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國外朋友的幫忙。」

她也沒有想到,她只是想調查DD的事情,卻沒想到一個雜誌朋友機緣巧合之下給她弄來這些照片。

照片她檢查過,全是真的。

「DD這個女人還真厲害,竟然傍上那麼多金大腿,如果被那些金大腿知道,她同時跟那麼多個男人勾搭在一起,會不會報復她呢?」

宋彩彩忍不住腦補DD的慘狀。 「那肯定的,那些都是商場上吃人的大鱷,而且很多都是黑白都吃,我這次不是想讓她在媒體和觀眾面前曝光,而是想曝光給那些富豪們看的,讓他們看看他們到底戴了多少頂綠帽子。」

男人,誰能忍受綠帽子。

不管是那些富豪,還是霍驍。

就算DD那張臉跟慕初笛一模一樣又怎麼樣,霍驍有潔癖,他肯定不會接受這樣的女人。

「哈哈,舒漫你真的太棒了,堂姐,你看舒漫替你辦了這麼大的事情,宋氏跟UK集團合作的那個項目,就給舒漫代言吧。」

UK集團,一個國外的大集團,他們到容城搞項目,把市場的好幾家同行全都吞併,成為容城僅次於霍氏的大集團。

趨勢迅猛可怕!

四年前,宋唯晴就被接回宋家,她在宋家的地位可是數一數二,只要她說的,宋父肯定會答應。

舒漫眼睛閃爍發亮,她做那麼多,除了發泄報復,更多是向宋唯晴示好,希望宋唯晴能夠幫襯她,拉她一把。

畢竟自從上次的事情,她在娛樂圈的地位一落千丈,手上的代言不是快要到期,就是被退。

宋唯晴輕輕地抿了口紅酒,淺笑道,「漫漫說的什麼話,以你我的關係,我會不幫你嗎?而且DD的事情我沒什麼興趣,你們處理就好。」

她把事情全都摘得一乾二淨。

若是霍驍查起來,也與她無關。

網路的輿論很兇猛,特別是DD頂著慕初笛這張臉,容城的市民對慕初笛的印象極其差。

所以,網路上全都是評擊DD的。

而這次,DD工作室的人全都沉默,此番沉默,看在他們眼中更是默認。

所以,連帶DD接的現代言情大劇也受到影響。

導演第一時間給霍驍秘書電話。

秘書接到電話后,了解一番便敲響霍驍辦公室的門。

霍驍剛開完視像會議。

為了明天的事情,他一直在忙碌。

「霍總,DD又上了熱搜,你看看,這些照片我已經找人檢查過,全是真的,沒有PS。」

秘書把照片印了出來,遞向霍驍。

照片里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她與許多不同男人正言笑晏晏,看似親密。

而那些男人,他也全都認識。

全都不是善類。

「霍總,要不要請水軍刪帖和互懟?」

這個時候刪帖,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會讓人覺得是欲蓋彌彰。

「微博的系統也是時候升級了。」

升級系統,就進不去,這簡直就是從根源上解決。

「是,明白。」

秘書離開后,霍驍直接撥打一個號碼。

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通。

「喂?」

溫柔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戒備和厭惡,正是記憶力的聲音。

霍驍心微微一動。

「微博的事,我知道了。」

慕初笛沒有看電話號碼,所以並不知道是霍驍,聽到霍驍聲音后,她就後悔接電話了。

「哦,沒別的事的話我就掛了。」

「微博最近都會系統維護,不會登陸得上,所以,別擔心,我會幫你。」

「謝謝霍總好意,我可以處理。」

拒絕意味很濃。

霍驍卻不在意,「明天,我等你。」 情人島,是四年前霍驍以慕初笛名義買下的一個島。

傳聞這個島有一對十分相愛的夫妻,卻因為戰爭,男人當兵,女人日復一日地在島上等著他,直到小島海水上升,所有人都逃了,可女人堅持留下,最後被海水淹死,而當她淹死後,終於看到她的丈夫。原來她的丈夫早就在沙場上死去,死去的丈夫變成鬼魂,一直陪著她在等待。

能夠與愛人相逢,這是霍驍買下這個島的原因。

他一直想跟她重逢。

海島上的別墅,更是他以慕初笛的喜好來設計,裡面的家私,花木都是他親手採辦。

他想讓她看看,他給她設計的家。

一大早霍驍就開遊艇上了海島,別墅里的傭人快速跑了出來,「少爺。」

「少爺,食材我們都準備好了,還有一些布置的工具。」

「我們先替少爺弄好這些才離開吧。」

霍驍早就命他們準備好東西,然後離開海島。

可是,這些東西怎麼能讓少爺親自去做呢?

霍驍心情不錯,擺擺手,「不必。」

傭人們四目相視,不太敢離開,卻又不能不離開。

「那少爺,做菜的食譜我放在廚房裡,裡面有詳細的標註和視頻,您跟著做就可以。」

「嗯。」

霍驍直接讓他們離開。

他獨自留下,布置房間還有做菜。

這可是他第一次做飯。

搗弄了許久,天色已晚,霍驍把精緻的菜肴蓋好。

電話便響了起來。

見是派去接慕初笛的人打來的,他接了過去。

「霍總,我們找不到DD,她不在片場,也不在家。」

「我們想追蹤GPS,卻搜索不了,她的手機應該受到了保護。」

溫熱的菜肴,徐徐升起煙霧,模糊了男人的臉。

「繼續找。」

掛掉電話后,霍驍給慕初笛打電話。

卻發現,她把他拉入了黑名單。

她答應陪他,他替她做了那麼多,卻被拉入黑名單?

滴滴滴,微信響個不停。

那是宮銘和楊陽建的群。

「老霍,老霍,快出來,猜猜我們看到什麼。」

霍驍原本就頻臨在暴怒的邊緣,楊陽還發微信過來騷擾他,他直接發了一句,「滾。」

「老霍,我滾了你就要哭了。」

「我們現在在古壩游輪,英倫那個伯爵的宴會,我們見到UK總裁的未婚妻了。」

UK總裁,很神秘的一個男人,霍驍只知道對方姓沈,國外來的,手段快很准,如野狼一般。

這個時候,霍驍對別人的未婚妻沒有任何興趣。

霍驍正準備刪除微信,楊陽那邊就發來一張照片。

照片,非常清晰,照片里的俊男美女,十分匹配,匹配到他眼睛發疼。

霍驍的目光,緊緊鎖在裡面笑顏如花的女人,女人畫著精緻的妝容,優雅高貴,挽著男人的臂彎,恍若驕傲的白天鵝,十分奪目。

他心心念念的人,他為了她親手作羹的人,如今挽著別的男人,當別人的未婚妻,出現在宴會裡。

而他,被拉入了黑名單。

好,很好!

她給了他一份很好的生日禮物! 呯的一聲,滿桌的飯菜摔在地面上。

昂貴的陶瓷碟子如同他的心,摔成碎片。

她,根本沒有打算陪他!

從頭到尾,她都沒把他放在眼裡。

撥打秘書的電話。

「古壩游輪的邀請函,馬上給我送過來。」

半個小時后,秘書站在堤岸上等待。

漆黑的夜空,一艘遊艇劃破黑夜,快速開了過來。

月色之中,男人的臉越發深邃,迎著海風,眸子里一片詭譎莫測,恍若奪人性命的死神。

遊艇漸行漸近,秘書站直了身子,雙手捧著邀請函。

這個宴會,霍總明明說不去的。

雖然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可聽霍總剛才的語氣,她便知道,這事情能不知道是最好的。

……

另一邊,古壩游輪上

宴會上觥籌交錯,燈飾華美,衣香鬢影,熱鬧非凡。

而所有賓客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剛剛進來的那對年輕男女。

這男人,他們從未見過。

深邃的五官,蔚藍的眸子,一舉一動頗有貴族氣息。

那就是傳聞中的財神,沈京川。

而挽著他手臂的女人,他們一點都不陌生。

最近微博的熱搜全是她。

娛樂圈裡的戲子,竟然會是財神的未婚妻?

若不是伯爵大人親自開口,誰會想得到呢?

貴婦間,竊竊私語。

「那不是國際巨星DD嗎?她是沈總的未婚妻?」

「沈總不是貴族嗎,怎麼會要一個名聲敗壞的女人當未婚妻,該不會是開玩笑的吧?」

「伯爵和沈總怎麼會拿這個開玩笑,如果DD真的是沈總的未婚妻,那她跟那些男人的照片,是不是跟沈總出席飯局被拍下的?」

當初她們都奇怪,DD一個戲子,怎麼可能同時間勾搭那麼多富豪榜上的超級富豪呢?

如果以沈總未婚妻這個身份,那一切很好地解釋了。

怪不得DD工作室的人都不出來澄清。

席間全在討論慕初笛的事情,各種刺探的目光在她身上流連。

「沈先生,您的未婚妻看來很受歡迎呢,比我這個主人還要矚目。」

伯爵大人舉著紅酒杯開著玩笑。

「那只是因為我站在伯爵大人身邊,沾了您的金光。」

慕初笛優雅地輕笑,這謬讚的話,說得讓人非常舒服。

「沈先生,好眼光!」

「看來您伯父的話沒有錯,您未婚妻真的很有趣。」

伯爵大人看似稱讚慕初笛,可從未正面與她說話。

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沈京川,似乎要看穿什麼。

沈京川噙著淺笑,並沒回話。

Prev Post
「你過分了,石靈兒,你今天過來,就是來抓我的嗎?」楊柏被砸在牆壁之上,渾身都疼,不過體內靈霧運轉,慢慢的恢復過來。
Next Post
但若是不成,或者是褚凌宸眼中始終沒有她的話,那麼嫁給顧南安,倒也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