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算你狠!你先出去讓那小子進來吧!」說完一揮手,依依的意識就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了!

稍過片刻,兩人的雙手都在身前劃過玄妙的太極圖后,緩緩的收了剛才那個姿勢!

「依依,你身體沒事吧?剛才那個太危險了,下次可不許再這樣了!」

慕辰站起身來,拉著依依的手就急忙問到!

「沒事,就是剛才去見了個老頭子,一下子沒有控制住自己!」依依沒我說自己根本就不能掌控自己的身體,怕的是辰辰擔心,所以就選擇瞞住他了!

「老頭子?」慕辰看著依依,疑惑的問道。

「是啊,老頭子,他還說他要收我們當徒弟呢?」「是吧!老頭………老頭,你在哪兒呢?說話,不然我們可就走了!」

依依見老頭不說話,作勢就拉著辰辰要走。

這時,老頭兒急了,趕忙出來抓人!

剛才他在旁邊兒看了,這小子可是比這丫頭更加合適修鍊,這樣他的仇可有希望抱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說你這丫頭怎麼那麼心急,忙著做什麼呢?」

「怎麼不忙了,我還要忙著找我爸爸媽媽他們呢!」說完還是拉著慕辰要走,既然老頭還要擺譜,就讓他自己一個人慢慢擺,自己和辰辰才沒時間陪他玩!

老頭才不會讓他們走,急忙說道「等等,你們知道出去的辦法嗎?」

呃……

「嘿嘿,不知道吧!只要你們兩個拜我為師,我自然會教你們學習這開門的辦法!」這下老頭子好不容易佔了上風,才不會輕易地就服軟,那不就像是自己求著他們做自己的徒弟了!他才不要呢!

結果,說完之後,眼前的兩人好似都沒有聽他的話,徑直的往石壁走過去了。 結果,說完之後,眼前的兩人好似都沒有聽他的話,徑直的往石壁邊走去……而那裡就是陣眼的所在!

怎麼會這樣,他們是怎麼知道那裡就是可以出去的機關開關!

「等一下,你們等一下!」這下老頭子急了,她們都可以找到陣眼出去了,這時候還擺個屁的譜啊!

依依是想要他收辰辰做徒弟的,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見識和眼界就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但是老頭子一直拿喬,依依不想以後都處在下風,那辰辰以後有什麼求到他,那就是無比困難的事,所以現在肯定是要確定一下以後的相處模式的!

「你們兩個都給我站住,小姑涼,你不會是想要你家的小貓咪出了這座山就死翹翹吧!」老頭子一著急居然才看出來辰辰是一隻貓!更是以此來威脅依依!

「你想死?」這話是慕辰說的。他不想任何人勉強依依做任何事情!

黑沉著臉,那渾身的氣勢散發出來,別說還真的有些唬人!

唬人,這只是依依的感覺。

而老頭兒確是實打實的受到了他的氣勢壓迫,來自骨血裡面的壓迫!

本來還在半空飄飄,現在卻慢慢的被他的氣勢壓迫在地!眼裡還充滿了震驚,這,這,這是來自九命天貓一族王室血脈的威壓,令他不得不臣服!

不在反抗,而順從的趴伏在慕辰腳下!

看他已經臣服,慕辰就收了氣勢!只是他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是這好像是刻在骨血里,怎麼都抹不去的記憶!

而這時地上趴著的老頭兒就震驚了,還沒晉陞二階,就可以化成人身,而且還沒有開啟血脈傳承就能使用血脈威壓,這是哪位大能的後代被遺落在這不能修鍊的地方了!

這王室血脈要是在這末法時代成長起來那會是如何的景象,只是想想都會令人血脈噴張,渾身都好像要燃起來了!

不,他現在已經沒有資格做他的師父了,只求能跟在他身邊,自己雖然是靈魂狀態,那也是會受益匪淺的!

想明白了這些,他馬上就開口道「主子請息怒,請饒恕飄影的冒犯,飄影願意跟隨主子,萬死不辭!」

沒等慕辰回過神來,他已經獻祭出自己的一縷神魂,飄向慕辰眉心!

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做,等慕辰回過神來,他的獻祭已經完成了!

感受著腦海里有個微弱氣息的小人,自己好像稍微動一點兒不好的心思,那個小人兒都會灰飛煙滅似得!

「怎麼,這下不收我們做徒弟了!改跟著我們了!」依依雖然不能感受辰辰的威壓,但是她看的明白啊!

白得一個牛逼哄哄的打手,辰辰的生命安全又有了更多一層的保障,這種好事,她為什麼要拒絕?

所以她打趣著老頭兒,給了辰辰一個暗示,這老頭兒可以讓他跟著……

別說她怎麼知道辰辰會明白她的意思,就直覺,知道他會明白而已!

「好啊,跟著我可以!可是你總得付出點兒什麼,讓我明白,讓你跟著我才不會虧本!」這慕辰不去做生意,那真的是可惜了啊! 「你們手裡的八卦陣圖,裡面有無數的衍生陣法,你們剛開始學,肯定沒有我了解的多,我可以給你們講解!

還有,這牆上有很多的東西,都是我這一生收集的好東西!你看看有什麼用得著的,都可以拿走!

還有就是我這裡有隱靈玉,是一對鴛鴦佩環,你們帶上可以隱藏身上的靈氣,就算是很厲害的捉妖師都不能識破!

除非你們當著他們的面出手,而且我依附的這塊八卦陣圖,還能隔絕別人的探查,誰也不能識破主子的妖族身份!」

老頭兒說完,也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對玉佩,看材質還應該是頂頂好的!

依依聽了,就這個還可以,可以讓人看不出辰辰的身份,只有這個才最得人心……悄然的點點頭,算是同意老頭兒跟著辰辰了!

這樣的依依,就只是考慮了別人能不能看出辰辰的身份,讓他看了心裡漲漲的感覺,都快裝不下了,好像馬上就要溢出來一樣!

那俊郎的臉龐又升起了一抹笑容來。

「你可以跟著我們,這些東西你也可以看看有什麼適合我們現在用的,挑一點兒可以用的帶上,剩下的只有下次再來帶走!」

老頭聽了辰辰的話,嗖的一下就鑽進八卦圖裡去了,然後一路飄著,引著辰辰去了左邊的石壁!

「這個石壁上的架子,放的是武器。這些武器分天地玄黃四個階位!

但是天階武器我這裡只有一個,你們兩個人現在也用不了,給了你們也只有當成匕首用用!

地階的武器你們現在傾盡全力也只能發出一招!

玄階武器現在你們用起來比較費力!

現在那就只有黃階武器了!」

說著從架子底部中間位置,取出兩隻巴掌大的盒子!

這麼小的盒子,裡面裝的會是什麼武器?依依好奇的打量著這兩個只巴掌大的盒子,似乎想要把它看穿一樣!

看出了依依的好奇,老頭也不敢怠慢,趕忙將盒子打開。

「這是一顆樂(yue)石,它能變成你想要的形態!」說著還操縱著讓它一會兒變成笛子,一會兒變成古箏一會兒又變成豎琴!

「咦,這個還可以哈,真有意思!」依依看著那自由變幻形態的小石頭,眼裡閃過一抹濃郁的興味!

「它只能變成樂器嗎?」見它能夠自由變幻,依依不由得多問一句。

「它是音攻型仙器,所以只能變成樂器…」

「哦!」聽了老頭兒的話,依依還是有些失望,還以為它什麼形態都能變化呢,如果只能變成樂器,那辰辰能不能用都還是問題!

看依依有些失望,老頭兒急了,「我話沒有說完呢,你急什麼?再過來看看這裡!」

拿著選好的兩個盒子又走到右面的石壁那裡!

「等等,剛才你說什麼……辰辰要隨身帶著你才能讓別人看不出他是貓,是不是!」依依突然想起來,老頭子說了要辰辰隨身帶著它,那可是不可能的啊!

誰沒事一天到晚掛一張畫在身上到處跑,而且看樣子還是古董,很值錢的!到時候招賊惦記怎麼辦? 或者是遇到識貨的,知道這是寶貝,到時候見財起意,財帛動人心,殺人越貨,防不勝防!

那樣不用捉妖師來了,人類的貪婪就可能把辰辰至於險地,這是她不想要的結果!

如果這個問題不能解決,依依就要在考慮考慮老頭兒跟著辰辰這個決定是不是對的了!

「是啊!不帶我在身邊,陣圖怎麼能護住他的身體,不護住他,那別人只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真實身份來!」老頭無語了瞥了一眼依依說道!

「誰會整天有事沒事掛一幅畫,還是古董畫在身上,這不是避禍,這是招災啊!」依依狠狠地瞪了老頭一眼……看你出的餿主意!

「不是還有體內空間嗎?把我放進體內空間就可以了啊!誰讓他把我掛在身上了!」老頭無語,忘記跟他們說有體內空間的事了!

「體內空間?那是什麼東西!」依依疑惑的問道!

慕辰也是懵懂無知,他也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什麼仙啊,靈氣啊,陣圖啊………的東西,自然就什麼也不懂了!而他能變成人身,也是不知道在什麼情況下才變得!!!

「我們修仙之人,只要身體里能夠自主循環吸收靈氣以後,就可以學習陣圖,然後在身體里用靈氣刻畫出一個空間法陣!

然後放一把天階法寶作為陣眼,就可以長久的用來存放物品了!」老頭也沒有藏私,一股腦兒的都說了出來!

「先等下,既然是裝東西。那肚子里那麼小一點,能裝進去東西嗎,還有既然裝進去了怎麼能拿出來?」依依是個好學的好孩子,遇到不懂得就要問清楚才行!這可是事關生命的事兒!

「都說了是體內空間,那就是一個空間了,只是空間的大小全要看你們的陣法造詣了!

若果只是普通的初級陣法,就可能只有你背著包包一般大小!

若是升到中級陣法就能有一間房間大小!

再往上就是高級陣法了,如果是陣法修到高級放下一座山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所以說要想有更大的空間,就要把陣法修鍊到更高深的境界!」

「老頭兒,問一下你生前體內空間有多大?」依依俏皮的眨巴著眼睛對著老頭兒問到!

有個參照,才會明白自己的水平!這是所有的人都會有的一種心裡!

「中級,但是馬上就可以突破高級了,算下來可能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裝得下一座山了!這還是我這些年一直在研究陣法的結果!」

「那我們現在就學怎麼才能有體內空間,可以嗎?」依依本來是想快點搞定老頭兒,好早點兒出去,找爸爸媽媽,但這事兒一出出的,根本就不給依依妥協的機會,無奈,只有加快速度了,不然爸爸媽媽真的出了什麼事兒,到時候自己哭都哭死了!

感受到了依依的急切,慕辰也是急了,這些年爸爸媽媽對他也挺好的,他也不想他們受到傷害!

「快點兒說要怎麼做!什麼時候才能開始?」慕辰綳著臉,很嚴肅的問到。 「現在就可以學,在這邊,這裡有陣法圖解!」說著又從這邊的架子上拿出一本用線縫起來的書本遞給他們!

這一看,依依和辰辰就看到了天明!等兩個人回過神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咦,這一晚上怎麼就過完了,這時間也太快了吧!」也不知道這深山裡怎麼會聽到公雞打鳴的聲音,這表示著什麼,他們在這裡已經耽擱了整整一晚上了!

「怎麼不看了,這麼一會兒的時間,是不是不懂,需不需要我幫忙!!」

「辰辰,你看明白了嗎?我倒是覺得我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抬起頭向著老頭兒問到「老頭兒,這個編製體內空間和自身的靈氣需求有沒有關係的!」

「當然有關係的,你們現在的靈力等級才剛剛好達到六級,靈氣儲備也就只能編製一個初級的空間而已!」

果然,如果陣法造詣什麼的都是虛的,靈氣才是關鍵啊!

算了,不研究了,會了就行!反正以後有機會還可以升級的……

「辰辰,你可以開始了嗎?」依依怕晨晨看不懂,剛開始的時候還在給他講解,但是,後來卻發現他好像天生就會一樣!

都不需要看懂文字,只需要照著那張圖慢慢推演,結果就可以跟依依理解出來的文字一一對應!這簡直就是天才!

辰辰點了點頭,「可以開始了,我們可要快點兒,不然追不上爸爸媽媽,還有可能你的開學都要錯過了!」

說完兩人齊齊點了點頭,然後又像之前一樣盤坐在地上!

因為有了之前的練習,兩人也算是輕輕鬆鬆的。

就在一個小時后,兩人身體四周圍繞著的靈氣飛快的被吸收進去,這就成功的在身體里開闢出了空間了!

「這,這,這,這就好了!」老頭兒被兩人的速度驚呆了!當年他剛開始弄這個空間的時候,好像花了整整一個星期,才搞好。

而他們兩個現在才看了半晚上的時間,然後花了一個小時就弄好了,怎麼現在是變得簡單了嗎?

「老頭兒,我們弄好了,不是說還要放什麼天階靈寶做陣眼嗎?剛才那武器算一個,不是還差一個嗎?」

「哦,對了,有,等著我給你們拿!」老頭兒反應過來了,趕緊的去拿作為陣眼的靈寶去了!

依依看那老頭兒同手同腳走路的樣子,用眼神悄悄的詢問著辰辰:辰辰這老頭兒被震傻了啊!

辰辰:不是他是被朕的帥氣折服了!

依依:信了你的邪,他肯定是被我的美貌征服的!

辰辰:對我也是被你的美貌征服的!

哼哼,算你識相!這喵主子,成天的傲嬌,難得今天服軟,也是該讓咱依依嘚瑟嘚瑟!

沒等兩人的眼仗打完,老頭兒回來了!

辰辰沒有計較依依的嘚瑟,朕是個好主子,應該讓鏟屎的好好的得意一次!

回頭看老頭兒一隻手裡拿著之前看過的裝著天階武器的盒子,另一個手裡卻是拿著一個八卦陣盤!暈,這個不會是另一個天階靈寶吧!這麼丑,朕的心裡是拒絕的!

但是看著這個丑了吧唧的東西放在鏟屎的那裡,同樣的感覺不能忍受啊! 「就不能換一個嗎?」略帶嫌棄的開口!

「主子,不要看它丑,它的價值可是比這天階武器要高許多的!」看著慕辰那明顯的嫌棄,老頭兒解釋道!

「它能有些什麼用?」

「它是太極陣圖的陣盤,所有的陣法都可以從它衍生出來!如果滴血契約過後,可以和主人心神相連,日後對參悟陣法一途可是非常大的助力!」

微微點了點頭,這說法還是讓人認同的!

可是認同是一回事,想要接受它,還得問問依依怎麼做!

「依依,這兩個你先選一個吧!」

依依哪裡看不出辰辰的糾結,想也沒想的就選了八卦陣盤,這下辰辰就不用糾結了吧!

看著依依選了這陣盤,辰辰雖然鬆了口氣,但是眼裡的嫌棄可是毫不掩飾的!

「鏟屎的你的眼光太差,選來選去還選了個那麼丑的!」看著那麼丑的東西在鏟屎的手裡,莫名的想要把它扔外太空的衝動!

深深地呼出一口氣,慢慢的把想要扔掉它的慾望壓下去…呼,呼……

看著慕辰那強烈的想要扔掉陣盤的衝動就要控制不住的時候,依依趕緊的就把它收進空間里了,這下看不到了,就不會再有想要扔掉的衝動了吧!

「快點兒的,我們已經耽擱太久了!得趕緊出去找爸媽去了!」依依看辰辰居然還對那個陣盤有著強烈的怨念,就趕忙出聲催促到!

「好吧!」也沒啥好心情了,看也不看盒子里拿出來的東西,刷的一下就收進空間里了!

這是有多不滿這個陣盤啊,這怨念來的還真是莫名其妙啊!

「老頭兒,現在這些東西我們全部帶走,回去慢慢研究可以嗎?我們現在可趕時間呢!」依依這下解決了辰辰的身份暴露問題,馬上的就想要離開了!

Prev Post
陸方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讓張長老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縷驚詫,緊接著又恢復了過來。
Next Post
林逸又如何不明白朱陳第九的想法呢?對於朱陳第九這個朋友,林逸也是十分看重的,否則,哪裡會放棄祖山而不入住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