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去了一趟古曼,遺傳病爆發了。

「你只需要提供治療方案,別的不需要管。」

「我不想聽到胡亂的猜測。」

霍驍的話充滿疏離,甚至帶著一絲威脅。

賀易生還想開口,不遠處遽然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霍錚握著電話,快步走了過去。

他看著霍驍,神色微變。

薄唇微微張啟,最後卻又合上。

最後似乎下定決心道,「二叔,二嬸回國了,她不停在找你。」

「江岸夢庭,霍氏,軍部,甚至是老宅,所以,曾奶奶被驚動了。我想過不了多久,就會查到這裡來。」

霍驍患上遺傳病,這事一直隱瞞著老夫人。

「那你要不要見見二嬸?」

霍錚看著面色蒼白的霍驍,微微嘆息。

他們的人傳來的消息,慕初笛的狀態似乎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二叔二嬸的情路,還真是坎坷,剛剛誤會解除甜蜜蜜,這頭又出事了。

難道他們上輩子得罪了上帝,這輩子要接受這種折磨? 涼風吹在臉上,酸酸痛痛的。

嬌嫩的肌膚在古曼的時候被暴雨打得發疼,面部有少許的輕傷,慕初笛並沒做任何的治療便趕回容城。

容城又在醞釀暴雨,氣溫遽降,涼風呼嘯,吹得慕初笛臉蛋隱隱發疼。

手,緊緊地握著手機,再次撥打霍驍的電話。

無人接聽!

慕初笛的心慢慢的開始發涼。

霍驍就像把她從他的世界里抽走。

逆天廢柴 江岸夢庭,霍氏集團,甚至是霍家老宅,都沒有霍驍的影蹤。

他氣到連見她一面都不肯了嗎?

烏黑澄清的眸子閃過一絲傷痛,很快,她便收斂起來,然後直接給霍錚打電話。

她就不信,這次霍錚還在開會。

之前她給霍錚打過幾次,可霍錚一直說在開會。

現在大晚上,什麼會都該開完了。

電話撥通。

滴滴滴的忙音,使慕初笛的心都提了起來。

倚在車門旁,目光看著對面的豪華建築,心撲騰撲騰地跳了起來。

她心裡其實知道,霍錚在躲著她。

大概是霍驍命令的吧。

果然,還是沒人接聽嗎?

他現在就那麼不想見她嗎?

粉唇微微上勾,勾出一道自諷的笑意。

他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了?

很快,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在眼前開過。

車上的身影,十分的熟悉,正是慕初笛一直在等著的人。

她連忙跟上去,手機隨意地放進口袋裡,並沒有留意到,那一直在忙音的電話,已經接通了。

突然,吱的一聲剎車,宋唯晴身子猛然向前傾斜。

她被突然冒出來的人影給嚇到了。

倩影隨行 「霍驍在哪裡?」

聽到熟悉的最讓她噁心的聲音,宋唯晴遽然抬眸,幽幽的燈光照耀下,慕初笛那張精緻的臉越發的清晰。

竟然是她?

慕初笛竟然敢堵她?

聽到慕初笛的問話后,宋唯晴腦海里倏然浮現她被趕出軍部的畫面,貝齒緊咬。

可目光觸及慕初笛狼狽的面容后,眼底的那抹陰鷙消失不見,漸漸浮現一抹笑意。

那是一種沐浴在愛河裡的幸福的笑容。

「慕小姐,啊,不對,應該是說沈太太,你這大半夜跑到別人家問別的男人,沈先生不介意?」

「還是說,沈先生也早就適應了你這一腳踏兩船的行為?」

「當年就是池南和霍驍,現在變成霍驍與沈京川,慕初笛,你沒有男人就活不下去?」

宋唯晴對慕初笛充滿了嫉妒和恨意。

她說出的話語,都是帶刺的。

慕初笛並不在意她的譏諷,因為她覺得,宋唯晴應該知道霍驍在哪裡。

「你怎麼想都好,我只想知道霍驍在哪裡。」

慕初笛一手壓在車頭,身子微微向前傾,目光凌厲,壓迫感十足。

「我憑什麼告訴你,霍驍都不要你了,你還好意思厚著臉皮粘上來嗎?」

宋唯晴踩著油門,她才不信,慕初笛還敢攔著。

然而車子繼續向前,可慕初笛並沒有動,依然站在車子的前方,眼看快要撞上去。

前方的眼眸,無比的堅定,燁燁生輝,震懾力十足。

「你想怎樣?」

這個時候,霍驍對慕初笛失望透了,她不能這個時候讓慕初笛受傷,不然會引起男人的憐憫之心。 「說出霍驍在哪裡,我讓你走。」

不卑不亢,堅定無比。

看著慕初笛信誓旦旦要找到霍驍,宋唯晴心裡那頭名為嫉妒的野獸再次出現。

「真那麼想知道霍驍在哪裡?」

「那你給我跪下,跪下來求我,也許我會記起呢。」

宋唯晴不相信慕初笛會跪下,她只是單純想要侮辱她。

「怎麼,剛才不是很想知道霍驍的位置呢?現在又不想了?放棄了?」

「既然不想知道,那就給我走開。」

開字還沒說完,慕初笛的身影便在車前彈起,矯健的身姿如豹,快速閃到宋唯晴跟前。

脖子遽然傳來一股冰涼,折射出幽幽的金屬光澤。

刀子?

慕初笛身手出乎宋唯晴的意料,她反應過來后,已經被慕初笛給挾持。

「抱歉,我學不會跪下。」

「可是宋小姐應該早就學會讓步。」

清脆的聲音里透著陣陣的威脅。

宋唯晴眼底迸射著怒火。

看著慕初笛的眼眸泛著一絲譏諷。

竟然敢在這裡對她動手?

這可是他們宋家的地盤啊!

宋唯晴暗暗地摸著車椅,摸到車椅上的一個按鈕,輕輕地一按。

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五分鐘不到,幾道熾亮的光線從遠處照來。

慕初笛半眯著眼睛,順著光線看去。

視線還處於模糊的狀態,一道熟悉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二嬸。」

「二嬸你快鬆手。」

宋唯晴趁慕初笛怔住的片刻,一把搶過她手裡的刀子。

她甚至想利用刀子對慕初笛出手。

刀子還沒揮出,手腕處便被擒住。

不知何時霍錚已經跳下軍部大車,跑到她的跟前。

手腕傳來劇痛,咯噔一聲,刀子掉落在地上。

霍錚狠狠地瞪了宋唯晴一眼,兇狠的眸子似乎在警告她。

宋唯晴連忙裝出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我,我剛才太害怕了。」

「沒有想到慕小姐會突然動刀,所以我才受到了驚嚇。」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霍錚真是看呆了,女人啊,真的太特么的會裝了。

若不是他剛才從電話哪裡聽得清清楚楚,是宋唯晴要慕初笛下跪,他還真不知道宋唯晴的演技有這麼好。

太噁心他了。

麻蛋,以後都不敢找女朋友了,就怕找到這種白蓮花。

「二嬸,你怎麼到這種地方來?多危險,周圍都是豺狼。」

霍錚譏諷的意思很濃,他不回宋唯晴,擺明就是不相信她。

豺狼,簡直就是暗指宋唯晴。

慕初笛沒有心思管宋唯晴的事,見到霍錚來了,她馬上揪著霍錚的衣服,追問道,「帶我去找霍驍。」

霍錚對上慕初笛那雙充滿哀求的眸子,他便狠不下心來。

可是,他不能帶她去。

因為他家二叔不答應。

若不是剛才從電話那頭聽到慕初笛和宋唯晴的對話,擔心慕初笛在宋家的地盤吃虧,他也不會沖沖忙忙趕過來的。

現在倒是好了,他進退兩難了。

「二嬸,你就別為難我了。」

如果可以,他早就帶慕初笛過去了。

「二叔沒事的,我先帶你回江岸夢庭吧。」 霍錚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丟給宋唯晴,直接把她當成透明。

然後當著她的面把慕初笛帶上車。

轉身離開的兩人並沒看到,宋唯晴盯著他們目光里的陰鷙。

慕初笛跟著霍錚上了車。

「他不肯見我?連解釋都不聽?」

「我跟沈京川的婚禮是假的,我們沒有結婚的。」

慕初笛定定地看著前方,目光漸漸變得迷離。

「去古曼的時候,我有給他電話,可是他的電話一直都沒人接。」

如果當時他接了,是不是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霍錚看著慕初笛精緻的側臉,優美的線條此時崩得很緊,嬌嫩的肌膚有幾處破皮了,看上去非常的狼狽。

可想而知她是怎樣趕過來的。

只是,古曼?

霍錚似乎聯想到什麼,眼睛微微瞪大,「二嬸,二叔去古曼找你了?」

慕初笛沒有直面對話,不過,她的沉默,算是默認了。

霍錚的心,猛然往下沉。

他看著慕初笛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Prev Post
「劉老絕對這塊石頭如何?」
Next Post
看到他的時候會不知覺臉紅心跳,既覺得甜蜜又害羞,我說這話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