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鍾簡歐問,葉渝汐不僅沒給他合同,還反向給他拋出一個問題。

當然不想!

鍾簡歐想也不想的搖搖頭,不過給合同和分手有什麼必然聯繫嗎?

「如果你不是我你男朋友,你不說我都會給你合同,但你是我男朋友,我在這世界上最親密的人,所以我們之間不需要合同來綁定。」

看著鍾簡歐疑惑的表情,葉渝汐對他緩聲解釋,「除非我們分手了,不在是親密的戀人了,我才會給你合同換一種綁定方式。」

這話一下安撫住了鍾簡歐從一開始看到員工,就一直止不住泛酸的心。

他喉嚨滾動了幾下,控制住想立即親吻葉渝汐的念頭,深情的看著她,「我們不會分手,我們只會換成一種綁定方式,婚姻!話說,蘇小水,我們要不現在去領個證?」

「想的美!」最後一句一說完,葉渝汐一巴掌拍在鍾簡歐臉上,「你就是這樣向我求婚的?我不接受!」

「咳咳!」

在葉渝汐說完,一旁看似在看合同,實際一直默默做著背景板的一個男同學忍不住出聲提醒他們。

還有人在呢!

「要撒狗糧請老闆和老闆娘回家,在這裡的單身狗們已經吃飽了!」

而他話里的老闆娘自然就是鍾簡歐了。

「我不是單身狗。」其中一個唯二的女生對發話的男生糾正。

「啊!」

星光的彼端 男生悲劇了,原本以為兩個女生競爭壓力就夠大了,誰知一個還不是單身!

這是一個怎樣慘痛的團隊啊!

鍾簡歐才不管那麼多,葉渝汐雖然拒絕了他的求婚,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下,他本來也不抱太大希望。

反而一直沉浸在前面葉渝汐說他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人這句話里,嘴角一直勾著傻笑,樂呵呵,美滋滋。

不忍在看老闆和「老闆娘」秀恩愛,七個新招入的員工快速看了看合同,確認沒問題后,就簽了。

簽完以後,留下聯繫方式和銀行卡號就走人。

轉眼間,只剩下葉渝汐和鍾簡歐兩人。

「走了!」

葉渝汐白嫩的手在鍾簡歐眼前揮了揮,叫醒一直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鐘簡歐。

葉渝汐沒有立即回自己宿舍,她去了銀行,將七個員工的賬戶里一人先打了一個月的工資進去。

「不幹活先發工資?這麼好?」

將軍夫人有喜了 鍾簡歐陪著葉渝汐,看她的舉動疑惑不解。

「是呀。」葉渝汐得意的沖鍾簡歐抬了抬下巴,「我是個好老闆!實習生剛出來哪有工資,學校宿捨實習生也不讓住了,他們搬家找房子要用錢,我先發一個月工資既能解他們燃眉之急,還能收穫人心,表明我的心意,一舉三得!」

「真棒!」

鍾簡歐看著女朋友一副求表揚的小模樣,摸了摸她的腦袋毫不猶豫的讚揚。

他女朋友真是個聰慧善良的小天使,他真是何德何能能追到她!

不過……「我的工資呢?」

他伸手對葉渝汐要,什麼情況下都不想被落下。

「老公~」

看鐘簡歐也向自己要工資,葉渝汐想也不想的抱住他,撒嬌。

「這錢能省則省,你現在不缺錢,先不要了吧?好不好?」

說著,她腦袋在鍾簡歐胸口蹭了蹭,大眼睛祈求的看著他。

嘶~

鍾簡歐倒吸一口氣,一向冷靜持重的女朋友賣萌,這誰能頂的住?

可是,一個多好的討福利的機會,他不能向糖衣炮彈投向!

於是,鍾簡歐手在自己大腿外側掐了一下,反手抬起葉渝汐的頭看著她的眼睛一步步誘哄,「沒有工資,那福利呢?我不能白乾,即使你是我女朋友!」 「你想要什麼福利?」葉渝汐被鍾簡歐捧著臉動彈不得,死亡凝視著他問道。

「不多,」鍾簡歐咧開嘴露出一口白牙,樣子很是無恥,「我只是想和女朋友更親密的聯繫在一起。」

「比如……?」葉渝汐不是很懂鍾簡歐的意思。

「比如同居?」

鍾簡歐提出自己的想法。

同居……

葉渝汐有點猶豫,在她看來,兩人還是有點早了,但她心裡明白,在正常的戀人里,其實時間剛剛好。

「不能答應!」

就在葉渝汐猶猶豫豫,最後想寵一把鍾簡歐時,不不站出來強烈拒絕。

「怎麼了?」看不不排斥的態度,葉渝汐忙問。

「他,」不不指著鍾簡歐,一臉憤慨,「他要是和你住一起,我們以後就沒有好吃的了!」

葉渝汐:「……」

她還以為有什麼萬不得已的理由呢!

「我可以給你們在廚房悄悄留,你們偷偷吃。」她安慰不不。

「可是你們住在一起,你再偷偷也是會被發現的!」筆筆一臉淡然的站出來道。

「而且,大鐘現在是學生,你已經可以不上課了,但是他不可以。你們要是搬出去住,對他來說我覺得挺麻煩的。」

「是啊是啊。」不不覺得筆筆說的十分有道理,趕忙點頭附和。

「也是。」葉渝汐也認同筆筆的話,她直接就開對鍾簡歐道,「我的房子離學校不是很近,你要是和我一起住的話平常上課太麻煩了!」

「你可以搬進我宿舍!」關於這個問題,鍾簡歐早就想好解決辦法,他明顯是蓄謀已久。

「而且,你找的實驗室不是離學校挺近的嗎?」

「那行吧!」葉渝汐疑問被解決,直接就答應了鍾簡歐。

鍾簡歐的宿舍是單人宿舍,而且她去過,確實不錯,就是床兩個人的話顯然有些小。

「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去選張床。」鍾簡歐放開葉渝汐的臉,看看時間,拉著她出了銀行。

葉渝汐順從的跟著他,一隻手由鍾簡歐拉著,低頭看著手機,並且單手在手機上操作。

她將七個員工的聯繫方式都加進手機,組建了一個群,把所有人,包括鍾簡歐一起拉進去。

鍾簡歐知道她是在工作,也由著她在路上看手機,只不過由牽著她改成摟住她。

「我忽然好檸檬!」

隱身的不不看著兩人相處的場景忽然酸酸的對筆筆說道。

「為什麼?」筆筆不解。

不不:「……」

行叭!她認輸!

葉渝汐建完群,在群里發了工作地址就收起了手機,在路上她其實不愛看手機,除非是遊戲中。

群里的七個人,此時已經收到銀行發來的打款消息,一看到葉渝汐在群里冒頭,就瘋狂轟炸她,問她怎麼一回事。

不過葉渝汐現在沒看手機,定好雙人床回到宿舍才有時間去回復。

「我是個好老闆!」

她在群里打字道。

「你們剛出來實習,正是證明你們能力和水平的時候,能不向家裡要錢還是先別要了。」

「而且,剛出來就拿到工資,你們可以去和別人炫耀了!」

「怎樣?我好吧!【驕傲.jpg】」

老闆的老闆娘:「老闆真是太好了,世界第一好老闆,為你打call!」

葉渝汐剛一連發完幾條信息,鍾簡歐就迫不及待跳出來附和吹捧。

葉渝汐:???

水寶:「你怎麼回事男朋友?請把名字改正常點!」

老闆的老闆娘:「不!」

說完他就銷聲匿跡了,任葉渝汐再怎麼呼喚他也不露頭。

這名字多好,一看就知道他有歸屬,屬於誰!

堅決不改!

想不想擁有墨墨這樣的老闆?想不想?! 不改?

葉渝汐對著手機屏幕皺了皺眉,她現在沒辦法管的了鍾簡歐。

但……他們兩個可是即將要同居的人!

她一定會讓他把這個名字改了。

「我過兩天就要搬出宿舍了。」放下手機,葉渝汐趁著全宿舍都在對舍友們說。

「這麼快?」

苗白最先開口問,她捨不得葉渝汐。

「我不想你走!」吳雲琅也哀嚎。

「要不你留個新住處地址,我們隨時去看你?」阮之央聽著吳雲琅的話,想了想,對她建議。

「好啊!」葉渝汐欣然答應,「也沒多遠,就搬到我男朋友宿舍而已。」

她手指了指鍾簡歐宿舍方向,她一說完,全宿舍人都沉默了。

寂靜了半晌,苗白先回過神來。她竄到葉渝汐面前緊緊抓住她的手「深情款款」的看著她:「妹,聽姐一句勸,你和他住要時刻注意……防狼啊!」

「對,不要過早發生關係!」阮之央點點頭同意苗白的話。

「男人太容易得到就不珍惜。」吳雲琅插嘴道。

葉渝汐哭笑不得的看著三個舍友你一言我一語的接連囑咐她注意防範鍾簡歐,只覺得暖心又好笑。

她對著大家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你們忘了我的心臟病,欠欠有分寸的。」

欠欠就是鍾簡歐,葉渝汐對著別人的稱呼,因為歐字拆開,取右半邊。

苗白每次聽葉渝汐這麼叫她的男朋友都想笑,特別快意人心。

「對了,鍾學長宿舍哪棟樓幾單元?」結束了關於關係的討論,阮之央這才想起還不知道鍾簡歐到底住在哪個宿舍。

「C棟502。」葉渝汐答。

「我覺得這宿舍號真適合他。」聽到鍾簡歐的宿舍號,苗白吐槽道。

「為什麼?」葉渝汐疑惑了。

「502,不是有個膠水的牌子嗎?他時時刻刻黏著你,就是一強力膠!你是水!」苗白回答葉渝汐的問題。

葉渝汐:「……」

她無語片刻,才想出來回復的句子,「照你這麼說,那他還是個假冒偽劣產品,都分開多少次了。」

「所以我不認同大白的話。」吳雲琅舉手對葉渝汐道,「水寶和那坨強力膠現在還沒有溶合,不算膠水?」

說著,吳雲琅對葉渝汐一眨眼,促狹一笑。

「什麼?」

葉渝汐一開始還沒明白什麼意思,但到底是活了大半輩子的資深人士了,很快明白了什麼意思。

作為一個一直沒體會過最快意的人生的人,她一張嫩臉慢慢紅了。

「閉嘴!」葉渝汐給了吳雲琅兩個字,拿著手機跑回卧室。

「你女朋友被她宿舍的老司機調戲了……」

回到卧室,葉渝汐就可憐兮兮的在手機上對鍾簡歐告狀。

「慫!」

手機上很快回復過來一條信息,就一個字。

「???」葉渝汐看著這個慫字,十分不解。

「什麼意思?」

「意思是……」鍾簡歐委屈在手機上打字,「你男朋友沒辦法,你這幾個娘家人現在還嫌棄我這個老男人拐跑她們的小仙女QAQ」

鍾簡歐這句話成功讓葉渝汐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在手機上回復了一連串的哈,並且發了一個表情包過去。

Prev Post
宋家上上下下,宋夫人去世之後,宋老其實最怕、最寵的也就是他女兒宋明君了,也正是因為最』怕』,所以宋明君不准他找她之後,老爺子還真的聽話的很。
Next Post
正常的仙王境和帝尊才有資格。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