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我沒空確認。」三七分的男子睜開眼屆時坐起身看向長發女子回道。

「RAY。」長發女子端著碗泡好的茶遞至長發男子面前,再次問道:「那真的是偶然嗎?」

「什麼意思?」男子一怔。

「因為你是正在調查某人而坐上那巴士的吧。」長發女子頓了頓,道:「在那裡犯人死了,那不正是。。。」

「啊。」男子搖搖腦袋屆時道:「你確實曾經是優秀的FBI搜查官,但是現在只是我的未婚妻。」說到最後,男子抬眼瞥了女子一眼:「你已經不是搜查官了。」

「對基拉不做聲,不做冒險的行為,我是打算向你的父母保證這點而把你一起帶來的。」

女子目光閃動坐回木椅道:「我明白了,RAY。」一息,終是不住收回閃動的目光,「只是習慣了,對不起。」

「對不起,我話說太過了。」男子頓了頓,接道:「別太在意。」

「成為了家人以後就會忙得讓你忘了自己是搜查官,沒空閑有什麼習慣。」

「比起說這個,該對你父親說什麼才能提升對我的好感,幫我想想。」男子瞥了女子一眼打趣地道。

「咯咯。」

「那麼快就要寫白天遇到的搜查官的名字了嗎?」黑椅旁,流克看著陳天明翻開黑色小冊不住問道。

「不。」陳天明頓了頓,接道:「一個星期之後才寫他的名字。」 「一遇到我他就立刻死的話,我就會被懷疑,等他們的搜查繼續進行,等更多的警察關係者被調查之後再做的好。」陳天明頓了頓,屆時道:「暫時還是用監獄的犯人給L研究吧。」

一間黑暗房間,

雙手插褲袋,身著一襲白襯衫一套棕色褲的少年,以遠離銀幕的方向一步步走向黑暗。

「L。」

少年沒走多遠,不住身後銀幕傳來一道瓦塔利的聲響。

L偏過頭一怔。

「又出現了留下類似遺書的死者。」銀幕內,瓦塔利的音調淡淡傳出,解釋道。

「給我傳送書面。」L一聽,不住轉過身走向銀幕屆時道。

「什麼這是。。。」

「死神是。。」

白紙:

L,知道嗎,死神是

他想說死神存在嗎?L雙眸閃出肅穆,不住點擊滑鼠叉掉畫面傳音:「瓦塔利,讓警察不要放鬆對監獄的監視這以後可能還有遺書。」

「我明白了。」

12月27日,PM3:00.

繁忙的大街,

「人類數量好多啊。」流克身軀倚靠牆壁瞥了四周涌動的人群一眼屆時看向陳天明道。

「這幾天調查了一些事情和做了一些實驗的成果讓你看看。」

「實驗?」流克一怔。

「我又用死亡筆記利用這附近的犯罪者檢驗了一些事情。」陳天明白了流克一眼解釋道:「死亡筆記可以先寫死因和死亡狀況,之後再寫上名字的話,就會那樣死。」

「啊連我也不知道呢。」

「來了。」陳天明蓋上嚴實的帽子此帽子大到甚是遮住五官,隱藏著注目前方剛進入視野,行走踏來的黑衣男子。

「時間正准。」交叉人群散開陳天明眼前一亮注意到人群中一個黑衣男子走過是RAY沒錯了,在他行走進自己身旁擦肩而過屆時不住跟了上去。

「RAY,PENPAR。」陳天明貼近RAY,嘴角發出一道沉聲:「轉身的話就殺了你。」

「我是基拉。」

「啪嗒。」

RAY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不住停下腳步什麼他是基拉為什麼,為什麼自己被基拉盯上了?RAY一怔。

「如果你敢轉身或者把手放進口袋,那瞬間我就殺了你。」陳天明警告道心底卻是一嘆自己不想殺這類人但不殺他自己就會死,給他調查出自己身份,自己身份必然是通過FBI落在警察手中到時候自己就是必死無疑,會被以殺人的罪行判上死刑。

RAY瞪大雙眼去不會吧。。這人不會是基拉吧基拉怎麼會敢拋頭露面但是這聲音似乎在哪裡。。。

「首先給你看看我是基拉的證據。」陳天明以沉聲打斷RAY的心聲屆時道:「現在你能看到的咖啡店,我要殺了在那裡工作的戴眼鏡的男人。」

「不會吧,快停手。」RAY瞥了咖啡店一眼內部一個白衣黃頭髮的員工驀然神經繃緊,雙手捏緊放在胸口渾身甚是抽搐著,三息終是經受不住這種痛苦「啪」地一聲倒地,面色剎是變得蒼白,在地上扭曲著身體斷了氣。

「最低不像這樣殺一個人給你看看的話,我想你大概不會相信我,沒辦法但是那男人不斷強姦女性,卻因為證據不足警察沒能起訴他,是理所應當接受懲罰的,我想你已經從L那裡聽說了吧,我是不知道想殺的人的樣子就不能殺死他。」

「反過來就是我能殺掉這裡全部的人。」陳天明解釋道。

「如果要求我的話就殺給你看。。。」

「住手!」RAY嚇了一跳,「我相信你是基拉。」

「而且對你來說比起在這裡的人,重要的人被殺要更痛苦吧?」陳天明問道。

「現在請你認為被作為人質的是她。」

「不,不會吧她?」

「是的。」陳天明點點頭。

「我調查過你的事情,如果敢做一點和我的指示不同的行動的話,就把你的家人全部殺光。」

「當然你也一樣。」陳天明補充道。

「我明白了,要我怎樣做?」RAY問道。

「你帶著電腦吧。」

「那電腦有沒進入了日本的所有搜查官的文件?」

「筆記本是為了工作方便而一直隨身攜帶,但是沒有那樣的文件。」RAY想了想道。

「那麼就請你收下這個信封吧。」陳天明輕笑一聲將一封黃色的密封信遞至RAY的身後。

「首先把裡面的步話機拿出來,戴上耳機。」陳天明拋下一句話屆時在一處拐口大量人群湧入剎那與RAY分別,隱沒人群。

「步話機?」

RAY解開信封掏出內部鼓鼓的東西瞥上一眼不住納悶:「而且還很像玩具。」

「用這個的話記錄不會被保留下來,就算在地下,只要是近距離就能通話,真是想得夠仔細的。」RAY看著手心如同諾基亞般的像手機似的機器,猶豫片刻,終是不住自衣袋掏出白色耳機插上,屆時將線頭拉直掛上耳朵。

「滋——滋。」

耳朵傳來一陣雜音接是被一道清晰取代。

「那麼請你坐上山之手線(日本的電車)。」

「外境或者內境,哪邊都可以。」陳天明的聲音傳來。

「我一直在離你不遠的地方監視著你,上了電車就請一直看著正前方上了之後就坐上離門很近的角落的位置,如果有人坐了,就等它空出來。」

RAY找了個位置終是不住拉上頭頂手環不知所云現在自己是只能等待他再一次傳聲的到來了。

「首先我要問你一些事情,如果我等到了極限也沒回答的話,就殺了你女朋友。」陳天明的沉聲。

不知過了多久RAY面前一人站起下了站,RAY不住坐上坐席按照陳天明的要求操作著。

「進入了日本的FBI的編製和人數是。。。」三息,耳麥傳來陳天明的聲響頓了頓接道:「用步話機小聲回答我。」

「我聽說是4組合計12人。」RAY目光瞥了四周一眼小聲回道。

「那麼請你拿出信封的東西。」

什麼這是RAY拆開信封密封條屆時拿出的是一疊由上至下有著道道整齊空缺位小方框的紙條,「什麼啊這是?」

「那麼就請你在那些搜查官之中,把認識全部成員的你的直接上司的名字寫進最上面的洞里。」

什麼意思他到底想幹什麼RAY瞥著眼前白紙沒有什麼特殊獨道之處。

但是現在只有按照他說的做,只有名字應該還不能殺死。

「接下來請你打開電腦,很快會從你的上司那裡會有文件送來。」

「是有進入了日本的FBI全體的樣子和名字的文件。」 這。。。這是RAY翻開電腦注視著銀幕上的FBI成員一怔。

「請你和剛才一樣邊看樣子邊把搜查官每個人的名字寫進去。」

不明白,基拉想幹什麼RAY注視電腦打著字一個個填入名字。

在幹什麼啊。

「啪。」

好像完成了吧RAY合上電腦。

「那麼請把步話機和寫了名字的信封放進原本的信封里,放在行李架上30分鐘以上不要動一直坐這電車。」

「在你覺得沒人注意到你忘記了那信封的車站下車。」

RAY站起身為什麼,為什麼我想不起那聲音的主人按照操作,現在應當已經上了30分鐘而四周人都下得七七八八,是沒有什麼人注意到自己。

PM4:41,

「吱——」

RAY走下車踏出車門基拉你到底想幹什麼。「啊!」

驀然一聲慘叫,「唔唔。。。」RAY雙手捂著胸口渾身甚是抽搐自己,自己被心臟麻痹了?

「嘔唔。。。哇咳——咳!」RAY雙目圓瞪「啪」地跪倒在地身體的不適讓他在這一剎變得虛弱,甚是呼吸也難以做到。

「可,可惡基拉你究竟是。。。至少讓我看你最後一眼。。。」RAY終是禁受不住仰頭摔倒在地一個後仰雙目卻是見到身後一個少年手持一封黃色信件,在漸漸合上的車門內冷眼注視自己。

「夜——無——月。」

「再見了,RAYPENPAR。」

「什。。。」RAY雙眼一黑,兇狠地磨著牙齒終是不省人事。

「RAYPENPAR把名字寫進去的是。。。」陳天明頓了頓道:「裁剪下來的死亡筆記。」

「他在不知不覺中就等於殺了自己的同伴。」陳天明拿捏這封信件「唰」地抽出白紙這封信件對自己來說並沒有任何用處,PENPAR的上司會向全體搜查官送完文件后死亡,剩下的搜查官們也會全體得到了文件之後心臟麻痹,自己完全不需要觸碰任何東西只是這封信件還是留在車上會成為礙事的證據,被當成廢紙扔掉還好要是給人拆開發現上面的內容自己就是被抓住行蹤之時。

這種東西總之還是留給自己消除的好。

死亡筆記語錄1:碰到死亡筆記的人就算不是筆記的所有者,也可以見到原本的主人死神的樣子和聲音。

死亡筆記語錄2:要寫的人的樣子不知道就沒有效果,因此同名同姓的人物都沒有效果需要知道樣子。

一間黑暗房間,

「L,從FBI的長官來的聯繫。」翻開的電腦銀幕一個一身黑黑帽黑口罩黑衣黑褲黑領帶的男子瓦塔利向著沉默在黑暗中的L傳來消息。

「是我。」

國際聯邦,FBI總部,

「從日本得到了進入了日本的搜查官全部死亡的消息,全部都是心臟麻痹,只能認為是被基拉殺了。」一個光頭手捏黑色電話留著一鬍子黑鬍鬚的男子頓了頓道:「對不起,L,我們FBI要中止在日本的搜查。」

「接下來是從夜神局長來的聯絡。」

「L,現在剛和FBI長官通話完。」

「據他說你要求FBI調查我們搜查本部的人的親屬?」局長問道。

「是的。」L回道。

「怎麼回事,你在懷疑我們嗎?」

「我判斷是為了接近基拉的真實身份而必要。」

「我無法接受。」黑暗密室局長身後一排人神色一會青一會紫看著銀幕上的碩大字母L沒好氣,局長接道:「對於應該是同伴的我們,做那種好像間諜的事情。」

「L,還是不能相信啊。」一系著紅領帶身穿黑衣的男子搖搖頭嘆口氣。

「也就是說基拉連FBI也殺了咯?」帶著一副耳機的男子抬眼問道。

「對抗自己的人就算不是犯罪者也一樣殺。。。」

我真的只是想打鐵 「真的是殺人鬼,基拉。」

「又有留下了文章的死者。」

黑暗密室人云亦云剎是沉浸在一片死寂中。

「L,知道嗎,死神是。。。」

「只吃蘋果的。」

「可惡的基拉。」L瞥了銀幕上翻開的死者文章一眼,雙眸一黑。

邪皇閣 黑夜,一間公寓,

一身著黑內衣長相清秀的長發女子看著牆上時間凌晨2點,屆時仰頭靠上沙發背,眼角,劃出一道金瑩淚光,

淚光,自臉頰流下,流到下巴,源源不斷,

淚光,「啪嗒啪嗒」滴上內衣沾濕衣服,浸染大地。

「死了。。。RAY。。」

「RAY被基拉殺了。」

Prev Post
「我現在還在外地實習呢,一個星期之後才能回去,所以沒有時間去找你玩,你自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趙楚然跟趙若妃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所以才會特意打個電話關心一下。
Next Post
陸方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讓張長老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縷驚詫,緊接著又恢復了過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