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金清石笑著道。 「秘密?」孫院長張著大嘴疑惑的道。

金清石神秘的笑了一下,然後慢慢的打開手中的玉盒,一股濃濃的清香立即從玉盒裡沖了出來,一顆金黃色、如鵪鶉蛋大小、閃著金光的丹藥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啊?好濃的藥性啊!這到底是用什麼藥材煉成的?」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中醫驚嘆著道。

「絕對不是凡品啊!你看那個玉盒!那可是極品古玉啊!而且還是帝王綠!」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吃驚的道。

「大家小點聲!不要影像到金將軍!」孫院長連忙向著大家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道。

金清石用輕輕的扒開師父緊閉的牙齒,將還魂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嘴裡。

還魂丹慢慢的化成一道金色的液體,從無塵的喉嚨一直流到了胃裡,然後一點點的向全身流動著。

無塵三魂、七魄里的天魂和地魂、命魂和七魄里的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氣,四魄力正一點一點的消散著。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道金光湧進了無塵的元神里,正在流失的三魂和四魄馬上停止了流失,而且一道道已經離開無塵身體的魂魄,瞬間又回到了元神里。

三魂、七魄一點一點的凝聚著!

十分鐘后,凝實的三魂、七魄,重新在無塵的元神里歡快的遊動著。

「啊!石頭!石頭!」無塵突然張開眼睛,大聲的喊著!

「師父!師父!我在這裡!我在這裡!」金清石馬上抓住師父的手激動的道。

「石頭!你怎麼也跟著我來閻王殿了?」無塵急著道。

「師父!這不是閻王殿!這是醫院!」金清石連忙解釋道。

「我還活著?」無塵看了一眼周圍,然後驚喜的道。

「嗯!我們都活著!」金清石用力點了點道。

「傻孩子!你就讓師父安靜的走吧!不要為了救師父,再傷到了你自已!」無塵苦笑著道。

「師父!我已經找到了修復丹田的方法!等我把藥材找齊了,就幫你治療!」金清石爬在無塵的耳邊小聲的道。

「哦?是書上的那個藥方嗎?」無塵皺著眉頭道。

「不是!是有人給了我另外一個叫玄靈液藥方!只要再找到一個靈獸的內丹,就可以把藥液配成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這是真的嗎?」無塵激動的道。

「嗯!等回到家裡我再慢慢的跟您說!」

「那我們趕緊回家!」無塵急著道。

「金將軍!你真的要出院嗎?」孫院長急著道。

「是的!我師父現在已經沒事了,大家能在深更半夜的趕過來,這份恩情我金清石將會永遠記在心裡!」金清石向著孫院長和二十多個專家雙手抱拳道。

「金將軍!您千萬別這麼說!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不過你們要是出院最好先跟沈主席說一下!要不然我可不敢給你們辦出院手續啊!」孫院長苦笑著道。

「明白!孫院長!我這就去跟我爸爸說!」沈雅微笑著說完,馬上向著門口走去。

荒野幸運神 在ICU的病房的門口,老謝、強子、小志、奎奎和剛剛趕到的阿依蓮、麻垢金、杜娟、杜媽媽,正站在門口焦急的向著裡面張望著。

沈國放皺著眉頭坐在門口的椅子上,兩個身材魁梧、穿著軍裝的上尉緊緊守在他的兩邊。

沈雅剛剛走出來,杜娟立即抱住沈雅痛哭失聲的道:「姐!是我不好!我不該在這個時候離開家!嗚嗚嗚嗚…」

「傻丫頭!昨天是你父親的祭日!你不去拜祭怎麼能行呢?」沈雅拍了拍杜娟的後背輕聲的道。

「嗚嗚…可是我沒有見到師父最後一面!也沒有照顧好老闆!我真的好後悔!」杜娟哭泣著道。

「師父已經醒了!石頭也沒事了!現在我給他們辦出院手續!有什麼事大家回去再說!」沈雅微笑著道。

「那師父的病怎麼辦?」老謝急著道。

「石頭已經想到辦法了!」

「太好了!我馬上通知老廣,讓他不要這麼急的趕過來了!」老謝高興的道。

「小雅!無塵大師真的能出院嗎?」沈國放皺著眉頭道。

「嗯!爸爸!麻煩你跟孫院長說一下,沒有你的命令,他不敢辦出院手續!」沈雅微笑著點頭了點頭道。

「我現在就跟他說!」沈國放馬上點了點頭道。

三輛龍霸和一輛別克商務車離開了301醫院,向著香山的方向勻速行駛著。

穿著少將軍裝的麻垢金一邊抽著煙袋鍋一邊向著奎奎嚴肅的道:「無塵大師被廢了丹田的這件事,我一直在暗中調查著,那四個印度僧人就住在京城飯店的1106和1105房,這兩個房間是一個周憐惜的女人訂的房!我曾經去試探過他們,其中兩個年輕人是先天初階、一個是中年人先天中階,另處一個老的我看不透,這些人都非常危險!你們最好放棄報仇的打算!」

「爺爺!這仇我們是一定要報的!」奎奎堅定的道。

「奎奎!我知道我阻攔不了你們去報仇,可是報仇也要量力而行啊!」阿依蓮急著道。

「我們不會盲目的去報仇的!不過就是再危險我也要去!因為我不能丟下那些兄弟!」奎奎搖了搖頭道。

「那你有沒能想過阿依蓮?如果你發生了什麼意外,讓她怎麼辦?」麻垢金皺著眉頭道。

「爺爺!你是想讓我拋棄那些生死兄弟嗎?」奎奎黑著臉道。

「爺爺不是這個意思!他只是擔心你的安全!」阿依蓮連忙解釋著道。

「你們去報仇那就是以卵擊石!不要以為子彈就是天下無敵的!依蓮的太爺爺就可以用肉手來抓住子彈!」麻垢金冷冷的道。

「爺爺!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件事情我必須要做!」奎奎堅定的道。

「你……」麻垢金用煙袋鍋指著奎奎,瞪著眼睛道。

「爺爺!奎奎和那些兄弟是生死之交!他如果退縮了,將來怎麼面對這些兄弟?我不反對奎奎去報這個仇,而是怎麼來報這個仇!爺爺你一定幫幫他們才行!」阿依蓮連忙說道。

「我能不幫嗎?我只有這麼一個孫女!我只不想看著他們白白的去送死!」麻垢金黑著臉道。

「謝謝爺爺!謝謝老婆!」奎奎馬上微笑著道。

「哼!」麻垢金冷哼了一聲,然後一口接著一口的抽著煙袋 三輛汽車在卧龍名苑的別墅前停了下來,坐在別墅大門口的小虎帶著兩隻藏獒立即沖了上來。

「嗚嗚嗚嗚……師父!哥哥!你們嚇死小虎了!」小虎一邊抱著無塵一邊大哭著道。

「真是對不起!把小虎都嚇哭了!」無塵微笑著道。

「師父!我不是嚇哭的!我只是心裡難受!」小虎抽泣著道。

「小虎!趕緊把師父抱上樓!你哥哥已經找到治好師父的辦法了!」沈雅微笑著道。

「真的啊?那哥哥的醫術不是比師父更厲害了嗎?」小虎高興的道。

「你哥哥只是找到了一個藥方!他怎麼可能有師父厲害呢!」沈雅笑著道。

大家進到了別墅里,杜娟和杜媽媽連忙給大家沏著茶水,無塵躺在床上喝了幾口龍涎液后,馬上向著金清石問道:「那個藥方是怎麼得到的?」

「師父!你的祖先原來是五龍炎帝的第九個弟子啊!………」金清石將遇到丹晨星君殘魂的事情跟師父詳細的說了一遍,無塵聽完馬上雙手合十,激動的道:「阿彌陀佛!謝謝先祖的救命之恩!」

「師父!等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就去一躺香港,想辦法將那個怪獸的內丹取了!您就可以完全恢復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也不知道那隻怪獸還在不在了,而且你也要小心那個朱丹陽!萬一打不過他,你一定不能跟他硬拼!」無塵認真的道。

「師父!我忘了跟您說一件事情,我得到了一個先天中階的超級保鏢!有他幫忙絕對是手到擒來!」

「哦?是什麼人?」無塵高興的道。

金清石立即輕輕念了一聲「出!」金蠶立即出現在了金清石的身前,他馬上向著金清石道:「主人!」

「師父!他叫金蠶!是我超級保鏢!您看他的怎麼樣?」

「這個人全身都是毒吧?」無塵看著全身漆黑的金蠶吃驚的道。

金清石把金蠶收回到空間里后,將收服金蠶的事情跟師父簡單的說了一遍,無塵聽完高興的道:「好!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好!有了這個毒人!就是遇到先天中階的人,你也不用怕了!」

「師父!這回你該放心了吧!」金清石得意的道。

「放心!放心!我是一百個放心啊!」無塵笑著道。

「師父!我這裡還有一些老虎肉,你要不要吃一點補補身體?」金清石小聲的道。

「有老虎血嗎?」無塵兩眼放亮的道。

「有啊!」

「我給你藥方!你把這些藥材熬成藥汁,然後跟老虎血按一比一的比例勾兌好,這樣藥性會更強!」無塵高興的道。

「好的!」

金清石記下無塵說的藥方,馬上開始準備著藥材,這個時候已經是早點六點鐘,沈雅和杜娟、杜媽媽開始在廚房裡忙著給大家做早餐。

大家吃完早餐,跟無塵打了聲招呼后,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別墅。奎奎和小志要回單位報道,老謝也換了一身新衣服,準備請梁爽吃飯。

金清石把用老虎血配好的中藥給師父喝下去后,無塵很快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石頭!師父現在沒事了,你趕緊回去看看爸媽和王瑩!都快一個月了,他們一定很擔心你!」沈雅小聲的道。

「你要去上班嗎?」金清石向著換上職業裝的沈雅道。

「是啊!我總不能拿著工資不幹活吧?而且我又不是包養的二奶!」沈雅笑著道。

「你不是二奶!你永遠是大奶!」金清石一邊說一邊將兩隻大手扣在了沈雅的雙峰上。

「討厭!」沈雅紅著臉道。

「好久沒做運動了!要不你晚點去上班?」金清石小聲的道。

「不行啊!我今天早上還有一個會要開呢!等晚上我再好好陪你!」沈雅柔聲的道。

「哦!那好吧!」金清石鬱悶的道。

沈雅在金清石嘴上輕輕的親了一下,然後拎著包向著門外走去。

烏黑的秀髮、修長的身材、筆直的雙腿、纖細的蠻腰,高高翹起的雙臀,沈雅雖然生了孩子,可是已經完全恢復到了已前的模樣,容光煥發的小臉上,散發著誘人的光芒!

金清石看著高高翹起的下身,苦笑著道:「老實點吧!沒得吃了!」

「呵!呵!呵!」一陣笑著從身後傳了過來。

「小影!我來啦!」金清石說完馬上向著三樓沖了上去。

金清石把給父母和姐姐、二叔準備好的野味裝成三大箱,然後將沈晨放在嬰兒椅上向著中南海開去。

「夫人!小航回來啦!」正在院子里掃著地的忠叔看到霸道停在了大門口,他馬上扔掉掃把衝到別墅里大叫著道。

「小航!小航!」鄧惠敏馬上從別墅里跑了出來。

「媽媽!你看這是誰?」金清石抱著沈晨從汽車上跳下來微笑著道。

「啊?他是小晨嗎?」鄧惠敏激動的道。

「嗯!寶寶!快叫奶奶!」

「奶!奶!」沈晨趴在金清石的懷裡,瞪著大眼睛,看著鄧惠敏奶聲奶氣的叫著。

「乖!乖!我的大孫子哦!快讓奶奶抱抱!」鄧惠敏激動的道。

鄧惠敏開心的抱著沈晨轉身向著別墅里走去。

「我怎麼不吃香了呢?」金清石向著忠叔鬱悶的道。

「呵!呵!呵!因為你不可愛了!」忠叔開心的笑著道。

「唉!江湖地位不穩啊!」金清石嘆了口氣,然後從車后抱著大箱子向著別墅里走去。

晚上所有人全部都趕了回來,大家一邊吃著野味一邊聽金清石說著抓捕糯康的事情。

「小航!這個案子已經結束了,下一步你有什麼安排?」葉政仁微笑著問道。

「我這兩天會去香港一趟,然後再去湘北省檢查一下那裡的訓練情況!」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你師父的病怎麼樣了?」

「我去香港就是為了尋找一味藥引,如果找到了那師父很快就會恢復了!」

「好!如果有什麼困難就給我打電話!」葉政仁高興的點了點頭道。

「二叔!現在京城的治安怎麼樣?」

「那些人昨天晚上已經全部離開京城了,目前還不知道他們去哪裡!」

「難道是他們找到想要找的東西了?」

「很有可能!不過這些人都是高手,我們無法靠得太近,所以無法知道他們到底在找什麼東西!」

「吃飯!吃飯!一回來莫談公事!」葉政國笑著道。

「大哥!你現在是想開了啊?以前都是你在講我們聽!現在終於倒過來了!」葉政仁笑著道。

「我現在不敢說啊!兒子一年也不回來幾次,如果說多了我怕他回來的更少了!」葉政國笑著道。

「爸爸!等你退下來,我天天陪著你!」金清石微笑著道。

「臭小子!那有兒子盼老子早退休的!我還想多干幾年呢!」葉政國笑著道。

這設定崩了 「爸爸!如果你乾的開心,就是干到八十歲都沒有問題!如果不開心還如早點退下來帶孫子呢!」

「小弟!王瑩是不是有了?」葉麗娜激動的道。

「有了!龍鳳胎!」

「真是太好了!呵!呵!呵!」葉政國聽到這個消息馬上高興的大叫起來。 「小航!能不能讓小晨在這裡住幾天?」鄧惠敏抱著沈晨開心的道。

「沈雅已經去上班了,住在這裡應該沒有問題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先跟沈雅商量一下,我們要尊重她的意見!」葉政國搖了搖頭道。

「好的!」金清石馬上拿出手機撥通了沈雅的號碼。

沈雅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並告訴金清石,師父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可以下地慢慢走路了,讓他不要擔心,陪陪家裡人!

Prev Post
「誰讓你抱上車了?」林淺雪氣呼呼的說了聲,而後便是走了過去,坐上了雅馬哈的後座。
Next Post
他沒有向池南屈服的意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