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穿著睡衣的女孩踩著拖鞋在接受調查,不過這群女孩都表示她們在昨晚沒有聽到任何異常的聲音。

「子晨哥哥!」

蘇煙她們宿舍幾人也在樓下,當看到葉子晨之後都跑了過來。

「殺人,姚月將她們宿舍人都……殺了?」

直到現在葉子晨都不敢想,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旁邊的孫一歌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那跳動的眼神顯示著她內心的恐懼。

「都殺了,我們剛才路過她宿舍的時候,還看到她們房間里滿地是血。」

「那是誰報的案?」

葉子晨眉頭緊促,蘇煙挑了挑眉毛開口道。

「貌似是她們宿舍的郭晶,她昨天晚上沒有在宿舍住,當她回來的時候就發現了這情況就報案了……」

「郭晶?」

「就是她們宿舍的富家女啦。」夏可可也在一旁蹙眉,道,「你見過她的,昨天咱們去姚月宿舍的時候,她就站在姚月的身邊。」

「那個女孩……」

葉子晨恍然的點了點頭,可他的心中依舊沉浸在震撼當中。

他怎麼都想不通,姚月竟然會去殺人,難道說是自己將她逼的么!

「就是他……」就在這時,葉子晨的身邊突然響起一道厲喝。他回過頭就看到郭晶紅著眼睛,身邊還跟著幾位警察走了過來喊道,「就是這個人,要不是他的話,姚月她也不會做出那麼瘋狂的舉動來。」

「郭晶,你閉上你的臭嘴!」夏可可眉毛一挑罵道,「葉子晨他怎麼了,姚月殺人幹嘛要跟他有關係!」

「對,不光是他,還有你們!」郭晶臉上滿是凄然的伸出手指,指著她們罵道,「要不是你們,姚月至於會被逼成那樣么?你們這群小三,搶姚月的男朋友。還有你葉子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負心漢,有錢了就開始在外面亂搞!」

就在這時,蓋著白布的擔架被抬了出來,郭晶在看到這一幕後立即便朝著那群擔架撲了過去失聲痛哭。

「姚月……你幹嘛要這麼傻!」

與此同時,幾名警員也走了過來開口道。

「隊長,情況已經勘察完畢,至於死因初步判斷是由利器所傷,至於後續結果還需要等法醫的鑒定報告。」

「嗯,知道了,收隊!」

戴著警帽的警官朝著那幾名隊員揮了揮手,緊接著他便回過頭看向葉子晨等人道。

「不好意思,你們也需要跟我們回警局接受調查。」

「好。」

葉子晨想都沒想就點頭答應,並且他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那幾張擔架上。

他真的想不通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難道說這一切真的都是他的錯么? 第377章替身

審訊室內。

葉子晨一臉嘆然的坐在椅子上,那一開始就出現在現場的警官也在這時走了進來,將筆錄本放在了桌上。

「剛才我在郭晶那裡簡單的了解了一些情況,感覺對你並不能造成任何指證。」

默然的點頭,許久,葉子晨才開口道。

「人……都死了么?」

「都死了。」那警官不置可否的點頭道,「行兇者在將受害者全部殺害之後,便自殺了。現在案子已經要定性了,沒有什麼好審的,你現在安全了。」

「是嘛!」

葉子晨苦笑著點了點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當他從審訊室中離開的時候,便看到門外已經站滿了等他的人,其中蘇煙等人不必多說,就連劉晴他老爹劉局都來了。

「您也來了!」

面露苦笑,劉局不置可否的點頭道。

「從小張那裡聽說你碰到麻煩,就過來看看。怎麼樣,情況如何!」

「沒什麼。」葉子晨搖頭一笑道,「應該用不了多久您就會收到下面的上報了……」

就在這時,剛才跟葉子晨閑聊的警官走了出來,當看到劉局的時候立即快步走了過來。

「劉局,您怎麼來了。正巧有個案子要跟您談一下,您看……」

「走吧!」

劉局和那警官離開,葉子晨等人也在這時離開警局。一路上,葉子晨的心情都很是壓抑……

殺人。

自殺!

她當時為什麼會這樣做。

叮咚。

兜里的手機響起,掏出手機就看到給他發消息的是白無常。

「你在哪裡呀,咱倆見一面唄,貌似好久都沒有見面了!」

豔宮殺:嫡女驚華 「你現在在哪裡?」葉子晨挑眉回復道。

「我現在還在科技大呀,這幾個小鬼我才剛抓到……」白無常回復道。

「那你就在科技大等我吧,我馬上回去!」

「好的。」

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過去,葉子晨回到學校后便直奔女生宿舍樓下。就在不遠處,白無常手裡拽著四道靈體在那裡繞圈。

「嘿,你來啦!」

當看到葉子晨的身影時,白無常立即跑了過來。

下意識的瞄了眼她手裡的鬼魂,這幾道鬼魂正是姚月宿舍的那幾個女孩。不過這群女孩有些奇怪的是,她們的目光都有些獃滯,就算是看到葉子晨彷彿也不認識的模樣。

奇怪。

眉毛向上一挑,葉子晨這時候突然發現這裡面沒有姚月的鬼魂。

「你在這邊就抓到這四道魂魄么,死了不是五人么?」

「我出勤的時候的確說是死了五人呀,可我來的時候就找到她們四個了。這幾個小傢伙也挺可憐的,魂魄讓人抽離了一魂一魄,就算是輪迴轉世,她們也只能當白痴了!」

抽了一魂一魄!

葉子晨神色一震,秦廣王那時候也跟他說過地府最近碰到的鬼魂都是少了一魂一魄的鬼魂……

當時他曾經懷疑是魔族搞鬼,難道說魔族已經將手伸到這裡了?

可是,姚月的靈魂又跑到那裡去了?

「奇怪,太奇怪了。」

葉子晨緊蹙著眉毛……

火眼金睛,開!

淡淡的金光從他的眼中浮起,當他朝著女生宿舍樓看去的時候,卻發現宿舍樓根本沒有半點魔氣的存在。

要是真的有魔族的人來,這裡的魔氣應該很濃重。

就算是時間過了很久,依舊有足跡可循。

可這裡,根本感覺不到半點魔氣。

「喂,你在想什麼?」白無常朝著他擺了擺手,葉子晨這才回過神挑眉笑道,「沒什麼。」

毒醫狂妃:邪王掌心寵 「嗯,我就是想見你一眼,地府那邊挺忙的,我得趕緊回去了。」

「好,那你忙!」

轉瞬間,白無常帶著那幾個小女鬼從眼前消失。從那之後,葉子晨都一直注視著女生宿舍樓……好久好久。

同一時間,商務酒店內。

郭晶身穿浴袍坐在房間沙發上,在她旁邊是一名嘴角噙著淡笑的男子。

「怎麼樣,這副身體有的還習慣么?」

「還好吧。」郭晶淡淡的點了點頭,道,「不過用別人的身體總歸是麻煩,就剛才她爸媽打來電話,我都有點慌了。」

「慌什麼,你就安心的用她的身體就好了!」男子陰柔的笑著從兜里掏出一枚小玻璃瓶,道,「這瓶子裡面是郭晶的靈魂,要是有什麼不懂的你問她就好。」

「靈魂?」

「別想知道的太多,咱們倆現在只不過是合作關係。」男人再度陰柔一笑,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郭晶。至於未來你需要做什麼,我會安排給你的。」

「其實……其實我覺得這樣就夠了,我不想!」

「這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了,我的寶貝!」男人抬起手拍了拍郭晶的臉蛋,陰柔的笑道,「當你答應我換身體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已經上了我的船,你想半途而廢,不可能!現在,你就安心的幫我做事,我……不會虧待你的!」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到自己的身體!」郭晶蹙眉開口。

「這就要看你聽話的程度了。」話音一落,男人浴袍攤開張開雙腿,「來吧,我的寶貝!」

在從女生宿舍離開后,葉子晨沒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回到了家中別墅。

「這麼急匆匆的幹嘛?」葉蓉看著葉子晨火急火燎的樣子不僅挑眉道,「你等會,媽媽去給你洗水果。」

「不用!」葉子晨將葉媽叫住旋即開口道,「我來這裡是有事想要麻煩您。」

「什麼事兒?」

「您能感覺到咱們冰城有魔族的存在么?」

話音一落,葉媽便閉上眼睛身上閃爍起聖潔的光芒。不多時,她便再度睜眼搖頭道。

「沒感覺到,怎麼,魔族的人將爪子伸到冰城來了?」

葉媽的眉宇間閃過怒色,她對魔族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不……不是,就是問問。」葉子晨訕笑著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啦,您去忙吧!」

「誒,那媽媽去給你洗水果。」

葉蓉也沒有多想轉身離開,就在這時,小白伸著舌頭哈赤哈赤的跑了過來。

「老大,你在找魔族的人?」

「嗯。」葉子晨點了點頭,小白卻是在這時開口道,「我能感覺魔族的人在哪裡!」 第378章別用他

轉眼間,三天的時間悄然而逝。

正如蘇逸雲預測的一般,在這幾天的時間內養顏集團的股市幾番漲停,公司市值翻了幾番。

「抱歉呀,網上那些言論對你影響挺大的吧。」

坐在肖語媚辦公司的沙發上,葉子晨滿是歉意的開口。這幾天她幾乎都沒有出家門,在她門外一直都有一堆媒體堵在前面,直到今天才稍有好轉。

「這有什麼好在意的,我那時候就是怕發言的話會造成不必要的影響。要不就算是讓我承認,是你的小三也沒什麼呀,你現在又沒有真正結婚,我也不屬於破壞你家庭感情,那群八卦媒體就算在說能說出花來?」

肖語媚淡笑著開口從椅子上站起,來到葉子晨的身邊坐下,朝著他的臉吧唧就是一口。

「倒是你,讓我們養顏集團的股市漲了這麼多,你想要什麼獎賞。」

要是放平時肖語媚如此勾人的話,說不定葉子晨都把持不住了。不過近幾天他一直都在為魔族的事情鬧心,也就沒那麼多心情……

「你拿出來一部分錢給那些受害者的家庭送過去吧,就算姚月殺人不是我指使的,可要不是出了那檔子事,她也不至於會這樣。」

黯然的嘆了一口氣,肖語媚抿嘴輕笑道。

「我的小男人還真是善心呀,這根本不用你說,我早就已經在處理了。」

「這樣最好。」

葉子晨淡淡一笑,倆人又閑聊了一陣便到了午飯的時間。

「一起唄,我的小男人,咱倆都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

「沒有好久吧。」葉子晨挑了挑眉,道,「在帝都的時候才剛吃過。」

他還想趕緊回別墅,其他人察覺不到是由於魔氣過弱,可是小白卻能感覺到,最近它一直在鎖定那魔氣的位置。

他還尋思一會回別墅問問小白那邊的情況。

「我說好久就是好久,你到底去不去?」肖語媚雙手掐腰,看到她的樣子葉子晨立即無奈攤手,「去去去,我去還不成么?」

「哼!」

直到這時肖語媚才露出得意的笑容,挎住葉子晨的手臂從公司離開。

說真的,葉子晨特別不理解為什麼他身邊的這些女人都特別喜歡吃料理,在他看來吃這些就不如東北亂燉實在……

肖語媚帶他來的是一處新開的泰國料理店,對這些一竅不通的葉子晨自然是將點餐的權利交給了肖大美人。

「幹嘛啦,跟我吃飯的時候開心點好不好。」

點餐過後,肖語媚注意到葉子晨的眉毛一直團簇在一起不由得開口,從在公司的時候他就是如此。

「在想事情,最近的煩心事太多了。」葉子晨歉意的開口,肖語媚立即撇了撇嘴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掌,「別給自己太多的壓力,你不是救世主,知道么?」

「嗯。」

淡笑著點了點頭,餐廳內卻是突然間響起一道怒罵聲。

「服務員,服務員……你們這什麼破店?」

Prev Post
艾濃濃立刻看向孟星辰,哭泣著懇求道:「先生,剛才您冒犯我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你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錢?」
Next Post
賈珍珍心裡默念完,就開始動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