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尖叫成功的把顧邵霆從睡夢中吵醒過來,他慢慢睜開眼睛,眯眸看著坐在自己身邊,驚魂未定的莫雨晴,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訥訥的問:「你怎麼在我床上?」

莫雨晴此時也看清了是顧邵霆,她放下戒備,眼含驚喜的看著他,爬到他身邊,笑著問:「邵霆,你怎麼在我的床上啊?你什麼時候來的?」

顧邵霆單手支住她靠前的身子,挑了挑眉,清醒一些后,這次想起來昨晚的事情。不用說,肯定是寧嘉那兩口子乾的。

他把被子一掀就要下床,可莫雨晴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聲音中帶著懇求的問:「你去哪兒啊?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來我床上,是什麼意思啊?」語氣中,又帶著一絲小小的期盼。

顧邵霆從她手中抽出胳膊,解釋給她聽說:「昨晚我來這兒和景言喝酒,喝大了,後來什麼都不知道了,再醒來,就是現在了。我是沒什麼意思,就是被有心人給抬進這個房間的,你要問也應該知道去問誰。」

莫雨晴跪坐在床上,聞言小臉一垮,低下了頭,自言自語道:「是呀,你現在都不記得我,怎麼會來找我呢?我可真是傻。」

她訕訕的嘆了一口氣,「還以為會像從前呢嗎?可笑……」

心裡如刀子在割一般,疼的要死。躺回到床上,背對著顧邵霆,她幽幽的說:「是我誤會了。你對我的厭惡又會加深了一分是不是?」

顧邵霆不知道怎麼,聽她這麼說,心裡竟有一絲不開心的感覺。

此時,傭人在門外敲門,「顧大少爺,三小姐,用早餐了。」

三小姐這稱呼,紀家的傭人也會這麼叫。

莫雨晴被被子拉到頭上,悶聲說:「你去吃早餐吧。我知道,我在,你肯定不會吃的。」

顧邵霆看她一眼,什麼都沒說,轉身出去了。

聽到關門聲,莫雨晴又把被子拉了下來,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下,又轉過身來,心裡細細的想,或許這樣,在他面前示弱,不逼他,效果會不會好些呢?以退為進,這招可行?

顧邵霆從樓上下來,身後紀景言和寧嘉也正好下來了。

「昨晚睡的好嗎?」紀景言揉著額頭一臉痛苦的說:「我這頭疼的厲害,昨晚真是喝多了。」

寧嘉在旁邊說:「誰叫你喝這麼多的,活該。」說完,又看著顧邵霆笑著說:「看你臉色不壞,你沒事哈?」

顧邵霆沒好眼色的看著倆人,冷冷的說:「早餐我不吃了,先走了。」

「誒,你急什麼啊?」紀景言在後面叫他,「吃了早餐再走唄。」

顧邵霆猛地轉過身來,咬牙切齒的說:「以後再敢跟我使陰招,別說我沒你這個兄弟!」

紀景言一副無辜的表情問:「你說什麼呢?我怎麼了?」

「你就跟我裝吧!」顧邵霆轉身離去。

紀景言和寧嘉在後面看著顧邵霆吃癟的樣子,都緊緊的抿著嘴沒有笑出聲。

寧嘉轉身上樓,打趣的說:「我去看看三小姐去,問問她把顧大少怎麼了?」

「吃完再上去問唄。」紀景言在後面不快的說。

「不要!」寧嘉拒絕。

莫雨晴聽到樓下有車子啟動的聲音,下床去看,果然是顧邵霆上車離開了。她不禁嘆了一口氣,又懶懶的爬回了床上。

「醒了怎麼不起來啊?」寧嘉開門,正好看到她上床,問道。

莫雨晴平躺,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問:「主意是你出的吧?你可真行!」

寧嘉也爬了上來,盤腿坐在她身邊,好奇的問:「發生了什麼嗎?」

「屁都沒有!」莫雨晴懊惱的用手捂住了臉,「我今早醒來看到身邊有男人還被嚇了一大跳呢!你說說你,怎麼都不提前通知我一聲?」

「這也是臨時決定的啊。」寧嘉無奈的說:「你知道給他整到你床上,費了多大勁嗎?劉伯的腰都閃了。」

劉伯是家裡的花匠,平時會替寧嘉跑個腿,辦個事兒什麼的。

「那你倆早上都做了什麼?」寧嘉不死心的又問。

莫雨晴放下手,絕望的搖了搖頭,把過程對話跟她學了一遍。

「這就沒了?」寧嘉頗為失望的說:「白折騰了。剛才看他怒氣沖沖的樣子,我還以為你把他怎麼樣了呢。」

「他生氣也是跟你們倆,我剛才可是沒有惹他。」莫雨晴問:「他昨晚幾點過來的?」

寧嘉簡單的說了一遍,莫雨晴半天沒說話。

「誒,說話啊。」寧嘉推了推她,又說:「快起來吃早餐吧。」

再世傲魂 莫雨晴坐了起來,說:「我想,他今天應該不會和簡依然登記去吧?」

寧嘉下床從衣櫃里拿出一套衣服來,語氣中帶著幸災樂禍的說:「你還不知道吧?我聽景言說,簡依然昨天去美容院把臉做壞了,今天肯定不能去登記了。」

莫雨晴聞言,也不厚道的笑了出聲。這時,紀景言過來了,倚在門框,沒個正行的說:「這都幾點了,還不起來?快點的,你老闆來了,在樓下等著呢!」 莫雨晴稍一怔愣,脫口問道:「老闆?是承軒哥嗎?」

紀景言默然的點點頭。

「你叫段承軒過來的?」寧嘉好奇的問。

紀景言卻是聳聳肩,「沒有,誰知道他這一早上過來什麼事。」

「都出去吧,我要起床了。」莫雨晴看著紀景言說道。

紀景言朝她不屑的翻了個白眼,嗤笑道:「對你,小爺我不敢興趣!」

寧嘉從房間出來,紀景言八卦的問:「怎麼樣?」

「什麼都沒發生。」寧嘉嘖嘖兩聲,「白折騰了。」

「你看,我就說不行吧,你還不信,這下可以死心了吧?」

「不能夠!一計不成,我還有后招。」寧嘉掰著手腕,故作惡狠狠的樣子說:「我就不信了,還攪不黃他們倆了!」

紀景言無語的看著寧嘉,看在她一個孕婦的份上,也只好閉口不說話了。

莫雨晴收拾好后從房間出來,剛好看到紀靜香也下來了,「大姐!」

紀靜香見她精神很好的樣子,挑了挑眉,「昨晚睡的好嗎?看你狀態很好啊。」

「還不錯。」莫雨晴柔聲一笑。

倆人從樓梯下來,莫雨晴看到段承軒坐在沙發上,先朝著他熱情的招手,「承軒哥!」

紀靜香打趣的問:「誒呀,這誰呀?一大早的什麼風把我們段少爺給吹來了。」

段承軒從沙發上站起,眼含笑意的在莫雨晴身上停留片刻,又對紀靜香說:「大姐,早上好。」

「承軒,你是來看雨晴的吧?」紀靜香直接了當的問。

仙武之無限小兵 段承軒含蓄的笑了笑,說:「是。傾城知道雨晴平安的回來了,一直嚷嚷著要見她。今天正好有空,我就過來了。」

「傾城她還好嗎?」莫雨晴急切的問。

紀景言說:「先別聊了,先吃飯。」他轉頭看段承軒問:「你也沒吃呢吧?一起。」

幾人去了餐廳。段承軒自然的坐到了莫雨晴的身邊。紀靜香打量一眼,不明所以的笑了一下。

「承軒哥,給。」莫雨晴給他碟子里夾了一個大肉包子,笑嘻嘻的說:「吃吧。」

寧嘉在對面看著,好笑的說:「看你,段承軒也不是外人,比你在這熟。」

莫雨晴調侃的說:「怎麼了?我拍拍老闆的馬屁不行啊?」

段承軒輕咬了一口包子,也不說話,就只是一直在看著莫雨晴笑,眼裡帶著濃的化不開的寵溺。

紀靜香輕咳一聲,看著段承軒,關心的問:「承軒,我記得你和我們家阿言同歲是不是?身邊還沒有人嗎?」

段承軒自嘲的一笑,說:「大姐,我這天天忙的昏天暗地的,哪有那時間啊?」

「也是啊,工作確實太忙了。」紀靜香頗為理解的點了點頭,「男人有事業那是好事,哪像我們家阿言,整天沒個正行,弔兒郎當的。」

「姐,你要不要這麼損你唯一的弟弟?」紀景言在旁邊不滿的叫道。

紀靜香白了他一眼,沒搭理他,繼續和段承軒說:「承軒,那公司里就沒有心儀的對象?找一個,正好工作戀愛兩不耽誤。你這年紀也不小了,也該考慮一下自己的個人問題了。」

段承軒下意識的看了莫雨晴一眼,說:「公司里,都是下屬,整天都和工作打交道,也沒往那些方面想。」

「是嗎?」紀靜香轉頭看向莫雨晴,問:「小雨晴,你也是承軒公司的?在哪個部門啊?」

「設計部。」莫雨晴蠻自豪的說。

「誒,對了。」紀景言突然打斷道,「之前你不是和林菀交往過一段時間嗎?最近怎麼樣?」

正低頭喝豆漿的段承軒聞言嗆了一口,莫雨晴急忙把紙巾遞給他,接話說:「對啊,我們還一起吃過飯呢。」

段承軒擦了擦嘴角,看著莫雨晴,語氣有點急切的說:「我和她什麼都沒有,清清白白的。」

「看把你嚇的,你和小雨晴解釋什麼?她又不是你女朋友。」紀靜香在那邊壞笑,意有所指的說。

段承軒冷靜下來,又轉頭看向紀景言,沉著聲音說:「以後不要亂說,我和林菀並沒有交往,充其量就是朋友而已。」

紀景言狐疑的看著他,失笑道:「不是就不是,何必這麼嚴肅呢?」

莫雨晴在一旁,也沒在意,繼續吃著飯。段承軒見她無所謂的樣子,心裡說不出個滋味來。

吃過了飯,紀靜香說看今天天好,要帶寧嘉出去小逛一下。本來紀景言今天要去公司的,一聽,公司也不去了,直言要和她們一起。

「我和大姐一起,你有什麼不放心的?」寧嘉不喜歡紀景言天天像個跟屁蟲似得跟在她後面。雖然心裡清楚他擔心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無關。

「不行。」紀景言拿了披肩披在她身上,說:「雖然昨天產檢看寶寶現在在肚子里還比較乖,可我怕他又突然不聽話,我可得隨時看著。更何況,你現在本來是不宜出去的,我能恩准,你就偷著笑去吧,還敢嫌棄我?」

寧嘉低頭看著披肩流蘇,問:「那為什麼要披這個啊?」

「天氣預報說,今天風大,披它擋風。」紀景言說完,先出了去。

紀靜香冷眼看著,冷哼一聲:「眼裡根本就沒有我這個姐!」

「大姐,別這麼說。」寧嘉安慰說:「我這不也是借了孩子的光。」

寧嘉又問莫雨晴:「你等下去哪兒?」

「我去看傾城。」莫雨晴說,「可能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寧嘉點頭,又突然想起什麼來,拍了自己的頭一下,說:「看我這記性。」隨後,叫傭人拿來一個盒子,遞給她說:「新給你買的手機,卡也都買好了,我們的手機號也都存上了。」

「呀,這麼貼心呢呀?」莫雨晴高興的劃開看手機,嘴上說著:「真叫我感動。」

外面車笛聲響起,幾人出了門。

行駛的路上,莫雨晴語氣擔憂的問段承軒:「承軒哥,傾城被你又送回療養院,這對她不是很好吧?」

「沒辦法。」段承軒言簡意賅的說。

莫雨晴卻體會到這三個字中的心酸,自責的說:「都怪我,當初要不是帶傾城出來玩,也不會發生這後面的事了。」

「和你無關。」段承軒看她一眼說:「都過去的事了,不要再說了。等下你看到傾城,就好好的和她聊聊天吧,她清醒的時候,很想你。」 莫雨晴聽段承軒的話,心裡很難過,「承軒哥,你放心吧,我會努力讓傾城恢復到從前一樣。」

「那我先謝謝你了。」段承軒欣慰的一笑。

莫雨晴又說:「對了,承軒哥,我還有一件事想要和你說。下周我可以回公司上班嗎?」

「當然可以了,你又沒被解僱。」段承軒理所應當的說,「你這一陣子沒來,也是算事假。你不知道,你那個同事小姐妹,叫關菲兒的,天天想著你,都要想哭了。」

莫雨晴腦中現出那關菲兒可愛的模樣,彎嘴笑了笑,「我也好想她啊。」緊接著又說:「也好想我的辦公桌,好想我的設計稿。承軒哥,之前設計的春系列,銷量好嗎?」

「非常好!」段承軒說:「這夏季的來不及了,我打算秋冬系列的還都交給你來做。」

「真的嗎?」莫雨晴高興的說:「那我可要從現在就開始準備了!」

她伸展胳膊,大有一副展開拳腳大幹一場的架勢,自言自語道:「去他的愛情吧!工作才會使老子開心!」

段承軒轉頭看她,失聲啞笑,戲謔的問:「聽你這話的意思,不打算追回邵霆了?」

莫雨晴聞言,小臉一垮,自嘆一聲,「想追啊,當然想追回他啊,可現在他看到我就一副煩死我的樣子,我也總不能天天粘著他啊,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

「那他身邊還有簡依然呢,你不擔心?」段承軒試探的問。

莫雨晴咬了咬下嘴唇,輕蔑一哼,「我才不擔心呢!要登記,我就去破壞,想結婚,我就去搗亂!如果說,他是真的愛簡依然,我二話不說,祝他們幸福;可他明明是被簡依然騙了,我才不會拱手相讓呢!」

段承軒看她堅定的態度,心裡涼了半截,強顏歡笑的說:「厲害,厲害!」

莫雨晴朝他笑笑,說:「你和林菀真的沒可能嗎?我看她對你好像挺有意思的,人看著也沒壞心眼,性格活潑,我看和你挺配的。」

段承軒神色懨懨,「你又沒和她深接觸過,還說什麼配不配。我和她不可能的。」

莫雨晴微微笑的說:「和她不可能,總會有一個可能的人吧?這一年一年過的多快呀,你再不找女朋友,就要變老頭子了。」

段承軒被她的話逗的一笑,趁紅燈處停下了車,轉頭看她,眼中盛滿深情,對她說:「不用等老頭子,那個人一直都有。」

「嗯?」莫雨晴一愣,隨即快速的問:「你是說你有喜歡的人?誰呀?我認識嗎?」

紅燈變換綠燈,車子繼續朝前駛去。

段承軒笑著輕搖了頭兩下,什麼都沒說。

「我不認識?」莫雨晴問,覺得自己有些唐突,便又說道:「那你可要加把勁兒啊,把人家給追到手。」

段承軒聽她這麼說,在心裡重重一嘆,還是什麼都沒說。他實在是憋不住自己的心思,也只有這樣,讓自己心裡舒暢些。

到了療養院,病房中的傾城正站在窗前,眼神獃滯的看著外面,嘴裡輕哼著不成曲的小調。莫雨晴和段承軒站在病房門口,看的心裡酸酸的。

「傾城……」莫雨晴柔聲細語的叫了一聲。

傾城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沒有回頭,也沒有動。

莫雨晴慢慢的走過去,又輕輕的叫了一聲她:「傾城,是我呀,我是雨晴。」

「雨晴」兩字仿似刺激到了傾城,她猛地回過頭來,驚訝又不敢置信的看著莫雨晴。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她突然大叫一聲,「你不是雨晴!你不是!」 豪門小說 喊完,又使勁兒的推了她一把。

段承軒在後面一把抱住了莫雨晴,對傾城說:「傾城,你不認識雨晴了?她就是雨晴啊!」

「她不是!她不是!」傾城的情緒很激動,「她怎麼會是雨晴?都是因為我害她出事了,她怎麼可能會來看我?她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莫雨晴上前一把抱住了傾城,不顧她的掙扎,在她耳邊急切的說:「傾城,傾城,我回來了,我沒事了,我很好,你不要再自責了,我回來就來看你了!」

「不!你不是!你根本就不是雨晴!」傾城在莫雨晴的懷裡使勁的掙扎,想要掙脫出來。

Prev Post
「嗯,我會的。」葉簡汐勉強打起精神回答。
Next Post
如今,他終於想起來在哪見過了,卻恨不得沒有想起來,因為……因為他實在不敢說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