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濃濃眼睛看不見,心裡有點緊張。

就在這時候,手裡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是孟星辰握住了她的手。

「濃濃,你剛剛在說什麼?」

艾濃濃的心裡一緊,「什麼……沒、沒有說什麼啊!」

她剛剛和鄒媽說的話,全都被先生聽到了嗎?

她努力回想剛才自己說了什麼,天啊,她到底有沒有說什麼會惹得這個男人不高興的話?

完全想不起來了!

「沒有?你以為我沒聽到?」

雖然眼睛看不到,但是艾濃濃還是感覺到男人在靠近,有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臉上。

她往後縮了縮,下意識的想要避開,可身後就是床頭了,她沒地方再躲。

她剛才到底說了什麼啊!

真的好像沒說什麼啊!

這個男人太過喜怒無常,讓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說了話,又惹怒了他。

孟星辰一直靠近,直到鼻尖都貼在她的臉上了,嘴角帶著一抹弧度,慢條斯理地開口:「我剛才好想聽到有人說,想要和我好好相處?」

艾濃濃:……

所以,這句話她到底是說對了還是說錯了?

就在艾濃濃捉摸不定,以為自己又要遭殃的時候,忽然整個人都被圈入了孟星辰的懷裡。

男性剛毅的氣息撲面而來,頓時艾濃濃就動彈不得了。

「你看,我們現在不就是在好好相處嗎?」孟星辰說著,低頭在艾濃濃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只是很輕的咬。

艾濃濃的喉嚨發出了一聲輕哼,想要甩開他,但是她那點力道在孟星辰,看來就是欲拒還迎。

「我們當然可以好好相處,就像是這樣。」孟星辰說著,又低頭咬了一次。

這一比剛才要重一些,帶著某種懲罰的意味。

他伸手捏住艾濃濃的下巴,將她的小臉轉向自己這邊,低頭狠狠的吻上去……



有了陸月白的幫忙,很快就找到了幾個眼科方面的專家,為艾濃濃會診看眼睛。

去醫院的那一天,孟星辰比艾濃濃還要緊張,早早的就起來了,忙裡忙外的收拾東西。

其實只是去趟醫院而已,根本不需要收拾什麼,但孟星辰就是放心不下,非常的緊張,看得周媽都忍不住的笑話他。

在去醫院的路上,許清在前面開車,孟星辰在後排陪著艾濃濃坐著。。

他一直抓著艾濃濃的手,嘴裡還溫言細語的,時不時給她說一下走到哪裡了,問她渴不渴,累不累之類的話,簡直讓許清都覺得沒眼看了。

這剛剛才吃過早飯,從別墅到陸月白的醫院也不遠。 可他家主子偏偏就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簡直都讓他看不下去了。

到了醫院,陸月白已經等著了。

等到孟星辰他們一到,就立刻帶到他們去了會議室。

會議室裡面,有幾位眼科方面的專家立刻就開始進行會診。

雪盲症這種病急不得,恢復需要一段時期。

經過會診之後,專家一致認為艾濃濃的情況恢復得很好,現在已經能感受到光線了。

接下來,只要按部就班的治療,保持身心愉悅,很快就能恢復到正常的視力了。

保持身心愉悅?

這幾個字用孟星辰微微挑了下眉。

要怎麼樣才能讓濃濃保持身心愉悅呢?

在回去的路上,艾濃濃明顯比第一次來檢查的時候,情緒高漲了不少。

有那麼多的眼科專家給她檢查,說她恢復的情況很好,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復視力了,她能不高興嗎?

看到艾濃濃這麼高興,孟星辰周身的低氣壓也消散了不少。

感觸最大的就是許清了。

最近手下的兄弟都因為孟星辰心情不好,而一個個戰戰兢兢的。

現在艾小姐的眼睛有恢復的希望,自家主子連日來的低氣壓終於以多雲見晴了。

希望這種情況能繼續保持下去。



當天晚上,孟星辰出現在了陸月白的會所。

陸月白這貨就是個不務正業的主,明明醫術不錯,卻偏偏喜歡投資一些娛樂行業。

還是個網紅,網上一群不明真相的粉絲哭著喊著叫老公,要給他生猴子。

要是被人知道這貨平時就是個二缺,多半粉絲們會對偶像幻滅。

但是這貨很會裝,一般人還真不知道他的真實性格。

當陸月白得到通知的時候,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這種時候,孟星辰不是應該在家陪小嫂子嗎?

怎麼還有閑心跑出來玩?

難道是和小嫂子鬧彆扭了?

陸月白果斷屁顛屁顛的跑來了包間,弔兒郎當的在沙發上坐下,翹起了二郎腿。

「辰哥,你怎麼會跑出來浪了?是和小嫂子吵架了嗎?」陸月白擠眉弄眼地問道。

孟星辰甩了一個冰冷的眼刀子給他,陸月白立刻在自己的嘴巴上做了一個拉拉鏈的手勢。

猶豫了一會兒,孟星辰才一本正經的開口:「你知道十八歲的女孩子喜歡什麼?」

陸月白險些一口酒噴了出來!

孟星辰嫌棄的挪了挪,坐得離他遠了些。

而陸月白則完全沒有被嫌棄的自覺,還主動屁顛屁顛的湊到了孟星辰的面前去,被孟星辰用一根指頭給推開了。

「我去!不會吧?辰哥你說的十八歲的女孩子,該不會是我家小嫂子吧?我的天哪,小嫂子才十八歲?我一直以為她都二十歲了呢!你還真是一個老禽獸,居然對一個十八歲的女孩子下得去手!你為什麼能這麼無恥啊!」陸月白大呼小叫道。

「老禽獸」三個字觸動了孟星辰敏感的神經。

這幾個字聽著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

孟星辰冷冷地掃了一眼陸月白,「知道為什麼隔壁老王能活100歲嗎?」

「不知道。」陸月白眨了眨眼睛,「為什麼?」

「因為隔壁老王從來不問為什麼!」

陸月白,卒!

他家辰哥居然都會講冷笑話了,看來愛情的力量還真是大啊!

孟星辰一臉嫌棄地看著陸月白,語氣帶著微微的鄙夷,「你到底知不知道?不知道我就去問別人了,別浪費我的時間!」

他覺得太陽穴突突跳得厲害,他到底是有多想不開,才會找這個不靠譜的傢伙出主意?

陸月白咳嗽了一聲,秒變正經臉,「你得先告訴我,你想要做什麼,要知道各種場合送的東西都不一樣。要是送錯的話,女孩子就會說你是直男癌,不懂她們,後果很嚴重的。」

孟星辰猶豫了一下,面無表情地說道:「我準備跟她告白,需要準備什麼?」

「啥?告白!?」陸月白驚得差點把手裡的酒杯給甩了出去。

他家辰哥竟然要跟小嫂子告白!

這還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活久見啊!

孟星辰冷著一張臉,嗖嗖的往外冒著冷氣,一臉的「你今天要是不好好給我出個主意,我就弄死你!」的表情。

陸月白擺出正經臉,「咳咳!表白這種事情,你問我就是問對人了。你要知道,我陸小爺可是在美女堆里浪大的,外號浪里小白龍……」

孟星辰掃了他一眼,陸月白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好好,我馬上就說到重點了。表白之前,你得先了解到她的喜好,有的放矢,才能出其不意的一招制敵。 寂寞城市,寂寞情 你跟我說說,我家小嫂子她喜歡什麼東西?」

孟星辰皺了皺眉頭,「喜歡什麼?」

艾濃濃是一個特別簡單的女孩子,並沒有特別喜歡什麼東西。

他之前倒是送了她不少高級大牌的衣服首飾,可她倒好,把那些大牌的東西全都當成是地攤貨拿去賣了!

想到這裡,孟星辰的嘴角輕輕扯了扯。

這回帶她去滑雪,她好像還挺高興的。

一起去旅行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只是滑雪害得她眼睛得了雪盲症,估計不會再帶她去滑雪了,這輩子都不會去了。

仔細想想,好像也就是在她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他包下了旋轉餐廳,準備了一場燭光晚餐、鮮花還放了煙花,她好像很喜歡。

都是最老的套路,她反而好像很高興?

陸月白看到孟星辰好像陷入了某種沉思,忍不住擠眉弄眼地問道:「你是想到了什麼美好的回憶嗎?說出來讓哥也跟著樂一樂?」

孟星辰不悅地瞪了陸月白一眼。

陸月白秒改口:「咳咳!我是說辰哥你說出來給弟弟我樂一樂。」

孟星辰說道:「濃濃不是那種膚淺的女孩,珠寶首飾這些她都不喜歡。」

陸月白不信怪叫道:「怎麼可能!哪個女人會不喜歡這些東西?包治百病,你聽說過沒有?」

孟星辰的語氣帶著莫名的驕傲說道:「濃濃才不是這麼膚淺的女人!我之前送了她不少的衣服首飾,她全都當地攤貨賣掉了。」 「什麼?」陸月白的眼珠子都瞪大了,「你說小嫂子把你送給她的大牌,全都當地攤貨賣了?小嫂子這麼不識貨啊?我簡直要為那些大牌哭泣了!哎不是,我說辰哥你就任由著她這樣的胡來?」

孟星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語氣莫名傲嬌,「我寵的。」

陸月白一口老血,噗!

好吧,所以你今晚是來找我撒狗糧的,秀恩愛的?

你都這麼優秀了,一枝獨秀了,還需要我這個單身給你出主意?

當然,這些話陸月白這個慫貨只是在心裡想想,表面上是不敢說出來的。

看到陸月白這貨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眼睛裡面閃著濃濃的八卦之光,孟星辰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你不是外號浪里小白龍嗎?你浪一個給我看看?」

「放心放心,我浪里小白龍絕對不是浪得虛名,一定幫你好好的出主意!」陸月白擺出了一本正經思考的模樣。

這貨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忽然眼睛一亮,「有辦法了!既然你說小嫂子不喜歡那些一般女孩子喜歡的珠寶首飾之類,那你就用柔情來打動她!」

「怎麼說?」孟星辰不恥下問。

陸月白把自己的胸膛拍得啪啪作響,「你放心,這個主意絕對沒問題,我曾經用這個辦法勾搭了好幾個小姑娘……咳咳!」

看到孟星辰白了他一眼,陸月白一本正經地繼續說道:「你親自下廚給她做一頓飯菜,這一頓飯菜不講究味道有多好,食材有多麼貴重,重點的是你的心意。再加上辰哥你這種頂級的顏值,是個女人就受不了,小嫂子絕對招架不住!」

孟星辰挑眉,語氣帶著威脅,「如果這個辦法不管用的話,你知道後果。」

陸月白抖了抖,不是吧?怎麼還威脅上了呢!

他不過就是一個單身狗,要幫著出主意,還要承擔失敗的風險,簡直太欺負狗了!

單身狗就沒人權嗎?摔!



這段時間,孟星辰開始暗暗的準備告白的事情,偷偷摸摸的開始看網上做菜的視頻。

他對陸月白的說法嗤之以鼻,既然是要給心愛的女孩做飯,那就必須要做出好吃的味道來。

為了練習,他經常半夜時分,偷偷摸摸的在廚房練習。

搞得鄒媽早上經常納悶,奇怪?為什麼冰箱里的食材又變少了呢?

艾濃濃的眼睛也在慢慢的恢復中,從剛開始的能感受到光線,到後面漸漸出現模糊的影子。

半個月之後,艾濃濃的眼睛終於恢復了視力,又能看清楚了。

在視力恢復之後,艾濃濃重新回到了學校。

之前她請了病假,呂曼曼很是擔心她。

聽說她是去滑雪搞得眼睛得了雪盲症,呂曼曼忍不住的咋舌,說不敢去滑雪了。

孟星辰把告白的日子,定在了艾濃濃視力恢復后的某一天。

這一天,孟星辰特意提醒艾濃濃,下課後早點回來。

這段時間兩人的關係突飛猛進,有了很大的進展。

聽到孟星辰的話,艾濃濃連連答應。

結果,下午的時候,卻下起了雨。

雨雖然下得不大,但是一下子就降溫了。

Prev Post
「昨天早上啊!難道逃走的那兩個人沒有去京城報復我的家裡人?」金清石吃驚的道。
Next Post
「我現在還在外地實習呢,一個星期之後才能回去,所以沒有時間去找你玩,你自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趙楚然跟趙若妃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所以才會特意打個電話關心一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