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擰麻花一樣!

骨頭和血液從都露在了外面!

「啊啊啊啊!!!我的手啊!!!」

杜濤立刻躺在地上打起了滾,疼的他是一臉冷汗,臉色蒼白的。

所有人都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向後退了好幾步。

鹿一凡淡淡的指著在場的藝人道:

「你們,以後不用在華夏娛樂圈混了。

全部封殺!」

這句話,差點沒讓眾人笑出聲來。

「封殺?你說封殺就封殺啊?」

「你算什麼東西?」

「我簡直快笑死了!」

「娛樂圈這一畝三分地,連張世豪張公子都沒能佔據!

你算什麼東西?」

「以為有點兒蠻力就了不起了嗎?」

鹿一凡淡淡一笑,沒有解釋,而是說道:

「那你們等著慈善晚宴快結束的時候,就知道為什麼我說這句話了。」

說完。

鹿一凡領著歐美岐往裡走。

留下後面一堆藝人罵罵咧咧的指著鹿一凡的背影罵了起來。

入場之後。

鹿一凡看到了李丹妮今天的打扮也不禁眼前一亮。

高貴的氣質,妖嬈的身段,再加上這露出的身體,恰到好處,又性感到極致的外表!

而且還有李丹妮那獨有的混血美女的異域風情感。

簡直美到了極致!

李丹妮在大禮堂的舞台上,拿著麥克風優雅從容的說著話。

雖說財政困難,並且,發生了藝人大規模跳槽的事件。

但是這慈善晚宴還是被李丹妮安排的有條不紊。

來賓都非常滿意。

即便舞台上面表演的,沒有幾個大牌明星。

但是大家的臉上還是帶著歡笑。

晚上八點鐘。

來賓的慈善表演事件開始了。

一向的慣例。

幾個來頭比較大的華夏和外國的大佬發表了一下簡短的開場講話后。

就把現場交給了年輕人。

這時,張世豪給了劉文斌一個眼色。

劉文斌似乎早有準備,優雅的拿著一把小提琴上了舞台笑著說道:

「多謝李丹妮李總的邀請!

我看李總似乎是把自己的男朋友也帶來了?

聽說這位鹿見寧鹿先生,不但文采非凡,而且小提琴還拉的不錯。

所以,今天在這裡,我就拋磚引玉!

先來一首《魔鬼的顫音》,暖暖場!

呵呵,我的水平不咋地。

還希望,之後李總的男朋友來給大家展示真正的小提琴技藝!」

當劉文斌這句話說出來之後。

李丹妮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臉色瞬間變了!

讓鹿見寧假裝自己男朋友這件事,她就沒對外公布!

為什麼劉文斌會知道的?

而且……

她從來就沒跟人說過。

鹿見寧會拉小提琴,更別說什麼文采非凡了!

能打架,他倒是很能打!

但是你說讓他去拉小提琴,去吟詩作對?

這不是擺明了要讓鹿見寧在這麼多各國的名流人士面前出醜嗎?

更何況!

《魔鬼的顫音》這首曲子的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一般來說,這特么是國際級大型小提琴比賽時用的決賽曲目!

用來暖場?

還讓鹿一凡表演更牛逼的曲目?

這尼瑪擺明了是坑人啊!!!

(本章完) ?這首曲目的作者:塔蒂尼(Tartini)是義大利著名的小提琴家,傑出的教育家,嚴肅的學者和雄勁深沉自成一格的作曲家。

他的一生中除了創作音樂,還寫了一些音樂理論著作,創辦了一所一小提琴演奏為教學宗旨的高等學校,還對小提琴的琴弓進行過改造。

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他創作了14O首小提琴協奏曲、20首大協奏曲、150首奏鳴曲、50首三重奏;其中60首奏鳴曲得到了發表,可是還有200首左右的作品手稿依然被封存在帕多瓦聖安通尼奧總教堂的樂團檔案庫里。

《魔鬼的顫音》則是其中最有名的一首。

傳說塔蒂尼經常夢想學到世上最神奇的小提琴技巧,於是有一次在夢中向魔鬼出賣了靈魂,用來交換琴技,於是魔鬼給他演奏了一段優美的曲子。

夢醒之後,塔蒂尼憑記憶把這首曲子記了下來,便是我們現在所知的這首曲子,由於曲中有很多優美而又極具難度的顫音,所以叫做《魔鬼的顫音》。

這首曲子不長,但因有大量的高難度的顫音而變得極具技巧性,難能可貴的是同時保持了極強的可聽性。

劉文斌這個人。

李丹妮是知道的。

他可是華夏小提琴協會的會長!

目前華夏十大太陽級小提琴家之一!

在世界小提琴界也是能排的上前五十的牛逼人物!

以他的身份地位。

怎麼可能只是來暖場?

壓軸都沒有任何人有意見!!!

然而,此時的李丹妮卻什麼也做不了!

在這種氛圍之下。

難道要她登台上去澄清鹿見寧不是自己男朋友?

而且啥也不會?

那可就丟大人了啊!

而且弄不好,被自己父母知道了。

她父親好不容易才養好的病,又會加重。

可以說,她已經無路可退了。

「早知道,我就不該讓見寧來的……」

李丹妮欲哭無淚。

但是看看旁邊跟歐美岐有說有笑,還打情罵俏的鹿見寧。

她就更無語了。

這個混蛋,都火燒眉毛了,居然還有心情撩妹!!!

台上的劉文斌開始表演了。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小提琴拉的那叫一個驚艷!!!

即便是鹿一凡,也聽的津津有味的。

更別說現場各國的名流人士了。

「見寧!!!」

李丹妮看到鹿一凡邊跟歐美岐有說有笑,還偷摸人家小姑娘的胸。

忍不住狠狠的掐了一下他的胳膊。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如此生氣。

「怎麼了?」

鹿一凡詫異的看著李丹妮道。

「你趕緊偷摸的跑!!!離開這裡!!!

要不然一會兒就來不及了!!!」

李丹妮也沒招了。

只能讓鹿一凡先跑路了。

待會兒她可以跟大家說,鹿一凡吃生魚片吃多了,鬧肚子。

這樣雖然也很丟人,但是總比上了台瞎雞兒拉好吧?

「幹嘛要跑啊?我才來還沒玩夠呢!」

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

鹿一凡看到李丹妮一臉焦急的樣子,真的快笑死了。

原來,平時天塌不驚的混血美女總裁,也有這樣著急的時候啊!

「你玩什麼玩啊?

再不走,一會兒你就要上台了!!!

你不怕丟人嗎?」

李丹妮簡直快被鹿見寧給氣死了。

你的臉皮再厚。

也不能在全世界的名流人士面前丟人啊!

「我幹嘛要走?

不就是小提琴嗎?

我會拉!

兩隻老虎,一閃一閃亮晶晶,你挑一首吧!

我拉的可好了呢!」

鹿一凡擠眉弄眼的沖著李丹妮笑道。

「我我我……我真是被你給氣死了……」

李丹妮一手扶額,滿腦袋黑線,氣的直跺腳。

很快。

劉文斌的這首世界級超高難度的《魔鬼的顫音》就結束了。

台下喝彩聲和掌聲是此起彼伏,一片接一片的。

「不愧是劉會長啊,這小提琴拉的,簡直絕了!!!」

Prev Post
見識了自己的第二位師尊是個如此可親可近的仙妃,墜兒的心徹底踏實下來了,美滋滋的去了悟情島,紹綾聽說墜兒他要去看小猴子,心下有些為難,此際內海人多眼雜,要是泄露了虛水秘境的秘密就不好了,可想到隨後還要亂上好長一段日子,越往後賓客越多,看著墜兒那擔心的樣子,她點頭同意了。
Next Post
「哀家替香貴人謝過皇上了。」皇太后頓時面露喜色。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