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瑜也不得不佩服,這天華城十大天驕果然不是浪得虛名,每一個都要獨孤沖之流要強,三大帝國,除了蒯瑜外,就只剩下古蘭帝國的納蘭千續能夠與之匹敵,反抗者聯盟那個什麼聖子,估計只能與排名靠後的天驕交手。

蒯瑜說完,縱身向著前方跑去。

蓬!蓬!蓬!蓬!

蒯瑜沒有在乎領域,他手持冰之詠嘆,向著李天蟄沖了過去,蒯瑜每走一步就是一聲悶響,而隨著悶響他腳下的山石就碎裂成了粉末。

十倍的重力看起來很多,可是對於已經將龍神功修鍊到第五層龍鱗境的蒯瑜來說,實在是太輕鬆了。

嘭!

雙方瞬間交手,發出了一聲悶響。

而此時蒯瑜的身形倒退了十幾步,而李天蟄則紋絲不動。

「呵呵,蒯瑜,受死吧!領域才是一個人實力的根本,能死在本少爺的領域中,你也足以自傲了……」

看到蒯瑜的樣子后,李天蟄一臉笑意的看著蒯瑜說道。

李天蟄用上領域的時候,一直就是無往不利,尤其他的基礎十分雄厚,就算是對上半步解脫境,他也全然不懼。

加上他自己的實力,對上一個生死境大圓滿,他都沒有問題。

「怎麼,不敢將你的領域施展出來嗎?還是怕了。」李天蟄不停的將蒯瑜擊退,得意的說道。

如果不是每一次攻擊都被冰之詠嘆的兵之鎧甲給擋住,蒯瑜早就身首異處了。

「哼!誰說我不敢使用?只是打算先試試你的領域有多強而已!現在看來不過如此。」

看著眼前的李天蟄,蒯瑜冷哼了一聲說道。

說完,蒯瑜的身邊出現了一絲蔚藍色的氣流,這些氣流把這些土黃色的氣流緩緩撐開,就像是在這些土黃色的氣罩罩在了一個蔚藍色的玻璃罩上,而這個蔚藍色玻璃罩並不只是保護蒯瑜而已。

大量的蔚藍色的劍芒不停的像李天蟄的領域激射過去,不停的撕裂周圍的土之領域,讓李天蟄為了維護領域不散,不得不加大真元的輸出,才勉強穩住他的領域。

「什麼?」

看到這一幕,李天蟄頓時驚呼了一聲。

他們絕對沒有想到蒯瑜領域在試練之塔內還能這麼強,甚至還有反攻的跡象。

在試練之塔內展開領域可不是簡單的事情,他能修鍊到如此的地步,家族動用了多少資源他心裡清楚,一成,總量的一成!這簡直就是用各種珍稀材料堆起來的,讓他的真元比普通生死境大圓滿修士要渾厚五倍,大圓滿的土之領域內還融合了大成的木之領域才能在試練之塔內打開領域,以他的實力也不能張開領域太久。

可是蒯瑜,看樣子比他還小,甚至可以說小的多,居然也能在試練之塔內張開領域?

想到這裡他深吸了一口氣。

原來他以為只有他們十大天驕在試練之塔內才能張開領域,沒有想到蒯瑜這樣一個年輕人也有。

這讓他心裡不由得一驚,知道自己小看了那些人間界來的修士了。

不過,他並沒有在意,他的領域是雙重領域融合,但是蒯瑜的明顯才是一重領域,雖然他的劍之領域鋒芒畢露,可是總歸還是要輸給他的土木領域。

李天蟄至打算直接把他的領域碾壓到崩塌,領域的威力跟修為和體內真元渾厚程度有關係,也跟意境有關係。

先天境的意境圓滿不過是一種小成,生死境領域一樣是一種對意境的領悟,最終達到真正的圓滿,融合與其他領域融合,只有融合了三重領域之後,才能夠衝擊解脫境,而融合的領域越多重,突破解脫境后就越強。 在李天蟄徹底將土木領域融合起來,爆發出來他擁有的威能,蒯瑜的劍之領域被不停的壓縮起來。

「一重領域而已!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李天蟄對著蒯瑜說道。

「是嗎?」聽到李天蟄的話后,蒯瑜冷聲說了一句,說完,瞬間一個淡藍色的氣流出現,圍繞著蒯瑜旋轉起來。

片刻。蒯瑜身邊的淡藍色氣流與蔚藍色氣流相結合起來,形成深藍色的領域,寒冰與劍的世界,爆發出強大的威能,而且是越來越強大,這範圍很快超過了這土黃色的氣流。

「怎麼回事?」

李天蟄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呼起來。

這簡直不可能。同樣是融合兩個領域,為什麼蒯瑜雙重領域這麼強呢?甚至都讓他的領域開始搖搖欲墜。

「難道是兩個領域都是大圓滿領域。」李天蟄腦海中浮現一個令人驚恐的想法。

蒯瑜沒有管這些,繼續讓兩個領域融合。

要知道蒯瑜可是活了十幾萬年的老怪物,當初他突破解脫境的時候就融合了劍之領域,冰之領域,風之領域和火之領域。

現在的劍之領域和火之領域融合,不過是太久沒用練習一下而已。

啪啪啪……

片刻后,一陣輕響,李天蟄控制的土黃色的氣流瞬間分崩離析。

噗!

而遠處的李天蟄更是吐出一口鮮血。

看著蒯瑜,李天蟄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沒有想到,他最以為傲的手段居然敗了,而且還是敗的如此徹底。

他還有其他的底牌,所以並沒有打算就這樣認輸,看到如此逆天的蒯瑜,更加堅定他擊殺蒯瑜的心。

李天蟄最擅長速度,他的攻擊力在天華城十大天驕屬於墊底的存在。

吼。

徹底被蒯瑜激怒,李天蟄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聲,他的身體彷彿就像是一個發飆的獵豹,將速度的極致發揮到極限。

「天解武技,疾風幻影步!」

冷笑一聲,李天蟄原本是一個人,此時卻瞬間化成了上百個,出現在蒯瑜的眼前。

這種效果,實際上就是李天蟄高速移動的殘影所造成,只是速度太快,彷彿瞬間做出上百個分身一樣。

「好快的速度,好詭異的身法!」

蒯瑜心中暗暗震驚,不過,也有一點點的竊喜,一直以來鬼影絕殺步是很不錯,但是那畢竟是用於暗殺的身法武技,相比疾風幻影步在速度上,有些不如。

如果將這個傢伙給殺了的話,說不定能夠得到這套身法武技。

當然,李天蟄哪裡知道他會有竊喜這種情緒。

「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這疾風幻影步的速度吧。」李天蟄發出一聲聲猖狂的笑聲,一共上百個分身,快速的變換著,每一個都好像是真的,根本就分不清楚哪個是假的。

蒯瑜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了慌亂的神色,他開始向後退去,而李天蟄那上百個一模一樣的分身,馬上就追上了他,並且對他發動了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受死吧,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李天蟄有些癲狂的喊道,已經多少年沒有被人逼到使出全力。

李天蟄的攻擊,有時候是真的,有時候只是一個虛影隨便的晃一下而已,不過蒯瑜倒是每次都得去抵抗李天蟄的攻擊,假的擋一個空沒關係,假如是真的,然後被擊中的話,李天蟄就基本上鎖定了勝局了。

「天解武技,驚天斬!」

一聲咆哮,無數個身影,都施展著同樣的攻擊,朝著蒯瑜殺來,蒯瑜就好像根本就分不清楚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他只能狼狽的逃竄著,引起觀看眾人一陣陣的噓聲。

蒯瑜這一次,在對方的天解身法武技之下,實在是敗得太慘了,一直都在被李天蟄追殺,狼狽逃竄,在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我倒要看看,是你逃得快,還是我揍得快。」在蒯瑜的身前,李天蟄大部分的幻影都在冷聲笑著,然後,其中有著上百道幻影化作十多個李天蟄,施展著同樣的驚天斬,朝著蒯瑜殺來。

此時,蒯瑜只能被動防禦,李天蟄的身影聚集在其中,這上十幾個幻影當中,只有一個是李天蟄,而且快速的變換著,這一會兒這個是真的,過一會兒就是另外一個了。

沒錯,其實蒯瑜一開始就能夠看透李天蟄這身法,他卻裝作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來混淆李天蟄和所有人的注意,在蒯瑜強大的神識之下,李天蟄根本無所遁形。

在強大的神識之下,蒯瑜能夠感受到李天蟄的神魂所在,看到他在變換當中的真身,但是他一直都裝著不知道,他在忍,忍著一個絕佳的機會。

必須一擊必殺,不能直接將李天蟄殺死,又要將他直接給重創,讓他完全失去戰鬥力,可是一件技術活。

就像是現在,當發現自己的天解武技完敗蒯瑜之後,李天蟄心中止不住的興奮,能夠這樣戲耍蒯瑜,他心中也是相當的解恨,所以他心中的警惕放鬆了不少。

就在這時候,十多個幻影施展著驚天斬,但蒯瑜一眼都看得出來,沒有一個是真的,同樣,攻擊魔影分身的幻影,也沒有一個是真的,真正的李天蟄,此時正悠哉悠哉看著蒯瑜那滿地打滾的狼狽模樣呢。

「受死吧,哈哈,驚天斬。」一百多個幻影,齊聲發出了大笑。

蒯瑜的臉色再次變得慘白,他再次滿地打滾,可惜,和上次不一樣的是,在中間時刻,蒯瑜整個人忽然暴起。

「你是要找死嗎?你永遠都不可能打到我的。」李天蟄越發瘋狂起來,手中的鬼頭刀開始散發一股黑色霧氣,打算施展凌厲一擊擊殺蒯瑜。

因為這時候的蒯瑜,竟然完全不顧那些施展驚天斬的李天蟄,他直接用身體迎接李天蟄的攻擊,如果被擊中的話,必然會是一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身體直接穿透了十幾個幻影,蒯瑜左手手指微微一拜,強大的神識散發開去。

蒯瑜早就知道了李天蟄的位置,經歷了那麼長時間的隱忍,只不過是為了這最後的一步,能夠直接擊敗李天蟄而已。

如果是正常廝殺,他一開始就認出李天蟄的位置,那麼他不一定是李天蟄的對手,而蒯瑜通過狼狽的逃跑,讓李天蟄潛意識認為他是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實位置的,李天蟄心中漸漸放鬆了警惕,而蒯瑜卻在這時候出乎了他的預料暴起。

同時暴起的,還有在李天蟄分散在周圍的神識劍。

在五十多個幻影當中,蒯瑜直接找到了李天蟄的位置,然後冰之詠嘆高高揚起,劍之極奧義極空轟然殺來。

李天蟄到這時候哪裡還不知道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他心中一時轉不過彎來,驚駭欲絕,連連說了兩句不可能之後,他才想到自己應該反抗,而就在這時候,他後面一道道詭異的透明劍芒,朝著他殺過去,而他卻絲毫沒有意識到。

此時,李天蟄心中已經慌亂了,蒯瑜帶給他的驚喜實在是太大了,他原本是在戲耍蒯瑜呢,哪知就在那麼一瞬間,形式就發生了這樣的倒轉。

當李天蟄舉起手中的鬼頭刀時,強大的神識劍直接刺入李天蟄的身體,貫穿他的神魂,特別是擊穿頭部的識海位置的神魂,啵的一聲,識海破碎,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他神魂順便就被蒯瑜打算了兩魂一魄,瞬間就成了傻子。

可是撲來的蒯瑜不知道神識劍的威力,不敢大意,四道劍芒激射而出,將李天蟄的四肢給斬落。 已經被削成人棍的李天蟄雙目呆澀,嘴邊還不停留著口水,因為肉體強悍的緣故,身上的傷口的血液流逝並不快,還在逐漸減少中。

蒯瑜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心中頓時明白了大概,看來神識劍的威力遠遠超乎他的預料,特別是對手毫無準備的情況,對神魂的創傷超乎想象,現在的李天蟄幾乎跟傻子沒有兩樣,如果再傷一魂或者一魄的話,就會直接成為植物人。

蒯瑜將他身上的乾坤袋取出來,將裡面的東西翻了一遍,很快就找到疾風幻影步的秘籍,至於其他東西也被蒯瑜笑納了。

那邊鬼頭刀是件下品仙器,還算不錯,還有一件極品寶器的護甲。

難怪李天蟄那麼耐抗了!

可是其中一塊玉簡被蒯瑜直接捏碎。

葉天城區不只是要報復蒯瑜,還要將整個大漢朝的修士趕盡殺絕,一路上李天蟄就殺了十幾個大漢朝修士,被殺的人都計入玉簡之中,其有就楊偉雄的名字。

「很好!」蒯瑜哼一聲,直接將李天蟄吊起來掛在巨大的樹榦上,周圍部下防護陣法,就掉頭離去,蒯瑜生氣了。

大約一天後,葉天城區的以對修士來到這裡,很快注意到大樹上的人棍。

「快看,那裡有個人。」其中一個女修士指著李天蟄說道。

「那?」很快所有人都注意到李天蟄。

「那個人好像是李天蟄?」

「瞎扯,李天蟄是誰,我們葉天城區第二天驕,在試練之塔內,能有人能打敗他?」

「先不管了,將人救下來再說。」

隊長搖搖頭,先救下來再說。

很快幾人圍在李天蟄周圍,滿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人棍,居然真的李天蟄。

此時的李天蟄不止四肢被人砍掉,丹田位置被一根長滿倒刺的荊條給刺穿,偏偏傷口已經止血了。

最讓他們驚恐的是下面還掛著一道小布條。

「殺大漢朝修士者,必死無疑!」

「快快通知老六他們停止追殺什麼大漢朝修士,大漢朝出現狠角色,連李天蟄少爺都不是對手。」

幾人連忙點點頭,通知在試練之塔內的所有朋友。

大漢朝來試練之塔一百多人,被淘汰了五十多人,現在留下的人數不足二十,其中三十來人三十來人都被他們葉天城區的修士給獵殺了。

「廢了李天蟄少爺的修士,除了曹錦輝少爺外,估計沒人是他的對手。」

「給曹家發信息,然後就當成什麼都不知道。」隊長很快有所決斷,同時拿出信號彈,發射出去,將人吸引過來,而他則是帶著隊員飛快離開這裡。

不管怎麼樣,李天蟄這個樣子,就算他們真的偶遇到,為了李家顏面,李家的人也不會放過他們,還不如吸引更多人來,轉移李家的視線。

寧死道友不死貧道。

因為這個小隊的暴露,李天蟄被廢了,很快傳遍整個試練之塔,整個三層試練之塔一片人心惶惶,特別是大漢朝的修士也發現他們被追殺,好在金華城區果斷伸出援手,接納柳美茹他們,才避免他們別獵殺乾淨。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整個試練之塔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廝殺,大漢朝亞特蘭帝國追殺古蘭帝國,反抗者聯盟內鬥,葉天城區追殺大漢朝,金華城區阻擊葉天城區。

在試練之塔外,大量家族內的本命魂燈熄滅的速度是以往的十幾倍,引起一陣恐慌。

此時蒯瑜正在進行著殺戮。

他的身前有著機具屍體,三名生死境大圓滿,一名生死境後期,被蒯瑜擊斃。

當蒯瑜看到他們乾坤袋裡的東西后,將真元球收起來,剩下都丟給小白和大白去整理,最讓蒯瑜意外的,在乾坤秘境內,小白他們居然能夠吸收真元球,再加上這段所獵殺的修士,蒯瑜已經得到了上百顆真元球。

雖然妖獸突破用的真元球的數量是人類修士的一倍,蒯瑜身上多得是,蒯瑜的妖寵能除了本類妖獸內丹血脈外,其他妖獸他們都願意動手了,真元球的效果比內丹更加使用。

可以說,除了在乾坤秘境內吸收真元球外,他們大多數時候都在外面幫忙尋找人類修士,當然只有證明不是葉天城區的修士,蒯瑜他們都沒有動手。

這幾天時間,影豹已經鞏固生死境大圓滿,甚至還是衝擊半步解脫境,開始融合領域,相比其他修士,雖然有蒯瑜手把手指導,想要將兩個領域融合起來,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白子玉因為空間領域還沒有達到大圓滿,所以沒法突破生死境大圓滿,在這件事大黑反而比白子玉先走一步,達到生死境大圓滿,只是在戰鬥上,他依舊不是蒯瑜的對手,可是翁水玲不能吸收真元球,其他也有跨越式進展。

蒯瑜把他們令牌上的積分一下劃到了他的令牌中。

二十三萬積分。

這是蒯瑜此時所有機會。

不得不說,想要積分的話,還是得去殺人。

如果是殺妖獸得話,就算是殺一個月也不會有這麼多積分。

殺戮!

此時蒯瑜根本就不管妖獸,一般遇到合適的妖獸,也由妖寵們自己動手,他們的實力已經足夠在試練之塔自由狩獵,所以他只對著人出手。

可以說,蒯瑜的出手百無禁忌!不是葉天城區的人碰到他還好,最多就是被搶走令牌,除了一些不識好歹才會被殺,而葉天城區的修士遇到蒯瑜只有死路一條。

Prev Post
我們一路上追趕上了老者,和他一起去看看前線的情況。
Next Post
說罷竟是要讓底下的人,把大門給禁閉了,不許去給那個花虞開門或者是通傳之類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