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葉飛見此情景,隨之移步向著城門前走去。

「你,你敢硬闖部落聯盟?」

「再上前一步,休怪我等一起出手!」

城門前方,剩餘的幾位銀甲守衛,儘管被嚇得不輕,但顯然並不會就這般放任眼前之人進入城內。

葉飛聞言,仍舊沒有停下腳步,他今日來此,本就是為了斬殺聯盟之主而來,自然無需對眼前之人客氣,有人敢擋,那便一併斬之。

就在這時,前方城內,忽悠一道氣息傳來。

「住手。」

千迴百轉之戀 「老夫風元部落長老元文清,這位兄弟息怒,即是加聯盟,以後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

隨著聲音傳來,只見身穿淡色長袍,留著兩撇短須,身形微胖的老者,此刻連忙從城內走出,向著葉飛彎身行禮,賠笑著開口道。

方才那一擊之力,這位元文清長老,在城內可謂是看得真切,眼前之人實力可謂深不可測。

「見過,元長老。」

城門前,那剩餘的銀甲守衛,隨之連忙彎身禮拜,同時方才緊張的心神,隨著這位老者的出現,這才慢慢放鬆下來。

一旦真的動手,這幾位守衛也是深知,最終的結果,怕也是城牆之上,多出一個凹陷之處。

「石峰部落,蠻三。」

城門前,葉飛同時抬手回禮。

他此刻帶著白色鬼面,身上的氣息被掩蓋,若是能夠出其不意,斬殺那擎瀚,便無需過多的消耗,畢竟古仙國的情況,他如今還一無所知。

「原來是蠻三兄,老夫久聞大名。」

「城內請。」

元文清方才也看過部落聯盟記錄,對於這個名字,說不得確實有些印象,玉簡上記載此人乃是石峰部落最強的族人。

「嗯,帶我去見盟主。」

葉飛目光沉靜,隨之直言開口道。

前方元文清聞言,不禁目光一震,稍有思索之下,便是隨即連連點頭。

「蠻三兄,想要見盟主,需要幾位聯盟長老的認可,只要你的實力足夠,便可以見到盟主大人。」元文清連聲開口,此刻臉上的笑容不變。

說罷,二人已然進入了城內。

這座部落聯盟城內,各大東部部落,均是盤踞一方地域,彼此之間極為相近,但卻又是互不打擾,城內管理確實井井有條。

葉飛聽聞眼前之人所言,隨之微微點頭。

「帶路即可。」葉飛回應一句,隨之不在多言。

元文清聞言,連忙再次點頭。

他在部落聯盟內,可謂是混跡已久,眼前之人沒有絲毫猶豫,便答應了長老考驗,可見對自己的實力,有著極大的信心,

這樣的強者,若是加入部落聯盟,他也能得到不少的好處。

「嘿嘿,蠻三兄,請隨老夫來。」

「聯盟五位長老,此刻都在城內閣樓,所謂的認可,只需你抗住威壓,踏入閣樓便可,說起來也並非難事。」元文清嘿嘿一笑,隨即開口解釋道。

說罷,二人穿過城內主道,不多時前方不遠處,可見一座七成閣樓落入眼帘。

沒有多言,很快移步臨近,觀這閣樓的風格,顯然不是雪界部落鑄造,倒像是那擎瀚的手筆,此人似乎對於盟主之位,十分在意一般。

葉飛掃了閣樓一眼,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擎瀚不在樓內。」

「這聯盟城內,我的靈識也無法感知到此人。」葉飛此刻目光微閃,內心不禁暗道。

不朽界主強者,本身對於天地規則,有著極深的造詣,葉飛如今戰力雖然極強,但畢竟只是古境,想要感到到界主的位置,確實有些困難。

閣樓前,葉飛隨之停下腳步,此時已然收回了目光,閣樓之內五人,實力勉強到達劫境,威壓之力他完全可以無視。

「蠻三兄,請入閣,你若是能夠踏入第七層內,老夫可立刻帶你去見盟主。」元文清臉上的笑容不變,隨之緩緩開口道。

葉飛聞言,此時也是不在猶豫。

只見他上前移步,直接踏入了樓閣之內,頓時一股威壓之力襲來。

「退下!」

前方閣樓之上,一聲低喝傳來。

四周空氣中,滿是難掩的排斥之力,使得空氣都為之一震。

閣樓前,那位部落長老元文清,在感受到那股威壓之後,頓時一陣瞳孔微縮,身形向後退了數步。

「幾位長老,又變強了。」

「那小子,哪怕連第一層都無法真正踏入,唉,可惜了。」元文清此時忍不住輕輕搖頭,要是放在閣樓初建之時,以此子在城門前,展現出來的實力,定能踏入前三層。

不等元文清,此刻過多的思索,前方閣樓內便是忽然傳出一聲低喝。

「滾!」

那聲音,略顯冰冷,其中透著一股難掩的寒意。

「這……這氣勢。」元文清目光一震,隨之連忙抬手向前望去。

他的目光凝聚,可見那前方閣樓之上,不到幾息之間,前五層被瞬間點亮,使得此人徹底愣在了原地。

而此時,閣樓之內,那位五位聯盟長老,也是被這一聲低喝嚇得不輕,紛紛現出身形,臉上露出少有的驚駭之色。

「好強!」

「此子是那個部落的族人?」

「老夫怎麼沒有聽聞,部落之中#出了這等逆天強者……」

閣樓內,聯盟五老,此時已然出現在了樓外,其目光均是掃向前方,落在了最後那兩層之上。

「最後兩層,其內暗藏盟主之威,不知此子能否闖過。」

「元文清,此人到底是誰?」

「……」

閣樓前,可見五位身穿黑色長袍,周身氣勢不凡,均是留有一頭長發的老者,此時閃身臨近,轉頭掃了一旁愣在原地元文清一眼。

「他,他叫蠻三,邊緣荒原石峰部落第一強者,老朽也是第一次見到此人。」元文清聲音微顫,連忙上前彎身一拜,開口回應道。

前方五位聯盟長老聞言,臉上的表情,均是有些變化不定,這石峰部落他們未曾聽聞,但能夠被元文清帶到此地,顯然是確實存在這個部落。

而此時,隨著時間的推移,前方閣樓之上,七層樓閣的最後兩層,則是始終不曾點亮。

不多時,只見閣樓下方,忽有微光閃動,隨之有一人緩步走出,正是帶著白色鬼面的葉飛無疑。 閣樓前,葉飛目光沉靜,抬頭掃向前方的眾位聯盟長老。

「石峰部落,現在可夠資格加入#聯盟?」葉飛聲音平淡,回蕩在眾人耳邊。

這座七層閣樓,最後兩層的威壓之力,隱約達到了仙境之列,若是葉飛想要闖過,同樣不費吹灰之力,但如此不免會驚動那仙族擎瀚。

至少此時,那人不知他已經進入了部落聯盟。

「有,當然有!」

「從今日起,若是閣下不嫌棄,可與我等五人一同,成為聯盟的守護長老,一同守護部落聯盟。」五位聯盟長老,此刻不敢怠慢。

哪怕眼前之人,最終沒有闖過閣樓的最後兩層,但方纔此子爆發出來的氣勢,已然讓他們心驚無比。

「老朽,元文清,見過蠻長老。」

再其前方,那位風元部落長老,可謂是極其識趣,隨之連忙彎身一拜,恭謹地開口道。

閣樓前,葉飛不禁淡笑一聲,他此時收回目光,眼中有精光閃過。

這聯盟長老之位,倒是並沒有什麼特殊,但在之氣那元文清所言,但凡加入長老之列,便有資格前去拜訪聯盟尊主。

那擎瀚的位置,單憑靈識感知,畢竟是界主強者,葉飛無法確定,可若知曉了此人閉關之地,靈識一旦鎖#定,此人將無處可逃。

「帶我,去見盟主。」葉飛收回目光,隨之低語道。

前方,五位聯盟長老聞言,隨即連忙抬手禮拜。

「理應如此。」

「元文清,我等五人不便離開閣樓,就由你帶領蠻長老前往天谷之地。」

聯盟長老中,此刻為首之人,隨之上前一步,轉頭目光落在了元文清的身上。

「老朽,榮幸之至。」元文清頓時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這樣的強者,此刻加入#聯盟,由他帶路天谷劍盟主大人。

若是盟主一個高興,指不定會賞賜給他一些什麼寶物,那也尚未可知。

說罷,前方聯盟五老,便是不在多言,抬手告辭之後,隨即再次進入了前方閣樓之內,盟主給他們的任務,便是要闖過閣樓七層。

在此之前,他們不能前去天谷拜見。

而此時,七層閣樓前,葉飛在掃了一眼前方的閣樓之後,便是向著身旁之人微微點頭。

元文清立刻會意,二人隨之一同離去。

此地部落古城,佔地面積極大,幾乎包攬了東部大部分的部落氏族,那擎瀚的打算,應該是想要在鍛煉這些氏族之人一段時間,隨後一舉攻下冰國。

……

雪界,北地盡頭雪山。

此刻,那座雪山山脈之巔,白色的冰宮之內,可見那冰宮之主白露,此時正矗立在一塊玄冰前,她的眸光閃動,臉上的表情有如寒冰。

「已經到了嗎。」

「葉飛,你可千萬不能讓本王失望,至少也要迫使那仙族之人,祭出殺手鐧,到時候你們這些外界之人,便一同留下吧。」

白露眼中的寒芒閃動,周身泛起一陣肅殺之意。

穿越后小目標,登基當女帝! 此時,目光所致,只見她的前方,那塊玄冰之內,有光影倒映而出,正是此刻葉飛與元文清的身影,就連那部落聯盟也在玄冰之內清晰可見。

……

雪界,東部聯盟。

葉飛在那元文清的帶領之下,二人很快穿過了聯盟古城,向著西邊踏空而去,不多時便是靈識可見,前方有數座險峰林立。

險峰呈現圍抱之勢,中間則是一片凹地峽谷。

可見那峽谷四周,有古陣封印使得靈識無法查探,想要進入谷內,只需穿過前方的水潭,可沿著溪流踏入其內。

「蠻長老,副盟主鎮守此地,融老夫上前通報一番。」元文清此刻頓住身形,隨之抬手開口道。

此時二人,已然矗立在了險峰之下的水潭前。

「無需麻煩。」

「他已經出來了……」

葉飛淡笑一聲,隨之上前一步,他體內的靈力凝聚,一股無形的威勢隨之橫掃四周。

在來此之前,身旁之人與他說起,這位聯盟副盟主,與盟主一樣並非部落之人,乃是天外來者,有此可見應該也是仙族之人無疑。

但凡仙族武修,殺無赦。

「蠻長老的實力,老朽嘆服,副盟主可是除了尊主之外,部落地第一強者啊。」元文清此刻忍不住抬手開口道。

他此時沒有感應到半點異動,可見是自己的實力太弱所致。

就在二人開口之時,可見前方半空之中,忽悠一道白茫閃過,四周空氣隨之一凝,同樣不凡的威壓之力,此時襲卷天地。

「呼,呼。」

前方深潭,此刻無風起浪。

葉飛見此情景,掌中有幽光凝聚,隨即抬手一指,一道寸芒破空而至。

「砰,轟隆!」

幾乎是同一刻,前方深潭上方,有黑霧凝聚,化作一道無形之盾,穩穩地擋住了這一擊之力,恐怖的反震之力,隨之橫掃八方。

「這……」

「蠻長老,您這是?」

再其一旁,元文清微微一愣,此刻身形忍不住向後退了數步,他的實力畢竟不足,哪怕只是反震之力,此刻都讓他體內一陣氣息沸騰。

這等攻勢,顯然絕不是簡單的切磋。

「我來此,斬盟主。」葉飛目光沉靜,隨之低聲開口,算是回應身後之人。

此言一出,元文清頓時面色劇變,他並非愚笨之輩,此刻反應那是極快,連忙再次向後退出數步,遠離了前方的戰場。

我就是大牌 正當他想要逃離此地之時,身形忽然一頓,下意識地轉了轉眼珠。

「老朽若是此刻逃離,怕是難逃一死。」元文清面色難看至極,隨即身形落下,躲在了一塊巨石後方,並沒有離開逃離此地。

前方深潭前,葉飛見此情景,臉上劃過一絲淡笑,此時也是收回籠罩在那元文清身上的靈識。

正如那元文清所想,他此刻要是選擇逃離,不等他離開峽谷的範圍,便會隨即隕落在此。

葉飛來此,只是與仙族的恩怨。

至於這雪界部落與冰國之事,他並不想過多的干預,自然不想與整個部落一戰。

Prev Post
當初是她哥說要幫她的,還要她給他錢。
Next Post
金清石冷笑一聲道:「用槍來穿透它那是欺負你!志偉哥讓人給我找根木棍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