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還在外地實習呢,一個星期之後才能回去,所以沒有時間去找你玩,你自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趙楚然跟趙若妃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所以才會特意打個電話關心一下。

「表姐,我知道你現在在外地呢,我自己都處理好了,你就不用擔心我了!」趙若妃無奈說道。

「那就好,等我回去以後請你吃好吃的……」趙楚然淡淡說道。

「對了表姐,我有件事想要問你……」

趙若妃其實心裏面也非常的好奇陳天說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她的表姐,所以趙楚然才會故意讓趙璐白月他們幾個人先回去,自己一個人留在學校外面打電話。

她擔心讓白月趙璐他們聽見自己說的這些話誤會自己。

「什麼事情啊?是不是看上我們學校的哪個小帥哥了想要讓姐姐給你找一下聯繫方式啊,你就直接跟姐姐說吧,沒有姐姐問出來的……」趙楚然大大咧咧的說道。

「哎呀,表姐不是我看上誰了,我就是想要問問你,你認識不認識一個叫陳天的人?」

趙若妃語氣略顯無奈的說道。

「陳天?」

趙楚然聽到這個名字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說道:「這個名字聽起來倒是挺耳熟的,但是我又想不起來是誰了,應該不認識吧,怎麼了……」

「你要是不認識就沒事了!」

趙若妃似乎有些失落的回了一句。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想起來跟我打聽人了呢?」趙楚然語氣疑惑的追問道。

「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今天我認識了一個男生,他叫陳天,然後他說昨天在學校裡面有一個叫趙楚然的找他要了微信,我還以為是表姐你呢,你要是不認識他,那應該就是別人,只不過名字跟表姐你一樣而已!」

趙若妃輕聲解釋了一句。

而趙楚然在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連忙說道:「若妃,你說的那個陳天不會就是那個小帥哥吧?」

「表姐,你昨天還真的找人要過微信啊?」

趙若妃聽到這話忍不住驚呼道。

「對啊,昨天我的一個室友看上了一個男生,我就去幫要了一下危險,但是我沒想到那個傻小子竟然連微信都不知道是什麼,我現在想起來了,那個人就是叫陳天!」趙楚然回答道。

趙若妃拿著自己的手機,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驚訝。

因為此時此刻她才知道,原來陳天根本就沒有說謊,昨天找陳天要微信的人竟然真的就是自己的表姐。

……

另一邊,陳天在跟段輝等人回到了寢室以後,隨便找了個借口便離開了寢室。

畢竟在寢室裡面修鍊還是不如在他的辦公室裡面修鍊方便,萬一要是被段輝等人撞見,還不得把陳天當成魔教給抓起來啊!

進入辦公室以後,陳天看見大壯正在耐心的破解著合川大學裡面的那些結界。

陳天覺得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去破解這些法陣速度實在是有些太慢了,而且陳天身邊的事情也比較多,根本不可能天天都坐在這裡破解這些東西。

所以陳天找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那就是把破解法陣的方法告訴大壯,讓大壯留在這裡破解這些法陣。

這樣的話不僅能夠提高破解的速度,而且陳天還可以得到一些修鍊的時間。

「破解的怎麼樣了啊?」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大壯問道。

「你自己出去玩,把我扔在這裡破解這些法陣,你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大壯撇著嘴巴十分不滿意的喊道。

「我就算是帶你出去,你也只不過是在我的識海裡面休息而已,還不如留在這裡干點正經事!」

陳天笑著回了一句。

「我現在寧願休息也不願意幫你破解這些法陣,實在是太無聊了!」

破解法陣本身就是一個非常枯燥乏味的過程,基本上從頭到尾都是在做一些重複性的動作,而且還非常的消耗人身體裡面的靈氣。 「只要你能夠幫我把合川大學裡面的所有法陣都破解掉,我就給你放一個月的假,這一個月你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我不會管你,也不會讓你跟在我身邊,只要你不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就行!」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大壯說道。

大壯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瞪著眼珠子喊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你沒有騙我?」

「我騙你幹什麼?你什麼時候把法陣都破解乾淨你什麼時候就可以走,而且你還可以以人類的形態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陳天笑呵呵的沖著大壯說道。

被霸總盯上以後 「一言為定?」

大壯異常激動的喊道?

「一言為定!」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

也許是因為知道了自己能夠獲得出去玩的機會,大壯再也沒有跟陳天埋怨破解法陣的事情,相反干起活來還非常的賣力,基本上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破解法陣。

反正大壯本身就是個傀儡,也不需要時間去休息。

破解法陣的速度也要比陳天快上很多倍。

而陳天則獲得了大量的修鍊時間。

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內,合川大學的所有新生都必須要去參加軍訓,就算是找關係都沒辦法擺脫,但是所有的新生當中只有一個人是例外!

這個人便是陳天!

陳天可是合川大學董事會的會長,這樣的小事他只要隨便給黃淇打個電話就可以搞定。

所以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內,陳天一直都在閉關修鍊。

而他的修鍊成果也是非常可觀的,直接從煉虛境小成突破到了煉虛境大成,陳天本身的實力也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

而大壯則一直都在孜孜不倦的破解著合川大學裡面的那些法陣,整整七天沒有休息過。

「叮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陳天緩緩睜開了眼睛,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竟然是段輝打過來的電話。

「陳天,你最近這段時間幹什麼去了啊?你為什麼沒有來參加軍訓啊?」

段輝看見陳天接通了電話以後,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我這段時間有點別的事情需要處理,所以就沒有去參加軍訓……」

陳天無奈解釋道。

「你別騙我了,你到底是怎麼瞞過學校那邊的啊?為什麼咱們學校那麼多的學生就只有你一個人不用去參加軍訓呢?」

段輝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我真的是去處理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陳天淡淡說道。

「行了,既然你不打算說那我也不問你了,今天晚上你有沒有時間啊?咱們一塊去酒吧玩玩唄?李思趙若妃她們幾個女生也都會過去的……」

段輝笑呵呵的問道。

「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陳天想了一下以後,覺得自己跟這幾個小屁孩也沒有什麼可玩的,所以就直接拒絕了。

「別啊,我這次是打算好好的撮合一下你跟李思的,你千萬得過來啊,你要是不過來的話就我還有吳濤趙博學他們兩個有什麼意思啊?」段輝連忙喊道。

「你是不是有找了其他別的妹子?有準備拿我當幌子是不是?」

陳天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現在已經正式跟趙璐在一起了,我不需要拿你當擋箭牌了,我就想著軍訓結束了,咱們幾個人都出去好好的放鬆一下,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你就快點過來吧……」段輝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要是不跟我說實話的話,我是不會過去的!」

陳天淡淡說道。

「行吧,那我跟你說實話吧!」

段輝無奈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趙若妃說你要是不過去她就不過去了,趙若妃不去那白月李思肯定也不去,到時候就剩下我跟趙璐還有吳濤趙博學那兩個獃子去酒吧有什麼意思啊?酒吧這種地方還是人多點比較熱鬧,所以你就快點過來吧,行不行?」

「你應該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吧?」

陳天繼續說道。

「額……」

段輝聽到這話以後直接無語了,然後小聲說道:「我發現我怎麼什麼事情都瞞不住你呢!」

「行了,別廢話,趕緊說實話吧,要不然我掛了啊!」陳天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別掛別掛,我跟你說實話還不行嗎?」

段輝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然後緩緩說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雖然已經跟趙璐在一起了吧,但是最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軍訓,我們兩個也沒有什麼單獨相處的機會,所以我就打算請大家去酒吧裡面玩玩,然後趁著這個機會多灌趙璐一點酒,等趙璐喝多了,我就把她送到酒店去,這樣的話剩下的事情不就都水到渠成了嗎?所以哥們的終身大事可就全都靠你了,你要是不來的話,我就沒有什麼希望了,你就當是幫我個忙行不行?」

陳天聽完段輝說的這些話以後無奈一笑,然後輕聲說道:「行吧,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就過去幫你個忙好了……」

「天哥,你實在是太夠意思了,咱們兩個啥也不說了,以後有機會我肯定要要好的報答你一下!」

段輝看見陳天答應下來以後語氣異常激動的喊了一聲。

「行了,別在這裡廢話了,今天晚上幾點什麼地方?」陳天笑呵呵的罵道。

「今天晚上八點,鑫源酒吧,就在咱們學校對面!」

段輝連忙回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到時候見吧!」

陳天說完這話以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掛斷了電話以後,陳天再次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

晚上八點,陳天準時睜開了眼睛,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嘭!」

辦公室的窗戶瞬間打開,陳天直接終身一躍飛出了窗戶。

下一秒,陳天便出現在合川大學對面的鑫源酒吧門前,但是陳天發現段輝趙若妃等人都站在酒吧門口等著自己,所以他並沒有選擇在酒吧門前降落,而是隨便找了一個沒有人的角落緩緩落地。

幾個女生也許是因為知道要來酒吧裡面喝酒的緣故,所以都精心打扮了一番,每個人臉上的妝容都要比平時濃郁幾分,而且穿的衣服也都非常的性感,但是陳天覺得最漂亮的應該還是趙若妃。

趙若妃平時的打扮還是非常清純的,但是今天卻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弔帶裙,性感的身材一覽無遺。

而趙璐平時打扮的就很性感,今天那就更不用說了,短裙搭配上低胸衣,完全就是一副夜店女郎的打扮,看得段輝雙眼發直,心中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今天必須把這個趙璐給拿下。

至於陳天吳濤趙博學兩個人的打扮那就跟這個夜店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了,不過他們兩個也不會在乎這些東西,反正他們今天過來也都是為了幫段輝的忙。

「這個陳天可真是的,擺什麼譜啊,這麼多人都在等他一個,合適嗎?」

白月等了一會之後似乎是有些不耐煩撇著小嘴喊道。

「是啊,段輝要不然你在給陳天打個電話好了?」

趙璐也皺著眉頭催促了一句。

段輝不敢反駁,只好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想要撥通陳天的電話。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從角落裡面走了出來,然後輕聲說道:「不好意思啊,我來的有點晚了!」

「你還知道你來的有點晚了啊?我們大家都在這裡等你半天了……」

白月狠狠的瞪了陳天一眼,然後直接扭著小屁股奔著酒吧裡面走去。

段輝等人則跟在白月的身後,唯獨趙若妃走到了陳天的身邊,輕聲沖著陳天說道:「小月就是這個性格,你千萬別在意啊!」

「沒事……」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沒有多說什麼。

他根本不可能跟白月這種人計較。

而趙若妃也知道陳天那天確實是被白月冤枉了,但是回到寢室以後趙若妃並沒有跟白月等人解釋這些事情,因為她覺得根本就沒有必要跟白月他們解釋太多。

鑫源酒吧因為地理位置比較優越的緣故,所以到了晚上很多的年輕人都會來這裡玩,而且這裡基本上天天都是爆滿的狀態,街道兩側停著的也全部都是豪車,畢竟社會上面的那些富二代都喜歡找學校裡面的小姑娘,而整個合川市學生妹最多的地方可能就是這個鑫源酒吧了。

進入酒吧以後陳天便看見了一大群美女在舞池裡面瘋狂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那些開著豪車的富二代是奔著這些學生來的,而這些學生也都是希望自己能夠在酒吧裡面碰到自己的白馬王子。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所以兩者都是各取所需的狀態。

「段公子,過來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經理模樣的青年走到了段輝的身邊笑呵呵的沖著段輝打了聲招呼。

「張經理,我之前跟你約定了卡座,你應該還記得吧?」

段輝好像跟這個經理非常熟悉的樣子,語氣隨意的問道。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早就給你留好了,快點這邊請吧!」

經理一邊說著話一邊帶著段輝等人走進了一個卡座當中。 一言不合就被嫌棄,一定是自己哪裡做錯了。

而做錯了卻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更是大錯特錯。

流光仙尊自我反思著,不時地抬眸看著身邊的人,眸含笑意——

她一邊說著讓他回雲之谷,一邊主動牽著他的手將他帶進來。

他的視線幾乎黏在了自己的身上,風玫自然注意到了,嘴角抽了抽——說好的高冷仙尊呢?還她不然凡塵的謫仙來!

Prev Post
艾濃濃眼睛看不見,心裡有點緊張。
Next Post
「大概,我沒空確認。」三七分的男子睜開眼屆時坐起身看向長發女子回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