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過分了,石靈兒,你今天過來,就是來抓我的嗎?」楊柏被砸在牆壁之上,渾身都疼,不過體內靈霧運轉,慢慢的恢復過來。

「哼!」這句話終於讓石靈兒緩和下來,眉宇間再次皺起,石靈兒想要把自己的手臂給弄好,可是放在地上半天,也沒有讓脫臼的地方好使。

「你電影看多了吧?自己能夠按上骨頭?」楊柏白了石靈兒一眼,脫臼的巨疼一般人承受不住的,除非楊柏這樣的體魄,加上金瞳,能夠一瞬間按上骨頭,那也得依靠一定的靈霧恢復。

看著石靈兒兩鬢的汗水,楊柏再次朝著石靈兒走去,不過走的很小心,楊柏冷冷說道:「先暫停,我先把你的胳膊恢復了,不然你真廢了。」

楊柏的話,讓石靈兒也同樣冷冷的看著楊柏。石靈兒那種審視的目光又再次出現,而楊柏也是相當戒備,來到石靈兒的身邊,慢慢的伸出手來。

石靈兒心中壓抑的怒火,尤其楊柏的手要碰在自己的胳膊上的時候,石靈兒還是無法接受。

「滾蛋,不許碰我。就算你沒有罪,你這樣的人,也沒有資格碰我。」

「誰樂意碰你似得,我家芷燕比你漂亮一萬倍,你一個飛機場,你得意什麼。」楊柏的話,差點讓石靈兒瘋了。

「你給我死去!」沒有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身材的,尤其楊柏還拿著周芷燕比較。石靈兒從小練功,當然飛機場了,這也是石靈兒的弱點。可是誰敢說石靈兒飛機場,就石靈兒這樣的女修羅,可是無人敢得罪的。

楊柏這個二愣子居然還這麼說石靈兒,石靈兒直接就撲向楊柏,而就在石靈兒撲向楊柏的時候,楊柏的雙手猛的快速的一伸,一拉。

「他的眼睛?」石靈兒就看到楊柏的眼睛好像出現金芒,就那麼一下,石靈兒就感覺自己的疼痛消失。

楊柏再次被石靈兒給撞飛出去,悶哼的揉著自己的肩膀,怒聲說道:「我可是在幫你,你發瘋幹嘛?」

石靈兒看著自己的左臂,被楊柏那一下給按上。此時的石靈兒再次怒目看向楊柏,楊柏望著石靈兒再次勾了勾手。

」怎麼還要打嗎?我隨時奉陪!」楊柏的話,讓石靈兒深吸一口氣,深深望著楊柏,再次說道:「金鯉農場楊柏,我是記住你了。」

「南果梨酒,是農場的南果梨弄出來的吧?」石靈兒壓下怒火,終於想到此行來的目的,都是為了得到梨王。

「對,沒錯。」楊柏瞳孔一縮,張國喬陪著石靈兒來到這裡,石靈兒一定代表的是石家。石家注意南果梨酒,這樣的事情,讓楊柏戒備起來。

「我要梨樹,你開價錢吧。」石靈兒冷冷的說著,剛才的戰鬥的確讓石靈兒也有點受不了,石靈兒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梨樹?呵呵,不賣!」楊柏淡淡說著,並且指了指門口,再次說道:「慢走,不送!」

「你,你個混蛋!」石靈兒怎麼也沒有想到楊柏拒絕這麼快,石靈兒再次身形一晃,體內的功法再次轟鳴,朝著楊柏撲了過去。

十分鐘之後,楊柏已經把石靈兒頂在牆上。楊柏也消耗體力,靈霧也耗損太多了。此時的楊柏僅能用肉身之力,壓制住石靈兒。

石靈兒更是耗損太多,加重的呼吸,身上都是汗水。而此時楊柏的雙手跟石靈兒的雙手交織在一起,石靈兒都能夠感受到楊柏的鼻息。

石靈兒腿頂在楊柏的腿上,兩人就這麼怒目而視。石靈兒都要瘋了,看到一滴汗水從楊柏的臉上滑落,居然滴落在自己的臉上。

「王八蛋,你憑什麼不賣?別以為我沒有證據抓你,我石靈兒抓你需要證據嗎?」石靈兒一抬眼,再次被一股驚人的氣息逼住。

石靈兒也發現此時的楊柏身上傳來一種涼意,從胳膊之上讓石靈兒渾身都覺得涼快舒服,尤其楊柏的呼吸當中,讓石靈兒體內的功法好像都在異動。

「這個混蛋怎麼回事?」石靈兒瞪大雙眼,好像要看仔細。而楊柏也是打出脾氣來了,看到石靈兒瞪自己,再次吼道:「不賣,就是不賣,尤其不賣你這樣的。」

「大爺的!」石靈兒說髒話了,大吼一聲,想要把楊柏推出去,可是雙手都是汗水,兩人的手臂太滑了。

加上楊柏再次用力,石靈兒就感覺自己的雙臂脫離出去,而楊柏的雙臂直接就把石靈兒摟在一起。

「大小姐,我們可以好好談的。」門口再次出現張國喬和劉四叔,這兩人又是沒忍住,真的怕石靈兒出了什麼事。

可剛進來,就看到楊柏和石靈兒滿頭汗水的抱在一起。

「真開放,原來楊柏喜歡這樣的女人。」劉四叔老臉一紅,趕緊把已經獃滯的張國喬給拉了出去。

「還不放手!」石靈兒終於臉紅了,羞惱瞪著楊柏。而楊柏卻無所謂道:「想要我放手,也行,不許打了。這可是我辦公室,你看看。」

「你給我放手!」石靈兒被楊柏抱著渾身有點發軟,沒有任何男人敢碰過自己,就別說擁抱了,楊柏絕對是第一個男人。

「就不,你必須同意不打架了。」楊柏才不管那些呢,楊柏也打不動了,臉上也有淤青,石靈兒是楊柏見過最厲害的武者。

「你,好,等著!」石靈兒實在憋屈,被楊柏抱著也掙脫不出去。看著楊柏那個樣子,石靈兒越來越恨,可是卻沒有辦法。

「行,說話算數,你畢竟是石家的女人。」楊柏這麼一說話,臉上的汗水再次滾落,再次滴落在石靈兒的臉上。

「王八蛋!」石靈兒再也忍受不住了,渾身都是濕漉漉的,石靈兒都能夠感受到楊柏的身軀貼在自己的身體上,石靈兒一低頭,都能夠透過汗水看到裡頭的衣服。

「你趕緊給我鬆開!」石靈兒畢竟是女人,現在這個樣子,的確不適合打鬥了。石靈兒傳來的尖叫,讓楊柏終於鬆開雙臂。

「停,不許打,真的別打了。」楊柏說著朝著辦公室窗戶旁邊放的蔬菜籃而去。楊柏的辦公室當中,隨時準備的翡翠黃瓜和西紅柿。

楊柏也不洗,趕緊吃了起來。此時的石靈兒憤怒的想要再次動手,卻看到楊柏在那吃黃瓜,更是氣的不清。

「翡翠黃瓜,吃了能夠恢復體力。想吃嗎,我不給!」楊柏眯縫的眼睛,故意氣著石靈兒。石靈兒瞳孔一縮,好像從怒火當中冷靜下來,對於翡翠黃瓜的事情,石靈兒已經從張國喬那裡得到一定的消息。

「兩個月前,你還是普通農民,從愛河當中摸到王八,賣給肖青山,就開始發家。同時接受金鯉農場,不僅弄出南果梨,又弄出翡翠黃瓜。甚至你還能夠請出方老給你題詞,這應該是周芷燕的功勞。」

「楊柏,你得罪肖青山,當然此人已經瘋了。你得罪了吳天,因為葛家的女人,你甚至得罪了葉東林。葉東林那樣的蠢貨居然看上周芷燕。楊柏,你真是周芷燕的男朋友嗎?」

「現在,你還想得罪石家嗎?」

冷靜下來的石靈兒在來到金鯉農場之前,了解楊柏的一切事情,此時的石靈兒冷笑連連。楊柏的手放下來,嘴裡的黃瓜也咽了下去。

此時的楊柏臉上也逐漸認真起來,無比肅然的說道:「石靈兒,你想說什麼?你們石家看上了南果梨?」

「梨王之酒,很不錯。石家看上了,裕隆酒廠也算石家的一部分吧。其實我們已經有了合作,我們石家看中的是梨王之樹,楊柏,一千萬,把農場的梨王之樹,統統都給我。」

石靈兒也不廢話,說出自己的條件,背著雙手再次審視方老的牌匾。

「楊柏,你崛起的很有意思。我爺爺曾說過,鄉野多奇人,你或許就是爺爺說的奇人。可你這個奇人真的很令我討厭,要不是爺爺要你的梨樹,我是不會給你機會的。」

「機會?搖尾乞憐的機會嗎?石靈兒,你今天代表的石家,想要南果梨樹,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

石靈兒聽到楊柏的話,猛的再次一回頭,而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再次打開了,劉四叔瘋了一樣走了進來。

「楊柏,出事了,焦化廠那邊出事了。」 不管怎麼樣,顧忘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並沒有因為一時衝動而做出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你說什麼?你是不是瘋了?你怎麼能告訴周陽!」客廳里,凌辰大聲喊道,氣勢看起來有些駭人。

李玲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緊搓著雙手,看起來很是緊張,心中也有些惱怒,那又怎麼了?再說了,人家周陽也並沒有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啊,而且周陽也許諾過,她是不會告訴顧忘的。

「你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周陽,就等於直接告訴了顧忘,倘若顧忘因為衝動而做出什麼過分的行為。」凌辰的語氣聽起來越來越激動。

可是李玲並沒有想那麼多,在她看來,顧忘不像是一個容易衝動的人。再說了,就算顧忘真的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真相,她相信周陽也一定會想盡辦法來攔住他,以防發生什麼意外。

「行了,你就別瞎想了,人家顧忘才不會做出不靠譜的事情呢!」李玲嘟了嘟嘴,趕忙說道。

這個臭丫頭,她這是非得將事情攪亂不行!凌辰氣急敗壞的搖了搖頭,看起來很是生氣。

幹嘛啊這是,不就是透露了一點消息嘛,至於生這麼大的氣嘛!李玲歪著腦袋,試圖屏蔽他的聲音。

而凌辰的擔心,確實不是多餘的。

當周陽剛開始告訴顧忘趙以諾還活著的時候,他確實很激動,也確實答應周陽這件事情慢慢解決,可是要知道,有時候愛情會讓人變得更加盲目和衝動。

此時的顧忘坐在辦公室里,表面上看起來很是忙碌,一副很是認真的模樣,可是內心確實焦灼的很。已經連續一個星期了,他已經等不了了!他必須找天翔問個明白!他必須將趙以諾接回來!

想到這裡,他立即拿起桌子上的手機,而後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

「哎,大哥,你去哪裡?」山貓在後邊大聲問道。

「不用你管。」

顧忘的一番話,讓山貓皺起了眉頭。

不對,看他走的這麼著急,一定是去找趙以諾了!沒有絲毫猶豫的,山貓立即跟了上去。

果然,很快,顧忘的車子停在M公司門口。

看著面前熟悉的身影,一下子,山貓立即警惕起來。

完了完了,他這是要去找天翔問個清楚啊!

不行,絕對不能讓天翔知道,他們已經知道了趙以諾還活著這件事情,否則趙以諾接下來肯定又要被藏到別的地方了,這個時候大哥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糊塗!山貓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神情很是慌張。

「先生你好,請問你有預約嗎?」前台直接攔住顧忘,柔聲問道,臉上掛著一抹客氣的微笑。

「沒有。」說著顧忘就要上樓。

「不好意思,先生,您沒有預約,是沒法上去的。」前台緊緊的抓住他的胳膊,不讓他上前。

「給我滾開!」顧忘一邊甩著前台的胳膊,一邊冷冷的吼道,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恐怖。

許是出於強大的責任心,前台一直堅守在自己的崗位,對面前的男人絲毫沒有讓步。終於,前台不耐煩了,直接拿起座機呼了過去。很快,幾個保安死死地圍在顧忘身邊。

這幾個臭傢伙,竟然敢攔他,真是不知死活!

「山貓!上!」突然,顧忘轉過身子,大聲喊道。

頓時,山貓蒙了,大哥怎麼知道他在這裡?貓在不遠處的一個小角落裡,他有些猶豫。

「趕緊的!」顧忘又喊道。

而後,山貓立即跑了出來,十分尷尬的看著面前的老闆,臉上有些為難,低聲說道:「大哥,咱們走吧。」

他走什麼走!他才剛到這裡,自然要把事情搞清楚才會回去。

「攔住他們,我去找天翔。」

墨唐 顧忘的一句話讓山貓更加謹慎了,有什麼好找的?現在去找天翔那個臭男人,這不就等於打草驚蛇嘛,再說了,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也不適合在天翔身上下手。

「大哥,我覺得我們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山貓的語氣里有一絲戒備,可是顧忘卻等不下去了。

「呦,堂堂顧氏總裁,今日大駕光臨,是有什麼事情嗎?」突然,天翔出現在他們面前。

他的出現,讓顧忘有些惱怒,冷笑著說道:「天翔,你還真的挺有本事的。」

然後呢?他想說什麼?天翔緩緩走到他面前,表情很是淡定。

一旁的山貓看著這場景,目光變得一場犀利,現在的他,最主要的任務當然是保護自家的大哥。

「謝謝誇獎,不過,我覺得我和你之間好像並沒有共同話題可聊,你還是回去吧,我很忙。對了,還要忙著收購你們公司呢,你最好小心一點。」說著,天翔便直接上了樓。

「天翔,你……」

「大哥,咱們走吧,人家沒時間和你聊。」山貓推著他出去。

這個臭男人還真是個性啊,這脾氣是越來越大了! 絕色嬌妃:王爺掌中寶 顧忘的心裡,一陣憤怒,而旁邊的山貓,卻慶幸著那個天翔沒有給顧忘說話的機會。

「你幹嘛,放開我!」

顧忘狠狠推開山貓,一副很是嫌棄的模樣,估計是還在為剛才山貓不為他說話而感到生氣吧!

「大哥,你是不是瘋了!你怎麼能去直接找那個天翔呢!他鐵定是不會將趙以諾供出來的,我都對你說了,不要著急。」趕來的周陽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他面前,看起來很是凜冽。

可是顧忘卻覺得這沒什麼,說話做事,他從來都是光明磊落,自然也不會像個小人似的在背地裡搞小動作。

幸虧兩個男人沒有受傷,不然她非得後悔死不可!周陽站起來,在原地徘徊著,一副心思很重的模樣。

「大哥,算我求你的好不好?這件事情,我們大家一起來解決,你可千萬別再一個人任性妄為了。」周陽的語氣里,夾雜著些許埋怨。

顧忘看著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頭痛,他只是在尋找自己的老婆而已,為什麼變成了任意妄為,為什麼這麼多人要阻止他?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姜辰出聲問道。

既然這是一個了不得的寶物,那麼姜辰就好奇,這寶物為什麼會在這裡。

明珠蒙塵,這對於修行者來說,是不能忍受的。

「我醒於此。」

白色人形霧團的語氣淡然。

「有意識的時候,就在這裡?」

姜辰聞言不免有些詫異。按照這白色人形霧團的意思,那就是說他在他有意識的時候,就一直在這裡了。

本來姜辰還以為這是被人扔在這裡,或者說是藏在這裡的,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你是天地生成的?」

姜辰再次追問到。

天地間有寶物是由天地生成,也叫作先天寶物,細分的話更有先天至寶和先天靈寶之分。

不過這兩者都是傳說中的東西,現在更多的都是後天寶物,而且後天寶物中的後天至寶也是少到了極點。

而這還是姜辰在凈訣中器煉法中看到的記載,至於這方天地到底是什麼情況,姜辰還不清楚。

不過從空氣中的靈氣來看,姜辰覺得這方世界,可能並沒有那種孕育先天寶物的條件。

……

這一次姜辰的問題問出以後,白色人形霧團並沒有馬上進行回答,而是頓了一下,才回答了一句不知。

「不知?」

姜辰聞言不免有些詫異。

如果真的是天生的寶物,那麼在生成的時候器靈自成,根腳自知,不存在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存在的情況。

「那這樣的話,這應該是後天人為煉製的寶貝。不過是人為煉製的話,在寶貝靈智生成之前便直接把其丟棄,實在是暴殄天物。」

姜辰心裡暗暗沉吟,不覺有些咂舌。

不過轉念一想,姜辰覺得那人扔的好,不扔的話,自己哪有這機會。

「你要不要跟我走?」

姜辰直接出聲問道。

「跟你走?」

白色人形霧團的語氣首次有了變化,語氣中充滿了詫異。

「對,跟我走,我帶你去見識一番這片天地!」

姜辰的神情一肅,一臉正經的回答道。

姜辰此時就一個想法,那就是把眼前的這個器靈拐跑,把這個寶物拿到手。

Prev Post
路紫蘇在心裡說道,不然她估計過兩天,就將這個冰棍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Next Post
「拖國外朋友的幫忙。」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