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不但是夜白,估計旁邊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惑。後面的羅賓漢,眼睛一眯,這個公主,想做什麼?這種時候,還激怒暗夜白的話,不怕他進一步破壞真理之樹嗎?

「你想做什麼?」

其他人不好發問,但夜白卻沒有任何顧慮,

「你不會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吧。難道需要我在你面前親眼示範一下,這真理之樹是怎麼毀滅的嗎?」夜白說道。

女總裁的非常保鏢 「你或許很適合用刑逼問。確實,一般人,稍微給他點顏色看,那他可能就什麼都妥協了。但你如今的行為,卻是搞錯了對象。」凱瑟琳公主說道。

「有什麼問題嗎?」夜白偏頭問道。

「一個有價值的物品,你拿它來威脅我,沒錯,是有點效果。但是,當你把它損壞過後,這東西還會有以前那樣的價值嗎?對我產生的威脅力,還會有以前那般強烈嗎?」凱瑟琳公主回道,「這就是你最愚蠢的地方!」

愚不愚蠢,在於對物品的看法。一般的藏品,好比古董,完整的時候珍貴,破碎了就貶值,這一點沒錯。但,真理之樹,真的只是一般的藏品嗎?這就好像是傳家寶,哪怕是破碎了一點,但對特定的人來說,也是比什麼都貴重吧!

當然,凱瑟琳公主到底是把這真理之樹看做是一般的古董,還是看做成傳家寶,這種事,夜白無法確定。不過,不代表別人也沒辦法。

夜白微微偏頭,看向雪麗,凱瑟琳公主到底是不是虛張聲勢,真實之眼,能夠看穿一切!

「她,好像沒有說謊。」雪麗小聲說道。

夜白臉色一變,該死,不是真理之樹不重要,而是這個凱瑟琳公主太喪心病狂了。真理之樹再珍貴又怎麼樣,只要對她的統治造不成影響,那她就能夠捨棄!

說話間,佛萊爾神父恭恭敬敬的捧著一個寬長的盒子歸來。雖說精靈族的特點,盒子上不會有什麼金銀珠寶點綴,但光是看佛萊爾的姿態,再聯想起佛萊爾神父的身份,可以想象,這盒子裡面裝的,必然是非常珍貴的神聖之物!

見到此物,羅賓漢臉色劇變。這是。。。。。。凱瑟琳公主居然連這都掌握了嗎?!

佛萊爾在凱瑟琳公主前面跪下,高高捧起盒子,凱瑟琳公主打開盒子,淡淡的綠光閃耀其中,然後,就見凱瑟琳公主從中拿出了一柄長劍來。長劍整個泛綠色,又細又長,不仔細看的話,彷彿就跟一條樹枝一般。就跟那盒子一樣,長劍本身,也是沒有任何多餘的,華麗的渲染。簡單而純凈!

就見凱瑟琳公主舉起長劍,一瞬間,周圍所有的精靈全部跪下。羅賓漢不敢猶豫,也只能跟著跪下。這是「女王之劍」,當然,原本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不過,因為只有女王才能持有,只有女王才能使用,所以,又被普遍稱為女王之劍。

到了這個年代,精靈族和平已久的這個年代,可能很多人都已經忘了它真正的名字——天神之劍!

「我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雪麗突然說道。

「是嗎,我也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龍三摸了摸下巴。

「那是什麼?」夜白轉頭向唐初蕊問道。

唐初蕊搖了搖頭,

「我,不太清楚。」

她一個剛剛回歸不久的精靈,對精靈族的常識可能知道不少,但對一些隱秘,了解的就不多了。

「就算那是神劍,不過就是多了把武器,應該也不會可怕到什麼地步吧。」夜白如此說道,可能是自我安慰,以免自亂陣腳。

見到現場,只有夜白幾人沒有下跪,凱瑟琳公主冷笑,

「果然是雜種呢!」

「我說,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虛張聲勢也不用這樣吧?」夜白說道。

「幹什麼?你馬上就知道了。」凱瑟琳公主說道,「羅賓漢!」

「在!」羅賓漢出列。

「用你特有的手段,馬上向南方城和北方城開戰!」凱瑟琳公主下達命令。

羅賓漢略微一猶豫,最終還是選擇聽命,

「是。」

特有的手段開戰?如今這裡可是整個精靈大陸的最中心,那麼遠的距離,難道是傳信手段?

不過,很快夜白等人就知道自己太天真了。卻見羅賓漢居然拉弓射箭,朝著南北兩方,各發了一箭。箭速不快,看起來威力也不強,但卻讓夜白產生了一種「怎麼可能」的震驚感!

因為箭矢沒有落下!依照速度來判斷,早該落下的弓箭,一直到飛離了夜白的視線之外,還沒有任何要降落的趨向。所以,如果凱瑟琳公主跟羅賓漢兩人沒有在演戲的話,那這兩箭,甚至能夠直接飛躍半個大陸,最終分別到達南方城和北方城!

面對驚愕的夜白等人,勝券在握的凱瑟琳公主笑著解釋道,

「羅賓漢會一種特殊的射箭技巧,那就是箭矢在空中飛行的時間越長,飛行的距離越遠,威力也就越強。這箭到達目的地後會產生多大的效果,我也很期待。」

這是羅賓漢的絕學,類似於暫時契約的使用技巧,逆反了「強弩之末」的效果。當然,在正常情況下,這樣的手段其實用處不大,因為箭矢的威力加成很緩慢,不說這麼緩慢的速度,能不能攻擊到對手,就是羅賓漢用盡全力,他也射不了太遠,畢竟他無法違反重力這樣的法則。

不過現在不同了,現在羅賓漢能夠做到了,因為凱瑟琳公主使用了——天神之劍! 這個世界,是由無數規則組成的。想要做最自由的人,不是要打破規則,而是要利用規則。而想要成為最強者,甚至需要制定規則,這就是契約了!

無論是傳統契約,還是暫時契約,都是給自己制定規則,讓自己必須如何,或者讓自己不能如何,從而換取一定的能力。這就是契約,這就是凡人利用規則的方法。但神呢,同樣是制定規則,但神所制定的規則,卻不是給他自己的,而是給世間其他人的!

好比重力規則,不論天族地族還是海族,都不得不遵從。沒有任何人能夠逃出這種規則之外。神,能夠給他人制定規則,而能夠給他人制定規則的,就是神!

然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女王契約,那是精靈給自己制定的規則,但在數量到一定程度,甚至發展到整個精靈族的所有精靈都擁有女王契約的時候,換個角度來看,豈不可以說是女王給所有精靈制定了規則!如果,把精靈大陸單獨看做成是一個世界,那精靈女王,給這個世界制定了規則,她做到了只有神才能夠做到的事!

當然,只是這麼一個規則,或許不能說明什麼,但已經存在了一種精靈女王能夠一定程度上成為天神的可能!然後,更巧的是,精靈族偏偏擁有控制草木,控制森林的特性,而整個精靈大陸,全部都是森林!女王能夠控制全部精靈,而遍布大陸的精靈又能夠控制全部森林,如此一來,在精靈大陸這個世界里,精靈女王已經不僅僅能夠制定一個規則,她甚至還能夠控制整個地面,制定更多的規則!

不過,想要真正掌控全局,還需要一個契機,需要一個道具。所以,才有了女王之劍。當精靈女王,手握女王之劍時,她就能夠聚集全大陸女王契約的契約之力,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只有天神才能夠做到的事情。於是,女王之劍,一開始才被稱作天神之劍,因為它本是為了讓人擁有天神之力才製造出來的。只是,唯有女王才能夠使用它,唯有女王才能夠發揮出它的功效來,這是女王之劍!

為什麼精靈族那麼排外,為什麼精靈族不願離開故土,為什麼精靈族那麼在乎森林。。。。。。所有的一切,歸根結底,其實都在於此。如果精靈大陸收留了外族,外族沒有女王契約,那由女王所制定出來的規則就不再穩固,女王的力量也就不會再強大。同樣,如果森林被破壞了,女王就無法掌控整個大陸,那她的力量還是會被削弱大半。

為了保證女王隨時能夠成為天神,打敗外敵,庇護精靈,精靈族只有這樣一直堅持老規矩,「固步自封」下去!

當然,說是整個精靈大陸,但因為精靈大陸最外圍的沿海一圈沒有森林,所以不算在精靈女王的掌控當中。精靈女王能夠成為天神的地區,只有在精靈森林當中。而精靈女王這個天神能夠掌控的地區,也只有精靈森林。

不過,由於和平已久的原因,已經不知道多少代精靈女王,她們都不會使用天神之劍了。天神之劍,逐漸變得只有象徵意義,長久存放在神廟當中,供人參拜,變成了女王之劍。也是因此,當凱瑟琳公主提出要使用女王之劍的時候,神父佛萊爾才會那麼的激動。精靈大陸,一直都有女王,但多少年了,他們終於再次擁有「天神」了!

如果說,夜白等人還在疑惑,為什麼羅賓漢的箭沒有下落,那很快,凱瑟琳公主就給了他們演示。她就是給羅賓漢的那兩支箭定下了不會下落的規則而已!凱瑟琳不是真正的天神,不可能讓精靈大陸的所有人都不受重力影響,但,只是兩支箭的話,這種程度,她還是能夠輕易做到。

那麼,同樣的道理。

手握女王之劍的凱瑟琳公主,緩緩離開地面,漂浮在半空中,

「我可愛的臣民們,你們願意跟隨我嗎?」凱瑟琳公主振臂高呼,憑藉她現在能夠使用的力量,直接讓聲音傳遍了整個大陸!

「女王!女王!女王!」

不僅現場所有人高呼,在看不見的地方,所有精靈,全部都是如此。

雖然這絕對不能算是傳統的登基儀式,但從這一刻開始,凱瑟琳公主已經不再是公主,她是凱瑟琳女王,精靈大陸的新一代女王!

而藉此之機,凱瑟琳能夠感受到自身的力量更大了,彷彿此時的她,什麼都能夠做到一般,聚集在她身上的契約之力,更加穩固了!

沒錯,剛剛發生的一切,凱瑟琳完全是在冒險。固然,她是掌控了女王之劍的使用方法,但那不過是理論上而已,還不是女王的她,根本沒有資格觸碰女王之劍,這根本就是她第一次使用!

所謂富貴險中求,當然也要感謝夜白,如果不是夜白鬧出這麼一出,竟然破壞了精靈族的神聖之物真理之樹,要不然的話,凱瑟琳哪裡能有借口去使用女王之劍。所以,凱瑟琳之前才沒有選擇妥協、賣夜白一個人情,難得的機會,她怎麼可能妥協!

塵埃落定。

凱瑟琳女王持劍一揮,剛剛才被夜白破壞的真理之樹,竟然就那樣恢復如初了?!

「還不跪下!」一聲大喝。

唐初蕊頓時跪在地上,擁有女王契約的她,已經無法違背成為女王的凱瑟琳的命令。不過,不止是命令,身上突兀而來的重力,也讓唐初蕊無法起身。

「喂喂,這可讓人想起某些不好的回憶了啊。」龍三開口道,簡直跟當初宋魁的神階重力魔法一模一樣嘛。當然,兩者原理不同,一個是魔法,一個是規則。是凱瑟琳格外就給幾人增加了重力規則。好在,凱瑟琳不是真正的天神,她所能增加的規則力度有限,重力不會無限增加下去,要不然夜白等人肯定瞬間就被壓扁了。

「怎麼辦?好像真的不是只多了把武器而已啊?」龍三沖夜白說道,不過眼睛看的卻是雪麗,果然,此刻雪麗雙眼發光,因為別人在她面前眼睜睜飛了起來!

夜白顯然也注意到了雪麗的情況,在沒有搞清楚凱瑟琳能力之前,貿然攻擊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選擇,而且,夜白現在還要擔心對自己非常重要的雪麗為了學習飛行能力隨時投靠凱瑟琳的情況。

「暫時撤退吧。」夜白道。

「怎麼退?」龍三問道。

「你們不要反抗。」夜白說道。

影匿,發動!一行人全部沉入了真理之樹的巨大陰影當中。 這下,把她自己給吵醒了。

睜開眼,迷茫地揉著鼻子,哼哼唧唧了兩聲,翻個身,抱著被子繼續呼呼大睡。

兩年不見,林沁兒觀察著眼前這年輕的男子,比起兩年之前,更成熟穩重了,從他身上,能看到一股愈發深濃的政客氣息。

拋開個人偏見不談,林沁兒還是很欣賞他的。

只可惜,他傷害了自己的女兒,所以林沁兒已經帶上了偏見的濾鏡看他,縱然他再優秀,也入不了眼。

期間,林沁兒的手機響起幾次。

慕少璽噙著笑,體貼的道,「林姨有事的話,可以先忙,不用顧忌我。」

頓了頓,他又繼續說,「我在這坐坐就好。」

「那怎麼行呢。」林沁兒依舊客套,「怎麼好意思讓客人一個人呆著呢。」

「圓圓一會兒也該醒了。」

林沁兒笑意一頓,這老狐狸!

還打圓圓的主意呢!

他今天來的目的,說得好聽是來拜訪叔叔阿姨,真實的目的,恐怕是來騷擾她女兒的!

「今天是周末,圓圓怕是已經跟遇深約好了去約會。」

慕少璽只當沒聽明白她話里的深意,一笑了之。

「林姨,洗手間在哪?」他突然起身。

林沁兒叫來傭人,帶著他去洗手間,慕少璽頷首之後,便離開。

睡得迷迷糊糊的,陸眠感覺鼻子痒痒的,像是被什麼在瘙癢,抬手胡亂的揮打。

啪。

打到了什麼。

陸眠睡意一醒,過了幾秒,才慢吞吞地睜開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那隻手,她嚇得脖子往後一縮,整個人條件反射的往床邊滾去。

「嚇!」

待看清了來人之後,陸眠更是風中凌亂,整個人彷彿被魔咒定住了一樣。

眼睛一眨也不眨,他……他他怎麼會在這?

「早啊,圓圓。」慕少璽笑得風輕雲淡,姿態清雅貴胄。

一副翩翩貴公子模樣。

早什麼啊早!

如果不是他在場,陸眠恐怕都要開始罵髒話了!

拍著自己受到驚嚇的小心臟,陸眠一咕嚕坐起身,「你……你怎麼在這?」

為什麼他會突然出現在她卧室里?

「我說過,今天會來拜訪陸叔和林姨。」

陸眠深吸一口氣,「就算是這樣,可你也……也不能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進我房間啊。」

她怎麼說都是一個女孩子。

「我敲門了。」

「有么?」陸眠歪著腦袋,忍著一肚子的怒氣。

慕少璽薄唇勾起一抹輕笑,「當然,只是你沒聽到而已。」

陸眠:「……」

嚴重懷疑他是在騙她。

可是她沒有證據!

閉了閉眼,她不耐煩的道,「那現在我醒了,請問你可以先出去嗎?」

「多久?」

「什麼?」陸眠詫異的瞪眼。

「我要知道你洗漱需要多久?」

「半個小時。」

慕少璽轉身就往沙發走去,在陸眠詫異的目光之下,堂而皇之的坐了下來,「那好,我在這等你。」

「不行!」陸眠捏緊拳頭抗議。

什麼叫做在這等?

「多久?」他懶洋洋地開口。

陸眠要緊牙關,腦袋別到一旁,「十五分鐘。」

「我還是在這等你好了。」 看到夜白等人消失,凱瑟琳女王臉色一變,脫口而出問道,

「這是什麼手段?」

上次在牢房裡,夜白突然消失,凱瑟琳沒看清楚,但這次卻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沉入「地」里,這種沉入地下的方式,絕對不是幻系的空間移動。

「黑暗魔法當中還有這樣的能力嗎?」

「應該不會。」羅賓漢開口回道,現在這裡,要說對魔法的了解,應該只有他最有發言權了。如今,凱瑟琳既然已經成為了女王,羅賓漢倒也鬆了口氣,前女王到底是怎麼死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羅賓漢只需要忠於現女王就成。

好在,看樣子凱瑟琳女王如今正好用得上他羅賓漢,羅賓漢也基本不用去擔心自己被貶責的問題了。

「是啊,如果真有這樣的魔法,那當年的七君子那些人早就該用了。」佛萊爾神父跟著說道。

Prev Post
這裡沒有任何回應,沒有胡三刀的笑聲,哪怕是鄙夷,此時此刻他也願意聽到。
Next Post
「現在不是計劃生育嘛,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