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楚老先生還是鐵青著臉色,有些鬧小孩脾氣似得,不肯上樓,站在他旁邊的秦老只好過來打圓場。

「好了好了,咱們又何必和她一個黃毛小丫頭一般見識呢?還是給老太太診病要緊,我們快上去吧!」

秦老的臉色還是十分的難看。

要不是看在今天要看診的人是卓的老太太,他真想直接甩袖走人,但是現在看在卓家的面子上,他只好強忍著怒火,和秦老一起上了樓。

許醉凝在卓管家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位於二樓的卓老太太的房間。

剛走進卓老太太的房間里,許醉凝就忍不住狠狠的皺緊了眉頭。

這個房間十分的寬敞明亮,可是此時此刻窗帘卻是拉的嚴嚴實實。

而且因為長時間關閉門窗的原因,整個房間里除了藥味兒還充斥著一股奇怪的味道。

許醉凝摸了摸鼻子,有些鬱悶的轉頭看向站在她旁邊的卓管家。

「為什麼不打開窗戶通通風呢?」

「我們家老夫人頭疼的厲害,吹不得風,所以我們把窗戶全都關了,再在房間里熏著葯。」

許醉凝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把眉頭皺的更緊了,走進房間里。

就在她剛剛走進房間里的時候,就聽到了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奶奶,你就放心吧!這次找的這位醫生雖然年紀比較小,但是聽人說她的醫術水平非常好,一定能夠治好你的頭疼。」

然後又有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緊跟著響起——

「對呀,老夫人,你就放心吧!許醉凝她可是我的同學,她的醫術水平我比誰都清楚,相信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許醉凝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的時候,微微愣了一下。

這聲音很是熟悉呀!

難不成是……

她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呢,就看到了站在卓老夫人床邊的那一男一女。

那個年輕男人看起來與卓韻馨很是相似,許醉凝從他剛剛對著老太太的稱呼來判斷,他應該就是卓老太太的孫子,卓韻馨的哥哥,卓家的長子也是未來的家族繼承人——卓宏凌。

但真正讓許醉凝感到震驚的是站在卓宏凌身邊的女人。

此刻站在卓宏凌身邊的,正是顧薇薇。

顧薇薇可能是因為今天要來卓家拜訪卓老太太的原因,一改平日里的裝扮,沒有濃妝艷抹反而穿著很素雅。

可就算是如此,她那紋過的眉毛和假睫毛也還是出賣了她,整張臉看起來還是真假摻半,一副網紅女的樣子。

許醉凝有一些驚訝。

這顧薇薇怎麼會在卓家?

顧薇薇也看到了走進門來的許醉凝。

她馬上就裝出一副十分高興的樣子,走過來十分親熱的拉住許醉凝的手,很是熱絡的說道。

「醉凝啊,你可終於來了,快!趕緊過來給卓老太太看看,她這頭疼的毛病究竟是因為什麼。」

說罷根本就沒有給許醉凝任何開口的機會,直接將她拽到了卓老太太的面前。

躺在床上的卓老太太也終於看見了許醉凝的模樣。

這卓老太太長得是慈眉善目的,雖然頭髮已經全白了,臉上也全是皺紋和老年斑,可從她的眉目間還是一些能夠看出來年輕時候的美貌動人。

原本老太太是閉著眼睛與他們說話,聽到顧薇薇的話,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可她沒想到,一眼看見的就是許醉凝那張故意畫的醜陋嚇人的臉。

老人家還是不由得嚇了一跳。

雖然說之前就已經聽她孫兒和顧薇薇說過,這次來給她診治的是一個年輕的女醫生,但是此時看著眼前的許醉凝,老太太的臉上很是充滿了疑慮。

「宏凌啊,這位就是你說的那位醫學界的年輕神醫嗎?我看著怎麼覺得……」

卓老太太的話還沒有說完,一旁的顧薇薇就搶先說道。

「老夫人,雖然我們醉凝長得不怎麼樣,看起來年紀也比較小,可是她的醫術水平那可是相當好,就連我們學校的好多老師都對她讚賞又加呢!您還是讓她給您診診脈吧!」

許醉凝站在一旁看著這異常殷勤的顧薇薇,心裏面想到了什麼。

沒想到這顧薇薇居然有本事勾搭上了卓家的大少爺卓宏凌,還真是會給自己找靠山。

而且居然還想到用如此惡毒的方法來陷害自己。

現在的許醉凝如果還看不出來這是顧薇薇早就設計好的,為了要算計她,那她早就被這些女人給搞死了。

許醉凝和那個卓宏凌根本就沒見過面,他怎麼會突然邀請她來卓家為老太太看病呢?那麼很顯然就只可能是顧薇薇在一旁建議他這麼做的。

顧薇薇和她積怨可不少啊,而且在她的眼中,許醉凝就是一個只會用小伎倆騙人的冒牌中醫,之所以能做出效果很好的美容口服液也只是因為運氣好,讓她瞎貓碰到死耗子了。

她現在故意推薦許醉凝來為卓老太太看病,就是算準了許醉凝那些唬人的假醫術根本就治不好卓老太太的病。

甚至還可能讓卓老太太病情加重,甚至……到時候卓家要追究起責任來也絕對怪不到她顧薇薇的頭上,只會全怪許醉凝一個人。

卓家這麼有錢有權有勢的,想要搞死許醉凝這樣一個毫無背景的在校大學生,還不是像捏死一直螞蟻一樣簡單,簡直隨意抬抬手就能做到。

許醉凝笑了一聲,滿是譏諷和不屑,這麼說起來,她倒是小看了這個顧薇薇。

原本她以為是胸大無腦的女人,頂多也就是在背後使些無關痛癢的小手段而已。

沒想到這次計量倒算是周密,要不是許醉凝的醫術確實到位,這次恐怕就要栽在她的手裡了。

說不定還會直接把命給丟掉。 可惜顧薇薇這個算計只有一個地方不成立,那就是她沒有想到許醉凝確實是在醫學方面頗有建樹,她有的是這個世界聞所未聞的醫術,這點小問題根本難不倒她。

像是什麼美容口服液,這根本就是拿不出手的東西,也沒想到會在這個世界被如此的追捧。

她現在想要醫好那個老太太的頭疼,也壓根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顧薇薇哪裡知曉這其中的關係,還是一副熱情的樣子,在拚命的推薦著許醉凝,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感覺是在宣告許醉凝的死期,情緒高漲的不得了。

「老夫人,您就相信我吧!醉凝的醫術是出了名的,好些大明星都找她看病的!您這頭疼反正西醫試了這麼長時間,不也沒什麼用嗎,就讓醉凝給你看一看吧!」

許醉凝不由得冷笑出聲,顧薇薇這副捧殺的樣子還真是賣力呀。

只把自己吹得天上有地下無的,由此也可以看得出顧薇薇到底對自己是有多恨了,就這麼想讓自己去死嗎?

現在顧薇薇把自己給捧的有多高,到時候如果自己治不好老太太的頭疼,恐怕自己的下場就會有多慘了。

這手段倒是讓人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只可惜對她許醉凝來說,到底還是不值一提的。

倒是不如說她現在還挺期待的,這對許醉凝來說卻是自己一個天大的機會。

這麼說來顧薇薇還算是幫了她一個大忙了。

許醉凝現在在網上,雖然美容口服液已經賣得很好了,但是這從來就不是許醉凝的目的。

她想要做的並不是去販賣這些保健品,她是真真正正的希望是中醫能在這片大陸上復興。

但是這個世界上對於中醫年齡的偏見實在是太過於牢固,許醉凝根本就沒有可以衝破的餘地。

她想了這麼久,都沒有辦法打開局面,顧薇薇竟然就直接把這個機會送到了自己的眼前。

如果她這次能夠直接治好這老太太的頭疼,她才算是真正的一炮打響了自己的中醫名號。

許醉凝也不在意顧薇薇是在算計了,只微笑著點點頭。

「老夫人,就讓我幫你看看吧。」

顧薇薇聽到對方答應的這麼乾脆,高興的都差點要手舞足蹈了。

顧薇薇只覺得許醉凝實在是太蠢了,她還以為這是什麼輕鬆的差事?這卓老太太是整個家族的根本人物,如果出個三長兩短……

就算是許醉凝這邊還有歐陽楚撐腰又怎麼樣?

歐陽楚還能為了許醉凝這樣一個醜八怪和卓家翻臉嗎,到時候許醉凝就一定會萬劫不復的!

更何況她也比較想看看,這個許醉凝被楚少放棄之後,又知道自己小命不保之時會是怎樣的一副嘴臉!

顧薇薇這個是婚姻在強行壓抑自己臉上的笑容,就算再怎麼高興……這戲還是要演下去的,因此還是捏著嗓子假惺惺的開口了。

「是呀,老夫人,醉凝的醫術是出了名的好的,您就讓她試一試吧!」

一邊說著,一邊又沖站在一旁的卓宏凌拋了個媚眼。

卓宏凌確實是渣男,但是他每一次渣別人的時候,他也是真心實意的認真投入的,而且他這個時候正對顧薇薇愛的情真意切呢。

此刻收到了顧薇薇的眼神暗示,自然是要幫著顧薇薇說話了,他馬上就開口到。

「是啊奶奶,那些個西醫這麼多天了都沒能治好,要不你就試試吧!」

卓老太太原本還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信任這樣年輕的中醫小姑娘,但是自己的寶貝孫子既然已經開口了,老太太也就順勢鬆了口氣,然後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許醉凝微笑著點點頭,坐在床邊開始把脈,表情一直都很淡泊。

這個時候,秦老和楚老也已經進了房間,不過他們兩個也已經為老夫人看病了一段時間了,這次來應該也只是來複診的。

所以他們並不急著上去把脈,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這等年輕的丫頭,還畫著這麼不入流的妝,實在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許醉凝也沒有搭理這些人,她自然是知道對方心中所想,但她現在目前還是把精力都集中在老太太的脈象上。

但是很快許醉凝的眉頭就皺了起來,但這一直不說話的樣子卻讓秦老有些沉不住氣了。

「你這小丫頭聽了這麼長時間,聽出來什麼了沒有?你到底懂不懂中醫啊?」

許醉凝聽到對方的質問,臉色有些難看的抬起了手,然後聲音冷清著問。

入骨暖婚:楚少獨寵嬌妻 「是你給老夫人用了川芎茶調散?」

面前的兩位老中醫一下子就怔住了,他們的老太太看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他們兩個討論過後一致認為老夫人的頭痛是風寒頭痛,所以就使用了這個最基礎的川芎茶調散。

但是許醉凝應該只是聽了聽她的脈搏而已,怎麼可能就直接診斷出了老夫人這陣子所用的藥物呢。

應該是誤打誤撞吧……一定是有人提前告訴了這個小丫頭,她才能夠在這裡裝神弄鬼的!

秦老想到這裡已經完全篤定了,也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就是我們兩個確診讓用的,老夫人的病症很明顯,就是風寒頭痛,影響了肺氣宣降才會咳嗽,還有舌苔薄白,你有什麼不服的嗎?」

許醉凝聽到這話不由得冷笑了一聲。

「老夫人這根本就不是風寒頭痛,咳嗽多痰舌苔白膩,這難道不是痰濁頭痛的表現嗎?連腎陽虛和腎陰虛都分不清,還在這裡亂用藥物,才會讓病情越發的嚴重了!」

秦老目瞪口呆,最近反應過來之後就氣的吹鬍子瞪眼的,連聲音都已經提高了一個8度,帶著老年人特有的沙啞。

符界之主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誤診了!給老夫人用錯了葯才會讓老夫人這麼長時間來比起不得不好轉,反而更加嚴重的嗎?」

許醉凝看著面前震怒的秦老,神色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變化。

「我就是這麼說的,你理解的沒問題。」

秦老原本氣勢洶洶,現在一下子被噎的話也說不出來,他多久沒有見過敢這樣子和他說話的人了?

他畢竟是這個行業裡面數一數二的人物了,在整個中醫屆幾乎就是權威一樣的存在。 就算是他們幾個平起平坐的老頭見到對方也一般是互相捧兩句,而這個行業里其他的人見了他自然是拼了命的要討好他的。

可是面前這個年紀輕輕,還畫著令人生駭妝容的學生,居然說話這麼難聽,敢指著他的鼻子說他誤診。

秦老多少年來從來沒有被人挑戰過權威,這個時候氣的都快要站不住了。

秦老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上維持自己的形象和風度,早就氣的失去理智了。

萬千寵愛耀星辰 「你才讀過幾年書?你連這兩種脈像都分不清,還好意思在這裡胡說八道?!」

秦老氣的都快要連話都說不清了,連忙倒了一口氣,繼續罵道。

「你這輩子見過的病人,還沒有我治療過的病人的一半多,竟然就敢在這裡胡說八道,居然敢質疑我?你是不是不想在這個業界待下去了?!」

許醉凝聽了他的話卻絲毫沒有動搖,反而眼神里充滿了清晰的厭惡。

許醉凝最討厭的就是他們這種動不動就拿資歷說事兒的老中醫,就因為自己見過的病患多,就對自己的診斷深信不疑。

從來不考慮會不會是自己的判斷真的出了問題,從而就會導致很多病症的延誤,白白讓患者的痛苦增加。

不僅如此,甚至還會讓結局走向變成最壞的那一個方向。

這是許醉凝最見不得的事情,她這個時候聽到秦老的話,原本打算耐心跟她解釋的想法也被打消了。

因此許醉凝只是不耐煩地舉起了自己的手。

不同於她臉上被畫的五顏六色的樣子,許醉凝的手就是她原來的模樣,纖細白皙,漂亮的緊。

「既然您不信我,我也就不想跟您多費口舌了,只要給我三天的時間。」

許醉凝頓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個志在必得的微笑。

「老夫人只要按照我的方子去調養三天,頭疾就可以痊癒了!」

許醉凝的話成功的讓這個屋子裡的人都呆住了,就連一直站在一旁,沒有插上話的楚老都發出了一聲驚叫。

「你這小丫頭瘋了吧?」

楚老瞪大了眼睛的模樣,看起來有些滑稽。

「老夫人已經纏綿病床有半年多了,你怎麼可能用三天的時間就把老夫人治好?你說這樣逞強的話對你也沒什麼好處的!」

楚老這話說的還算比較中肯,畢竟中醫和西醫有根本上的區別,中醫要的效果是從根本上根除病灶,天人合一。

自然是欲速則不達的,可是許醉凝這個小姑娘竟然說出了三天就能治好病這樣的話,不是逞強又是什麼?

畢竟自己和秦老已經親自醫治了大半年了,還是沒有什麼成效呢。

Prev Post
裡面躺著一條由淡藍色的珠寶製成的項鏈,項鏈的中央是一顆璀璨奪目的藍色心型寶石。
Next Post
但那反正是沒有什麼佩服的情緒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