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川軍團,他們不但得到了先進的武器,還經過了系統的訓練。現在他們感覺自己就像一支充滿了力量的雄獅。與原本一開始來的時候那種比較慫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人一旦有實力之後,信心自然也隨之增加。整個新兵都以為他們也馬上就要出發了。

這樣的氣氛有好處自然也有壞處。好處就是新兵們的好戰情緒被自然而然的帶動了起來,他們現在都憋著一股子勁,想要上戰場。但是這樣的情緒開始讓他們變得有點浮躁,就比如今天的訓練明顯感覺到他們有點心不在焉。

這個時候的王明宇聽到黃博雄、張德恩等人的彙報之後,眉頭也是一皺。這樣的問題如果處理不好,那麼對於士氣的打擊是很大的。王明宇思考了一會決定用一種激勵的辦法。他讓張德恩傳出口風去,說訓練全三名的團兩個月之後奔赴前線。

這樣做的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了,現在的新兵在這個山溝溝裡面自然也是憋壞了,誰不想出去真刀真槍的和小日本干一場?如是乎類似於軍備競賽一般的訓練開始了。這樣的效果比平時的訓練效果還要好。很多的團隊為了能夠上戰場,不惜用加練等手段。可以說如果一直這樣堅持下去的話,王明宇相信他們兩個月之後完全可以成為一個合格的戰士。因為按照他們現在訓練的狀況來看的話,他們兩個月的訓練足以抵得上四個月左右的訓練。甚至有些團隊的訓練已經*近直屬隊的訓練了。當然他們沒有直屬隊那麼的專業。

現如今直屬隊的老人們除了犧牲的和去沂蒙抗日根據地的一些人。剩下的一百二十人,差不多都在唐風的帶領下去了桐城。聽聶思思說,唐風和那個陶嫣然被自己兩人刺激一番后,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只不過這事情因為唐風去桐城又耽擱了下來。

另外由黃博雄選拔的直屬隊差不多有五百人,但是經過一批批的篩選之後,現在隻身下差不多二百五十人。沒有合格的已經被下放到各個團隊,不過顯然他們都開始擔任排長了,因為這些人本身的軍事技能就被一般人好。而且他們經過直屬隊的一些戰術演練之後,帶一個排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這樣也從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基層軍官的問題。基層軍官一直都是寶,這個是毫無疑問的。直屬隊現在著力培養了一批優秀的戰士之外,順帶也培養了一批基層軍官。直屬隊的訓練顯然要比一般的士兵的訓練要苦的多。畢竟他們的戰術要求要高很多,不過這裡的山地叢林給他們帶來了很多的訓練地點。像王明宇他們開始在軍校訓練吳培林等人的時候,一開始並沒有時間去適應這樣的環境。

318軍的部署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現在王明宇心頭也算落下了一塊石頭,畢竟整個武漢會戰至少他有了一個明確的方向了。憑藉318軍的兩萬多軍隊,日軍如果想要拿下桐城,付出的代價將是極其高昂的。甚至王明宇覺得如果日軍一旦在江北與他們死磕,很有可能改變整個戰爭的形勢。

桐城的位置相當的重要,北有合肥南有安慶,日軍想要西進不經過桐城的可能性非常的小。當然豫南地區也是日軍的一個入口,可是薛岳兵團此刻正在那一帶集結。他們想要順利通過的難度可想而之,薛岳此刻的兵力可是極其雄厚的。

318軍是日軍的眼中釘,如果日軍一旦得知318軍固守桐城的消息會不會與318軍在桐城展開一場大決戰呢?這個問題只有問問華中信任的派遣軍總司令畑俊六大將了。不過在王明宇想來,即便是沒有與畑俊六交過手,但是按照日本人的性格,很有可能會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因此日軍至少會集結兩個以上的師團前往桐城。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入主第六師團的原第三師團師團長藤田進很有可能再次與318軍交手。318軍就是踩著藤田進上位的,此刻身為第六師團師團長的藤田進如果得知他們又要與318軍交手的消息的話,他們真不知道心中作何感想。

不過王明宇並沒有海軍力量,因此他只能在江北防禦,江南部分只能靠著其他的國-軍弟兄們了。不過318軍的強勢加入勢必要發生連鎖反應。淞滬會戰國-軍就保存了不少的實力,因此徐州會戰才能有現在的局面,雖然看樣子最終以失敗而告終。但是日軍的消耗也還是很大的。

如果再次進入武漢會戰的話,日軍的幾十萬兵力不知道有多少要被牽制在桐城一帶。這樣才能為武漢會戰博得一線生機。不過即便武漢會戰輸了,日軍也很難再有什麼大的建樹。他們的兵力調配和他們本身的國力已經產生了很大的隱患。

王明宇此刻心中還是非常的淡定的,畢竟雖然看上去現在的形勢很是複雜,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日軍的快速佔領整個中國計劃的破滅,他們將進入一個非常被動尷尬的境地。這樣的境地才是讓他們最終吞下苦果的開始。武漢會戰可以勝,但是不能把日軍打的太痛,否則他們一旦龜縮防禦,到時候占著一片土地那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PS:昨天就漲一朵花花,兄弟姐妹們給點支持撒! 王明宇的這種想法看上去有點荒誕不經,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如果日軍發現中國已經開始對他們構成了威脅,他們會不會調整他們的計劃呢?也許他們可能只佔領東北三省然後慢慢的滲透。要知道當一個地區人的思想文化語言等方面被逐漸滲透之後,那麼即便收回來以後也是無窮無盡的麻煩。

只有日軍一直抱有這樣的野心,他們才會吞下自己的苦果。這一點也是毋庸置疑的,武漢會戰的目的就是不斷的消耗日軍的戰力,但是如果把整個日軍全殲之後,國民政府時候又會想當然的發起反擊呢?很有可能,可是這樣並不是王明宇想看到的事實。而且目前根本不可能全殲日軍。

日軍不但有飛機軍艦還有坦克等戰略級別的武器,想要全殲日軍幾乎是不現實的事情。他們就算進攻不利他們也還是有很多迴旋的餘地。飛機、重炮等等無一不是他們最終的保證,短時間內想要全殲日軍無異於異想天開的想法。

王明宇做了一個假設,如果他的軍隊成功的牽制住了八萬日軍。那麼日軍還剩下大約十五到二十萬。國-軍面對這麼多的日軍能夠戰而勝之嗎?而且到時候日軍一旦放棄由桐城進入武漢的可能性,那麼王明宇的兩萬大軍能夠發揮多少作用?他們還能夠追著日軍的屁股打嗎?顯然這不符合清理。

攻防之間的損失那一定是不成正比的。就好比王明宇有信心守住桐城,即便是面對八萬日軍王明宇也能有信心拖住。可是如果沒有城防作為依託呢?他們還能夠兩萬對八萬嗎?顯然有點異想天開了。日軍不是小泥人,他們的戰鬥力雖然說不如318軍,但是他們的人數保證他們有能力全殲318軍。

進攻和被動防禦是兩碼事,就好像現在日軍是在進攻,而國-軍是在防禦。這裡面的區別還是很大的,日軍在進攻的過程中也是佔據著明顯的優勢的。而如果國軍進攻呢?死傷的代價在現在的基礎上可能在提高一倍兩倍甚至三倍都有可能。這樣的代價他們付出的了嗎?

就算能夠付出得了這樣的代價,在王明宇看來他們在短時間內也很難收復被日軍佔領的土地。原來的時候王明宇就想過如果日軍佔領一個省份或者兩個省份,然後以這兩個省份作為基地的話。那麼中國是否在當時有能力收復呢?如果日軍能夠耐心的等待一陣的話,國共之間的爭鬥將會無休止的爭鬥下去。到時候兩敗俱傷之時,日軍在橫插一腳的話,獲勝的希望或許比現在還要大。

當然王明宇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設。日軍不可能就想得到一城一池的,因為他們超級膨脹的自信和對自己綜合國力的肯定,他們所要的是整個中國。有的時候王明宇都覺得日軍實在太讓人好笑了。其實仔細想想,中國有多大?即便日本想要獨佔鰲頭,其他國家可能把這一塊蛋糕給日軍獨享嗎?日本還是小看了天下『英雄』對於中國的野心,否則暗地裡怎麼有那麼多國家賣裝備給中國?

在美國的某一個公寓內,王介正在不停的忙碌著。王介收到了吳培林的電報之後,原本已經準備出發的他又安排了人花了點錢辦了兩個綠卡。在美國王介等人也算是經常遊走於上流社會之間的人了。對於這些東西都是輕飄飄的就能弄下來了。在這裡有錢幾乎能搞定一切。

王介在美國的這麼長時間也不是白混的,基本上在美國大大小小的事情也能辦成,而且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這樣的國家最大的好處就是有錢能使鬼推磨,恰恰中勝公司目前最不缺的就是錢。很多事情王介靠錢就能擺平。

飛機和飛行員的問題雖然看上去有點難度,不過本身他們就佔據著波音公司的一部分股份,這種事情還是很好*作的。在加上他們對於海關這一塊基本都是喂足了。所以出入境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問題。一個綠卡對於王介來說不過也就是多耽擱兩天的事情。

但是王遠山可是自己真正的大老爺,而且對他有恩,所以王介盡心儘力的辦事,而且想儘快的把自己的老爺接過來,這樣在美國也就能有一個主事的人了。畢竟這裡的產業都是老爺的兒子王明宇少爺的。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使得王介即便手握大權也沒有一絲爭權奪利的邪念在裡面。因為他知道做人是要懂得滿足的。

當然飛機的運輸這都是通過波音公司來運輸的,美國的財團和軍隊之間都保持著一種比較良性的合作關係。畢竟很多都是通過軍火等發家的,和軍隊沒有關係說出去誰信?這十架飛機就是通過美國的軍艦運輸到中國的南海地區的。

王介也是很牛叉的跟著美軍的軍艦一道出發,開始向中國挺進。當然飛機這些東西現在只能在廣州港登陸,現在黃海、渤海、東海一帶都被日軍控制,只有南海一帶目前中國還有廣州這樣的港口。也幸虧王介過來的早點,否則的話再過幾個月日軍的目標就是廣州港了。

在海上漂泊了一個月的時間,王介他們才抵達了廣州港口的外圍。現在王介的主要精力自然就是保護這十架飛機和這些飛行員了。現在飛機油箱裡面的油是加滿了的。但是目前來說他們沒有加油的地方。美軍的軍艦上是有油,但是你不能老呆在美軍的軍艦上吧?但是油的問題可以說是關乎到這些飛機是否能夠順利運輸的問題,所以現在要解決的就是飛機的用油問題,否則何談把飛機開到延安去?

王介決定聯繫一下王明宇,畢竟現在可是關係到整個王明宇的計劃。一旦這票飛機出事了。那麼損失的就不僅僅是錢的問題了。 婚婚欲離 按照王明宇以前的說法就是時間就是金錢。要是出了事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金錢啊。王介很快的就把電報發給了王明宇。

一個月的時間王明宇沒有幹什麼別的,除了問問前線部隊的情況就是坐等王介的消息。終於在這一天讓他等來了王介的消息。吳培林把電報拿給他看的時候,他興奮的揮舞了自己的拳頭。不過看到王介的電報,王明宇又開始思索了起來。

飛機可是大件,要是直飛延安的話恐怕油不夠啊。不過現在國民政府和美國的政府的關係曖昧,此刻飛機上也沒有標註好事哪個國家的。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王明宇一拍腦袋之後讓吳培林回復王介和國民政府的人溝通一下,然後直接飛往延安。

王介得到消息之後,也沒有做過多的思考。畢竟他是一個很好的執行者,卻不是很好的思考者。以美軍的電報系統與國民政府溝通之後,國民政府一聽說美國的飛機要加油,也沒有做過多的思考。就讓他們在武漢的機場加油。

王介此刻也是在一架飛機之上直奔武漢。當然人家看到美國的飛機裡面還有一位中國人之後,心中也是嘀咕了一下,不過再是國防部的命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些人就希望他們加完油就滾蛋,到時候再有什麼事情就說當時接到的是國防部的命令,那樣就萬事大吉了。

王介帶著飛機一路朝著延安的方向挺進,此時的王明宇也告之了延安方面飛機估計會在今天下午左右到達。主席等人也是翹首以盼,畢竟這種東西可以說是戰略級別的武器,自然是要重視萬分。飛機在下午四點左右到達了延安。也是讓延安當地的駐軍一陣驚慌。

不過在中央軍委的示意下,防空設施全部關閉,而此刻的飛機也是在空中盤旋了一陣之後。停在了延安的一塊空地上。王介與主席等人交接了飛機之後,王介還給了主席一張千萬美金的支票。這就是王明宇答應的一年的活動經費。

中共此刻農奴翻身把歌唱了,不僅僅得到了千萬美金,還得到了十架飛機。此刻可以說他們的戰鬥力也開始飆升到了一個比較高的層次。以前基本上一看到飛機只能躲,現在不但有了防空設施,還有了自己的飛機,怎麼能讓主席等人不開心呢?

當然他們也知道這一切都是一個叫王明宇的人給予他們的。王明宇當時說的時候他們很震驚,但是那時候僅僅是一個幻想而已。而現在真正的實物擺在這裡的時候,他們的心境完全又是另一種層次的震撼。主席等人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了,但是看著飛機還是愛不釋手的摸著,彷彿自己的孩子一般的憐愛。

王介因為心繫王明宇和王遠山等人,所以也沒有在延安做過多的停留。他的目的就是安全的把東西送到中共的手裡,那就算是完成了他這次來的一大半任務。剩下的就是把王遠山和聶父安全的帶到美國去了。

PS:今天三更,求點花花哦!請大家支持俺一下! 主席等人收到東西之後,自然是喜上眉頭。然後又和王介稍微討論了一下事情的經過。王介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多少的關注。每天從主席這邊出去的人不知凡幾。顯然這個人西裝革履的,帶著個紳士帽,很像留洋歸來的樣子。但是因為王介來去匆匆很難讓人有時間去研究他。

知道王介有事要辦,所以主席也沒有強留。派出幾位得力的同志護送他去江蘇。王介自然不會推辭主席的這一番好意,畢竟這一路危險重重。而且王介對於這一路的路況並不是很熟悉,所以只能靠著地下黨的同志領路。

要不然萬一王介出個什麼事的話,王明宇的整個計劃都要受到很大的衝擊。老爹和岳父暫時去不成美國,美國那邊沒有王介的坐鎮有能怎麼辦?一旦王介出事,整個計劃或許就全被打亂了。這樣的情況王介自然知道,所以現在容不得半點閃失,小心駛得萬年船。

不過好在一路上在中共地下黨同志的幫助下也沒有出現什麼意外,他們走的路都是相對比較安全的。而且王介還有一個美國公民的身份在身上,這層身份看上去沒有什麼,但是一旦王介出了什麼事情的話,美國那邊自然也要干預。所以即便日軍抓住王介那也是於事無補的,除非他們秘密殺害。

王介等人一路小心潛行,終於在半個月後抵達了連雲港邊境。到了山上的王介也是大大的呼出一口氣,畢竟一路山的提心弔膽使得王介整個人看上去也沒有什麼狀態,不過王介並沒有打算休息。美軍的軍艦雖然此刻離廣州不遠,但是他們再有二十天左右的時間就要返航了。如果不趁機跟著他們的軍艦一起離開的話,那麼別的船都是很危險的。

王明宇看到王介之後也是擁抱了一下,然後王明宇也是直奔主題對著王介問道:「介子,事情還順利嗎?有沒有什麼意外?那邊還滿意嗎?」

王介搖搖頭道:「一切基本上還順利,飛機也已經運到。一千萬美金的支票我也給了那邊!我看他們挺滿意。再說了有什麼不滿意的?這些東西都是天上掉餡餅的,換誰還能挑三揀四的?」

王明宇點點頭道:「恩,滿意就行了,這次你來我也是想問問你在美國的一些情況,不怕你笑話,我現在連自己有什麼東西都不知道。而且很多東西電報裡面說不清楚,所以只能讓你又過來一趟當面問問。對了現在中勝那邊怎麼樣了?」

王介略帶得意的說道:「那邊的情況比我們想象的要好的多。美國的經濟現在正在不斷的發展,經濟漸漸復甦。我們投資的石油、飛機等公司最近賺的錢也不少。不過最賺錢的還是盤尼西林,目前來看每年的利潤超過一億美金肯定是沒有問題的,這還是我們嚴格控制的結果。中勝軍火那邊稍微差點,不過目前歐洲那邊戰事比較緊張,我們的軍火銷路還是不錯的。現在可以動用的資金大部分都經過投資公司開始轉化為少爺的股份。」

王明宇笑著點點頭道:「那就好啊,沒有想到這個行當這麼賺錢。這次去美國你們要照顧好我爹和我岳父…額…就是思思她爹!」

王介驚訝了一下,然後充滿笑意的問道:「少爺?你終於把少奶奶拿下了啊?」

王明宇一個爆栗給過去道:「你這人說話咋還是一身的匪氣呢?去美國這些年都沒把你改造好?」

王介笑了笑:「少爺,美國妞的熱情我是見識到了。不過我還是喜歡咱們中國人。看著那大奶牛,一個個個子比我高,腰比我還粗…」

王明宇笑道:「好了好了,在那邊要小心點,別耽誤事。另外我爹去了以後,那裡的決定就移交給他老人家,你們都儘力幫助我爹,不要讓他在異鄉有一種孤獨感。買棟別墅,傭人都請咱們中國人吧,這事有問題嗎?」

王介搖搖頭道:「沒有問題。老爺子和聶老爺的護照我都給辦理好了。現在就等著他們去了!」

王明宇道:「這次我爹過去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保護他們,你也知道了我的動向,現在很多勢力對於我都是虎視眈眈,我可不能看著老爹置身於危險之中而置之不理。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王介想了想道:「休息一晚,明天出發!」

王明宇驚訝道:「怎麼這麼著急?你這來回一趟也不容易啊,不多呆幾天?」

王介道:「這次我是通過美國軍方的關係乘坐一艘美軍的戰艦過來的,他們再有二十天左右的時間就回美國了。這個時候如果不出發的話,二十天之後我們到不到廣州還難說呢。要是飛機汽車什麼的就好了。」

王明宇想了想道:「那從上海走不行嗎?」

王介苦笑道:「現在上海基本上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萬一老爺要是有個差池的話,我萬死不能贖其罪。現在南方一帶還好點,我覺得我們走這條路相對安全點。而且做美國人的軍艦回去,比做那些貨船要安全的多啊!」

王明宇點點頭,然後帶著王介來到了王遠山等人的住處。王遠山都沒敢認現在一身洋裝的王介,疑惑的道:「這位是?」

王介笑呵呵道:「老爺,我王介啊,小介子啊!」

王遠山哈哈一樂道:「沒想到你小子穿得人模人樣的出來也很有派頭嘛!」

王介低頭道:「老爺好,聶老爺好!」

王遠山和聶父二人均是點點頭,王遠山問道:「咱們去美國不給你們添麻煩吧?」

王介趕忙道:「不麻煩不麻煩,絕對不麻煩!以後有了老爺子您去主持大局,咱們也能放心不少啊!」,王介這個說的是真心話,在美國的時候由於他做生意一般,所以很多事情只能聽投資公司的。現在不一樣了,老爺子去了,老爺子和聶父都是生意場上有名的人物。雖然現在經營的東西不一樣,但是道理還是想通的。

王明宇擁著聶思思道:「爹,你們去了哪裡之後稍微注意點公司的事情就可以,大部分時間可以出去玩玩,看看異國風情啊!」

王遠山笑道:「這個還用你說?咱們現在可是心裡期盼著去美國玩玩呢!」,王明宇知道知道這是他老爹寬慰他的話,誰願意這麼離開故土呢?何況王明宇深知,年輕人出去和老年人出去的思想境界是不一樣的。越是老的人越念舊,總有一種落葉歸根的打算。想想後世很多漂泊在外的老遊子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葬在自己的故鄉。外面無論多好,總沒有自己的家鄉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啊。

聶思思問道:「那王大哥你們什麼時候出發?」

王介無奈的聳聳肩道:「明天吧,時間很趕的。我們先要去廣州,然後再從廣州前往美國。」

王明宇道:「思思,你不用擔心,我會派人護送他們去的。這一路上務必要保證他們的安全。」

王遠山搖搖頭道:「就我們這老胳膊老腿的,還需要人去保護嗎?我看你的兵還是留著你自己用吧!」,王遠山覺得這樣做實在太麻煩了。

王明宇道:「爹,這次可不止保障您一個人的安全啊,岳父的安全也在內呢。你老人家就甭推辭了啊!」

在眾人的勸說下,王遠山這才答應了王明宇的要求。王明宇很快就叫來了吳培林,讓他安排一些人去保護老爺子人一行,當然保護的人都必須是經過訓練的直屬隊隊員。老一批的直屬隊隊員已然隨軍前往桐城。但是新一批的裡面也還是湧現出了一批很好的苗子,這個時候正好讓他們出去鍛煉一下。

晚上眾人一起喝了頓酒,談笑風生。第二天一早,在聶思思通紅的眼眶下,王明宇告別了自己的父親和岳父。隨行人員一共二十人,王明宇覺得一路上的阿貓阿狗肯定是能夠避開的。而且他們這批人分成了兩個路,一路在前一路在後,這樣無疑就是確保他們的安全。即便前面一路的人出了什麼意外,憑藉他們的身手絕對可以通風報信的。

放下心的王明宇也是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在成都的那些地產的問題,要知道王明宇在那邊還是有著相當的身價的。聶家和自己家的產業都轉入了他的名下。不過那邊作為318軍的傷員家屬區,目前為止還真沒有人能夠抽得開身去建設。

思索了良久的王明宇決定召開個例會討論一下這個事情。雖然這個事情有點麻煩,但是為了整個318軍能夠有序的發展,王明宇覺得建立這樣一個基地是完全有必要的。他要讓自己的戰士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即便是犧牲了人家,如果同意也可以接過來,雖然這樣做王明宇可能要賠上一筆錢,但是他高興。 在送走了王遠山之後,整個318軍似乎進入了另一種狀態,現在距離五月份也只有差不多十天左右的時間了。也就是說王明宇的318軍即將開拔前往前線去了。現在王明宇的一切基本上都是圍繞著出發前做著準備。這樣的準備必須是要充分的,否則到時候出現任何的狀況,代價都不一定是王明宇能夠承受的起的。

不過今天王明宇自然要先解決縈繞在他頭上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傷兵家屬區的問題。這個問題對於即將到來的武漢會戰也是有著很大的意義的。因為戰士們沒有後顧之憂之後他們才能更加的賣命,才能爆發出更強大的戰力,這一點早在之前王明宇就深有體會了。

吳培林。張德恩等人很快的就來到了會議室。王遠山走之後,他們也知道他們已經開始進入了備戰狀態了。他們要隨時做好任何的出發前的準備。開會自然是他們的必要項目之一,很多事情都必須統籌安排,否則很容易出亂子。

以前只有幾千人的時候還好弄點,現在已經超過兩萬人了。每一次大的調動都是一次巨大的工程。不過他們都是有著經驗的將領了,這些問題他們自然做的還算不錯。所以一般沒有什麼大點的事情,王明宇也是不召開會議的。

王明宇端著個茶杯,對著眾人道:「現在我軍要進入備戰狀態了,很多事情我雖然沒有說,但是大家做的還都不錯。十日之後,我們準時出發前往安徽桐城。下面我要說的這個事情呢,也是關於我軍的,不過這件事情有點繁瑣,我想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見,看看誰願意擔任這樣的職務。」

張德恩笑道:「軍座,啥東西啊?說出來給俺們看看,我估摸著一準是好事!」

王明宇笑道:「好事那肯定是好事,這件事情沒有危險,而且日子過的也舒坦。我準備在成都建立一個傷員的住宿區。其中包括建立一所醫院、建立一支護衛隊和安排傷員從事一些勞動亦或是他們的家屬從事也可以。讓他們即便是離開了我們318軍也能有一種沒有被拋棄的感覺。」

錢立業開口道:「這是好事,絕對的大好事。這樣一來,我軍的士氣必定能提高到一個新的高度。我同意軍座的這個想法。」,其他幾人也是附和道,畢竟這樣的好事誰不願意呢?

王明宇點點頭道:「可是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我沒有合適的人去開發和建設這些東西。你們也知道,現在戰爭期間,我手上可用之人也不是很多,所以我希望你們當中有誰能夠去擔任,又或者換一種說法那就是你們當中有誰能夠選出這樣的人才去擔任這樣一個位置。」

眾人低頭沉思,這樣的事情其實在場的人誰願意去?說好聽點就是能夠保證安全,為318軍解除後顧之憂。說難聽點那以後就是與作戰部隊無緣了,他們這些人戰鬥狂,誰願意去當個閑職,弄的跟被發配了一樣。

黃博雄想了想道:「軍座,既然大家都不說,那我就提議一個人吧,我覺得趙國棟蠻合適的。首先他能夠挖掘出蘇北基地這樣的地方,說明眼光自然不差。再者就是趙國棟大哥,做事很細心很認真,而且這個軍座也是知道的。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趙國棟並不是領兵打仗之人,他完全可以去那邊。」

王明宇點點頭道:「恩,這個建議非常好。待會會後我去問問趙大哥。不過我們這個基地必須留有至少五百人的防禦。讓直屬隊留下十人嚴密防範。」

這件事情主要的難題就是留下誰的問題,現在解決了,王明宇又交代了一下準備出發的事宜之後就散會離去了。現在他找準備去找趙國棟商量一下這個事情。這也算整個318軍的一件大事,辦好了的話整個318軍的戰士都有可能享受到這個獨一份的福利。

趙國棟此刻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又要面臨一個新的環境,正在倉庫那邊清點物資,畢竟軍隊要出發,要做的事情非常的多。看著忙忙碌碌的趙國棟,王明宇也是感嘆了一句,可用的人真是不多啊。這些關鍵的位置必須要有自己信任的人來守衛,否則一旦出了事,那真是後院起火了。

王明宇將忙碌中的趙國棟喊道一旁:「趙大哥,我來找你有點事。」

趙國棟笑道:「喊人招呼我一聲就過去了,你還自己過來找我。什麼事說吧?」

王明宇道:「這次恐怕又要麻煩你嘍」,於是王明宇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通,趙國棟愣了許久,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王明宇只是耐心的等待著。

韓娛之請簽收 過了一會,趙國棟回過神來道:「這個事情的確是個好事情。不過*持這麼大一片產業我怕我一個人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王明宇道:「多花點錢不是問題,主要的就是要把這個事情做好。咱們現在有這個條件,一定要儘力解決弟兄們的後顧之憂。咱們可是過著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不能讓戰士們在前面衝鋒殺敵、保衛家國,身後還有著這麼多的牽挂。他們都是為國家、為民族捐軀的人啊!」

這個問題王明宇思來想去也是這麼一回事,國-軍為國家民族犧牲的人難道就不是民族的英雄了嗎?後世的革命烈士陵園裡全是組織山的抗戰英雄,難道這些在戰場上奮勇殺敵的國-軍將士就不配擁有一塊這樣的墓碑嗎?或許我們只會記得出名的那幾個抗日的國-軍將領,但是誰又能記得千千萬萬為國家、為民族的將士們呢?

但是王明宇有這個能力,這裡現在都是國-軍的將士,因為318軍就是國民政府正式給的番號。雖然王明宇投奔了組織,但是他的這些弟兄們都是以國-軍自居的。現在這種情況就是不能暴露王明宇的身份。但是在戰場上犧牲的將士們會覺得他們是光榮的國-軍抗戰部隊中的一員。

這不是王明宇所謂的同情國民政府,也不是他要為蔣委員長鳴不平。王明宇是實實在在的心中的想法,國-軍、共軍都是中國的老百姓組成的軍隊,他們現在都在履行著他們作為一個軍人的職責,捍衛者中華民族的每一塊領土。

是的,他們或許是潰敗、或許有逃跑、或許有被迫,但是他們正在做的就是為整個中華民族拋頭顱灑熱血。他們用他們的血肉之軀鑄就了一道中華民族的防線,一道永不屈服的防線。國共之間的問題我們暫且拋開不談,政治無對錯。只有適合不適合中國的發展,無疑共產主義是適合中國的道路。但是這同樣不能抹殺國-軍的作用。

在王明宇的記憶里,大大小小几十次會戰中,國軍幾乎佔據著主導的地位。他們這麼做難道僅僅是*蔣抗日就能*的了的嗎?沒有人願意自己的國家遭受凌辱,絕對沒有。一個優秀的政治家是如此,一個普通老百姓同樣是如此。曆數大小這麼多戰役,國軍傷亡人數過百萬,這樣的數字觸目驚心,我們不能抹殺歷史,我們同樣要說國-軍在抗日戰爭的過程中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

現在王明宇要做的就是為他的部隊的兄弟們做出一點自己的貢獻。成立一個榮軍家屬區,讓所有願意去那裡的受傷的弟兄們有一個家,一個屬於他們的家。這些事情偉大嗎?王明宇笑了,這本身就應該是政府所作的事情。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打鬼子而受傷,他們配得到這樣的待遇。何況這樣的待遇高嗎?一點都不高,甚至只是給他們一條活路,或者說給他們的家人一個活路。

趙國棟沒有怎麼遲疑道:「那行,那這邊我就交給我的一個弟兄看著,放心他們家一家三口都是被小日本給突突了。而且跟我是鐵子,如果真要是出了什麼岔子,我願以死謝罪!」

王明宇笑道:「趙大哥的人我肯定信任,這樣吧,讓這個兄弟到時候多漲點心眼。平時的一些事情也多和直屬隊的兄弟們溝通溝通,這樣有備無患。以前的老特戰隊員剩下保護我的幾個基本都去了同城,現在我只能把這幾個人留下了。這批人的經驗很是豐富,也是參加過淞滬會戰和南京保衛戰的。他們的實力毋庸置疑。留下他們我也放心。」

趙國棟點點頭道:「這樣我就更放心了。不過我是不是能帶兩個直屬隊的人去成都?就新訓練的就行。到時候招點人讓他們訓練訓練。」

王明宇道:「這個沒有任何問題。這個事情你和培林他們溝通一下。哦對了,這個建醫院的事情我還得教你個法子。上海秦家的事你也知道吧,你去找秦家少爺就說我讓你找他的。到時候讓他弄兩個有經驗的人幫幫你,另外如果有什麼建築方面的熟人,也讓他給你看著點。」

趙國棟點點頭,榮軍家屬區某種程度上來說,對於318軍就是一個養老所。這樣的地方不但要建的大,而且要舒適。至少不能讓戰士們感覺這邊就跟狗窩一樣。王明宇交代完畢之後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PS:明天鮮花達到一百六加更兩章,武漢會戰序幕拉開,各位多多捧場! 七天之後,隨著王明宇的一聲令下,整個318軍都開始按照秩序開始整裝待發。整個蘇北基地的所有人員都知道了這次行動的規模。原本王明宇傳下的軍令是前三名的團奔赴前線。最後卻是所有的團隊都奔赴前線。不過這兩個月的訓練可把他們累壞了。他們幾乎是拼了命的往前趕,希望自己是那前三名中的一員。

這樣的效果非常的顯著,他們基本上戰鬥力都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軍事技能提高的非常的迅速。這也讓王明宇看著眼裡,樂在心中。現在318軍的強大毋庸置疑,但是相對於數十萬的日軍來說,他們也沒有到那無敵的份上。

在王明宇看來,防守桐城絕對是沒有任何的問題。除非日軍不要命的強攻,否則他們絕對沒有可能在短時間內拿下桐城。王明宇讓王明川對於桐城的先期改造不知道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不過至少不會差到哪裡去,因為王明川現在已經有著相當豐富的守城經驗了。

獨立318軍第一師、第二師、獨立旅分別在張德恩、吳培林、姚子青的帶領下開始了他們出發前的準備。輜重營也開始了他們先期的準備,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的道理他們焉能不知道?此刻318軍的所有的部隊,都在不斷的收攏集合,分發武器彈藥。三天之後他們的目標直指桐城。

行軍的帳篷等設備也已經開始裝載上車,還真別說,有了那些個卡車之後。318軍的調度顯然更加的合理化起來。因為野戰重炮的運輸是相當的困難。這也是對付日軍大殺器之一。防空自然不用說,地面上為了遏制坦克等機械化部隊,重炮也將發揮他們的作用。

現在日軍在徐州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整個徐州會戰的目的就是為了打通隴海線,對武漢形成合圍之勢。這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武漢。安徽桐城是日軍在長江以北地區發動進攻的必經之路。桐城的防禦乃是重中之重。

不過王明宇也壓根沒有聽說過桐城在歷史上有著什麼有名的戰役。因為桐城臨北是合肥,屬於軍事重鎮。往南是安慶,毗鄰南京。雖然桐城是他們的中心點,但是絕大部分力量全部都集中在了合肥和安慶,導致桐城的空虛。此後雖然也有往桐城集結的意思,但是已經是潰軍了,他們也就沒有什麼真正威脅到日軍的戰鬥力了。所以桐城在歷史上的失守速度很快,幾乎沒有留下什麼濃墨重彩的一筆。

其實目前蘇北基地中在這次前往前線之後已經留不下什麼真正的物資裝備了。原本囤積的物資也用了一半,剩下的基本上就隨軍作戰了。王明宇一通電報發給李賢宇,讓他在沂蒙山地區不斷的囤積糧草和兵員,以備不時之需。

整個318軍都處於興奮的狀態之中,這些人中除了少數可能打過一些小仗之外,其餘的人呢基本上都是純種的新兵蛋子,面對能夠上陣殺敵他們肯定是處於一種難以抑制的興奮狀態之中。但是他們畢竟是新兵,戰爭中很多人因為承受不住心理的壓力而崩潰的。

王明宇原先想買一些牲口,讓這些戰士們練練手,手上也沾點血的。可是這是戰時,哪裡有那麼多的牲口賣?而且大量的殺傷牲口不吃掉就容易糜爛,到時候在弄個什麼瘟疫什麼的那就更加的得不償失了。只能讓自己的士兵們去戰場上適應了,以前的那些新兵不也是這麼過來的嗎?王明宇無奈的搖搖頭。

新兵們興奮,將領中自然也有人興奮,黃博雄替代了李賢宇的位置擔任第二師第二旅的旅長。黃博雄可是第一次真正的正面與小鬼子叫板,這種興奮也是難以抑制的。不過顯然黃博雄要比那幫子新兵蛋子要強不少,畢竟他是跟著王明宇的人,見過的世面也不少,他的一口氣都憋著準備好好的跟著小鬼子干一場呢。

王明宇等人開了碰頭會,對於這次的行動,想隱瞞肯定是隱瞞不住的。現在他們所處的位置正好是日軍的中間,所以必須隱蔽的快速的急行軍,趕赴安徽桐城。否則遭來日軍飛機的狂轟濫炸,那部隊的損失就難以估量了。

會議廳內,王明宇道:「上次王明川帶著部隊去桐城的時候,據王明川返回的電報中提到,他們可能引起了日軍的注意,不過行軍速度很快所以日軍沒有及時的反應過來。這次我們要出發,肯定也會遇到類似的情況。」

張德恩道:「那我們能不能把部隊分成小股,這樣肯定不會引起日軍太大的注意。據我所知,徐州會戰國-軍部隊潰逃的現象很嚴重。他們可能認為我們只是國-軍在徐州戰場上退下來的吧?」

吳培林也道:「老張的想法不錯,我看我們這次出發和明川的那次不太一樣。現在徐州戰場那邊混亂不堪,我覺得我們應該利用這樣的機會,日軍現在即便有心或許也無力對於我們造成多大的麻煩。不過也得小心日軍的飛機。」

王明宇笑道:「我擔心的就是日軍的飛機問題,我看是不是我們的防空設施隨時準備攔截日軍的飛機?」

姚子青點點頭道:「這個應該可以,目前整個炮兵團已經歸屬到我的建制之中,我讓他們隨時應對可能發生的危機。」

王明宇道:「此次向安徽地區進發,接下來的數月之內,或許我們都要遇到無比艱苦的作戰。部隊的人多了,就不像以前那麼輕鬆了。 紅塵深淵 軍隊紀律一定要保證好,出現強奪百姓財產等一系列事情的時候,我們絕不姑息,從嚴從重處罰,以儆效尤!我們的部隊到了地方要變成一支有紀律性的部隊,有責任感得部隊。而不是以欺負百姓為自豪的部隊,一旦出了這種事情,你們身為他們的長官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知道了嗎?」

「是,軍座!」,眾人站起來立正道,現在他們的標準基本都是學著國-軍來的,看上起也是氣勢十足。不過王明宇其實不太樂意他們這麼喊,但是這些都是留下的規矩,王明宇也只好受著了。

王明宇對著眾人又道:「以後你們可能都需要單獨領兵打仗,在這裡我要告誡大家幾句,無論以後你們還是不是我的兵,還是不是我318軍的一員,我都只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們318軍絕無打內戰的可能性,我們的槍口只能朝向日本人。希望諸位也能聽明宇的一句勸告。」

張德恩其實早在開始剿共的時候就出現了抵觸的情緒,畢竟外敵當前還這樣爭權奪利的行為實在是讓人心中不爽,不過軍令如山,不是他想改變就能改變得了的。作為一個有血性的軍人,他們覺得他們的槍口應該一致對外的。

其實張德恩也是個明白人,在一陣王明宇的行動似乎有點反常。一開始說去看自己的父親,結果把錢立業帶回來了。第二次去武漢,結果把父親帶回來了。不過張德恩也沒有覺得什麼,現在王明宇說這樣的話,不得不讓他有點懷疑王明宇是不是親共的嫌疑?因為槍口不對準中國人,擺明了就是指的共-產-黨嘛。

Prev Post
「沒想到瑞典的人來的那麼快。」
Next Post
難道說這裡還有其他人在注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