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什麼?剛才不是不等嗎?!]

瓏五不再搭理它,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幹活。

小姐姐不理自己,系統只能一隻統自閉。

瓏五看了看時間,十二點半。

還行,時間還挺充裕的。

系統覺得小姐姐要幹什麼壞事去,果然,瓏五打開天窗,開了個隱身術就不見了。

馮家最近的氣壓有點低,馮馨毓前兩天在學校暈倒了,醫生來看說她病情已經有加重的趨勢了。

馮家眾人和蘇文都急得不行。

就現在的醫療水平,遺傳的哮喘是不可治癒的,只能控制病情,提高病人的生活質量。

馮馨毓的病情加重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你們都別擔心了,我感覺沒什麼的。」馮馨毓躺在床上,蒼白的臉上帶著明媚的笑容。

不過她手上的輸液針,還有屋裡加了的空氣凈化器,都在提醒著大家她並不好。

「毓兒你先歇著,媽去給你做點好吃的啊。」馮母不忍看見女兒這樣可憐,主動提出理由離開。

大家為了她休息也都紛紛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她才很沒形象整個身體松垮下來。

「非要搞一個什麼完美千金的人設,簡直累死了。」馮馨毓開口抱怨,聲音也比剛才甜美的聲音變了許多。

「宿主別抱怨了,這個身體親和度,美貌值各種方面都是相當高級的,很有利於你完成任務的。」一個機械聲音響起,和小白很像,但又不像。

這個聲音完全是機械的電子音,不帶一點感情都那種。

瓏五坐在窗台上,她開了隱身術,馮馨毓也看不見。

[小白你遇到同行了。]

系統也很驚奇,這可是有上崗執照的正經員工。

小白很是仔細的觀察著對方,並且十分小心不被對方發現。

馮馨毓哼哼了一聲,「算了,反正能完成任務就行,不過這個身體確實挺好用的,稍微裝裝可憐任務就能手到擒來。」

那個系統沒有在出聲,不知道是不是同意馮馨毓的話,還是他們在用別的方式交流。

這時候房門忽然開了,馮馨毓飛快端起在人前的形象,無縫銜接的向門口的馮母微笑,那個變臉的速度真是比翻書還快。

這可是資料上沒有的,瓏五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先返回來別墅。

別墅二樓以上是瓏五的領地,知道瓏五存在的都是沈頃奪的心腹,沈頃奪的命令,他不在的時候從來不許任何人不許上來,自然也就沒人發現瓏五離開過。

小白一路上一聲都沒出,到了家終於有了聲音。

[信息分析完畢,是否瀏覽?]先是一個機械音。

接著系統就哇啦哇啦的叫喚起來,[瀏覽瀏覽,小姐姐快瀏覽,我弄到那個系統的數據了。]

瓏五也想看看正經的系統是什麼樣的,同意了瀏覽。

屋裡剛出了立體的系統數據體。

一個像是由神經元聯繫起來的巨大球形結構體。

系統旁邊還延伸出許多小白分析過後的解析,瓏五扒拉著翻看了一遍。

這個系統也像一個生命體一樣,它並不完整,也沒有實體。

也許能做點什麼呢,瓏五撐著下巴想著。

咚咚咚!

「進來。」

一個女傭進來,端著個小托盤,「紅城小姐,少爺說最近有事就不回來,這是給您準備的晚飯。」

女傭放下東西就出去了。

瓏五自己拿著特製的小碗盛了一碗加了菱角米的粥。

給她的食物肯定是不會多,但種類齊全,一樣只需要上一茶匙的量,對於瓏五來說就很豐盛了。 自從那天去見過馮馨毓之後,沈頃奪就沒有回來過,瓏五也在沒有出過門。

每天在書房裡不是敲敲打打,就是寫寫算算,古怪的東西拿出了一波又一波,之後不是報廢就是變成碎片不見了。

系統也搞不懂她在幹嘛,只是看到了好多圖紙,還有它的信息庫里沒有的物質。

傭人要不是一天幾趟的上來送食物,都要以為上面住著這位不在了呢。

「你說咱們少爺也是厲害了,從哪弄來這麼一個小精靈。」女傭拿著收拾完的托盤下來,放到水槽里,和旁邊在做甜點的廚師小聲說道。

「噓!」女廚師趕緊讓她小聲,「你可別亂說,被少爺聽見可沒有你好果子吃。」

女傭趕緊捂住嘴巴,四處看看沒有別人,「我知道,這不是只有咱們倆嘛。」

廚師繼續著手上的活兒,「那也別亂說,你當這是哪啊,要是犯了錯,可不是丟工作那麼簡單呢。」

她不接自己的話題,女傭也覺得沒意思,只能訕訕的洗了碗筷。

「哎對了,咱們旁邊那家你知道嗎?聽說那邊就只有一個小女孩住呢!」女傭一臉的嚮往。

廚師手上動作偏了一下,刀子也切偏了,她忙鎮定心神趕緊換了一塊食材。

女傭光顧著八卦,沒注意到她的失態,繼續自顧自的說著:「你說那大個房子,加上傭人才三五個人,也不知道又是誰家的小姐,命真好。」

「有錢有錢也不一定就那麼好。」廚師仔細的把甜點做完放進冰箱冷藏。

女傭一臉的驚奇:「有錢還不好?我要是那麼有錢,還用到這來伺候別人?」

廚師轉身去收拾剩下的食材:「有錢人也有有錢人的麻煩事,那些事你未必能收拾的了,到時候再得罪人……」說到這裡她停了半秒,「恐怕也不會有好結果。」

女傭有點奇怪:「你怎麼好像挺排斥那些有錢人的?」

廚師沒回答她的問題,手腳麻利的把廚房收拾乾淨,才抬起頭對女傭說話。

「你家裡不是也有一個女兒?你們一家團圓,給她你們所能給的愛,不也是挺幸福的了?何必非要羨慕別人呢。」

女傭擦洗著盤子嘆了口氣,「我倒是有個女兒,可孩子他爸也是個打工的,工資還沒我高呢,我們一家三口今年才剛買上自己家的房子,家裡還有四個老人以後要贍養,孩子又要上學,那那麼容易啊,這些要是有錢了不就都不是問題了。」

這個話題隨著女傭訴說家裡的無奈結束了,傍晚女傭接到電話說她女兒出車禍了,當時就顧不上別的,著急忙慌的請假就回去了。

管家很通情達理,還給她派了一輛車子送她去醫院。

女傭匆忙的走了,廚師一個人在漆黑的廚房,望著越來越遠的車燈嘆了口氣。

心裡祈禱她女兒沒事,也希望過了這一遭她能明白珍惜現在的才是最好的。

隨即她的目光又轉向旁邊遠處的那棟別墅,那邊只有三樓一個房間亮著燈,在漆黑的夜裡顯得格外的凄涼。

晚飯的時候送飯過來的人換了,瓏五抬頭看了一眼好像是樓下的廚師。

「小趙她家裡出事請假了。」廚師趕緊解釋,希望不要影響到她的工作。

「嗯。」瓏五點點頭,她就是隨便看看,沒什麼別的意思。

「你是廚師?」

「是。」秦小梅點點頭。

瓏五從工作台上飛出來,秦小梅這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瓏五,她晶瑩剔透的翅膀讓她很是震驚。

瓏五飛到桌子上,食譜好像是早就定好的,每天送什麼來都有規劃。

瓏五拿起了一塊桂花糕,看見了秦小梅的表情。

第一次見精靈?還挺鎮定的。

「你明天除了做這些東西提前來跟我說一聲,我可能要加點。」

「好。」秦小梅沒有猶豫就答應了,就算瓏五要什麼廚房沒有的東西,估計少爺的人肯定也會去買的。

第二天依舊是秦小梅一個人過來送東西,女傭還沒有回來。

直到第三天別墅里才又出現了女傭的身影。

「孩子怎麼樣了?」秦小梅平時最早到別墅來,今天來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女傭。

女傭看著憔悴了不少:「沒事了,大夫說雖然碰到了不少地方,不過幸好傷的都不重,今天已經能出院了。」

秦小梅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就好,孩子沒事就是萬幸。」

「嗯。」



沈頃奪一直沒有消息,這邊也沒有一點反應,又過了十多天,瓏五終於從工作台上爬出來。

她飛出屋子到了外面的那棵樹上,搬出一個略大的盒子擺在樹叉上,之後飛的遠遠的。

系統好奇她的勞動成果是個什麼玩意也眼巴巴的看著。

就見瓏五拿出平板一通操作,書上的盒子開始沒什麼反應,她又回去調整了兩趟,第三次終於咔嚓一聲彈開。

空氣中擴散出來的藍色光線組成了細密的是立體組織。

系統還沒來得及研究,那個東西就發出來了啟動成功的提示。

[是否確認連接。]

「確認。」瓏五回答的聲音是系統最熟悉的空靈聲。

接著它就黑屏了,黑屏了!

[啊啊啊啊!小姐姐我出毛病了!]

它嘰哩哇啦的叫起來,屏幕上終於現實出了重啟中的字樣。

系統鬆了口氣,差點以為它要死機了。

結果等它重啟完再一看呆住了,[這這這這……]

系統結巴著,這不出個所以然來。

它它它……它好像做夢了……

「還活著呢嗎?別智障了。」瓏五飛過來敲了敲它的腦殼。

「小姐姐,我,我有身體了!啊啊啊!」系統激動的蹦起來,直接失去平衡從樹上掉了下去。

瓏五:……

媽噠智障……

她飛過去拎住往下倒栽蔥的小白。

扔到地上。

「活動一下看看能不能動。」瓏五嫌棄的道。

系統激動的都分不清東南西北了,恨不得立馬原地蹦三圈,只可惜它只能轉轉脖子,其它的好像都不聽使喚。

「果然。」瓏五圍著它轉了兩圈,她也沒打算一次就能成功,這次能連接成功就很不錯了。 考試停更的第二天,別著急,明天考完13號還有呢()

來自窮人的手動訪斷更系列……

下次還敢→_→

……廢話分割線……

自從那天去見過馮馨毓之後,沈頃奪就沒有回來過,瓏五也在沒有出過門。

每天在書房裡不是敲敲打打,就是寫寫算算,古怪的東西拿出了一波又一波,之後不是報廢就是變成碎片不見了。

系統也搞不懂她在幹嘛,只是看到了好多圖紙,還有它的信息庫里沒有的物質。

傭人要不是一天幾趟的上來送食物,都要以為上面住著這位不在了呢。

「你說咱們少爺也是厲害了,從哪弄來這麼一個小精靈。」女傭拿著收拾完的托盤下來,放到水槽里,和旁邊在做甜點的廚師小聲說道。

「噓!」女廚師趕緊讓她小聲,「你可別亂說,被少爺聽見可沒有你好果子吃。」

女傭趕緊捂住嘴巴,四處看看沒有別人,「我知道,這不是只有咱們倆嘛。」

廚師繼續著手上的活兒,「那也別亂說,你當這是哪啊,要是犯了錯,可不是丟工作那麼簡單呢。」

她不接自己的話題,女傭也覺得沒意思,只能訕訕的洗了碗筷。

「哎對了,咱們旁邊那家你知道嗎?聽說那邊就只有一個小女孩住呢!」女傭一臉的嚮往。

廚師手上動作偏了一下,刀子也切偏了,她忙鎮定心神趕緊換了一塊食材。

女傭光顧著八卦,沒注意到她的失態,繼續自顧自的說著:「你說那大個房子,加上傭人才三五個人,也不知道又是誰家的小姐,命真好。」

「有錢有錢也不一定就那麼好。」廚師仔細的把甜點做完放進冰箱冷藏。

女傭一臉的驚奇:「有錢還不好?我要是那麼有錢,還用到這來伺候別人?」

廚師轉身去收拾剩下的食材:「有錢人也有有錢人的麻煩事,那些事你未必能收拾的了,到時候再得罪人……」說到這裡她停了半秒,「恐怕也不會有好結果。」

女傭有點奇怪:「你怎麼好像挺排斥那些有錢人的?」

廚師沒回答她的問題,手腳麻利的把廚房收拾乾淨,才抬起頭對女傭說話。

「你家裡不是也有一個女兒?你們一家團圓,給她你們所能給的愛,不也是挺幸福的了?何必非要羨慕別人呢。」

Prev Post
他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設計的東西最後全都給了別人做嫁衣。
Next Post
「定一個中廳,晚上六點左右。」李暖頭歪夾著手機正在整理文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