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仙王境和帝尊才有資格。

要麼,就是他們這種帝子帝女了。

再然後,無外乎一些特彆強大的天仙境,或者特殊背景依靠的人。

眼前這群人,他們不認識。

但從東方朔和于越之前的稱呼中,他們聽到了一個崔字!

姓崔,口氣還如此之猖狂的,無懼帝子帝女的,整個天庭也只有這麼一個了。

戰神崔慶!

那麼,這麼一群人的身份也就清晰可見了。

一想到這裡,二人也開始有些懊悔了。

他們雖然剛剛出世,但天庭的情況也了解了不少,知道了這群猛人的存在,就連他們的長輩也都極為推崇這些年輕人。

而今,沒想到一出來,就犯到他們手上了!

不過,他們畢竟是帝子!

深呼一口氣,季方努力露出一絲歉意。

「原來是崔道友,在下季方,先前純屬誤會,還望諸位見諒。」季方努力做出一副誠懇之意,姿態擺放的也足夠低。

以自己帝子的身份,如此客氣,想必如此應該是足夠了。

然而,這句話出來,崔慶絲毫不買賬。

「五百萬塊仙晶贖人,或者讓帝尊親自開口放人!」崔慶淡淡開口說道。

頓時,季方齊韻剛剛緩和的臉色再度陰沉了下來。

「諸位,誤會已然說明,我們無意得罪,還望見諒,諸位都是我天庭戰神天驕,我等應該同心協力對抗外敵!」季方開口。

「你們的出現,打擾了我們的雅緻,讓崔大爺很不高興,所以你要賠償,要接受懲處!」崔慶淡淡說道。

其他人不開口,全部交給崔慶來處理。

反正無懼!

季方臉上強忍著怒容。

齊韻這位帝女倒是率先忍不住了。

「混賬,你們算什麼人?不過是我天庭的戰神而已,我等皆是天庭的半個小主人,你們要以下犯上?」齊韻直接怒斥一聲,這個時候之前的忍耐完全不再。

趾高氣揚! 「夏部長早!」

那幾名前台小姐連忙向寒這臉走來的夏冰打招呼。

夏冰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做了回應,過後她一雙冰冷的眼睛漫不經心的掃視一下方逸天便朝電梯方向走去。

方逸天朝著林曉晴訕訕一笑,便也朝著電梯方向快步走去。

他與夏冰走到電梯前後恰好電梯「叮」的一聲打開了,他倒是很有禮貌的說:「夏部長,請!」

事實上,夏冰理都不理他,直接就走進了電梯內,並且直接伸手按了關門鍵,要不是方逸天及時閃進去這電梯只怕是要關上了。

電梯里只有夏冰與方逸天兩人,夏冰寒著臉,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今早來上班的時候擠公交車又遇上了類似昨天的情況還是怎麼著,氣氛變得有點微妙尷尬起來。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夏部長早啊,我這就要去人事部報道呢。當然,也要多謝夏部長給我這份工作的機會,要不然我還真沒機會享受跟夏部長單獨坐電梯的樂趣呢。」

「樂趣? 天降萌寶:吻安,厲先生 這傢伙竟然說樂趣?我真不知道跟他坐電梯有什麼樂趣可言!」

夏冰心中暗暗想著,他瞪了眼方逸天,哼聲說道:「利用上班時間跟前台小姐打情罵俏,這不但會影響你也會影響別人。」

方逸天聽出了夏冰話中深意,她是人力資源部的部長,有權利決定林曉晴這些前台小姐的去留,也難怪林曉晴她們看到夏冰時會顯得那麼緊張了。

方逸天雖說表面上看上去弔兒郎當懶散怠慢,可涉及到別人的利益時他可是不含糊,他更不能因為自己而禍害連累了別人,當即他連忙說道:「夏部長,剛才只是去跟她們了解一下公司的有關情況,你可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安上什麼打情罵俏的罪名,這可是毀人清白的事啊,我現在沒女朋友還好說,要是我有女朋友你這句傳到我女朋友耳里那還了得?」

「哼,少跟我油嘴滑舌,你這類人我見多了,都是些不學無術眼高手低油嘴滑舌的傢伙。」夏冰冷冷說著。

「好吧好吧,我知道昨天的事已經在你心裡造成了一定的陰影,今後我努力在工作中表現出我積極認真的一面,以便改善你對我極端錯誤的看法。」方逸天不願跟這個女人爭辯下去,淡淡說道。

「哦,好啊,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夏冰心中暗暗好笑,一個小小保安能做出什麼功績出來。

「對了,」方逸天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般,說道,「夏部長一般那個時間點坐公交車呢?今早我還以為會在車上遇上你呢,沒想到卻失望了,我心想著跟夏部長你以後一塊擠公交車上班有個伴呢。」

夏冰卻是沒好氣的笑了笑,昨天是因為自己的車子出了點故障不得不擠公交車,他還以為自己每天都要擠公交車上班啊?

「不必了。」夏冰毫不留情的出口拒絕。

不過她恰纔沒好氣的那一笑卻是被方逸天捕抓在了眼裡,不得不說,夏冰一笑之下臉上的冰冷感覺頓消許多,看著是那麼的賞心悅目,美麗動人。

「你笑的樣子很美!」方逸天很認真的看著夏冰,卻是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

夏冰聞言后一愣,冰冷的臉上神色微微停滯,顯然,方逸天這沒頭沒腦的話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之後,夏冰別過臉去,似乎是不願再跟方逸天拉扯下去,其實,她也正是藉助這個舉動掩飾住自己眼中所流露出來的神色。

「夏部長,你說人活在這個世上是不是要把自己美麗的一面展示給世人看呢?只有這樣我們這個世界才會越來越美麗,對不對?所以啊,我每天有事沒事了都會去市中心逛兩圈,同時也展示自己的笑容,不為別的,就當做是為我市的市容市貌增加一點美觀吧。」方逸天淡淡說著。

夏冰聽出了他話中的深意,當下扭過頭來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嘖嘖說著:「這麼說你自認為你長得很英俊很帥氣?還去市中心逛兩圈呢,你意思是說你去那兒展示你的英俊帥氣嗎?對你的臉皮我真是無話可說了!」

「嘿嘿,男人嘛,總要對自己自信一點不是?」方逸天懶洋洋的笑了笑,好整以暇的說著。

「你……」夏冰還想說什麼,可電梯卻已經升上了八樓,叮的一聲,電梯門口緩緩打開,夏冰也就不想再理會方逸天什麼,率先走了出去。

「嗨,夏部長,我還要去人事部報道呢,是不是去你辦公室啊?」方逸天在她身後喊了一句。

「不需要,你就去找昨天的那個張助理吧,他會給你安排好一切。」夏冰冷冷的回應著,顯然,她對方逸天已經是煩膩到了極點,已經不想再多看他一眼或者是跟他多說一句話。

「好的,還有,再提醒你一句,你笑的樣子真的很美!」方逸天這天殺的又在身後喊了一句。

由於整個八樓都是人力資源部的辦公地點,他這麼一喊,人力資源部下面的好些小組的員工都聽到了,頓時不禁疑惑的看了看他,又看看頭也不回的朝前大步走著的部門經理夏冰,全都好奇這個新來的小子怎麼這麼大膽,竟然敢調戲他們暗地裡戲稱的「冰美人」夏冰!

前面大步流星的走著的夏冰一張美麗的臉上鐵青著,心中早已經把這個該死的方逸天狠狠地罵了個遍,暗想著自己把他招過來當保安這不是給自己找氣受嗎?可轉念間一想,就由他當公司里最不起眼的保安,指不定那天可以找機會羞辱羞辱他,讓自己出出氣。

想到這她的心中才好受一些!

哎,女人啊,有時候就是這麼小心眼,男人若是惹到這樣的女人可有得受了。

方逸天最後去找了那個張南張助理,張助理倒是和善的笑著幫他把各方面的資料都輸入進了公司里的人事管理檔案中,熱心的幫他指點了一些工作上的事,不過看的出來,他那看似和善的笑容里更多的是取笑的意味。

方逸天看在眼裡,表面不動聲色,一切手續辦完之後拿著介紹信離開了人事部,朝著保衛科走去。

他還要拿著人事部開出的介紹信去保衛科找保衛科的科長報道,然後註冊,領保衛服裝,接受科長的任務安排等等。

保衛科設在二樓,方逸天拿著介紹信走到電梯門口,靜靜地等待著電梯,他的臉上平靜之極,就連張助理那笑裡藏刀的取笑之意也未能讓他的臉色變化半分,不過,他那平靜的目光中卻是有著一絲落寞與空曠,彷彿這世間已經沒有任何事能夠影響到他的心田。

內心深處,在他不羈的外表之下,有著一份深沉的不為人知的自責與悲愴。

正想著,電梯停在了他的面前。 保安科的科長叫趙天,是個四十多歲高大魁梧的男子,從他那高大魁梧的身體中可以看出他年輕時候也是個壯實的漢子,他如今的大腹便便以及滿臉虛肉都在證明著他這些年來的養尊處優。

此刻他正蹙著眉頭看著方逸天遞過來的介紹信,看完之後將介紹信放一邊,抽出幾個表格,說道:「先填了這些表格。」

「好的,趙科長!」

方逸天說話時並沒有忘記最後加上一句「趙科長」,在他看來趙科長這一輩子也就是在這個位置上養老了,因此叫他一聲趙科長無形中會讓他感到高興,雖說只是一個小小的科長,但誰不希望底下的人敬重他自己?

果然,趙科長一笑,隨口問道:「方逸天是吧,我看你長得一表人才,以前都干過些什麼工作?」

「哈哈,承蒙趙科長誇獎,稱不上是一表人才,沒學歷沒文憑,你說我還能幹些什麼啊?以前都是瞎混唄,混著混著這輩子也就這樣過去了。」方逸天淡淡笑著,說話間已經把該填的都填完了。

「小方………叫你一聲小方你不介意吧?」趙科長大大方方笑道。

「不介意不介意,趙科長覺得怎樣順口就怎樣叫。」 重生歸來:獨寵絕世醫妃 方逸天也笑道。

「我是想說啊你還年輕,正是打拚的大好時光,依我看你來這裡當保安是委屈了,我可不相信你只是個干保安的料子,我這雙眼睛不會騙我的。」趙科長雖說笑著,可語氣卻是認真說道。

方逸天一怔,隨即也打著哈哈笑道:「這麼說趙科長認為我以後可以干出一番非凡事業?承蒙吉言,不瞞你說,我也期盼有那麼一天吶,這樣我就不用為娶媳婦的事犯愁了,呵呵。」

「呵呵,你可真會說笑,你要娶不上媳婦全世界的男人都打光棍了,」趙科長笑著,又說,「這樣吧小方,你就負責一樓外場的保衛工作,其實也就是在華天大廈廣場外溜達一會,要是累了就進大廳坐著休息,待會會有人把保安員服裝送過來。你剛來上班,也不需要做什麼,先熟悉熟悉再說。」

「那麼先謝謝趙科長了,日後還望趙科長多多照顧。」

方逸天說著心中卻是笑開了花,沒想到自己負責的是華天大廈的外場保衛工作,有事沒事了可以溜進大廳里給林曉晴拋個眼神,那該多愜意啊。

……

華天大廈廣場處。

方逸天從沒有想到自己穿上這身深黑色的保安服裝竟會是那麼的陽剛帥氣俊逸非凡,在華天大廈的廣場外溜達著,任由正午毒辣辣的陽光照在身上,他竟然也不感覺到熱,他只是認真的巡查著廣場四周,體驗著自己第一天當保安的感覺。

四處逛了一圈,實在是顯得無聊之極。

說來慚愧,方逸天雖說上崗擔任華天大廈里的一名保安,可具體要負責什麼事,或者要具體做點什麼他卻是一無所知,如此看來當保安估計是最不需要技術含量的了,只消往哪兒一站,順帶四處走走巡巡邏,一切便OK了!

工作雖然說單調乏味可方逸天卻是不以為然,自食其力,保安也是一份工作,他活得很心安理得。當然,也活得很快樂。

只是偶爾間想起那個美得讓人心顫而又純潔如雪恬靜淡雅的女孩時他會略微感到一陣愧疚!

「如果藍雪看到我這副模樣肯定會很吃驚吧,呵呵,真希望她能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方逸天暗暗想著,輕嘆了一聲,決定不再去想以前那些事,於是便轉身朝著大廳裡面走去。

方逸天走進去后第一眼瞄去的方向就是前台處,不過此刻前台處正忙著,看著林曉晴面帶微笑溫柔有禮的面對著前來諮詢的顧客,他也不好意思上前去打擾,正心想著待到前台處清凈之後再刻意的走過去跟林曉晴打個招呼。

這麼做一來可以再次欣賞林曉晴的美麗微笑,二來也可以禮尚往來的把自己穿上這套保安服裝后英俊帥氣的一面展示給林曉晴,一舉兩得,禮尚往來,何樂而不為?

站在華天大廈大門前的方逸天心中開始想著其實當保安其實也蠻不錯的嘛,又不累,又不費腦,只消站站走走就完事了,而且上班之餘還可以欣賞美女,指不定那一天發展深入了就可以相互隔著十幾米拋媚眼了,這是多麼的愜意啊,所以誰說當保安不是個美差?

方逸天正想著眼睛朝外面瞄了一眼,一看之下禁不住皺了皺眉,竟見一輛亮紅色的保時捷豪華跑車呼嘯而來,直接停在了華天大廈的大門前!

「這傢伙是不是瞎了眼了,旁邊明明有停車場他不去停,卻要停在這兒,什麼意思?我第一天上班就來拆我的台啊?」

方逸天暗想著,推開自動玻璃門走了出去,他記得趙科長跟他說過車輛不能隨便在華天大廈前面停著,要到指定的停車場去停放。

方逸天走過去,正欲提醒這人把車開到華天大廈的地下停車場停車。

而這時,那輛保時捷跑車的車門打開,一雙修長均勻,潔白無暇的玉腿踏出車門,腳下那雙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鞋大有先聲奪人之勢,看來是個女人!

接著,從車內走下來一位穿著寶石藍色緊身連衣裙的女孩,女孩略微燙染過的秀髮披散兩肩,彷彿是經過精雕細琢般的玉臉絕美無比,淡淡的蛾眉猶如遠山,美麗的大眼睛猶如秋水,小巧尖挺的瓊鼻下面是那猶如玫瑰花般艷紅的雙唇。

眼前佳人如玉,可謂是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

那種美麗中更是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與優雅,讓人過目難忘。

而且那一身寶石藍色的連衣裙完全襯托出了她那妙曼有致的身姿,連衣裙只遮蓋到膝蓋處,於是那雙潔白修長的美腿呈現出來,不過從這名女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高貴氣勢卻讓人產生一種不敢正視的感覺。

方逸天微微怔住,眼前這女孩那驚為天人的美絲毫不亞於藍雪,世間美女雖多,可這種級別的美女可是少之又少啊。

饒是如此,方逸天並沒有忘記自己的職位,就算對方是個美女也好,他也不會留下情面。

暗想著,他大步流星的朝著這名高貴絕美的女孩徑直走去。 這一刻,這位帝女率先捅開了他們心中隱藏的那種高傲,那種趾高氣揚,他們心中所想。

在他們看來,就是如此。

他們是帝尊後裔,這個天庭是他們的長輩帝尊跟隨青帝一起打下來的,青帝對各位帝尊也並沒有真正的意義上的主僕關係,更像是一種兄弟,所以他們的身份也就成了天庭的少主人!

所以,他們有著一種極為高傲的優越感!

哪怕是面對崔慶這群戰神!

在他們看來,這群人就如同普通世俗世界中的那種王庭中的僕從屬下一般。

他們儼然將自己當成崔慶等人的主人!

崔慶等人此番的言論,也成了以下犯上!

當這句話一出的時候,莫說是崔慶,幾乎所有人的臉色瞬間陰沉了幾分!

將他們當成了什麼?

僕從?

奴才?

「好,好一個以下犯上,好一對小主人啊!」崔慶笑了,怒極而笑。

庚俗金星當即陰沉著臉笑出身來。

「特么的,突然間這頭頂上坐了兩尊主人,真不適應!」金星罵道。

「干翻!」庚俗費仁幾人直接補充一句。

這一刻,即便是蔣鑫洪辰林鵬等人氣息也陰沉下來,一瞬間強大氣息在整個貴賓室所在的空間內籠罩。

整個空間被封鎖了!

這麼一群恐怖的戰神,恐怖的金甲戰將,空間一道的強者便有數位。

瘋狂這裡,太簡單不過了!

其中的會發生什麼,不言而喻了!

貴賓室外,東方朔于越原本一直在等待著,也是擔心出事,但在聽到齊韻的那句小主人,以下犯上之後,二人相視一眼,都知道要出事了!

「壞了!」東方朔沉著臉。

「不知死活!」于越直接罵了一聲。

哪怕是之前的天賜,也不敢對外聲稱自己是天庭的小主人,不敢凌駕於他們分毫。

這下倒好!

「他們是找死!」東方朔也是直接大罵。

神祕總裁,滾遠點! 果然,下一刻貴賓室內的動靜聽不到了,被封鎖了。

「直接通知天賜戰天痕仙王他們吧!」于越開口。

Prev Post
見鍾簡歐問,葉渝汐不僅沒給他合同,還反向給他拋出一個問題。
Next Post
夏雷無語地看著唐語嫣,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