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隊長接過手機,靠近的幾名警員湊到一起看,看著看著,神色怪異起來。

這時那名中年男子突然抬手指向一個方向:「她們出來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沒想到一個開業對於你們這種公司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影響!」

陳天聽完紀成軒的話以後,心裏面非常的震驚,因為他沒想到魏亮竟然會做出這麼不厚道的事情來。

「影響當然大了,一個公司開業的時候能夠造勢造的越大,那對於這個公司以後的發展也就越有利,一個公司的開業慶典是它最好的宣傳機會,如果連開業慶典都弄不好的話,那這個公司以後也不會走遠!」紀成軒表情激動的說道。

「那你就沒有想想解決的辦法嗎?」陳天沖著紀成軒問道。

「解決的辦法?」紀成軒聽到這話以後無奈一笑,然後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我爸其實就是比普通人有錢而已,但是跟錢坤那種級別的富二代根本就沒有任何可比性,無論是經濟實力還是人脈背景,我都不是魏亮的對手,你現在讓我想辦法,我能有什麼辦法啊!」

「開業的時間不能換嗎?」陳天繼續問道。

「當然不能了,我的請柬已經發出去了,如果現在換了,那我應該怎麼跟那些嘉賓解釋呢?」

陳天看著紀成軒沉默了兩秒鐘,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好了,這件事你不用擔心了,明天開業的事情我幫你解決好了!」

「你幫我解決?」

紀成軒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撇著嘴巴說道:「你能幫我解決什麼啊?難不成你還能讓魏亮換個時間開業啊?」

「為什麼要讓他換個時間開業?既然他想要在你開業的時候讓你丟人,狠狠的打你一耳光,那咱們為什麼不狠狠的抽回去?」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以為我不想狠狠的抽回去啊?可是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的,你現在還在上學,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們這個圈子有多麼複雜!」紀成軒無奈嘆了口氣。

陳天看著紀成軒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行了,你讓我把這些心裡話全部都說出來,我心裏面就舒服不少了,至於我的事情最後還得是我自己去解決,咱們兩個還是回去吧!」紀成軒一伸手直接摟住了陳天的脖子,轉身奔著包房的位置走去。

重生之豪門貴婦 紀成軒彷彿根本沒有把陳天剛才說要幫助他解決這個麻煩的話當真,畢竟魏亮錢坤是什麼人紀成軒心裏面非常的清楚,陳天在紀成軒的眼中無非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而已,他怎麼可能有能力跟魏亮那種人作對呢?

回到包間以後,紀成軒的心情明顯好了不少,又開始跟大家說說笑笑了起來,眾人也就沒有繼續追問紀成軒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多小時以後,眾人在飯店裡面吃好了飯,然後紀成軒有開車帶著陳天他們幾個來到了渾河市最大的酒吧玩了一會。

眾人一直折騰到晚上十一點多鐘才離開酒吧。

陳天方小白等人本身是打算出去住酒店的,但是無奈紀成軒一直不同意,後來沒有辦法陳天等人又跟著紀成軒回到了他的家中。

紀成軒在渾河市買了一套大別墅,價格在三百萬左右,裝修看上去非常的現代化,房間非常多,正好可以讓陳天方小白還有李成三人住下,而裴夢夢本身就是渾河市人,所以並沒有跟陳天他們幾個住在別墅裡面,而是自己回家去了。

陳天在進入自己的房間之後,猶豫了一下,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韓曉汐的電話。

「嘟嘟嘟……」

電話響了兩聲以後,韓曉汐接通了電話。

「陳公子!有什麼事情嗎?」

「曉汐,明天我一個朋友的房地產公司開業,你能不能幫我找一些人過來幫他捧捧場?」陳天輕聲說道。

「當然可以啦!」韓曉汐十分痛快的答應了一聲,然後繼續問道:「陳公子,您朋友的公司在哪裡啊?」

「在渾河市,叫軒轅地產!」

「好的,我現在就去聯繫一下我的朋友,明天過去給您捧場!」韓曉汐柔聲說道。

「好!」

陳天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結束跟韓曉汐的通話之後,陳天又撥通了趙宏的電話,對話的內容跟之前跟韓曉汐的對話內容基本上差不多,就是把紀成軒的事情簡單的跟趙宏那邊說了一下。

一眨眼的功夫,陳天打出去了將近四五個電話,而通話的內容都是差不多。

結束了最後一個電話之後,陳天緩緩放下了自己的手機,坐在床上開始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陳天今天正好碰到了這件事,他肯定也不會去管這些事情,畢竟紀成軒也有紀成軒自己的生活,陳天並不打算過多的干預別人的生活,因為這個世界因果輪迴一切皆有定數,所以陳天覺得如果自己過分的干預別人的生活,也許對於紀成軒這樣的普通人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無奈今天這件事正好讓陳天碰上了,所以他也不會坐視不理,畢竟紀成軒也算是陳天前世為數不多的幾個朋友之一。

次日早上八點。

陳天從修鍊狀態中醒來,等到陳天走出卧室的時候發現方小白李成等人都已經收拾好了,就差陳天一個人了。

「小天,你快點去洗漱一下,然後咱們去我的公司參加開業典禮,剪綵應該會在上午十點鐘左右開始!」紀成軒看見陳天以後笑呵呵的喊了一聲。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奔著衛生間的位置走去。

上午八點半。

重生軍校:腹黑少將,欠調教 陳天一行人坐著紀成軒的賓士車來到了紀成軒的公司。

紀成軒的軒轅地產有限公司選在了渾河市一條非常出名的金融界裡面,基本上能夠把公司開在這條街裡面的,都是渾河市本地非常出名的企業。

當眾人來到軒轅地產的辦公樓以後,發現公司裡面的員工已經開始忙活了起來。

但是最讓人沒有想到的是,軒轅地產的對面竟然真的有一家名叫宏亮地產的公司也在忙活著開業典禮,而且跟紀成軒的公司相比,對面的宏亮地產布置的會場場景明顯要隆重很多。

「紀總,您過來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走到了紀成軒的身邊,表情十分難看的跟紀成軒打了一聲招呼。

「沒想到魏亮竟然真的選擇跟咱們在同一天開業!」

紀成軒壓低了聲音,眼神之中帶著一絲憤怒。

雖然紀成軒在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就已經收到了消息,但是此時親眼看見心中依舊非常的憤怒!

而李成方小白還有裴夢夢三人也注意到了對面的公司,眼神之中布滿了不解,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早就跟你說過大不了換個城市開公司,你非得選擇在魏亮的地盤開公司,這不是擺明了挑釁人家嗎?你現在根本就沒有跟人家魏亮作對的實力……」張馨月抱著肩膀語氣不屑的說道。

「行了,我知道了,別墨跡了!」

紀成軒語氣煩躁的呵斥了一聲,然後扭頭看向了自己秘書的位置。

「紀總,昨天我已經跟你彙報過這個情況了,魏亮這次肯定是有備而來的!」紀成軒的秘書語氣十分無奈的沖著紀成軒說道。

「我知道了!」

紀成軒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既然魏亮擺明了想要跟我對著干,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大的本事,前些天我讓你發出的邀請函你是不是都發出去了?今天能夠過來參加咱們公司開業典禮的人能有多少?」

「紀總,邀請函我確實已經發出去了,但是我剛才收到的消息是其實魏亮在咱們之前就已經對渾河市各大企業的老闆發出了邀請,而且再加上魏亮公司的投資人是錢坤,所以我覺得今天能夠過來參加咱們公司開業典禮的人應該不是很多……」秘書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臉上的表情十分絕望。

「這個魏亮為什麼非要跟我對著干啊!」

紀成軒咬著牙喊了一聲,然後低聲沖著秘書喊道:「那具體能夠過來參加咱們公司開業典禮的人能有多少?」

「這個……這個……」秘書此時完全就是一副猶猶豫豫的樣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到底能有多少!」紀成軒低聲吼道。

「差不多也就三四個吧……」秘書語氣無奈的回答道。

「三四個!」

聽到這個數字以後紀成軒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崩潰。

要知道如果真的就來三四個嘉賓的話,那麼今天紀成軒公司開業典禮可能連剪綵的人都不夠,這要是傳出去,紀成軒的這個房地產公司以後也不用做下去了。

畢竟對於很多普通人來說,他們在買房子之前都會先考量一下這個房地產公司的實力跟口碑,如果這樣的醜聞傳出去,那以後紀成軒公司蓋的房子誰敢買啊!

紀成軒呆愣楞的站在原地,眼神之中布滿了絕望,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而裴夢夢方小白等人此時也明白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眼神無奈的看著紀成軒的位置,畢竟他們就是普通人,就算想要幫紀成軒,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

「這個魏亮怎麼就這麼可惡啊,上學的時候就煩人,現在竟然還在跟紀成軒作對,我去找他說理!」

裴夢夢氣的跺了跺自己的高跟鞋,轉身就要奔著對面的宏亮地產公司走去。

「夢夢,你別衝動!」

紀成軒反應過來以後連忙伸手拽了裴夢夢一把,然後皺著眉頭說道:「現在不是你去找魏亮說理的時候,而且這件事人家魏亮本身也沒有做錯什麼,說到底還是因為我的實力不如人家魏亮,如果我真的有魏亮那麼大的影響力,他也不敢把他公司的開業時間定在跟我同一天同一個地方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對面把你的嘉賓全部都搶光了?等到開業的時候,人家那邊熱熱鬧鬧的,而你這邊卻冷冷清清的?這若是被傳出去,你還不得被人笑話死啊?」裴夢夢語氣有些激動的沖著紀成軒喊道。

「我也不想這樣啊,但是我現在能有什麼辦法你告訴我,人家魏亮的身後是錢坤,整個江南省有幾個人敢得罪錢家你告訴我?」紀成軒表情無奈的喊道。

「他魏亮有錢就了不起了是不是?認識錢坤就了不起了是不是?」裴夢夢十分不服氣的喊道。

「沒錯,人家魏亮認識了錢坤就是了不起了!你以為我不想好好的教訓一下魏亮那個混蛋嗎?我現在比任何人都想好好的教訓一下魏亮那個混蛋,但是如果我真的得罪了魏亮,不僅僅是我會出事,也許連我爸也要被我牽連你知道不知道?」

紀成軒此時的情緒也變的激動了起來,瞪著眼珠子高聲沖著裴夢夢喊道。

「夢夢你還是少說兩句吧!」方小白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低聲勸了裴夢夢一句。

裴夢夢看見紀成軒這個樣子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感覺自己剛才說話確實有些過分了,連忙深吸了一口氣,輕聲說道:「紀成軒,我剛才那些話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替你……替你著急……我……我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你千萬……」

「夢夢,你不用說了,你什麼意思我心裡明白,但是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

紀成軒無奈沖著裴夢夢擺了擺手。

裴夢夢輕輕的嘆了口氣,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不行我現在去通知一下公司的員工,把開業慶典推遲到明天吧!」紀成軒有力無氣的扔下了這句話,然後轉身想要離開。

「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開口喊道。

紀成軒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問道:「小天,你有什麼事情嗎?」

「紀成軒,昨天晚上的時候我給我幾個朋友打了個電話,他們今天應該會過來參加你的開業典禮,所以你的開業典禮時間不用推遲!」陳天語氣隨意的沖著紀成軒說道。

紀成軒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無奈一笑,輕聲說道:「小天,謝謝你了啊!」

「沒事!」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你喊來的那些人能解決什麼問題啊?還是趕緊把時間推遲了吧!」張馨月撇著小嘴喊道。

「我喊來的那些人應該能夠解決很多問題!」

總裁的呆萌小妻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你喊來的不會全部都是大學生吧?我們這個可是房地產公司開業,你喊來一群大學生那算是怎麼回事啊?如果到時候真的弄過來一群學生,那傳出去我們豈不是更被人家笑話,弄得好像我們公司請不來別的嘉賓,從學校裡面找來了一些做兼職的學生濫竽充數呢!」就在這個時候,紀成軒的女朋友張馨月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張馨月,你怎麼說話呢啊?人家小天喊來自己的朋友也是一片好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裴夢夢聽到張馨月的這句話以後彷彿有些不樂意的喊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啊,今天我們公司開業就算是一個嘉賓沒有那也要比找過來一群窮學生強湊人數來的體面!」張馨月抱著肩膀,語氣十分囂張的喊道。

「張馨月你這話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不管怎麼樣小天也是一片好心,你不謝謝小天也就算了,竟然還這麼說話,真是太讓人寒心了……」方小白此時好像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輕聲沖著張馨月喊了一聲。

「他的好心我能理解啊,但是還有一句話叫好心辦壞事,你們要是想幫忙可以,但是麻煩在幫忙之前好好看看自己,無非就是一群窮學生而已,你們能解決什麼問題啊!」張馨月撇著嘴巴語氣十分不屑的回了一句。

方小白被張馨月這句話說的面紅耳赤,不知道應該如何反駁。

「紀成軒,你能不能管一管你的女朋友,她說的這都是什麼話啊?」

裴夢夢轉身沖著紀成軒喊道。

紀成軒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其……其實我的覺得小悅說的也沒錯,我們公司今天開業就算是一個嘉賓都沒有那也要比找一群大學生過來好,小天,要不然你還是給你那些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們都別過來了,省的到時候麻煩……」

「紀成軒,你是不是瘋了?人家陳天好心好意的幫你喊人過來,你現在竟然讓小天的那些朋友都會去,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些話的啊?」

裴夢夢在聽到紀成軒的這句話以後瞬間無語了,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異常無語。

「小夢,我也沒有別的意思,我現在其實缺的並不是過來參加我開業典禮的人,而是卻剪綵的嘉賓,小天喊過來的那些人無非就是他在江州大學的一些朋友而已,這些人就算是來了其實也解決不了什麼問題的!」紀成軒語氣無奈的沖著裴夢夢說道。

裴夢夢看著自己面前的紀成軒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扭頭沖著陳天解釋道:「小天,你千萬別誤會紀成軒的意思啊,紀成軒其實就是害怕你的那些朋友過來太麻煩了……」

「沒關係!」

陳天語氣隨意的回答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長相猥瑣個子不高的青年身後跟著四五個保鏢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紀成軒的面前,然後假裝出了一副非常吃驚的樣子,笑呵呵的說道:「紀大少,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巧,今天你的公司也舉行開業典禮啊?」

紀成軒聽到這話以後抬頭看了青年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魏亮,咱們兩個還真挺有緣分的啊,我公司開業你公司也開業了,而且正好還把位置選在了我的公司對面……」

「哈哈,確實挺有緣分的啊!」

魏亮呲著牙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對了,紀大少,你什麼時候開始剪綵啊?是不是打算把開業慶典的時間推遲啊?」

如果魏亮不說這句話,紀成軒可能真的就要把時間推遲了,但是當他聽到魏亮的這句話以後便氣不打一處來,所以便硬生生的回了一句:「我為什麼要推遲時間?我公司十點半剪綵,你有什麼意見嗎?」

魏亮聽到這話以後臉上的笑容彷彿更加燦爛了,因為他事先就已經知道了紀成軒的公司會在十點半舉行剪綵,所以他故意把自己公司剪綵的時間定在了十點四十。

魏亮的目的非常簡單,他就是想讓渾河市那些大佬來不及參加兩家的剪綵,而且還能夠讓參加自己公司剪綵的那些人看見紀成軒剪綵是冷冷清清的場面。

「對了,紀大少,一會你這邊剪綵的嘉賓要是不夠的話可以給我打個電話,然後我過來幫你剪綵!」

就在這個時候魏亮突然沖著紀成軒大喊了一聲。

「魏亮,你別太過分我告訴你!」

紀成軒瞪著眼珠子,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我現在就過分了你能把我怎麼樣啊?」

魏亮異常囂張的沖著紀成軒問道。

「你……」

紀成軒看著魏亮,大臉通紅,但是卻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魏亮,你還有完沒完了啊?你公司開業你不去你公司那邊,你跑到這裡顯擺什麼啊?」

就在這個時候,裴夢夢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高聲沖著魏亮喊道。

「哎呦,你要是不說話我還沒看見,這不是裴大美女嗎?怎麼?怎麼你今天也過來參加紀大少的開業典禮了啊?」魏亮聽到裴夢夢的聲音以後,扭頭看了裴夢夢一眼,色眯眯的問道。

「沒錯,我就是來參加紀成軒公司的開業典禮的,你有什麼意見嗎?」裴夢夢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呵呵,我當然沒有意見了,一會我公司也要剪綵,要不你去我那邊的了,反正紀成軒這邊也沒有什麼人!」魏亮呲著牙笑呵呵的沖著裴夢夢說道。

「滾!」

Prev Post
最後,還是楊瑾副總率先感慨一聲。
Next Post
隨著時間的流逝,圓珠的光芒完全消失,姜辰手中的短刀,其上則蒙上了一層瑩瑩白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