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撕拉一聲,將自己的上衣全部撕爛!

露出了可怕,如同鋼鐵澆築一般的身軀!

任由那比大廈還粗大的神雷狠狠的劈在他的身軀之上!

一劈之下!

轟隆隆!!!

耀眼的雷芒,幾乎快要把所有人的眼睛給閃瞎了!

神雷之下,鹿一凡的身軀是那麼的渺小!

就好像是一顆參天古樹下的一隻螞蟻一樣!

「瘋子!!!這是個瘋子!!!」

「他是放棄了嗎?」

「竟然以身扛神雷!?簡直是作死啊!!!」

「……」

一個個不可思議的叫聲,被雷聲給淹沒了。

趙天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

被這種程度的神雷劈中了,焉有能活下來的道理?

雷傲十二翼雲海羽翼猛的一張!

將狂暴的傾盆大雨,生生扇的千米之內,再無雨滴。

他負手在空中,狂笑道:

「我當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沒想到居然是個腦殘!

敢以身扛我的神雷!」

可未等他笑聲落下。

只見那神雷之中,竟然緩緩出現了一個身影。

重生之蒼莽人生 那身影一頭黑髮如同魔神一般,在雨中飄逸的散落著。

一雙眼眸之中閃爍著恐怖的殺意!

全身被漆黑的,實質化到肉眼可見的殺意包裹著。

赫然正是鹿一凡!

「什麼?!這……這不可能!」

雷傲登時全身顫抖了起來,眼珠子幾乎蹦出眼眶了!

以身迎雷!

毫髮無損?

就算是十劫,甚至是十一劫紅塵仙,也絕對不可能扛得住這種可怕的傷害啊!!!!

騎在噴火瑞獸上的老者瞳孔一縮,臉上再也沒有了當初的淡定,甚至手掌狠狠的抓住了身下瑞獸的鱗片。

抓的瑞獸痛苦的叫了出來。

葉辰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一個勁的搖頭道:

「沒可能的……沒道理的……」

趙天香則是一臉興奮的歡呼道:

「太棒了!!!我的小男人,你簡直是我的保護神!!!」

雷傲如同受到了羞辱一般。

虛空一踏,張開了長達百米的十二翼雲海羽翼。

飛到了九霄之上!

所有的神雷,全都隨著雷傲掐動法訣,被他吸在了身體之上!

「你以為我這萬年苦修,只有這點能耐嗎?」

雷傲憤然怒吼。

隨著無數神雷加身。

他宛如雷神降世!

一團圓形的神雷,隨著他真元不斷的注入。

漲大!

漲大!

不斷漲大!!!

百米……千米……萬米……

直到那可怕的圓形神雷漲大到了十萬米的半徑!

光是那神雷上的威壓,已經讓圍觀者們嚇得紛紛朝著千里之外逃竄而去。

根本不敢近距離圍觀了。

雷傲舉著這恐怖的神雷,傲然笑道:

「當年我隻身闖入天外雷域!

婚約首席請走開 苦苦支撐了數千年,這才領悟了神雷的真諦!

我沒想到,今天竟然會遇到你這麼一個專克雷系神通的修士!

不過很可惜,你遇到了我!」

「是嗎?」

鹿一凡面色當然,絲毫不為所動。

反而是搖頭輕笑。

專克雷系神通?

他剛剛甚至半點真元都沒用。

只是用強橫到了極點的肉身去扛罷了。

《不滅金剛經》鹿一凡已經修鍊到了極致。

只是沒有仙氣,不能凝聚仙軀,修成丈六金身罷了。

可是在這凡塵之中。

又有什麼神通,能傷害到他的肉身呢?

想到此處。

鹿一凡盤坐在虛空之中,雙手合十。

轟然之間!

全身金光萬丈,無數奧義的梵文、咒語在其周身不斷顯化出來!

一尊巨大的金佛,帶著輕蔑的笑容,同樣的顯化在了鹿一凡的背後。

圍觀眾人盡皆大驚失色!

這兩位真的是修真者嗎?

簡直就是仙家法術啊!!!

閱讀網址: 鹿一凡睜開眼眸,那一雙金瞳,彷彿能看穿萬古一般。

身後的巨型大佛虛影同樣隨著睜開眼睛。

「雷傲,我此身萬古不滅,仙魔不侵,你區區神雷能破的了嗎?」

鹿一凡盤坐在虛空中悠然道:

「若能破我金身,我便就此離開趙國!」

這話說實在太過狂妄!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話的言外之意是。

你就算是能破的了我的金身,也不可能打敗我!

我想離開,只是因為信守承諾!

「萬古不滅,仙魔不侵?」

雷傲望著那似笑非笑,甚至有些邪魅的金佛虛影,目光凝重,白髮披散,心中升騰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他可是上古時代遺留下來的修仙者!

可修鍊這麼久。

他還真就沒見過什麼橫練之法,能如眼前這人這般邪門的。

鹿一凡身上空門大開。

好像……

全都是破綻!

但是雷傲一旦動了想攻擊的念頭時。

那些破綻,卻全都消失不見了!

又好像……

他全身沒有一絲一毫的破綻!

太詭異了!

雷傲雖然是上古修仙者,將神通修鍊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

但是和鹿一凡這種魂歸億萬年前。

見證了差點讓三界破滅的無量劫。

並被關入黑蓮界吸收億萬大能的記憶,破界而出,在小村外見證紅塵變遷,孤獨活了十幾億年的強者相比。

差距太遠了!

鹿一凡盤坐在半空中。

嘴中的《不滅金剛經》不斷叨念著。

金色的梵文,不斷升騰而起。

身後的金色大佛愈發凝練,大佛嘴角不屑的笑容,也越發明顯。

那可怕的威壓,竟震的滔天巨浪生生被壓下了數十米!

「這……這真的是神通嗎?

這是仙法!!!

仙人才會的法術!!」

葉辰雙手顫抖,老淚縱橫。

「雷傲,還有那外邦人,都是舉世不出的修真奇才!

一個將雷系神通修到了極致,一個將橫練之法修到了極致!」

黑袍老者同樣緊張的道:

「最銳利的矛和最堅固的盾,到底孰強孰弱呢?」

其他修真者們早就看的雙眼放光了。

心馳神往!

恨不得自己就是鹿一凡,就是雷傲!

至於趙天香。

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只能雙目獃滯的看著這一切。

之前她以為鹿一凡不過是一介凡人,最多也就是個金丹修士罷了。

可是現在……

他竟然能與雷傲戰成這樣!

「什麼仙魔不侵,什麼金身大佛,不光是障眼法罷了!!!

以為我雷某人會被你這區區小術給嚇到嗎?」

Prev Post
「啊,師團長全死了。」一群鬼子聽了后,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Next Post
四項至此,心底也瞭然至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