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就四個字,平平無奇。

秦遠輕咳一聲打破沉默,將一份文件遞給了秦爺爺,「爸,這是血液DNA鑒定書,鑒定的結果證明,安寧身上流著秦家人的血脈,她就是三哥當年丟失的女兒。」

秦爺爺戴著老花鏡,開始看文件。

他看完之後,又遞給了旁邊的老大秦任。

秦任看了又給秦重,最後傳到了秦致的手裡。

秦致的臉上平淡無波,看不出喜怒。

在秦家人看文件的時候,安寧惶惶不安地站在原地,巨大的壓力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一屋子的男人,哪個不是風雲人物?

州長、外交官、總裁……

每一個單獨拎出來,都是足夠影響一方的大佬級別人物。

安寧一開始還能靠著一夜暴富的美夢支撐,後來嘴唇都開始禁不住的發抖。

她是假冒的,她又不是真正的秦家千金。

靠著當年骨髓移植,她獲得了和秦家人相同的DNA。

而真正的秦家千金被丟棄在福利院,多半已經死了。

安寧安慰自己,別怕別怕,她身上有秦家人的血,她就是秦家人!

屋子裡安靜得詭異,沒有人說話,就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出來。

秦任和秦重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眼裡看出了疑惑。

秦家老大老二都是久居高位的大佬級人物,能坐上如今的位置,自然不是什麼好糊弄的人。

秦爺爺淡定就不說了,可老三為什麼也這麼淡定?

秦致當年同失愛妻和女兒,差點崩潰。

如今終於找到女兒了,怎麼會這麼淡定,跟個沒事人似的?

找了這麼多年,花了這麼多力氣,怎麼一點兒都不激動呢?

安寧的唇不停地抖動,她的腿也開始發抖了。

她知道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否則她會當場出醜!

安寧深深吸了一口氣,拿出了她畢生的演技。

只見她看似鼓足了勇氣,緩緩抬起頭來,眼中帶著膽怯和期盼,眼含淚光。

「你們……你們就是我的親人嗎?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原來是被收養的,我原來還有真正的血脈至親。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偷偷哭了一整個晚上!

我知道自己是醜小鴨,怕自己不懂規矩,讓長輩們和哥哥們生氣。我什麼都不求,什麼都不要,只要能看到我的爺爺、父親、哥哥們,見到和我血脈相連的親人們,我就滿足了!」

原本秦任和秦重只是在懷疑,看到她這戲精上身,瞬間都確定了事情有鬼。

安寧這點小伎倆騙不了見慣了牛鬼蛇神的大佬,卻騙過了幾個哥哥。

秦川、秦鈺、秦珂都紛紛走到了安寧的身邊,試圖安慰她。

「你叫安寧是吧?你別哭了,我是你的大堂哥,我叫秦川。」

「這些年你受苦了,我們肯定會好好補償你的!對了,我是你二堂哥,我叫秦鈺,以後誰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還有我,還有我!我叫秦珂,我是你三堂哥。今天事發突然,哥哥沒準備見面禮,等改天哥哥一定給你準備一份厚禮!」

聽到「厚禮」兩個字,安寧眼睛瞬間一亮。

她這招以退為進,果然好用!

秦川和秦鈺不甘落後,紛紛說:「我們也會補上見面禮的。妹妹你喜歡什麼東西啊?喜歡車嗎?哥哥送你一輛跑車好不好?」

哥哥們都瞬間點亮妹控技能,巴不得圍著小堂妹團團轉。

他們也終於有妹妹了!

秦驚鴻猶豫再三,還是上前,語氣誠懇地說道:「我就不用介紹了吧?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以後在娛樂圈裡,你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一聲,我會幫你的。」

秦驚鴻對於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心情十分複雜,更想不到這個便宜姐姐就是他曾經整蠱過的安寧。

他第一想法是應該對這個流落在外多年的姐姐好,並沒有排斥的心態。

安寧激動得快要跳起來了。

她忍住仰天大笑的衝動,秦家的錢、人脈、資源統統都是她的了!

「謝謝大堂哥、二堂哥、三堂哥。」她含情脈脈地看著秦驚鴻,「謝謝哥哥。」

聞言,大家都楞了一下。

秦川率先說:「妹妹,你搞錯了,驚鴻是你弟弟,不是你哥哥啊!」

「啊?」安寧根本就搞不清楚秦家人的關係,還以為秦驚鴻也是她哥哥呢!

大家想到她兩歲就被人販子給拐跑了,搞不清楚家族關係很正常,也就沒有懷疑什麼。

秦川給安寧挨個介紹,「這是我父親,也是你的大伯父、這是秦鈺和秦珂的父親,是你二伯父。」

到了秦致面前,秦川鄭重道:「這就是你的父親。」

秦致冷眼看著安寧,一言不發。

他不相信。

就算是有血液鑒定書,他還是不相信安寧就是他的女兒。

秦川也沒想到秦致居然不說話,還這麼冷漠地看著安寧,一時間氣氛陷入了尷尬。

秦鈺腦子轉得快,拉著安寧到了秦爺爺面前,「這是爺爺,妹妹,你快點叫人啊!」

安寧剛剛要開口,卻被秦爺爺揮手給打斷了,「且慢!」

安寧臉色倏然一變。

秦遠跟她說過,秦家是秦爺爺說了算。

只有得到了秦爺爺的認可,她才能成為真正的秦家人。

「爺爺,我、我是不是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請您原諒我,我忽然見到這麼多親人,我的心情太激動了。如果我做錯了什麼,失了禮數,請您老人家千萬不要和我生氣,我以後都會改的,我……」安寧可憐兮兮的博同情。

秦爺爺完全不吃她這套,瞪著眼睛說道:「哭什麼?我還沒死呢!」

安寧被嚇了一跳,連做戲假哭都不敢了。

秦爺爺一把年紀了,是人是鬼,他一眼就看得清楚。

這女孩一身俗氣,貪慕虛榮,說話虛偽,半點沒有秦家人的風骨!

「雖然你已經通過了血液鑒定,但我還是不能完全相信你。畢竟我們秦家家大業大,保不準有那些個貪圖富貴的人想要瞞天過海、李代桃僵。所以我必須要好好調查清楚你的身份。」

秦爺爺這話就差指著鼻子罵安寧是假貨了。

要是沒有見過沐暖暖,或許秦爺爺還會認下安寧。

但在見過沐暖暖那張酷似秦奶奶的臉之後,秦爺爺就心生懷疑,認定了沐暖暖才是他的親孫女。

安寧險些以為她被當場拆穿了,嚇得差點當場就跪了!

還好秦爺爺頓了頓,又接著往下說:「如果調查的結果,你真的是我秦家的血脈無誤,我也會好好補償你的。」

這話留有餘地,只是補償,沒有其他,多餘的別想了。

安寧狠狠鬆了一口氣,假模假樣地說:「我只想認回我真正的親人,我什麼都不要。」

這話秦爺爺一個標點符號不都信!

從安寧進入老宅起,就進入了秦爺爺的觀察期。

她毫不猶豫的換上了漂亮高檔的新衣服,新首飾,聽到幾個哥哥說要送她豪車珠寶,眼睛里貪婪的光彩藏都藏不住。

別說她有可能不是秦家人,就算她真的是秦家人,秦爺爺也會當場把她哄出去!

「秦川,你送安小姐出去。」

「是,爺爺!」

安寧簡直不敢相信,認親的過程居然這麼不順。

秦爺爺說話刻薄,秦致更是全程冷漠臉,話都沒有和她說一句!

搞什麼,不是說秦家人很重視他們丟失的小公主嗎?

對她就是這個態度?

至於秦爺爺說的調查,她也不怕。

她身上擁有和秦家人同樣的DNA,根本不怕血液鑒定!

送安寧出去的時候,見她臉色不好,秦川本來想安慰幾句。

但又想到秦爺爺和三叔秦致的表現,他頓時警惕起來,收起了妹控的心思,也改口不再喊妹妹。

「安小姐,你要去哪裡告訴司機就好。那麼,再見了!」

說罷,秦川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安寧氣得狠狠地瞪著秦川的背影。

剛剛還說要送她跑車呢?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秦家。

秦遠摸不著頭腦,忐忑地說:「爸,您是不是懷疑我的辦事能力?整個血液鑒定過程,我都是親自盯著的,絕對不可能出錯,沒有人可以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動手腳!」

秦爺爺淡淡看他一眼,又看向秦致,「老三,你怎麼看?」

秦致神色淡漠,語氣篤定,「她不是我女兒!」

說得斬釘截鐵。

他和秦爺爺一樣,都先入為主的見過了沐暖暖。

在血脈至親間,有一種神奇的聯繫。

哪怕你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人,驟然見到,也會感受到對方和自己血脈間神奇的共鳴。

而他們對於安寧,顯然並沒有這種共鳴。

其他的秦家人沒有見過沐暖暖,自然更容易接受血液鑒定的結果,相信安寧。

可他們已經見過了沐暖暖,想法就不一樣了。

秦爺爺緩緩開口道:「我和老三的看法一樣,這個安寧不是我們秦家人。而且,我已經知道誰才是我們秦家真正的小公主!」

一個重磅炸彈砸得眾人半天回不過神來。

「爸,您的意思是你已經找到我侄女了?」秦任問道。

「沒錯!」秦爺爺點頭。

秦重問:「她到底是誰?」

「她叫沐暖暖。」

秦驚鴻手一滑,一杯水哐當一下掉在地上。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啊!」秦驚鴻整個人如遭雷擊,完全傻了。

秦川、秦鈺、秦珂幾人都顧不上秦驚鴻這失魂落魄的樣子,忙著七嘴八舌的詢問秦爺爺。

「爺爺,您怎麼能這麼肯定呢?這不科學啊!」

「血液鑒定報告難道是假的嗎?要不然讓安寧再做一次?」

「沐暖暖是誰啊?爺爺您是不是已經見過她了?她才是我們的妹妹嗎?」

秦爺爺老神在在地說:「你們就只認血液鑒定的文件嗎?表面上的東西可以騙人,但真正的血脈是騙不了人的!就安寧那個上不了檯面,賊眉鼠眼,貪慕虛榮的德行,虛偽至極!她怎麼可能是我們秦家的後代?絕對是假的!」

秦遠砸吧砸吧嘴,「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爸,科學證明……」 秦爺爺擺擺手,「你別跟我講什麼科學,你就問老三!他自己的女兒,他能認不出來?」

秦致再次給出肯定答覆,「我不會認錯的,安寧絕對不是。」

「那沐暖暖到底是誰?我們能不能見見她?」秦川問道。

「你們只要見到她,肯定就能認出來,真品和贗品的差距簡直不要太明顯!」秦爺爺看向了秦致,「你自己的女兒,你自己想想辦法,讓暖暖過來一趟。」

秦致點頭答應。

秦驚鴻整個人失魂落魄,彷彿經歷了巨大的打擊。

沐暖暖是他同父異母的姐姐?

他要瘋!

秦川見秦驚鴻情緒不對,還以為他接受不了忽然多出來一個姐姐。

這事想想,誰都難以接受。

秦驚鴻在家裡原本就不受秦致待見,被秦致各種看不順眼。

Prev Post
如今,他終於想起來在哪見過了,卻恨不得沒有想起來,因為……因為他實在不敢說啊!
Next Post
「昨天早上啊!難道逃走的那兩個人沒有去京城報復我的家裡人?」金清石吃驚的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