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說這裡還有其他人在注意?!

不多時,黑虎就緩緩的走了出來,臉上堆著訕笑,之後是標誌性的撓頭。

看到黑虎,握著戰錘的起塔愣住。

「你怎麼在這兒?!」

「你不是在照顧撻末么?」

撻末重傷!

黑虎主動要求留下照顧,起塔也沒有多想,況且在他看來追擊蘇逸雲也不需要黑虎幫忙就答應了下來。

這時候黑虎竟然出現在這裡……

「我這不是放心不下嘛。」黑虎皺眉,眼中流露著難色和憂慮,很是憨厚的撓頭,「小子給撻末大哥都傷到了,我怕他也傷到你啊。」

「既然來了幹嘛不出來?」起塔問道。

「我這不是不敢嘛。」黑虎依舊是那副憨厚的模樣,「你不是說不讓我來,我怕自己突然出現讓起塔哥你不高興啊。」

戰將級!

斯蒂爾家族的老者眉毛一沉。

沒想到這裡竟然有兩位戰將!

如果對方從一開始兩人就都同時出手,他們很有可能就等不到巴德少爺來這兒了。

可惜……

現在巴德少爺已經來了。

有巴德少爺在,這些戰將級就已經沒有任何對他們出手可能性。

老者和蘇逸雲朝著斯蒂爾巴德身邊匯聚。

不遠處……

黑虎也走到了起塔的面前。

「起塔大哥,你不會怪我吧。」黑虎撓頭,他的模樣真的要多憨厚有多憨厚,根本沒有人會對他有其他的想法。

「我怎麼可能怪你。」

起塔對黑虎一直都很有好感,老實憨厚,看上去沒有什麼心眼。

對權利也沒有爭奪得慾望。

勤奮肯干。

現在他來這裡,也是害怕自己會出問題,起塔自然不會怪罪他。

「那就好。」

黑虎好似放心的深吐了口氣,之後才朝著背後的巴德做眼神。

「起塔哥,現在咱們怎麼辦?」

「那個蘇逸雲咱們應該是抓不了了!」

「我知道!」

起塔心有不甘。

侯爵級的法寶,就在他的面前,他卻不能親手搶來。

如果是前輩還好……

偏偏是個領域級的螻蟻。

不能得到,這種感覺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巴德殿下!」

起塔深吐了兩口氣,走到斯蒂爾巴德的面前朝著他深深欠身。

「很抱歉傷了您的弟弟!」

「這時候才想起來道歉,是不是太晚了。」斯蒂爾巴德眯著眼睛,「在他提到斯蒂爾巴德家族的時候,你就已經應該收手。」

「您說的對……」

起塔將姿態放的很低,言語誠懇。

「錯都在我,還請您能夠寬恕,我會帶著人立刻離開青河星,不會再來找麻煩。」

「滾!」

斯蒂爾巴德好似也懶得跟他多言語。

「不用妄圖報復,還是那句話,回去跟你的主子說,過段時間我會登門拜訪!」

「你們應該知道的……」

「我想查你們,很簡單!」

「明白。」起塔重重的點頭,「我們當然知道斯蒂爾巴德殿下的在虛擬世界集團內的地位,想要查我們輕而易舉。」

「知道就好,滾……」

巴德揮手,就已經沒有對起塔開口的興趣。

起塔也真的乖巧的像是個孫子似的,一步步的遠處,就在他走出第三步時,他手中的戰錘突兀地出脫手而出。

戰錘朝向的方向竟然是斯蒂爾巴爾!

「找死!」

巴德大怒,抬手就戰錘壓下,可在這期間起塔還對著巴德扔出三枚銀針。

銀針和戰錘扔出的時間很刁鑽。

如果去管戰錘就不能管銀針,如果管銀針就絕對不能管戰錘。

巴德也很清楚……

他深深的吐了口氣,最終還是選擇將戰錘壓了下去,三枚銀針也鑽到他的身體當中。

「咳……」

在銀針進入其身體,巴德就忍不住劇烈的咳嗽,鼻子和口中不受控制的向外流血。

有毒!!!

還是劇毒!

「巴德少爺!」

老者大驚,捂著腦袋的巴爾也是大喊。

「哥!!」 鮮血不受控制的向外狂涌。

巴德的臉色在瞬間變成紫黑色,雙手更是不住的顫抖著。

伯爵級!

被暗器中傷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幾乎在重傷的瞬間,巴德皺著眉毛手掌用力的拍在地上。

以他為中心……

頓時多出了一層屏障,還有一縷青色的煙釋放出去。

「哥……」

巴爾的眼中堆滿了擔心。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巴德竟然會中這種小伎倆。

「都怪我!」

「不怪你。」

巴德急促的喘息,抬手好像想要摸巴爾的頭,就是他沒有那個力氣,他的身體也不允許他這樣做。

看到這一幕的巴爾趕忙湊了上去。

巴德會心的笑了,卻沒有忍住一口血又噴了出去,濺落在巴爾的臉上。

「哥……」

「放心,我死……不了。」巴德咧嘴,鮮血從他的口中流淌,「我已經發出了信號,周圍虛擬世界集團的人看到,肯定會來這裡的。」

「哥!!!」

巴爾已經哭成了淚人。

他現在根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們兄弟倆之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很差,可是他卻很清楚,巴德是個很驕傲的人。

驕傲的他……

對虛擬世界發出求救信號,就證明他現在的情況真的很糟糕,糟糕到已經沒有去解決那個戰將級。

「哈哈哈,果然是我想的那樣!」

站在防禦罩外的起塔狂笑不止。

「斯蒂爾巴德,我不得不承認你是個天才。伯爵級就能夠掌握,尊者級才可能擁有的空間穿梭。」

「你對你這個弟弟你真好……」

「感覺到他有危險,強行空間穿梭至此,你得身體本來就已經油盡燈枯了吧,以至於幾枚小小的毒針,就能取了你得性命!」

「什麼?!」

我的隱身戰斗姬 巴爾整個人都怔住,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斯蒂爾巴德。

空間穿梭!

從暗宇宙穿梭來的嘛?

可能其他人對空間穿梭不理解,斯蒂爾巴巴爾做為斯蒂爾家族的嫡系,對這些也稍有涉獵。

空間穿梭就是從暗宇宙進行空間跳躍。

屬於最快的穿梭手段。

一般情況下,暗宇宙都是由飛船行進,因為暗宇宙內部的壓力非常大,人類很難從中穿梭,就算是掌握空間穿梭的尊者級,也輕易不會這樣做。

空間穿梭是比空間跳躍更危險的行為。

強行進行穿梭,對體內的負荷很重,會導致身體內部嚴重損傷。

怪不得……

巴爾還有些奇怪,為何斯蒂爾巴德來的時候臉色那麼蒼白。

明明對方沒有將斯蒂爾家族放在眼中。

他反常的沒有捍衛家族的榮耀,反而數次催促對方滾蛋!

他不是不想動手……

是他的身體已經不允許他出手。

「哥……這……是真的么?!」

巴德抿著嘴唇,雙眸劇烈的顫抖著,他從來都不知道斯蒂爾巴德竟然如此關心自己。

在他的記憶中……

斯蒂爾巴德一直是被對著他的,或者說他一直在看斯蒂爾巴德的背影。

他是家族的天才!

是家族中公認的下一任族長。

是斯蒂爾家族的希望!

他自己……

卻是個家族中的二世祖。

什麼都不行,對修鍊也沒有什麼天賦和興趣,家族中對他資源都懶得多傾斜,這更讓他對未來失去了興趣。

他索性就這樣胡鬧下去。

心中也越發的討厭斯蒂爾巴德。

就算是他們倆少的可憐的見面,斯蒂爾巴德見面就是用著說教的口吻,讓他努力、讓他怎樣怎樣,他變得更討厭斯蒂爾巴德。

現在……

起塔卻說,斯蒂爾巴德用空間穿梭來這裡就救自己。

「如果你能讓我省點心。」

「如果你是戰將級,我也就不用來了,你呀……什麼時候才能學會長大啊。」

斯蒂爾巴德苦笑著,巴爾的心就像是被一柄重鎚砸中……

Prev Post
尤其是川軍團,他們不但得到了先進的武器,還經過了系統的訓練。現在他們感覺自己就像一支充滿了力量的雄獅。與原本一開始來的時候那種比較慫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人一旦有實力之後,信心自然也隨之增加。整個新兵都以為他們也馬上就要出發了。
Next Post
當初是她哥說要幫她的,還要她給他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