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厲霆看了蘇錦溪一眼,蘇錦溪將手中的資料遞過去,「總裁在你給的方案上面修改了一些,你看看。」

「是。」

負責人飛快閱讀完了方案,「果然經過總裁修改之後要好多了,這次讓總裁你過來主要是為了選角色的事情。畢竟投資這麼大,各個主角還是得由總裁你敲定比較好。」 這次的投資很大,男女主角就是重中之重,一般都是由投資人敲定。

司厲霆淡淡開口:「以這部電影的性質來說,不適合流量小生,我要演技派的,那些沒演技的就算了。」

負責人立馬眉開眼笑起來,「總裁,我也是這麼想的,關於女主角和男主角我想選擇的都是影后和影帝。

一來可以保證咱們電影的質量,二來也可以用雙影炒作一下噱頭,您看怎麼樣?」

「能夠稱之為影帝影后的自然是票房保證,演技也可以肯定,好,那就按照你的意思辦。」

「今天知道總裁您要來,我特地約了兩人,我現在就叫他們進來見一下面。」

「嗯。」

負責人轉身離開,司厲霆看向一旁站的筆直的蘇錦溪,「累了沒?過來坐一會兒。」

蘇錦溪一臉正氣,「不累,總裁,現在我只是你的助理,以前你是怎麼對待林助理的就怎麼對待我。」

「我哪捨得。」司厲霆輕笑了一聲,這丫頭脾氣死倔,一旦認定了什麼八匹馬也拉不回來。

「總裁,別鬧了,一會兒影帝和影后都要來了,不知道是誰呢?我可不可以去要個簽名啊?」

蘇錦溪雖然不怎麼追星,但要見到影帝級別的人當然還是會有一點期待。

「女的可以簽,男的不可以。」司厲霆直接道。

「哼,小氣。」蘇錦溪在一旁嘟囔道。

司厲霆輕笑一聲,「說的要公事公辦,我可沒有見到哪個助理會說總裁小氣的。」

「三叔……」

「好,我不鬧你了,我只是心疼你,你身上還有傷,要是累了就休息,沒人會說你。」

「嗯。」蘇錦溪心中一片溫暖。

跟在司厲霆身邊比跟在唐茗身邊好多了,她永遠都不用去擔心司厲霆會害她。

門在這時候打開,蘇錦溪一臉期待的看著進來的人,也不知道是哪兩位巨星。

「總裁,這兩位就是今年才榮升影后和影帝的秦先生和華小姐,兩位,這位就是我們的總裁了。」

進來的兩人蘇錦溪都認識,秦宇以及華晴,都是今天大熱的演員,兩人上半年才拿了影后的獎項。

論起來他們的年齡也都才二十幾歲,算得上是十分年輕的影帝和影后了。

秦宇身穿一套白色西服,紳士而又優雅,既然是能當演員的五官自然無可挑剔。

尤其是那雙眼睛,他在網上的評價很高,什麼樣的人物他都可以通過眼神表現出來。

華晴更是近幾年大熱的女主角,憑藉一部後宮戲大紅大紫,後來又接了幾部大熱ip大劇更加固定了地位。

聽說這兩年她一直在參演好萊塢大製作的電影,蘇錦溪也沒想到會是她。

華晴臉上化著精緻的妝容,一身的名牌,這是蘇錦溪第一次和這麼大牌的明星接觸。

在進門的那個瞬間,華晴臉上表情閃過一絲複雜,她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司厲霆。

再看司厲霆,顯然也一些驚訝,但驚訝只是一閃而過,很快就恢復如常。

蘇錦溪沒有錯過兩人的表情,難道她們認識么?

「唐總好。」華晴臉上帶著一抹微笑打招呼。

果然她是認識司厲霆的,司厲霆的確應該是姓唐,她卻不知道司厲霆早就改了姓。

「原來你們認識啊?那我就不用介紹了,總裁,華晴的演技有目共睹,看到劇本的時候我第一人選就是她。」

司厲霆表情森冷,雖然他對別人向來都是冰冷的模樣,蘇錦溪卻能夠明顯感覺到司厲霆比起以前更加冰冷。

「華小姐認錯人了,我姓司,不姓唐。」司厲霆冷冷開口。

華晴臉上閃過一抹慍怒,似乎沒想到司厲霆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拆她的台。

負責人臉上也有些尷尬,連忙打圓場道:「總裁平時不喜露面,想必華小姐是認錯了人吧。」

「司總好,沒想到星宇的幕後總裁這麼年輕,這倒是讓我覺得有些意外。」秦宇打量著司厲霆道。

司厲霆朝著秦宇看去,「你對這個角色有什麼想法?」

秦宇沒想到這位總裁竟然會問這樣的問題,現在這個娛樂圈的規矩誰紅就用誰。

一些沒演技的小鮮肉成了炙手可熱爭搶的對象,投資商壓根就不會關注他們會不會演戲。

他們需要的就是小鮮肉們強大的號召力,帶動粉絲效應,很少有人會問對劇本的想法。

秦宇早就看完了劇本,也說得上來,「司總,劇本我前後看過兩遍,我認為我很適合這個角色。」

「原因。」

「有幾點……」秦宇侃侃而談,可見是一早就下了真功夫。

「很好,男主就你了。」司厲霆當場決定。

負責人看了看華晴,「總裁,那女主呢?」

「我個人認為華小姐並不符合我們這部電視劇的形象,女主定其她人。」

蘇錦溪皺了皺眉,她也看過一遍劇本,這劇是一個清宮劇,而華晴就是以古裝劇火起來的。

別說是負責人了,自己也覺得華晴很適合這個角色,她怎麼覺得司厲霆是故意的。

這麼說來兩人真的早就認識,蘇錦溪咬著唇,她不喜歡華晴看他的眼神。

「哦?司總覺得我不符合,我究竟是哪裡不符合了呢?眾人皆知,我就是演清宮劇出名的。

包括我幾年前演的貴妃一角在人們心中印上了很深的印記,在網上也被評為無法超越的角色之一。

司總看過我的劇么?要是你看過了就不會說我不符合這樣的話了。」

蘇錦溪發現一件事,就連秦宇對司厲霆也都很恭敬的樣子,這個華晴對司厲霆沒有半點害怕。

司厲霆眼中流露出的是毫不遮掩的恨,他怎麼會這麼恨一個女人?

「我並不喜歡看古裝劇,關於華小姐的劇我一集都沒有看過。」

華晴有些不快,但還是勉強維持著笑臉,「既然司總沒有看過,那又憑什麼覺得我不符合?」

「憑什麼?就憑這部電影的投資人是我。」司厲霆一字一句道。

「你……欺人太甚!」華晴心中有很多話想說,但礙於其他人在場她不便說出口。

「華小姐也不是一天兩天在娛樂圈,你應該很清楚在這個圈子,誰有錢誰就說了算,這個規矩難道也要我來教你?」

這下大家都明白了,兩人這是有過節,誰還敢再言語?

司厲霆起身,「我還有事先走了,女主角的人選定好了我會直接通知你的。」

負責人趕緊點頭哈腰送走司厲霆,「好的總裁,您說了算。」

司厲霆看都沒有看華晴一眼,徑直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華晴只感覺到身邊經過了一陣冷風,那人已經離開。

蘇錦溪趕緊跟了上去,房間里只剩下秦宇和華晴兩人。

「小晴,你和這位司總有什麼過節?我怎麼覺得他處處都在針對你?」

華晴強顏歡笑,「沒什麼,恭喜你拿到男主。」

「說起來這個劇本確實寫的不錯,而且還有這麼大的製作,要是錯過了還是有些可惜。」

「你也看到了,不是我想錯過,是別人根本就不給我這個機會。」華晴無奈道。

「你們……」

「我還有個通告先走了。」華晴面色不好的離開。

負責人將司厲霆送到門口,「總裁,公司有幾個新人還不錯,我想在這部電影裡面給他們安排一些小配角。」

「配角你看著辦。」

「好的總裁。」

司厲霆帶著蘇錦溪走向車庫,見四下無人蘇錦溪才開口:「總裁,你認識那位華小姐?」

「以前認識。」

「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過節?我覺得……」

「蘇蘇,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這個人可以嗎?」司厲霆的臉色直到現在都沒有緩和過來。

蘇錦溪沒發現他是在開玩笑,只得嚴肅的點了點頭。

兩人準備上車,一道女聲響起:「霆……」

蘇錦溪轉頭就看到華晴朝著兩人走了過來,這裡沒有外人她叫的不是總裁,而是霆!

想到之前司厲霆曾經有一個女朋友,難道就是她?

這一刻蘇錦溪的心中很不好受,每一次有關那女人司厲霆就一個字都不想提起。

她能夠感覺到他恨,沒有愛就沒有恨,他恨的越深也就代表著從前他很愛這個女人。

「愣著幹什麼?上車。」司厲霆直接開口,壓根連看都沒有看華晴一眼。

「啊?」蘇錦溪本以為他會停留,她的身體被司厲霆直接拖上了車。

車子毫不留情的離開,蘇錦溪看到華晴臉上閃過一抹不可置信的神情。

「總裁,那個……我們就這麼走了?」

「怎麼,你想留下來和她吃晚飯?」司厲霆挑眉看著蘇錦溪。

蘇錦溪連連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個……她是不是你的前女友?」

後半句她的聲音極小,司厲霆將她帶入懷中,「你覺得呢?」

「我覺得是。」

「為什麼?」

「之前你最不願意提起過去的事情,這個女人一出現你全身上下都流露出你恨她。

我覺得她就是你的前女友,三叔,是不是?」

「是。」司厲霆見懷中的小女人嘟著嘴,「不開心?」

「沒有不開心,我只是沒想到那位著名的女明星是你的前女友,我……有些自卑。」「小笨蛋,有什麼好自卑的,你可比她乾淨多了。」 「三叔,什麼叫我比她乾淨?」蘇錦溪不解的問道。

司厲霆抱著她的身體輕輕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乖,你不用知道這些,也不用覺得有什麼自卑的。

你很好,真的很好,我和她早就是過去式了,我現在的心裡只有你一個人。」

「嗯,我相信三叔。」蘇錦溪反手回抱著他。

誰沒有過去呢,自己過去暗戀過簡昀,還差點對他表白了呢。

「乖。」司厲霆身上的寒意這才消失,眼中仍舊有著一絲難以覺察的傷痛。

兩人回到公司又忙活了半天,一直到晚上八點才下班。

蘇錦溪放下手中最後一份資料,「三叔,以前你每天都這麼辛苦?」

「習慣了就不覺得辛苦了,你累了嗎?」司厲霆忙起來的時候也沒有來得及照顧蘇錦溪。

反倒是蘇錦溪一會兒給他煮咖啡,一會兒給他揉揉肩膀讓他放鬆一下。

「不累,我覺得很充實,對了三叔,明晚我和朋友有個約會,我就不和你吃飯了。」

「什麼約會?」司厲霆已經習慣了蘇錦溪的存在,哪怕是只分開一下他都會有所不舍。

「之前我不是玩了一個遊戲,咱們門主組織了一次見面會,就定在明天。」

最近事情太多,司厲霆都快忘記了遊戲的事情。

上一次在遊戲之中有一個叫做滄海的人曾經對蘇錦溪表白,他自然是不想蘇錦溪去的。

但他要限制蘇錦溪的去留豈不是和唐茗一樣?自己說過給她自由。

「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萬一有壞人怎麼辦?」

「應該不會,我們都聊了兩年多,就算是壞人的話也不會潛伏這麼久。」

「這樣吧,飯可以吃,但不許喝酒,我會早點來接你。」

這已經是司厲霆最大的限度,雖然他想要時時刻刻將蘇錦溪抱在懷裡,但也知道什麼叫尊重。

她明顯是不願意成為男人附屬品的那種女人,自己越是強迫她做什麼就會引來她的反感。

「好的三叔。」

兩人配合越來越好,私下他是溫柔體貼的情人,平時又是一個嚴肅的上司。

正是因為他知道蘇錦溪要什麼,才會都給她,才第一天上班蘇錦溪就已經進入了狀態。

司厲霆沒有刻意包庇她,像是之前她在唐茗身邊,唐茗為了心疼她,很少會讓她做事。

然而司厲霆卻是對她很嚴厲,給她安排了很多事情,蘇錦溪獲益匪淺。

第二天下班,蘇錦溪提前去了約定的餐廳。

Prev Post
樂果橙上午缺了三節課,中午吃完飯就狂補作業,終於趕在下午課之前把兩張試卷寫完了。等她看到姜別的信息都已經是放學了,她看到段雲聰的位置換成了姜別,頓時就笑了起來,哎呦喂,姜別的醋勁好大呀!嗯,這張照片選的不錯,她要給姜別打個電話,先表揚他一下,再狠狠嘲笑他一番。
Next Post
路紫蘇在心裡說道,不然她估計過兩天,就將這個冰棍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