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銀的密度約為十四克每立方厘米,幾乎是鐵的兩倍,泡在水銀池中,就像是身處近千米深的海底,常人進去,骨骼都要被壓碎。

勉強打完一套拳法,柯明德簡直筋疲力盡,抬動指頭的力氣都沒有,精神中呼喚一聲,若蘭扔下一根繩套,將他吊出水銀池。

「呼!」

柯明德喘了一口氣,身子一抖,像是公雞抖羽,黃狗抖毛,每一處皮肉都在顫動,一蓬水銀珠從他身上甩下,落在地上,一顆顆圓如珍珠,沿著事先做好的凹槽流入水銀池。

「憋死我了!」

他現在能憋氣近一小時,可在水銀池中,十分鐘都堅持不住。

「如果可以煉成胎息,就能在池子中多泡一會。」

「胎」是人出生前的形態,指先天。「息」就是呼吸。

「胎息」就是先天之呼吸,是先天境界的特徵之一,表現在不用肺呼吸,而是用毛孔、皮膚、肌肉、內臟呼吸,呼吸的也不只是空氣中的氧氣,還有自身的真氣。

煉成胎息后,幾乎能夠無限度憋氣,因為此時人體可以從真氣中直接汲取力量,維持生命,只要真氣不耗盡,就不會出現憋死的狀況,哪怕進入宇宙真空,也能維持一段時間的生存。 柯明德又在研讀玄天無極錄中的信息,一面寫寫畫畫,記下自己的靈感。

武學之道,博大精深,窮盡一生之力,也無法面面俱到,研究透徹,推陳出新,更是難上加難。

柯明德很久以前就已經謀算,將武學在地球上傳播,藉助六十億地球人的智慧,推演功法,將全地球的人類當做試驗品,為自己的前途鋪平道路。

他自然不是什麼大陰謀家,計劃掌控世界,成為幕後大佬,犧牲全體人類的利益,鑄就攀登的階梯。

這是互利互惠的,人類得到修鍊文明,開啟生命進化的全新一頁,增強身體,延長壽命;而柯明德,則可以藉助無數人的聰明才智為己用,攫取智慧的火花。

這個計劃極為漫長,僅靠在網上傳播的「九天十地神功」,至少要花幾十年的時間,才能發展到「全民修鍊」的盛世,要經過無數次研究,才能靠人類自己,鑽研出行氣境的功法。

到那時,柯明德的修為,至少也是人仙,不再畏懼人類的常規武器。

要完成這個計劃,有幾點需要注意:

需要有人開始修鍊,並且嘗到甜頭,這樣,他就會自發向周圍人推廣,如同瘟疫,迅速染遍全球;需要有人營造一個創新氛圍,鼓勵人人進行武學創新,並且推動武學交流;柯明德要引領武學的發展,適當公布一些武學知識,保證人類的武學創新速度、效率足夠前沿,能對他產生裨益;把持天下大勢,保證自己能夠獲取「全民修鍊」的最大紅利。

種子已經灑下,就等它發芽、成長、收割。

「柯總,名單已經發過來了,您看一下!」

呂燕書將一份文件夾遞給柯明德。

自從若蘭不再主持企業具體事物,所有的擔子都落在她的肩上,此外還要充當柯明德的生活秘書,管理一切雜物,忙得不可開交。

好在她對柯明德兩人十分忠誠,博取二人的信任,學到了一門長春功,不時吃一些補品,精力充沛,能忙的過來。

柯明德打開文件夾,是厚厚一疊個人信息表,有姓名性別、家庭背景和出生年月。

名單上的人都是十八到二十四歲的青年,履歷不凡,有過許多獎項、證書,更扎眼的則是家庭背景,有的父母身居高位,有的父母是商業寡頭,每一個簡單的。

吃雞奶爸修仙傳 柯明德匆匆看了幾眼,把文件夾丟給呂燕書:「你隨意挑二十份,通知他們,明天上午到這裡,我對他們進行面試,留下十個,悉心培養,傳承我的武功。」

「好的!」

柯明德前幾天向外傳達信息,說自己希望收一些年輕人學生,傳授武學,對他有些了解的大人物立刻把自己的子女推薦過來,讀書的請假,出國的回國,不斷有人前來打聽情況,呂燕書不勝其擾。

梟寵狂妻 這些學生,會被柯明德進行心靈暗示,日後,將成為他掌控世界的途徑。

「丹藥研究的怎麼樣了?」柯明德問。

「您給的十六種丹方,我們已經配製出四種,分別是人蔘養榮丸、白蛇熊膽丸、蜜蠟黃膠丸、八寶益氣丸,正在進行臨床驗證,下一步就要向葯監局報備……」

「丹藥生產線已經開始研發,預計明年年中就能投入使用,日產量能達到八千枚……目前我們正在與幾大藥材種植基地進行商談,為我們提供優秀品質的藥材,此外我們還收購了一些葯田,專門進行蛇露、甸畯等作物的養殖。」

柯明德點點頭,人類對於保健品的需求是永無止境的,他所提供的丹方,都是經受時間檢驗,效力優異的丹藥,在武俠世界,都是各大門派的不傳之秘。

一旦修鍊功法在地球普及,必然帶動這些丹藥的銷售,柯明德雖然不在意錢多錢少,可天上掉錢的事,誰也不嫌多,何況不用他自己勞心勞力,只需要提供幾份丹方,坐著數錢即可。

他的計劃,也需要大量的金錢作為支撐。

「燕書,你培養幾個人接你的班,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去親自教學生,這些事情以後還要交給你,可別讓我失望。」柯明德道。

……

早上七點鐘,悟道齋門前停滿豪車,道路兩旁被塞得滿滿當當。

悟道齋是柯明德為別墅取的名字。

一些年輕人聚集在一起,站在大門口,等候開門。

「吳森!你從國外回來了?」紀超大為驚奇。

他兩個從小就在大院一起長大,是最好的玩伴,吳森在十歲的時候到美國讀書,今年剛剛考入斯坦福大學。

「是啊。」吳森打了個哈欠:「我昨天夜裡才下的飛機,一大早就在這等著,這是什麼情況?我祖父非要讓我回來,說要我做一個神棍的學生,真是可笑,我在學校的導師教授,哪一個不是世界聞名。」

「看在兄弟的份上,我可要提醒你,千萬別這麼說,小心引火上身!」紀超,左右看了兩眼,小心翼翼道。

「怎麼一回事?我最近沒關注過國內的事,跟兄弟我說道說道。」吳森向他打聽。

「你聽說過明蘭集團嗎?」

「是那個橫跨醫藥產業、養殖業、農業等多個領域的大集團?就兩年時光,一躍成為世界五百強的大集團,卻沒有丁點上市、融資的想法,無數投資人揮舞鈔票無法入局,我有幸品嘗過一次醒神茶,那滋味,舉世難忘!」

吳森眯起了眼,香茗的滋味似在舌尖回蕩。

「不錯,醒神茶去年一整年才賣出十餘斤,有市無價,我爺爺得了半兩,寶貝的不得了!」紀超道:「要收我們為學生的柯明德柯先生,就是明蘭集團幕後的掌舵人。」

「什麼!」吳森震驚無比:「那他收我們為學生做什麼?以他的身份,根本不用在意我等的身世。」

「前任全國首富馬老闆吧,半年前跑到美國參加世界無限制格鬥大賽,得到了冠軍,你知道吧?」

「聽說過,他前幾年拍功夫短片時候不就是這樣么,花大價錢砸,花錢買個格鬥大賽的冠軍怎麼了?」

「馬老闆憑藉的是真本事,我的叔叔在外交部工作,清楚的很。」

「怎麼可能?他那身材,今年都五十歲了!」

「他早年結識了柯先生,學到了一些真功夫,現在在武術界,也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據說柯先生是神仙下凡,神通廣大,像醒神茶,就是他從仙界帶來的仙種……」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聽著紀超的科普,吳森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被打碎了,連忙取出手機,從郵箱打開一份文件。

這是他祖父發給他的。

吳森本來拗不過長輩,打算回國混個過場,對於收到的資料也不上心,此時卻有些後悔,飛快瀏覽他祖父費盡心思收集到的柯明德的資料。 已經日上三竿,別墅的大門終於打開,保安從值班室出來,向眾人進入悟道齋。

正值春季,萬物萌發,庭院中百花爭艷,枝葉豐繁,亭台水榭,錯落有致,不似江南,勝似江南。

「這些都是些什麼植物?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葉楠從道旁掐下一片葉子,青翠欲滴,葉稍捲成一個卷,風一吹過,發出細微悠揚的聲響。

幾千幾萬片葉子同時鳴響,匯聚在一處,如同一支悠揚的交響樂。

葉楠的母親是研究植物的教授,她的父親在農業部工作。她自幼對於珍稀植物耳濡目染,了解甚多,但她發誓,絕對沒有見過這種奇特的植物,甚至未曾聽說過。

「你們看,那是醒神茶!」紀超大喊。

眾人立刻圍了過去,一株株低矮的茶樹正在盡情享受陽光。地面上有管道進行滴灌,管道中是特地配製的營養液。

「不可思議。」

這些公司哥們議論紛紛。他們一個個打扮的光鮮亮麗,一表人才,此時,卻如同初入大觀園的劉姥姥。到處都覺得新奇。

「不要亂碰。」保安提示道,把他們帶到了一座廳房,四壁都是玻璃,能清楚看到外面的水池,以及水池上隨風搖曳的荷葉。

這片荷葉來歷奇特,大有跟腳。

趙無極墓中,有一方錦盒,放置在最尊貴的地方,錦盒中存放著一顆蓮子,已逾千年,表面污黑,硬如鋼鐵。

柯明德十分好奇,將它列印出來,泡在生命之水中,誰知過了幾個月,蓮子竟然長出嫩芽,連忙差人挖開一座蓮池。

「真不敢相信。我父親這樣精明的人,也會被一個神棍欺騙。看我待會兒不拆穿他。」

幾個人抱團聚在一起。說著柯明德的壞話。其餘人等已經感覺到此處的不凡,心中不滿多了幾分對好奇和期待。

「天吶!」

葉楠正在與張部長家的千金交談,忽然見她張大了嘴,直愣愣看著自己身後,連忙轉身。

透過玻璃牆,看到蓮池之上,一個年輕人,踏著水面走來,錦鯉越波,在他腳邊翻滾。

此人黑髮如同墨染,用布條紮成髮髻,兩條布帶垂下;面孔如天上神仙,丰神俊朗;身上披著一件古風長衫,寬袍大袖,纖塵不染,腰系玉帶,懸著一塊玉佩,像是從畫中走來。

柯明德身上的長衫,用九玄絲為材料,請頂尖大師設計製作,舒適美觀,能辟水火,可擋箭矢,甚至能擋住一些小威力的子彈。

「怎麼會有這麼英俊的人!」葉楠身世顯赫,身邊蜂蝶飛舞,各個都是年輕俊傑,英俊瀟洒,她向來不假辭色,可看到柯明德的第一眼,就已經被他折服。

「裝神弄鬼!」有人說道:「水下設有木樁,任誰也能走過來。」

沒有人理會他,大家都被柯明德的風姿吸引。

柯明德信步走到玻璃門前,不見伸手,推拉門自動打開,等他進去,又自動合上。

「這不是自動門啊!」紀超喃喃自語,走到門口,看了幾眼。

柯明德走入大廳,穿過人群,所有人為他避開,讓出一條小道,就像是迎接一位國王,不敢有絲毫不敬。

方才出言質疑的人,此時也是滿臉敬畏。

看著柯明德從眼前走過,葉楠睜大雙眼,仔細觀察,只見他皮膚細嫩,好像沒有毛孔,走過之後,空氣中留下一股淡淡的馨香,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

「諸位到此,想必對我有些了解,明蘭集團,是我夫人的產業,我叫柯明德,是一名練氣士。」

柯明德一撩衣袍,大馬金刀坐下,像是一尊天神,充滿威嚴。

自從見到這些公子哥,他就暗中使用了精神法術,將他們的心靈玩弄於股掌之間。

「今日召爾等前來,是為了收一些學生,傳承無上秘法。」他說道。

「柯……大師,什麼是練氣士?」紀超問道。

「叫我先生就好。」柯明德擺擺手:「顧名思義,練氣士,即練氣之人,煉精化氣,修鍊身體,補足精氣,煉成內氣、真氣,最終達到延年益壽,強身健體之功效,若有機緣,或許能得長生,羽化登仙。」

「練氣士有多厲害?」吳森壯著膽問。

柯明德心念一動,一股真氣透體而出,曲折如意,只見他頭頂布帶解開,飄飄飛起,像是一條帶魚,在人群中飛舞一圈,回到柯明德面前,落在他的掌心。

柯明德捉住絲帶一端,用力一抽,另一端打在大理石地板上,地面頓時裂開一片縫隙,碎石脫落,緊接著,絲帶又自動回到他的頭上,將長發紮好。

他用的是控鶴擒龍,真氣外放的技巧,但操控絲帶在人群中隨意飛舞,就是先天高手也無法做到,是他暗自叫出維拉,配合自己演了一齣戲。

「你們還有什麼疑問?」

經過幾齣「表演」,下馬威做得到位,自己世外高人的形象已經樹立起來,通過讀心術,柯明德已經看不到還有人懷有異樣情緒,一個個把自己當做活神仙看待,恨不得托妻獻子,散盡家財。

「柯先生為何要招收學生,傳授練氣法門?」一人最終問道。

「世事如同苦海,人人不得解脫,我憐憫世人受苦,傳下超脫之法;傳承道法,超度世人,可以積攢功德……」

柯明德思考片刻,腦子中過了許多借口,最終道:「我柯明德一生行事,何須向旁人解釋!」

「我這次只收十人作為學生,傳授練氣之法,為期三月。」

「作為學費,你們每人要付一百萬元,不像學習的,可以離開了。」

免費的東西,總不會讓人珍惜,越稀有的、越昂貴的,哪怕一文不值,也會受到追捧。

功法更是如此,所謂法不可輕傳,唐三藏西天取經,尚且賄賂了紫金缽盂,柯明德這樣做,只會讓人更加珍惜這次機會。

他在網上免費公開的「九天十地功」,僅僅是作為啟蒙,極為粗淺,只能修鍊到行氣境界,這些人要想深入研究,還需要到他這裡「取經」。

在場二十多人,沒有人離開,不說他們都被柯明德洗腦催眠,哪怕是發自本心,也不會放棄這個寶貴機會,況且這些人個個家世不凡,一百萬隻是等閑。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也好。」柯明德微微頷首:「葉楠、吳森、紀超……這十個人留下,其他人可以離開了。」

人們總是偏愛珍惜的。

經過一遍遍的暗示,所有人都把這個機會當做無上的光榮。

被點到名字的人欣喜若狂,其餘人大失所望,又不敢發火,只好垂頭喪氣離開。

柯明德並不是隨意挑選,被他點到的人,都是這些公子哥中的佼佼者,而且家世不凡,在社會上舉足輕重,擁有很大權力,日後極有可能步入政壇,翻雲覆雨。

這正是他最深的謀划。

這些人正處於二十歲,思想的可塑性最強的時候,柯明德將在三個月中,對這些人進行不斷地暗示、催眠,最終在他們的腦海中,種下根深蒂固的念頭:忠於自己。

等到老一批的領導人物謝幕,這些俊傑走上前台,他將成為掌控世界的男人,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我今天給你們上第一課,氣息。」 柯明德已經列好教學大綱,將許多功法熔於一爐,提煉出其中共性,不是什麼神功絕學,但中正平和,不寒不燥,不溫不火,最適宜用於築基。

他在第一課中,向學生傳授了氣息篇,並且提供了在生產線上試生產的八寶益氣丸,這些學生也很優秀,經受過至少十六年的教育,世界觀方法論,都是人中驕楚,十日之內,全部練出第一縷氣息。

在這十天中,柯明德詳細講解了人體中的三百條重要經脈,與一千多處重要穴位。

葉楠細心做好筆記,經過柯明德批准,向出版署申報,付梓印刷,通行全國。

這種基礎知識,是孵化武道的溫床,柯明德絲毫不吝嗇。

人們認識穴道經脈,大多是靠日積月累,代代相傳,地球上的經脈知識幾乎為零,必須要靠柯明德進行啟蒙。

傳聞人體之內,穴位有一元之數,多如繁星,數不勝數,尋常人掌握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能算得上見識廣博。

據說修為高深之後,能夠識遍自身經脈穴位,完全掌控自己的身體,甚至能夠開發出種種神通異能,這就不是柯明德能夠想象的了。

柯明德讀遍各種功法筆記,統共掌握了一千多處穴位,此時傳授出去,大大促進人類對於武道的研究。

說起來,托爾才是真正的艱辛,熊貓的經脈與人體差之千里,全靠自己摸索,它如今選中胸口的一處穴道,開闢成氣海,正在尋找煉化真氣的關竅。

Prev Post
除了老夫人之外,還有修為已經達到等於於人類養魂階後期的固魄境後期的二族老和三族老來帶隊,年青一輩則除了阮青曼和她的丫鬟小青之外,還有一個叫洛燕和凌霞的,雖然二女看上去要比阮青曼大上幾歲,但修為卻也已經達到化形境初期。
Next Post
這裡沒有任何回應,沒有胡三刀的笑聲,哪怕是鄙夷,此時此刻他也願意聽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