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壯漢的慘樣,原本也想衝上去人都畏懼退到後面。

卻在此時,守在車旁的身邊老者出手了,正是先前找葉修做臨時護衛的龍伯。

黑河地下深山處,雄獅之威壓迫眾人實力,神秘女子身邊的龍伯此時雖已出手,但一人一獅過了數招后,老人家便已落入下風。

雖然如此,但葉修還是見識到了這龍伯的強悍之處,絕對是道元境中期的高手,實力更在那風息獸之上。

眼見那龍伯也無法抵擋雄獅的巨蹄時,只聽「嘭」的一聲,龍駒受驚尖叫,龍駒車更是崩毀,卻見一個身著紫色衣裙,身披凌緞,雙手持劍的女子踏在半空,如九天來的仙子。

當下葉修心中便道,此女果然不凡,一身實力絕對不俗,非是這裡其他人能比的,想來她找來這些臨時護衛只是用於拖延。

只見那女子極運靈力,頓見紫色靈力包裹其周身,隨即匯聚雙劍之上。

「紫雷雙霆鋒!」一聲大喝,只見天雷滾滾,周圍參天古木亦是被雷霆之力劈斷,同時雙劍刺向那天風雄獅,卻見其巨大的身子躲過了兩道雷霆之擊。

「嚇!」神秘大小姐見狀絲毫沒有畏懼之色,但卻是秀眉緊皺,再次猛運靈力,提起手中雙劍沖向那天風雄獅,竟是與其近身對招。

但見她身子靈活,動作敏捷,反應更是機敏,活動在雄獅周身。時而躍到其背部,時而從其身下穿過。

一刻鐘后,便見這女子已經躍到半空,雙腳踏虛空,一雙冷眼緊盯雄獅。而雄獅王者身上此時已經受到多處劍傷,但看起來並無大礙。

只聽那被叫作龍伯的老人家喊到:「眾護衛,沖,趁現在解決那雄獅。」

聞言,原本已經退到一邊的眾人同時極運靈力,提起手中武器極速沖向雄獅,氣勢洶洶。葉修自然也在其中。

王者之威受到挑釁,王者自然是怒火衝天,普通之人難以抵擋。

「吼吼吼……」一聲王者的怒吼,震撼天際,只見熊熊烈火竟是從雄獅口中噴薄而出,勢不可擋。

只是瞬間,便有眾多武者成為火中枯骨,隨即竟是化成飛灰,落得一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因為葉修在人群中靠後的地方,所以並無大事。見此情況,眾人不得不再次退去。

眾人雖然退下了,但雄獅王者的怒火仍然沒有被熄滅,此時它口中烈火繼續噴出,火勢蔓延整個皇雲山脈,眾人也被烈火包圍。

「葉修小子啊,這火若不快點熄滅,怕是你們都要成為枯骨。」葉修凝神沉思之際,只聽墨麒麟通過傳音之術對他說道。

就在葉修想著接下來的動作時,那神秘大小姐再次出招了,而原本上百數的武者此時所剩連半數都不到。

周圍火勢也愈來愈大,好在這些武者中有水屬性武者,可以讓這不平凡的烈火燃燒速度慢一些。

「孽畜,你放烈火,可知已釀成大禍,傷及到無辜之人?看本公主今日不將你擒拿!」動聽聲音回蕩天際,卻是話中怒火中燒。

「哼,蓉晨公主,要不是你逼本王,本王何須這麼做!」

話語落下,雙強再次交手,女子極運靈力匯聚於雙劍之上,直衝雄獅,雄獅亦是毫不相讓,巨大身子攻向她。

重招相對,震懾天地,煙塵漫天,待兩道身影漸漸露出后,只見雄獅雖受傷但還沒有大礙,但那神秘大小姐卻是口中鮮血直流,臉色蒼白,身子正極速從半空落下。

就在葉修準備出手之際,龍伯沖了過去接住了蓉晨公主的身子。見狀,葉修也就沒有其他動作了。

「公主,公主。」只聽龍伯一邊喊著,一邊拿出丹藥為其服下,一掌拍向蓉晨公主背部,為她緩解傷勢。

見到眾人的主心骨也受到了重創,那雄獅顯然沒有放過大家的意思,竟是準備將眾人全部解決,再次猛噴烈火。

「哼!」一聲冷哼,葉修已然極運冰水屬性的功法,提起手中的朱羽靈魔劍就躍到半空,大喝一聲:「水坎寒焰滅!」

頓時只感地下山的山脈溫度驟降,猶如冷冽寒冬,此地更是如同冰凍之地,漫天雪花飛舞,凝結成冰,將蔓延的烈火凍住,火勢竟然控制住,十幾秒的時間后竟然被滅。

見到這突然的狀況,眾人皆是振奮不已,烈火已經滅了,命終歸保住了,怎能不激動。

然而那天風雄獅卻是更怒了,一雙巨大冷眼緊盯葉修,好似要憑其眼中冷冽之勢殺死他。

「小娃娃,你又是何人?竟能擋住本王的天火?!」

聽到它的話,葉修面容平靜,眼神毫無波瀾的看著它,淡淡道:「我是誰並不重要,只是你已經威脅到我之性命,那我定然要出手反抗,難道你的生命受到威脅還能安然入睡嗎?」

「小娃娃,真是牙尖嘴利,就怕你的實力不及你那嘴上功夫一成。」天風雄獅說完,只見一道火紅之光劃過,一道人影出現,一身棕色,頭髮亦是如此,正是化成人形的王者。

雄獅狂發飛舞,衣袍獵獵,葉修則是凝神以待,但卻是平靜應對。

「哈!」喝聲響起,雄獅雙掌同時拍向大地,只見大地裂開,直到葉修腳下。

赫然,葉修縱身一躍飛到半空,隨後飄然而落,揮舞手中的朱羽靈魔劍。

「水坎炎冰破!」

葉修一邊念動著招式,手中動作加快,極運冰藍色靈力,便見冰火二龍張開大口,帶著強大的龍威沖向天風雄獅。

見到雙龍強勢沖向自己,那天風雄獅也是緊皺眉頭,雙掌化成鐵拳,打向冰火二龍,拳風陣陣,拳勢更是震懾眾人。

「天啊,這天風雄獅不好對付,這青年怕是凶多吉少。」

「要是這青年都出事了,怕是眾人都要命喪於此啊。」

一人一獸對招之間,其他武者談論道,而那蓉晨公主一雙冷眼此時也少了一絲冰冷,和身邊的龍伯說著什麼。至於神器里的墨麒麟,他則是一副慵懶的樣子,好像正在看一出好戲一樣,可是那雙眸子里卻透著自信,可見他更是相信其能力,所以索性就靜靜待在那裡,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沒出手。

說到底,葉修能堅持到現在還是因為他在招式中融入了掌控之力和輪迴之力,不然早就成為雄獅蹄子下的肉醬了。

「嘭!嘭!嘭!」巨聲響起,地下山的山脈都為之震動不已,高峰甚至崩裂,漫天塵土,將葉修和雄獅身影擋住。

幾十秒鐘過後,一人一獸的身影才顯現出來。但見天風雄獅已經倒在地上,口中鮮血不止,身上更是多了數道劍傷,將它的衣服也染成血紅之色。

但此時,葉修卻是在虛空之中飄然而下,雖然一身衣袍有些破裂,面色也有些蒼白,但看其氣勢並無大礙,於其他人而言更如同救星下凡一般。

然而實際上,葉修剛剛受傷很重,情況比這天風雄獅還要糟糕。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不是剛剛關鍵時刻墨麒麟出手了,自己恐怖現在已經是死人一個了,而不是還能站在這裡喘氣。

不得不說,墨麒麟這傢伙很多時候關鍵時刻是真的很靠譜,比如這次如果沒有他的幫忙,葉修根本無法滅掉這天風雄獅,黑河地下山中的王者,護山妖獸。

至於其他人,雖然看葉修不過是個魂元境的武者,但因為剛剛他真的將威脅除掉了,也都以為他只是隱藏了境界而已,把他當成真正的高手。

實際上,在這群人中,葉修的境界屬於排在末尾的,只不過這話他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罷了。

雄獅王者滅,眾人活路出。這一點,才是現在最重要的。

至於葉修身上的傷,此時也在墨麒麟秘術的幫助下一點點恢復,何況他也服下了一顆極好的療傷丹。 秦陽叫著風玫,快速從自己的班級走出來,臉上滿是關心:「衛夙,你沒事吧。」

風玫:「……」她看著很像有事的樣子嗎?

或者說,是發生的什麼事情,讓他們都覺得她會有事。

所以,究竟是什麼事情?怎麼有種就她被蒙在鼓中的感覺。

「秦少爺,我們小姐很好。」雲加攔住秦陽,不讓他靠近風玫,「抱歉,我們小姐現在有急事。」

對秦陽說完,雲加又對風玫道,「小姐,老爺應該快到了。」

風玫微眯起了眸子,雲加應該是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很顯然,他得到了衛冕的吩咐,阻止她知道。

秦陽被攔下時愣了一下,他視線越過雲加看向風玫,卻看不透她的表情,於是笑道:「沒事就好。既然你們有事,就先去忙吧。」

說著,他又加上一句,「衛夙,你不能有太大的情緒波動,記住,無論發生什麼,都要保持冷靜。」

「小姐,我們走吧。」雲加的臉色有些難看,這個秦陽當真是沒眼色,他這樣說,小姐怎麼可能意識不到是出事了。

雖然他也很好奇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剛剛老闆在電話里的語氣,肯定不是小事,所以他一定要完成老闆的要求,不能讓小姐知道。

風玫注意到雲加的緊張,抿了抿唇角:「我會注意的,我就先走了。」

走了幾步,她又停下來對這秦陽嫣然一笑,「我們的周末之約別忘了,明天早上九點在聽風廣場旁的咖啡店匯合。」

說完不管秦陽的反應,風玫便轉身與雲加一起大步離開。

秦陽痴痴看著風玫的背影,腦海中都是她剛剛的回眸一笑。

不愧是他從前世愛到現在的女神,簡直一顰一笑皆是風景。乾坤聽書網

這樣的她,讓他如何不心動?

秦陽捏了捏拳頭,再次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這一世他一定要得到她,她就是他重生一世唯一的目標。

而且,現在以他的醫術和武術,足以配得上她不是嗎?也只有他能配得上她!

至於衛衍……想到剛剛看到的帖子,秦陽眸中閃過一抹殺意。

任何阻擋他與女神在一起的人,都該死!

而意圖搶他的女人的人,更該死!

衛衍,你最好一直乖乖地呆在國外別回來,不然,你回來之日,便是你的死期……



「衛,你姐姐喜歡你呀?」藍眼睛的少年一臉的驚奇。

「噗——咳咳!」衛衍正在喝水,聞言成功的被嗆到了。

「衛,你這麼激動幹什麼?你放心,我不會因為你是童養婿的身份就嫌棄你的。」

衛衍一張臉通紅,也不知是嗆的還是其他:「艾倫,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艾倫一臉不解:「我胡說?」說著,他眸子一亮,「這麼說你姐姐不喜歡你了,你也不是她的童養婿了?」

衛衍黑著臉:「不是!」

她以前喜歡他,但是現在……他不確定了。但是童養婿什麼的,艾倫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想到這麼離譜的事情的!

得到衛衍的確定,艾倫頓時歡喜:「真好,那我就可以去追求你姐了。」 接著,一切恢復平靜后,葉修已經開始調息,而那些武者竟然也自動的為他護法。

半天時間過後,葉修睜開了眼睛,身上的傷勢也好多了,而此時那個神秘女子正盯著他看。

看著眼前的美人兒,葉修心裡總感覺怪怪的,可是怎麼怪又說不清,尤其是她一直盯著自己看,讓葉修感覺更不爽。

「小姑娘。」沒忍住,葉修還是叫了她一聲。

那神秘女子聽到葉修叫自己,倒也不矯情,回過神兒后說道:「不好意思,真是失態了,還請公子見諒。」

聽她這麼說,葉修只是淡淡一笑,畢竟人家態度那麼好,自己也不能再說什麼了。

隨後那神秘女子給葉修留了一個錦囊,緊接著就離開了,不過他離開之前倒是向葉修說了一些關於血猿之心的具體情況。

而在葉修準備趕往血猿之心所在位置時,忽然聽到獨角蜥蜴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追來了。

葉修接下來要去一個叫不歸路的地方,根據那神秘女子的說法,這地方十分危險,所以他並不想帶著獨角蜥蜴去,生怕連累它,不能照顧這傢伙。

只不過,這傢伙堅持要去,最後葉修決定讓它跟去看看,說不定那裡並沒有那麼危險。

要想去不歸路,一定要通過無回峰才行,而這無回峰也是一個危險的地方。

此時,尚未到不歸路,葉修決定停下來前進。因為憑他的精神力感應到,這裡果然足夠危險,遠超自己原先的想象。

看葉修停下了,他身旁的獨角蜥蜴也停下了,滿臉疑惑的望著他。

「小林,此去無回峰,你就不要去了,以你的能力,定然可以在無天之地闖出一番天地,過個逍遙自在的生活。」

聽到葉修這麼說,獨角蜥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當即說道:「葉修老大,難道你以為我是貪生怕死之輩,還是你小看我獨角蜥蜴的能力?」從獨角蜥蜴的語氣里可以聽出,它的情緒有些激動,不願接受葉修的話。

見它這樣,葉修也是有所預料,畢竟一人一獸相處的這段時間裡,終歸是有感情了。就因為這樣,葉修更不能讓它陪自己去冒險,不能讓它搭上自己的性命,因為葉修無法保證踏上不歸路,進入無回峰能夠保護小林。畢竟,就算是墨麒麟,他的能力目前也是有限的。

想到這裡,葉修臉色一冷,面露不悅道:「小林,你我沒有定下獸寵契約,你本來就是自由的,如今我不過是還你自由罷了,莫要再跟著我了。何況當初說過,你要聽我的話。」

話語落下,葉修心一狠,與獨角蜥蜴擦肩而過,向前方不歸路走去,可誰知道,掠過獨角蜥蜴的他,內心也是捨不得這傢伙,但為了它活得更好,必須這麼做。

可是沒走幾步,便聽獨角蜥蜴喊到:「葉修,你我雖然不是主人與獸寵的關係,但你是我老大,一日是老大,那你葉修生生世世都是我小林的老大,小林這名字還是你為我取的,我以前是很討厭這個名字,但現在我喜歡這個名字了。」獨角蜥蜴的話說的鏗鏘有力,將葉修的心狠狠的震了一下。

聽到獨角蜥蜴的話,葉修頓了一下,但很快便反應過來繼續向前走,任憑獨角蜥蜴在他身後喊著,嘶吼著什麼。

漸漸的,獨角蜥蜴還是跟了上來,很快便掠到了葉修的身前,擋住了她。

見狀,葉修眼神冰冷至極,明顯是怒了,面色陰沉,冷聲說道:「讓開,莫要擋住我的去路,有你在,只會拖累我,沒了你,我便會專心去闖不歸路,進那無回峰。」

儘管葉修此時是這副樣子,說著狠話,但獨角蜥蜴顯然沒有讓開的意思,反而從它此時巨大的臉上透著堅定,也沒有一絲怪罪葉修這麼說的意思。

「葉修老大,不管你今天說什麼,我也一定要跟你共同進退,除非我先死,否則你休想撇下我。」說罷,獨角蜥蜴巨大的身子便橫在葉修的面前不動了。

見它這樣,最後葉修終是無奈的嘆氣,但是卻笑了,「既然如此,裡面不能隨意展開身法了,還不老老實實的跟著我?」

獨角蜥蜴聽到葉修這麼說,圓圓的眼睛睜得更大了,隨即面露喜色,一副十分乖巧的樣子。

隨後,一人一獸便向不歸路上踏去。

葉修和獨角蜥蜴前進的速度不緩不慢,兩個時辰后才到不歸路的路口。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雖然只是在路口處,但葉修已經能感覺到不歸路上的危險氣息是多麼的濃重,強大的威壓,讓葉修也產生了恐懼,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甚至出現幻覺。

感覺到不對勁,葉修咬破了舌尖,讓自己清醒回神,隨即也釋放自身的強者之威,抵抗不歸路上的威壓,開始踏上不歸路。

而站在他身旁的獨角蜥蜴小林,此時也是凝神小心,雙眸緊盯周圍情況,看得出這不歸路確實是難走。

只是剛踏入不歸路沒多遠,葉修便感覺冷風襲來,吹得衣袍也是一直作響,一頭墨發,也被吹了起來,讓葉修此時看起來更顯堅定剛毅。

「呼」

「嗖」

忽聞兩道詭異聲音響起,葉修猛地彎腰,身子成了拱橋狀,躲過了兩個不明物體的襲擊。

之所以說是不明物體,因為葉修也不認得這是什麼,形狀也無法形容,每看一眼都是不同的形體,就算葉修的眼睛一直盯著看也看不出什麼。

佳人何可棲 既然看不清是何物,葉修索性也不再看了,省得浪費時間,便和獨角蜥蜴繼續前進。只是他心中總覺得不對勁,但還是沒有回頭,繼續向前方走去。

「葉修老大,小心!」

聞言,葉修一個閃身,躲過了又一不明物體的攻擊,並且這回這不明物體襲向葉修時沒有聲音,若不是獨角蜥蜴及時的看到,提醒他的話定然就著了這東西的道。

越向不歸路前方走去,葉修越覺得這不歸路不負此名。這還沒走多遠,便遇到了這些不明物體的襲擊,並且一股強者威壓也越來越強,無形中阻擋葉修前進的腳步。

這次,當真是不歸,無回嗎?

踏上不歸路,葉修一眼便看到路邊的一座石碑,透露出一股古樸的氣息,上面寫著不歸路三個大字,字的顏色也是鮮艷的紅。

葉修上前一看,正是用鮮血寫成的。從這字中,葉修感受到寫字之人當時心中的憤恨,心中的無畏無懼,心中那股向前不回頭的意念……究竟是何人才能將心中的一切化作字,表達心中情感。葉修想不通,對這不歸路石碑更是沒有一點消息。

時間不容葉修浪費,想不通,索性便不想了,該知道之時自會有答案,於是他便和獨角蜥蜴繼續向前走去。

Prev Post
剛填寫好,一個確認按鈕就彈了出來。
Next Post
她慌忙的收回眼底的慌亂,強迫自己快速鎮定下來,臉頰有些僵硬,尷尬的開口,「蘇……蘇妮,有……有什麼事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