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袍怪人,即是荒神淡淡的點頭,道:「確切的說,我並非活過萬古歲月,就算是達到神話境界,想要擁有萬年的壽命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我只是穿梭月兩個時空之內,時空之力改變了歲月,因此我能在時空的夾縫中生存。」

「時空的夾縫?是什麼意思?」南飛月皺眉,這是他沒有聽說過的。

荒神笑道:「兩個時空,即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用這個世界的話來說那已經是萬年前的事情,我被卷進了時空亂流之中,因而繼承了部分的時空之力,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那是一片陌生的天地,它有著和南明大陸不同的文明,在那裡我得到了另一個世界的文明知識,藉助他們的文明,我回到了南明大陸,不過卻發現兩個時空的時間並不成正比,當我回到南明大陸之後,竟然已經過去了千年的時間。」

「你說的那個地方就是……地球!」迦葉敏銳的捕捉到了荒神話中的含義。

荒神繼續說道:「之後我在南明大陸計劃好了一切,藉助時空之力再次回到了另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上,我發現了許多身負逆天天資的人,我想這些人或許可以成為我計劃中的一部分,若是讓他們進入到南明大陸,說不定能有一番作為。於是…….我藉助另一個世界的文明和南明大陸的神通文明開創了一部可以穿越時空進入到南明大陸的機器,並且這部機器流傳開來。」

「穿越機!」迦葉內心驚駭,原來穿越機的存在,真的是和荒神有關係,事實證明,荒神確實到過地球,而且在地球生存了不斷的時間。

「為了能夠在萬年之後再度回歸,我躲在另一個世界,因為兩個時空的時間差是不一樣,而我也繼承了時空之力,不受兩個世界規則的影響,只等時機到了,能夠重新回到南明大陸。」荒神說道。

迦葉聽著荒神的敘述,他想到了之前在大雪山中發現的一部穿越機,現在一切都已經很明顯了,這部穿越機正是荒神搭乘過來的交通工具。

荒神靜靜的敘述著萬年的事情,最後,他的目光定格在迦葉的身上,道:「只是我沒想到,你的存在卻不在我的計劃之中。」

「我?」迦葉眯起眼睛。

「當年我與他交戰於茫茫星宇之內,他的三命主魂被我打散,我以元神化出一縷主魂,化作一座靈山將他和他體內那股魔力本源鎮封在靈山之內,但他其中一縷主魂卻隨我共同進入到了那片世界。」荒神敘述道。

「你是說,我就是那另一縷主魂幻化成的。」迦葉握緊了拳頭,這句話五指山內的那位存在也對他說過,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迦葉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存在來。

「所以你才會來到這個世界時被召喚到了五指山內。」荒神說道。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與其他的主魂融合嗎?如果這是我的宿命的話,我不服!」迦葉抬起頭來,眼神堅定:「不管以前的我是什麼,但現在我就是我,我有自己的生命,我有自己的意願,如果說我的存在只是為了去襯托別人,我不服!!」

金袍之下,傳來荒神淡淡的笑聲:「或許你該去一個地方,那裡有你要找的答案。」

「哪裡?」

「洪荒廟宇!」荒神淡淡說道。

「答案…….在洪荒廟宇。」迦葉沉寂了,洪荒廟宇是什麼地方,那裡是禁地,當年迦葉進去過一次,變險些死在裡面出不來,如果不是上古魔猿和聖麒麟聯手,恐怕現在的他已經化為一堆枯骨。

「去吧,到了那裡,你就知道自己的路該怎麼走。」荒神說道。

「洪荒廟宇……」迦葉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禪杖,似乎想到了什麼。

洪荒廟宇他確實該去走一趟。

「我陪你去。」南飛月說道,他也知道洪荒廟宇是什麼地方,多少年來,少有人能夠踏足其中。

「不用了,我自己的答案,我自己去尋找。」迦葉說道。

荒神靜靜地看著迦葉,淡淡的揮手,一大片金光將迦葉籠罩住,道:「你體內的魔氣散之可惜,我會幫你凈化掉其中暴戾的部分,你以後可以自由的分配這股力量。」

金光在迦葉身上繚繞,荒神出手,自然不凡,不消片刻間的功夫,迦葉身上那黑色的毛髮已經退去,再次恢復了本來的相貌。

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迦葉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果然還是自己的身體用著習慣。

「荒神前輩,你打算怎麼辦,要把這股力量消滅嗎?」迦葉問道。

「嗯,必須要凈化掉。」荒神點點頭:「等你找到了答案,我會聯繫你的,也許是天意的安排,讓你出現在這個世間,助我完成大事。」

迦葉點點頭,將禪杖背在身後,而後,朝著荒神和太2真人拱拱手,直接破碎虛空離開,他的目的地是…….南域,洪荒神廟。

「父親……這種事情他可以完成嗎?」太2真人望著迦葉離開的方向問道。

「或許吧,成功的關鍵取決於他。」荒神說道:「前世造下的因,今世要來償還,這或許就是他存在的價值吧。」

………

破碎虛空穿行,迦葉出現在南域荒古廟宇的外界,望著前方一片近乎蠻荒的大地,迦葉心頭百般苦澀。回憶一幕幕湧上心頭,當年自己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之時,被南域的許多大勢力追殺,最後逃無可逃,不得不冒險進入到洪荒廟宇中,九死一生出來。

現在想來,一切皆如夢幻一般。

迦葉一身白衣,後背著金色禪杖,如仙佛降臨而來,他淡淡的捏出一個佛印,一道佛光打出,朝著面前的一片虛空烙印了過去。

「轟隆隆!」

此時間,天地驟然變色,一片昏暗,不知何時天空中聚集了大片的烏雲,如同一個宇宙黑洞,又仿似惡魔的巨口,吞噬一切。天空中,一對猩紅色的眼睛出現,朝著迦葉這邊望了過來。

迦葉對這些視若無睹,一步踏出,直接朝著洪荒廟宇中走了進去。 無數的力量開始撕扯迦葉的身體,如果是換做尋常人,恐怕一接觸到這股暴*亂的力量就被撕裂成無數片了。

迦葉緩緩閉上眼睛,淡淡的佛光護住身體,金光萬丈,當他再睜開眼的時候,自己已經站在了一片海域之上,這片海域,正是進入洪荒神廟的必經之路。

當初迦葉身負重傷,被丟進這片海域中。這片海域充滿了肆虐的力量,當初如果不是因為有舍利子庇護,迦葉早已經被這片海域給吞噬掉了。

可這次不同,即使不仰仗外物,以迦葉現在的修為,這片海域的禁忌之力也對他起不到什麼作用。

稍微辨別了一下方向,迦葉便朝著洪荒神廟的方向走去。

他腳踩湖面,一縷縷金光在腳下鋪成金光大道,迦葉一身白衣獵獵作響,如仙似佛,飄渺無比,在他的身體周圍,有偏偏花瓣繚繞,飛舞。

而這時,迦葉那蓮花般的瞳孔中射出一道金光,直視遠處,他看到了…….

「果然在那裡,原來當初我在洪荒廟宇遇到的人,就是我自己。」迦葉眯起眼睛,似有感悟,他的神眼洞穿過去,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

想到了當初的種種,迦葉口中默念經文,這是他一生修鍊的感悟,其中包括在聖山上得到的一些佛界大能的感悟。天地間響起了梵唱之音,大氣磅礴,令人精神振奮。

很快的,迦葉來到了另外一個自己的身邊,才對方驚訝的眼神中,迦葉與之擦肩而過,但他卻不走太快,一直和另外一個自己保持著若近若離的距離,迦葉知道自己不能觸碰到對方,畢竟兩者相處於兩個平行空間內,一旦觸及到對方,可能會引發什麼禍端。

也許這就是這片海域的神奇之處,可以讓人看到過去的自己,未來的自己。

迦葉口誦佛文,過去的自己跟在自己的背後,他知道,這篇經文對過去的自己很有幫助,迦葉一直不急不緩的往前走著,直到他將經文全部背誦完畢,這才和過去的自己拉開了距離,消失在海面上。

這一次,迦葉感覺自己走了好長時間,這片海域忙忙沒有盡頭,一時間迦葉失去了方向,找不到究竟哪裡才是通往洪荒神廟去路。

想到當初進入洪荒廟宇,自己是跟著未來的自我進去的。

想到這裡,迦葉不禁苦嘆一聲,看來這一次要靠自己了,不管要自己找到出路,還得把過去的自己帶進去,自己不能破壞了平行空間的規則。

當下迦葉盤坐在半空中,他張開神眼,將自己的全部神通運轉到雙目之間,觀察著這片海域。漸漸地,迦葉終於找到了這片海域的奇特之處,整個海域之上,似是都被一座無上的大陣給覆蓋住,一道道陣紋清晰的浮現在迦葉的眼中,

「原來如此。」迦葉眯起眼睛,認真鑽研這座大陣。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迦葉發覺這片海域不只是被大陣覆蓋了而已,整個海域之內,似乎都蘊含著一種法則,猶如自成一片的小天地。

迦葉站起身來,往前踏出一步,不過很快的他又把這一步收回來,而是掉轉過身形,朝著自己來時的路走去。

他已經琢磨出了這座無上大陣的運轉規則,只要跟著這座大陣的運行軌跡走,自己就能找到進入洪荒廟宇的入口。

他一步步走著,不多時,他再次看到了過去的自己,只不過這一次距離是何其遙遠,自己無論怎麼向前走,似乎都無法接近過去的自己。

迦葉腳踩玄妙的功法,跟著大陣的軌跡走,終於,他再次接近了過去的自己,再次與之擦肩而過。可就在這一刻,迦葉似乎觸及到了什麼,他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自己撕扯,他的手臂在這股力量之下猛地爆碎開來。

「怎麼回事?」迦葉一陣詫異,不過他卻沒有感覺到肉體的疼痛,稍微運轉一下神眼,迦葉這才知道,一切皆為幻覺。

不過這幻覺也太過恐怖了,竟然差點連他都騙了。

迦葉不知道在這片海域上走了多久,他似乎圍繞著整片海域轉了一個大圈,不過這也都是在跟著大陣的運行軌跡走而已。不多時,他似乎又回到了起點,因為他又看到了過去的自己。

「看來已經不遠了。」迦葉嘴角露出了笑意,他清楚的記得當年的一幕,一切都很吻合,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找到洪荒神廟的入口了。

果不其然,這一次,過去的自我跟在他的身後,迦葉跟著大陣的運行軌跡走,不多時,終於在海盡頭隱隱約約的看到了洪荒廟宇影跡,一股龐然的大氣迎面撲來。

迦葉嘴角露出笑意,腳底下金光鋪路,一條金光大道直通遠處。

到了這裡,迦葉再也無所顧忌,施展神行術,直奔洪荒廟宇而去。他已經給過去的自己留下了道路,只要沿著這條金光大道的軌跡走,就一定能夠進入洪荒廟宇。

對他過去的自己來說,這是一次大劫,但同樣的也是一次大機緣。

洪荒廟宇依舊如故,沒有什麼變化,雖然迦葉已經不止第一次來了,但還是加倍的小心。

洪荒廟宇曾經是洪荒時代神明居住的地方,有著太多的神秘,而洪荒廟宇的深處更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荒神給他的指路,便是進入到洪荒廟宇的深處,找到一件東西。

「答案真的在裡面嗎?」迦葉在原地駐足了好久,這才邁步朝著洪荒廟宇內走去。

由於上次來已經對洪荒廟宇外圍了解了個通透,這一次,迦葉不費吹灰之力的便來到了洪荒廟宇的中部地帶。

當初,迦葉記得洪荒廟宇的中部的一些建築神妙依舊是保存完好的,但這次來,他卻發現了許多的廢墟。想必在海域修士進攻大陸的時候,應該有不少像黃金獅王那樣的存在都進入過這裡吧。

很快的,似乎應證了迦葉的所猜所想,因為他看到了許多海域修士的骨骸。

「轟隆隆!」

這時,不遠處一座完好的神廟中傳來沉悶的巨響,如同雷霆天罰在響徹。

在一聲巨響聲中,那座神妙轟然炸開,一頭渾身冒著雷光的雷霆巨獸從裡面沖了出來,這隻雷霆巨獸早已經沒了生機,但卻依舊被一股力量支配著,渾身上下似是由魔氣噴薄而出,朝著迦葉瘋狂的沖了過來。

「想不到在這裡還能見到魔性之力。」迦葉莞爾一笑,一指點出,一朵金色的蓮花綻放,將那如山嶽般的雷霆巨獸給彈飛出去。

「吼!」

雷霆巨獸一聲暴吼,響徹雲霄,不顧生死的再次朝著迦葉沖了過來。

迦葉運轉神通,祭出女帝斬,半月斬被他壓縮到只有十幾丈長,但威力比之以往更加強大,一下子把這頭雷霆巨獸切成了兩半。那巨獸的屍體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他的屍體很快的便被腐蝕掉,變成了一堆骸骨。

迦葉繼續邁步往前走,一些神廟之中不斷有各種異獸竄出來,這些異獸全都被魔化過,想必是當年眾神在魔性之力下慘遭不測,故此才會把自己故土封鎖在這種地方,將這些被魔化的生物關押起來。

不過這些生物對現在的迦葉都不能造成什麼傷害,在迦葉手中,全都被斬成兩半,化作白森森的骸骨。

「哞~~~」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的牛吟之聲傳來,一座神妙炸開,一頭渾身冒著魔氣的青年從裡面沖了出來,雙目赤紅,殺氣騰騰的盯著迦葉,一股強大的氣勢迎面撲來,讓迦葉都皺了皺眉頭。

「我靠,這不會是太上老君的牛犢子吧。」迦葉不禁詫異。

「哞!」青牛一聲長吟,四蹄踐踏,帶著洶湧的魔氣朝著迦葉這邊撞了過來。

迦葉將背在後背上的禪杖取了出來,神通運轉,狠狠一棍子倫砸上去,轟在了青牛的頭上。那青牛也猛地是揚起頭顱,那一對犄角與禪杖碰撞,饒是迦葉都被這股沉重的力量給震撼住,竟然可與他爭鋒。

「這畜生好強的力量。」迦葉皺了皺眉頭,直接衝上去與這頭青牛硬碰硬的撕斗。

這青牛確實有可以把山川河流都踐踏成碾粉的力量,也就是迦葉的強大體質可與其爭鋒,不然就算是一位大神通四階的高手來了也會被這畜生踐踏的連骨頭渣都留不下。

「砰!」

迦葉直接飛起一腳踢在了青牛的肚子上,這狀如一座小山似的青牛被迦葉一腳踢飛出去好遠,撞在了另外一座神廟上。神廟倒塌,裡面一頭巨獸還沒露頭就成了青牛的肉墊,被砸的粉粉碎。

「嗤!!」

青牛的鼻子中噴出兩道黑煙,四蹄踐踏,大地塌陷,一道大地裂痕蔓延到了迦葉的腳下。

迦葉直接凌空而起,一個大腳印演化出來踩了過去。

不過那青牛倒也是霸道,頭上的犄角高高揚起,竟然把迦葉演化出來的大腳掌給直接戳破。

那壯碩的身軀擋在迦葉面前,此刻連迦葉頭感覺頭疼起來,這青牛的戰力絕對堪比天龍,更何況是被被魔化,戰力更是提升了數倍。

「好啊,那咱們就來比比!」迦葉笑了笑,瞳孔中猛地射出兩道魔光,這一刻,迦葉的身軀保障,渾身上下長滿了濃密的黑色毛髮,他再次化作了魔化之軀,變成了兩丈多高的魔猿之軀。

只不過這次,這股魔化之力已經完全被迦葉控制住,即使變成魔化之軀,迦葉眼中依然清明,並沒有失去理智。 「轟!轟!轟!轟!」

迦葉身體變作兩丈多高,渾身黑色的毛髮飛揚,霸氣無比,他口中噴出一道磅礴

的魔光,直接朝著魔化青牛轟了過去。

這一刻,魔化青牛眼中露出了懼意,它狠狠的仰起頭顱,頭上的一對犄角同樣魔氣森

森,與魔光相撞,在一聲沉悶的巨響聲中,那魔化青牛悶哼一聲,如小山般魁梧的身體向後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孽障!」迦葉暴吼,將禪杖插在原地,一步衝上去來到了魔化青年的面前,二話不說,直接揮拳相迎。

「砰砰砰砰!」

拳頭轟在魔化青牛的身上,皮開肉爛,但並沒有鮮血流出,因為這魔化青牛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之所以能存活到現在,完全是因為那股魔化力量所致。此時此刻,它那堅硬的魔化之軀在迦葉近乎蠻橫的轟擊被洞穿。

魔化之後,迦葉獲得超越巔峰的力量,就算對方是魔化神獸,也不可能與之相提並論。

「哞!」

魔化青牛一聲長吟,氣勢洶洶的朝著迦葉撞了過來,頭上的犄角似是想要洞穿迦葉的胸膛。

迦葉一把扳住了魔化青牛的兩根犄角,雙臂用力,將魔化青牛硬生生的舉過頭頂,而後狠狠的朝著地面摔了過去。大地崩塌,足以可見這一摔之力有多麼的強大。不過迦葉卻沒有就此收手,他將魔化青牛連摔數十次,饒是魔化青牛強大的身軀,也是皮開肉爛,處處崩碎。

「轟隆!」

一座洪荒神廟被撞塌,魔化青牛氣喘吁吁,站不起身來,它身上的骨骼近乎全都

被迦葉砸碎。

魔化青牛唯唯諾諾,再沒有剛才的威風,看著步步逼近的迦葉,魔化青牛本能的選

擇了逃避,四蹄揚起,快速的朝著洪荒廟宇深處跑去,化作一道魔影,速度快到了電光火石。

迦葉拔起插在地上的禪杖,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直到他追出去數千米,這裡已經是洪荒廟宇的最深處了,一道七彩光幕從天而降,攔住了迦葉和魔化青牛的去路,絢爛無比,宛如從天而降的虹橋。

迦葉站在這道七彩光牆的面前,立時感覺到對面一股奇異的氣息撲面而來,這股氣息迦葉感覺過,類似於荒古禁地中,那塊五色晶石上面的氣息,這種感覺不會有錯的。

「哞!」

魔化青牛無處可逃,它似乎對著七彩光牆恐懼,不敢靠近,但後面迦葉卻又窮追不捨,無奈之下,魔化青牛卯足了全身的力氣,硬生生的朝著那七彩光牆撞了過去。

「轟!」

一聲驚天巨響,魔化青牛頭破血流,以他霸道的力量,卻也是無法撞了這道光牆,身體后飛出去數百米遠。

迦葉咧嘴獰笑,演化出一個巨大的手掌,朝著那魔化青牛拍了過去。迦葉這是在逼它。果不其然,在迦葉的威脅下,魔化青牛瘋狂的再次朝著七彩光牆撞去。「轟隆隆」的巨響聲中,魔化青牛頭破血流的倒飛回來。

迦葉沒有再出手,而是靜靜地觀察著這七彩光牆,在魔化青牛的每一次撞擊中,那巨大的七彩光牆都會跟著顫動,但七彩光牆的硬度驚人,一魔化青牛可以把三山五嶽踏成碾粉的力量,卻不能破壞這七彩光牆分毫。

在撞擊了數十次之後,魔化青牛終於再難堅持住,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喘著粗氣,它已經放棄了抵抗,就算被迦葉殺死給個痛快,也不要在這樣受折磨了。

迦葉懶得去理會這頭魔化青牛,這孽畜現在對自己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精緻朝著那七彩光牆走了過去,上下打量著這道宏偉的禁制。很明顯,這是荒神的手筆,這裡面的東西就是荒神要自己來找的答案。

迦葉緩緩的吐了口氣,緊緊握住手中的禪杖,緩緩的升到了半空中,望著面前這座連通著天地的七彩光牆,迦葉猛地倫動手中的禪杖砸了過去,禪杖帶著沉重的壓迫之力,比之前那頭魔化青牛力量更為強大,轟在了那七彩光牆上。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雲霄,那七彩光牆劇烈的搖晃,磅礴的力量即使是迦葉也有些難以承受住,後退出去百米遠,手臂一陣發麻。

「好強大的禁制!」迦葉眯起了眼睛,怪不得這麼長時間來從沒有人能夠進去,這荒神刻下的禁制,當真不是什麼人都能瓦解的。

Prev Post
夏雷無語地看著唐語嫣,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Next Post
他們都沒動,可明顯能看到建築上有影子在跳動,擺出各種姿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