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還有另外一三觀不正的人:「也不能這麼說,畢竟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如果不是他們做事太過分的話,瑞絲戰隊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出此下策。」

一時間網路上又陷入了爭吵。

瑞絲戰隊內,幾個人蒼白著臉色。

「大哥怎麼辦?我們的IP被查出來了。」

幾個人吵完架后還是陷入了平靜,因為他們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能怎麼辦?早之前跟你們說過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IP,現在好了吧,被查出來還被人家給擺出來,這些讓我們戰隊怎麼做人。」

看著網路上的變向不對,隊長咬咬牙:「馬上發一篇,就說我沒做過的事永遠不會承認。」

立即就有人猶豫了:「可是我們的IP都被查出來了,這時候就……」

隊長怒吼:「那你現在給我想一個萬全之策,咱們現在除了不承認還能怎麼辦。」

於是網路上又有了動向。

「沒想到會有如此無恥的人,就讓他把事情推到我們身上,我們一向和平為主,怎麼會做這種事情你們真的太過分了。」

「如果看不起我們戰隊也就算了,可是沒必要這麼做吧。」

這句話評論出來,立馬就受到了人家嘲笑。

「不會吧,你們也太能裝了,這IP源都被人家給查出來了,你們難道還要這樣?」

可是仍然有一些三觀不正的人跟著附和:「哪能證明說這些都是為他們好,為他們增加知名度。」

「樓上的話說的也太可笑了吧,我們帝格戰隊難道需要你們知名度?」

「是啊,我覺得你們這是在嘲笑帝閣,不服氣,有本事來打一架」

「是啊,我在網路做什麼鍵盤俠有本事你就跟我們來打一架。」

「你們難道沒有道德底線了?那就連當初創建戰隊的最主要根源你們都不知道了嗎。」

「是啊,你們做的也太過分了吧,你們這樣很讓我們傷心,要求要給我們戰隊道歉。」

「趕緊的,我們守護了這麼多年的少年,絕對不會就這麼被你們欺負的了,你們趕緊給我道歉。」 看到網上的議論這麼大,瑞絲戰鬥的人一時間也沒了主意,這畢竟是發生在他們戰隊裡面的。

「我跟你說我剛開始的時候都沒有想過」立馬就有人出來說:「所以啊,這都是你們的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別牽扯到我就行了。」

安靜的房間立即就沸騰起來,幾個人都圍在一起,紛紛舉手表示清白。

「我剛才在上廁所,而且我也說過了,這不是一個好主意,你們不聽我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

「是啊,是啊,帝閣戰隊的人哪有那麼好欺負。」

「這不是在胡鬧嗎」

「我看這主意就是你們胡亂取來的,咱們戰隊裡面一定有內鬼。」

「內鬼是誰?一定是你胖子,我早看你不爽了。」

被點名的胖子驚訝的指著自己:「你瘋了吧,我前幾天才會戰隊效力。」

幾個人一時間吵起來,江璃看到這幅場景一直是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武帝重生 什麼時候能像別的戰隊一樣成熟,而並不是在發生矛盾的時候都紛紛的把鍋托給了別人。

「行了,都別吵了。」江璃一拍桌子立即就響徹了眾人。

「你們給我安靜一些,這件事無論是誰都是我們集體的榮譽,這樣吧。」

江璃抬起頭眼中有一抹堅毅:「不管怎麼說這件主意是誰出的,網上的錄音是誰的?那就給我去澄清。」

這也算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

被點名的兩個人立即就愣住了,全隊的目光一時間放在他們身上,臉馬上就紅了起來。

「那怎麼行,我們這是為了戰隊的利益才做出的犧牲,你們不能就這麼把我推出去。」

立馬就有人紅著脖子在辯駁。

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真出去道歉了,那底下的話將會特別難聽,而他們在電競圈的位置也會特別的低。

「是啊是啊,不能這麼一出事就把我們都推出去。」另外一男的也站出來反駁:「既然這是集體的榮譽,那我們就一起道歉。」

「對,反正我拒絕一個人,要道歉,那咱們就集體去道歉。」

幾個人聽他這麼一說,一時間也沒轍。

「行了行了,現在也不看是什麼動向了,趕緊上去吧。」

江璃頭疼的打開電腦:「一起道歉,這是之前的決定,現在不許反悔。」

幾個隊員互相對視一眼,也就只好的打開了電腦,電腦打開后沒多久就已經發了一篇道歉書。

而那兩個人深知自己是替罪羊,在劫難逃。

網路上將所有動向都指向了瑞絲,江璃為了保全大計,也就只好在官微上發了一篇罪責書,將罪責全都推到語音的兩個人身上。

他在後面寫道。

「當然這件事也是我監督不嚴,請接下來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會好好的做成這件事不會再讓大家後悔。」

「希望你們還能給我一次機會,並且對這兩個人多加管教,請大家再相信我們。」

語氣可以說是卑微到了極致。

發出來還沒過十分鐘,大概有人覺得江璃可憐,一點點的斂下怒火。 「行了,誰還沒做錯事情的時候再說了這是你們員工的職責,又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幹嘛把所有錯都推在自己身上。」

「是啊是啊,還有他們幾個人,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我估計早就羞愧死了,現在居然還不出來」

「我看他們就不配作為人,哪有這麼針對人家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看著都覺得厭煩」

……

江璃看著一樓樓下來的是水貼,覺得沒自己事了,也就準備離開。

鬆了口氣,這件事還是做的有些太匆忙了,如果就這麼下去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而在另外一旁,某家咖啡廳內,有人高興的數著鈔票。

這錢自然是沒有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覺得有些鬱悶。

明明自己請的水軍和黑粉都已經到位,為什麼到最後居然會被曝光IP來源……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或者說……

那人無語的,朝天空翻了個白眼,一時間竟然有些說不出來。

看到電腦裡面一條條顯示的,心裏面更加煩躁,於是就準備關掉電腦走開時,面前突然出現一道黑影。

「你是誰?」那人強裝鎮定,因為看到面前站著一個低氣壓的男人,就好像是來自地獄般。

霍霆薄唇掛著一抹冷笑:「原來你就是僱用黑粉的。」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那人立即就反應過來,馬上就準備逃離。

霍霆早就已經做好準備,立即就叫人把他圍住。

那人是個年輕的小夥子,看到霍霆一聲冷冷的,不可靠近的時候,立即的就害怕了,不過依舊保持鎮定。

「我告訴你啊,你這是非法監禁,我可以告你的,你聽見沒有?你快點放開我。」

霍霆把他押到一間房子裡面,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面容尤為的平靜。

「好啊,那我倒要問問我國法律有沒有說過在網上非法捏造他人誹謗的謠言是否可以判刑。」

聽到這裡,那人下意識腿一抖,依舊在強裝鎮定:「你放屁,我才沒有,我告訴你你這是在誹謗我,我聽到沒有?你們還不趕緊放開我。」

說著就使勁的擺動雙手,可是沒有人理會他。

霍霆眼中閃爍著冷厲:「怎麼難道需要我把IP地址發給你,你才認?」

光天化日之下,他直直的盯著自己,讓男人一下子羞愧的低下了頭。

「好吧,我承認這件事確實是我做的,但是我是無辜的。」男人馬上就承認了,並且說:「好吧,我承認這裡面確實有人叫我這麼乾的,你能放過我了吧。」

霍霆見他終於承認了,從嘴角扯出一抹笑:「你以為就那麼簡單?」

欺負他的人,還想去輕易的掩蓋過去,難道真以為他霍霆是好欺負的?

霍霆的眼神在他畏懼的眼光下慢慢的變冷:「既然你承認了,那就給我打一頓。」

說的立馬就叫人拉到旁邊:「給我拉到旁邊去。」

霍霆這句話完全是用這咬牙切齒的語氣說的。

那人被拖下去,狠狠的揍了一頓,直到再被拖上來,一張臉都青的發紫。 「我錯了,這件事真的是我錯了,我不該隨便造謠的。」

男人一邊哭訴著,一邊在他腳下不斷的匍匐。

「求求你放過我吧,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你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

霍霆居高臨下的望著他:「那你告訴我,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明明知道被錄音了,男人低著頭,還是把事情告訴他:「是瑞絲戰隊的人要我這麼做的,他說會給我一筆豐富的錢,於是我就答應了,我該死,我不應該因為錢去抹黑……我知道錯了。」

霍霆從鼻息中哼出一聲冷氣,言語比他的情緒更加的激動。

「都是成年人了,你真以為他們兩個有這麼大的本事?」

男人更加低下頭,不敢說話,唯唯諾諾的站在旁邊。

「是是是,這都是他們的錯,你們不要怪罪到我身上。」

說著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他怎麼那麼不湊巧,居然會攤上這種事。

「所以。」霍霆說著靠近他,眼中閃過一抹銳利:「你真以為你就可以逃走了嗎?」

男人承認后,霍霆更加的雷霆大怒,直接叫人把他拉到旁邊又揍了一頓。

「別打我,別打我。」

第一下拳頭落在他臉上的時候,拿著立馬就求饒了:「真不是我乾的,你們放過我吧,在說了這件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這背後的主使就是江璃啊。」

霍霆臉色已經黑得十分難看:「把江璃給我叫過來。」

江璃你早就猜到了裡面的事情,連忙就趕過來否認。

「霍霆,咱們都不是小孩子,你怎麼能聽信別人的話,在說了我對你的感情怎麼樣?你現在還跟我說嗎。」

霍霆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做出任何改變,目光依舊放在瑟瑟發抖的男人身上。

「既然你說是江璃,那麼把你們的交易記錄發給我。」

男人在心裡知道要是真發出來了,兩天都不會放過他。

抬頭看了眼江璃,江璃的臉色幾乎都拉到地上去了。

「這個我真沒有,求求你放過我吧。」

霍霆臉色一變,好像彙集了萬千烏云:「給我拉下去,再打一頓。」

既然他不願意承認,那就只好讓他知法得法了。

男人已經害怕得全身都在發抖,見霍霆還真是動真格了,一時間立馬就怕了

「別打我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放過我吧。」

男人一邊哭著一邊說:「我給我給我馬上給你。」

說著,哆哆嗦嗦的從手機中掏出聊天交易截圖。

江璃看到這幅場景,臉色當即黑的跟煤炭一樣。

霍霆接過手機,臉上一點點的聚集烏雲,就連那氣場都瞬間變了,好像是從地獄而來的那般讓人覺得可怕。

「原來這就是你給我的。」

網路上顯示的是江璃和他的聊天記錄,清楚的記載著。

江璃:「這件事你要做成了我給你十倍的錢。」

霍霆嘴角扯出一抹冷笑,那眼神立馬的就投射到旁邊人的身上。

「江璃,你對我可真好。」

江璃咬著牙,她知道自己完了。 霍霆一定不會放過這件事。

「霍霆,你聽我說,我這麼做都是因為你,z現在對你威脅太大,我只不過是幫你拔掉一根刺。」

江璃咬著牙說:「我不會完全否認,這件事確實是我做錯了,不過你得知道一件事,我做這麼多都是因為你。」

霍霆直接站起來,將椅子踢到旁邊,眼中閃爍著,令人難以置信。

「哼。」霍霆話語中更加帶著諷刺:「你真以為我需要?」

江璃有些頭疼的拍了拍頭皮,他雖然也知道這件事做得有些過分了。

「霍霆,難道這麼長了你還不知道我的心思?再說了我怎麼可能會這麼惡毒,……」

霍霆伸出手阻止他往下繼續說:「行了不用說了,我會將這件事完全交給網上的人來處理」

果然記錄一發出來,立馬就得到了網上的怒馬。

就連全國大賽組委員會都發出聲明,要求嚴令禁止取消這一次的全員小組比賽。

江璃頭疼的咬了咬牙,這件事他做錯了,可那又能怎麼辦?

而且他現在根本都不敢打開網路,全都是罵聲一片。

Prev Post
那是從生命起源開始,便深深烙印在所有雄性骨子裡的、從不曾被磨滅的原始本能。
Next Post
徐勇嚇得一抖:「對不住,陳哥,我處處安排好了,這方面真是考慮不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