,我倒要看看是誰,想娶我們江家的孫女,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了!」老爺子怒斥一聲,算是應承了下來,答應了這件事,不過他打心裡是不同意,哪怕是江珊帶人回來,只要他江萬明不同意,一切也都是白搭,在他這裡整個江家人都必須聽從他的,哪怕是最疼愛的孫女也不行!

規矩就是規矩!江萬明就是一個講規矩的人!也必須要守他的規矩!

江珊原本還在等待著家裡的通知,也還在外面和夏冰一起等待著林楠的到來,而今家裡有了結果,林楠也已經動身趕來,一切還真朝著自己預期進行著,說不得今晚過後自己也就不用再受家裡人安排這種事情了。

開著車,帶著準備好的不少東西,林楠出現在一座公園內,這裡正是江珊約定好的位置,此刻正和夏冰在這裡等待著,看到林楠開車趕到,二人連忙上前迎了上去。

「林楠,你果然夠義氣,今天這事成了,我請你吃大餐!」江珊大喜不已,夏冰也跟著對著林楠笑著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對於今天這個事情,總覺得無法讓自己心中平靜下來。

一聽到林楠要成為江珊的男朋友,哪怕是假的,心中也有著一些膈應!

林楠苦笑,他知道自己這次算是上了賊船了,不過這也沒辦法,答應了也就撤退不了了,硬抗過去也就好了,反正也就今晚一晚而已,幫個忙而已。

「事先說好,這種事一次就夠了,以後這種事情別找我,我事先聲明我這是有主的男人,傳出去這不是找罪受嗎?」林楠開口苦笑道,這種差事還是少做為妙。

「放心,就這一次而已,只要搞定了,我說話算話,請你吃大餐,還幫你搞定藥品銷售的問題!」江珊笑著說道,很是高興。

「好了,還是先給他科普一下你們家的情況再說,否則你們家的那些情況還真不好應付。」夏冰開口說道,提醒了一句,這件事想要做成,基本的應對還是要有的。

聽到她的提醒,江珊也不敢大意,當即快速的將她家裡的情況道了一遍。

江家,一個真正的醫術世家,傳承一兩百年之久,一直以來醫術界人才輩出,現在的江家老爺子江萬明是醫術界的泰斗,之前在燕京也是燕京醫藥大學校長,燕京人民醫院的院長,國家醫藥界委員會成員等頭銜,一直以來都是位高權重,而今哪怕是退休,也不是一般人,那一個動怒,哪怕是夏振華也一點面子不給。

江劍波也是雙流縣分管醫藥衛生的縣長,同時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外科醫生專家,若非自己退出,也是縣人民醫院的院長,屬於醫學界的一位人物。

除此之外,江家還有一些其他人也大都在醫學界工作,雖然政治勢力上遠沒有夏家等強,但在醫學界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讓整個醫學界不敢小覷。

可以說,這是一門醫學界高手的家族,等級也森嚴,雖然算不得有錢的主,但卻很看不起那種有錢的土豪之類的,更重視的是才華,尤其是醫學類的才華!

他們一家都是醫學界的泰斗,為此想要讓他們真正認可林楠這個『未來女婿』,就需要在這方面多拿出一些讓他們信服的東西來。

當初選擇林楠的時候,江珊和夏冰也都是考慮到這一點,畢竟林楠這是一位活生生的神醫,之前林楠的幾次救人便是最好的證明,他們相信林楠,這件事也只有他能夠做到!

「就這些,都記住了吧?你可得加油!」江珊沉聲說道。

「放心,一定成功!」林楠無比確認的點頭。 「李紅陽,你就瞎說,明明是你自己說好吃的,現在反過來說我逼迫你的,你等著回家的。」

易小芊想要掙扎一下,然而,她忘記了,除了當事人以外,家裡還有證人存在。

「媽媽騙人,外公,爸爸不想吃,媽媽說不吃就餓著,然後爸爸就吃了。」

「李木軒,吃你的飯。」

「媽媽生氣了,因為哥哥說的對。」

得,一個兒子補刀就算了,兩個兒子竟然都叛變了,易陽怎麼覺得這事兒有點蹊蹺,如果來之前女婿已經收買了自己的兒子……

「外孫,爸爸答應你們什麼了?」

「爸爸說給我們……」

「弟弟,不可以說。」

果然,這兩個小傢伙是被收買了,所以才偏向爸爸,這個操作,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有點兒熟悉,他年輕的時候……咳咳。

「行了,你和你媽一樣,沒有做飯的天賦,以後就別坐了,看給他逼成什麼樣了。」

「誰沒有天賦?你說誰沒有天賦?」

這下完了,易陽忘了另一位沒有天賦的就在自己身邊坐著呢,他也是一時嘴快,腦袋沒跟上嘴的想法。

「沒有,我是說我捨不得讓你干,要不然你每天做飯,多辛苦啊。」

「這還差不多,不過女兒,你爸說的對,就別折磨紅陽了,別弄個什麼三高,才三十多歲,以後成了個大胖子可怎麼辦。」

易小芊狠狠的瞪了李紅陽一下,沒想到一頓飯竟然讓她成為了被討伐的那個,果然男人的心,江里的針。

吃完了飯,大家各司其職,易陽的作用就是哄孩子,以前他特別喜歡這個職務,只不過今天……

「哥哥,爺爺昨天騙人。」

「我不信,外公不會騙人。」

「真的,爺爺昨天說大灰狼會說話,可是老師說動物不會說話。」

「那可能是外公說錯了。」

「那我們今天還讓爺爺講故事。」

於是幾個小傢伙跑過來,集體讓易陽講故事,易陽方式頭就大了,他是真不知道,說好的孩子都童真,怎麼到了他這兒一個比一個成熟呢?

這個晚上,易陽再一次收到了傷害,而第二天,幼兒園又流傳了易陽這個謊話爺爺謊話外公的故事。

「我去大霖那兒,晚飯不回來吃了。」

易陽穿戴好,和媳婦兒說了一句,周子怡也沒管他,年輕的時候都沒管,何況這個歲數了,交代了一下少喝酒就完了。

「師叔,你這打扮的太年輕了?」

易陽穿的確實和平常不太一樣,其實他想過控制自己,但是心告訴他,必須這麼穿,現在他的心態一直在倒退,可能現在是四十多歲的情況,穿衣風格也就沒有了那種老氣。

「年輕什麼啊,頭髮都白了。」

大霖聽了就隨便看了一下頭髮,一看不得了。

「師叔,你這是染頭了?」

「染頭?沒有啊。」

易陽看了看鏡子,發現自己的頭髮也變黑了一些,他沒有驚喜,反而驚恐更多,如果身體也會越來越年輕,那不知道要有多少麻煩,仔細看了看臉,還好,沒有變化。

「黑芝麻吃的多吧,陶洋呢?」

「給徒弟排練呢,一會兒就回來。」

Prev Post
裴娜站在溫如意身邊,小聲說,「如意,別怕,有我們在,不會讓這個老妖婆欺負你的!」
Next Post
「劉老絕對這塊石頭如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