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濃濃立刻看向孟星辰,哭泣著懇求道:「先生,剛才您冒犯我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你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錢?」

她知道自己開口跟陌生人要錢非常奇怪,就像是在敲詐別人一樣,可是她現在真的沒有辦法了。

孟星辰看到她那雙酷似廚娘的眼睛哭著求他,他莫名就有些不爽。

他不耐煩地踢開了她,「滾!」

艾濃濃被踢到了車外,摔在地上。

她的手機掉了出來,剛好有電話響起。

艾濃濃去撿手機的時候,無意識點開擴音鍵,裡面傳來醫生催促的聲音,「艾小姐,今晚是繳費的最後期限了,如果你再不來繳費的話,我們只能將你奶奶送走了!」

已經到了醫院規定的最後期限了,如果今天晚上她還交不上住院費的話,那醫院就會把奶奶給趕出來。

眼看著許清要幫自家主子關上車門,艾濃濃咬牙,又朝著車裡撲了過去。

她伸手抓住了孟星辰的褲腿,低聲懇求著:「先生,求您了,求求您就幫我一次吧!再說剛才您的手下也說了要給我賠償的,您冒犯我的事情也是真的,我願意接受賠償,您就給我點錢可以嗎?」

「許清,把她拖走!」孟星辰不耐煩地朝著車外的手下吼道。

許清急忙伸手過去,想要把艾濃濃給抓走。

艾濃濃為了躲避,乾脆整個人撲進車裡,手上胡亂一抓,也不知道抓到了什麼東西,哭泣著說道:「先生求求您了……」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就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不對勁。

她的手裡好像抓了一個十分奇怪的東西,有著說不上來的怪異觸感。

那東西雖然抓起來很大,但是感覺軟綿綿的……

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艾濃濃還無意識地用手指捏了捏。

孟星辰:……!

艾濃濃聽到頭頂上傳來的男人憤怒且壓抑的聲音,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的,「你、還、不、給、我、放、手!?」

孟星辰的臉色是第一次黑得這麼難看。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敢抓住他那裡,而且還敢捏!

該死的!

他是不舉,是對女人的觸碰沒有任何感覺。

可奇怪的是,當這個女人抓住他那裡的時候,他竟然有了種想硬的感覺……

艾濃濃聽了男人的話之後,又低頭看了看手裡的東西,頓時臉色開始爆紅了起來。

她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電到了一般,趕緊丟開。

完蛋了,她好像抓錯了地方,竟然抓到了男人的那裡。

艾濃濃覺得非常的對不起這個男人,她正想要道歉,孟星辰卻突然扣住了她的下巴。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就迫使她抬起頭來與他對視。

孟星辰的黑眸深沉,「你很缺錢?」

艾濃濃急忙解釋道:「我奶奶生病了要住院,我需要交兩萬塊的住院費,我還差五千塊。」

她沒有別的想法,只希望這個男人可以說話算話。

他的手下不是說願意賠償給她嗎?那她只要五千塊就好。

「我給你100萬怎麼樣?」孟星辰說著,眼睛冷冰冰的,沒有一絲感情地看著面前的這個可憐的女孩。

「一、一百萬?」艾濃濃整個人都愣住了,還以為這個男人是在開玩笑。

這個男人說的是真的嗎?

她只想要五千塊而已,他卻願意給她100萬?

艾濃濃很快就回過神來了。 這男人不可能平白無故的給她一百萬,肯定是要讓她做些什麼。

雖然她不明白自己可以為這個男人做些什麼,可如果這男人真的給她一百萬,她不僅不用擔心奶奶的住院費了,就連奶奶後續的治療費和營養費也全都有著落了。

所以她並沒有多想,小心翼翼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什麼時候可以把錢給我,今天可以嗎?我奶奶還等著交住院費。」

艾濃濃迎上男人冰冷嚇人的目光,咬著唇瓣,後面的話越說越小聲。

她是很怕,但是她更需要錢。

艾濃濃在心底給自己打氣。

「上車。」孟星辰的聲音很冷,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幫助這個女孩。

是因為她的那雙眼睛吧?

可他明明就是絕情絕愛,絕不可能喜歡任何人的。

「你是要帶我去拿錢嗎?」艾濃濃迎上他要殺人的眼光,有些膽怯地問。

許清低聲在她旁邊說:「我家主子答應你了,你還不趕快上車?」

艾濃濃想到如果今晚不能拿到錢,那就救不了奶奶了,為了奶奶,她只能賭一次,選擇相信眼前的男人。

她咬牙上了車,縮在角落裡,連呼吸都盡量屏住,試圖減低自己的存在感。

汽車開始行駛,艾濃濃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眼,卻猛然發現男人竟然也在看她。

他的目光就彷彿是兩個深邃不見底的漩渦,讓人不敢在他的面前耍半點花招。

艾濃濃嚇了一大跳,心頭狂跳。

孟星辰目光陰鷙地瞪著他,忽然發問:「是處女嗎?」

孟星辰小時候的經歷,讓他對於男女這種事情上有著近乎變態的潔癖。

如果這個女孩不是處女,他將會挖出她那雙眼睛!

因為她不配有一雙那麼相似的眼睛。

艾濃濃聽到他問自己這個問題,心裡滿滿都是羞恥和不舒服。

她已經隱約猜到了男人會對她做什麼,她那張未經人事的小臉上,顯得很恐慌。

孟星辰壓低了聲音,語氣裡面已經明顯帶了一抹不耐煩,「就算你不是,我也會給你一百萬。」

不過,他要付出的代價就不是陪他,而是挖出她的眼睛了。

用一百萬買她那雙眼睛!

艾濃濃急忙開口道:「我是!」

她說完之後,又羞恥地低下頭去。

孟星寒這才微微眯了眯眼睛,似乎在思考她說的是真是假。

看到女孩將害怕、羞恥、恐慌等情緒全部都寫在臉上,像是一張白紙一樣,不似作假。

孟星辰這才微微閉著眼睛,似乎在閉目養神。

艾濃濃不敢再看他,乖乖地縮在汽車的角落裡面,內心忐忑不已。

汽車總算是停了下來,開車的許清先下車,恭敬地打開了後面的車門,「主子,到了。」

艾濃濃往窗外看去,發現汽車停在一片別墅區。

聽說這裡是本市最豪華的別墅區,隨隨便便一棟別墅都要上億,不是普通人可以住進來的地方。

看起來這個男人真的很有錢,所以答應會給她一百萬的事情,應該是真的吧?

「發什麼呆,還不下去!」孟星辰先下了車,不耐煩的回頭看向車內。

突然伸出大手,抓住艾濃濃的手臂,一把將她給扯了下來。

孟星辰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艾濃濃跌跌撞撞地跟在後面。

「先……先生,那一百萬您什麼時候給我?」艾濃濃看著眼前黑漆漆的別墅,心裡很是害怕。

但是為了給奶奶救命的一百萬,她咬牙忍住了所有的害怕和恐慌,強迫自己問出了口。

她必須要再次確認一次。

孟星辰煩躁地轉頭,沖著許清說道:「你去把醫院的事情辦妥。」

「是!」許青馬上就答應了。

艾濃濃很想跟許青說清楚,她奶奶住的醫院和病房號。

可是許清卻已經開車離開了。

孟星辰繼續拖著艾濃濃往前走,冰冷的聲音傳來,「如果許清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好的話,他也不配留在我的身邊了。」

艾濃濃咬了咬唇。

不管了,只要這個男人肯給她錢救奶奶,就算這個男人要對她做任何事,她都沒有怨言。

就當是一場何去所需的交易。

進了別墅的大門,電燈的感應開關紛紛亮起。

艾濃濃卻根本沒有時間去打量這奢侈豪華的別墅,而是繼續踉踉蹌蹌的被孟星辰拖著往樓上走。

終於走到了樓上,孟星辰在一道門前面停了下來。

還沒有等到艾濃濃反應過來,她就被拖進了那間黑漆漆的屋子裡面。

接著,她被扔到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隨後男人修長的身軀重重地壓了下來。

艾濃濃緊張得渾身發抖,聲音顫抖,「先生……」

孟星辰的語氣非常暴躁,「還有什麼事?」

艾濃濃很小聲很小聲地說:「您的手下是真的能找到我奶奶住的醫院嗎?」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孟星辰不耐煩的打斷了,「放心,一定找得!」

艾濃濃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原本抵抗的雙手也消極地垂了下來。

就這樣吧,她什麼都不在乎了。

只要能夠救奶奶,她願意做任何事。

然而令她感到意外的是,男人並沒有碰她。

他只是低下頭,不停地親吻她的眼睛。

他的吻太過溫柔,讓艾濃濃被親得迷迷糊糊的。

她心裡在想,等這個男人親完她之後,應該就會奪走她的第一次了吧?

聽說第一次都會很痛,而且這個男人她根本就不認識,他身上的氣息冷得可怕。

可是現在,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一整個晚上,艾濃濃都提心弔膽的。

但是孟星辰除了吻她的眼睛,卻並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如果艾濃濃經歷過那種事情,就會發現孟星辰壓在她身上的某個地方一直都是軟綿綿的,並沒有任何反應。

而艾濃濃未經人事,她根本就不知道,這種軟綿綿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她還傻乎乎的在心裡祈禱著,希望男人等下可以輕一點……

大概是因為這張床太過柔-軟,也許因為男人的吻太過溫柔,艾濃濃最後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一夜過去。

艾濃濃是耀眼的陽光刺得睜開了眼睛。

她發現她睡在一間陌生又豪華的卧房裡,很快她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她驚恐地坐了起來,檢查自己。

卻發現她的衣服除了有一些皺巴巴的,還是完好無損地穿在她的身上。

還有下面……好像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艾濃濃皺著眉想,難道昨天晚上那個男人沒有碰她嗎?

他把自己帶回別墅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如果說他對自己沒有興趣的話,為什麼他一整晚都抱著自己,親她的眼睛?

艾濃濃想了很久,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一抬頭,卻發現在床頭柜上面擺著一張支票。

她拿起來一看,上面的金額正好是一百萬。

這男人住在這麼豪華的別墅里,所以艾濃濃相信這張支票一定是真的。

雖然她直到現在都覺得迷迷糊糊的,不懂為什麼那個男人把她帶回別墅來,卻只是親她的眼睛,什麼都沒有做,還照樣給了她一百萬。

或許有錢人的世界,真的不是她可以理解的。

艾濃濃貼身收好了那張支票,推開了卧室的門,朝外面走去。

她現在只想儘快離開這裡。

走出了房間,下了樓,她才有時間打量了一眼這別墅。

別墅很大,可是卻非常安靜,彷彿這裡除了她之外就再沒有其他人。

Prev Post
四項至此,心底也瞭然至極。
Next Post
不少穿著睡衣的女孩踩著拖鞋在接受調查,不過這群女孩都表示她們在昨晚沒有聽到任何異常的聲音。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