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蘇家的人將妹妹的屍體送回來時可是跟他說過,說蘇家小姐蘇青璇也死了,跟他妹妹一起死了。

現在怎麼突然就冒出來了?

但鄭志齊知道這肯定是真的,因為也只有她還活著才有可能替他鄭家出頭。

而是真是假,他一回去就知道,所以連富財也沒必要騙他。

「小花,我的好妹妹。」

鄭志齊內心忍不住念叨妹妹的名字。

他知道,這一切還是妹妹的功勞。

蘇家小姐事隔多年還替鄭家出頭,沖的還是他妹妹鄭小花的面子。

如此說來,妹妹鄭小花常說小姐待她如姐妹是一點也沒有誇張,蘇家小姐真的待她如妹。

鄭志齊稍微定定神,問:「她讓你這樣做?」

連富財點頭:「是的,我若不這樣做,她就會殺我,就會滅我連家。」

鄭志齊完全明白了。

「好。」鄭志齊點頭,眼中卻有戾氣浮現,「但回去之前我想殺一個人。」

「撲通!」

陳龍頓時雙腳發軟跪在地上:「志齊,我錯了,我錯了,念在我們以前是好朋友的情份上,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我吧!」

「好朋友……」鄭志齊眼中的戾氣更濃了,「你真以為我是白痴嗎?真以為我不知道是你慫恿連千水……算了,我不想說了,現在我只想你死!」

鄭志齊的話音一落,連家一名在礦場負責管理的高手頓時撲上用刀將陳東劈死。

鄭志齊轉身,目光緩緩掃視礦場所有的人,那些平時對他多有打罵的人遇到他的目光時都嚇得腿發軟,哆嗦難抑。

可是鄭志齊最後卻只是輕輕一嘆,舉步上前騎在連富財的身上,道:「騎著你是對你的一種羞辱,我實不屑,但既是小姐的意思我只能照辦。」

最後一戰 「謝謝,謝謝,你騎上來就是對我連家的一種寬恕,對我連家的一種大思。」

連富財趕緊說道。

是的,如果鄭志齊不肯騎他回去,連富財真不敢想象蘇家小姐這個女殺星又會怎麼對待他連家。

鄭志齊和連富財離開。

礦場里的人許久後腦子里仍然清晰浮現鄭志齊騎在像狗一樣的連富財身上的情景……

連家大門前,所有人都在等著,等連富財回來,同時也在等待著連家的命運。

「回來了,回來了。」

人群外突然有人叫起,然後叫聲的方向人群分開。

連家的人看過去,然後個個都是第一時間猛地握拳,但下瞬間他們卻又趕緊將拳頭鬆開。

家主被人當狗一樣騎著回來,這確實是連家的奇天大辱。

逆天小毒妃 然而不這樣,今天連家就完了,家主這樣忍辱負重為的就是整個連家啊!

於是乎他們個個淚流滿面,家主連富財的形象在他們的心中更加高大了。

而每一個人內心中都有一個聲音。

忍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步長命百歲。

只要過了今天這一關,只要活著,今天之辱就還有討回公道的一天。

以二少爺之能,也未必就鬥不過蘇家。

蘇青璇完全無視四周所有人的反應,她旁若無人的跟伍蓮閑聊著,但內心中卻是冷笑連連:「這個連富財倒真是一號人物,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人……」

伍連已經激動萬分的盯著那邊方向。

很快,鄭志齊騎著連富財出現在了她的視線內。

「志齊。」

伍蓮再也抑制不住,霍然起身就跑上去。

兒子雖然變得很黑,變得很瘦,但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娘。」

鄭志齊從連富財的身上跳下來,急跑而上。

「志齊。」

「娘。」

母子兩人相擁而泣,哭不成聲。

連富財則是手腳並用的爬到蘇青璇的面前,道:「蘇小姐……」

蘇青璇突然打斷連富財的話,道:「這樣的大辱你竟然真的承下來,可怕,我突然覺得你是一個極度可怕的人。」

連富財頓時大驚失色,急道:「蘇小姐,我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跟您做對,跟蘇家做對啊!」

蘇青璇卻不再說話,靜坐不動,沉默不語,目光則是出神的看著相擁而泣的母子。

「小花,對不起,不管我怎麼做都是不能讓你復活了啊!」

蘇青璇的腦海中浮現起那個伶俐可愛,與她年紀相仿的小女孩。

一會,伍蓮和鄭志齊一同過來。

鄭志齊直接就給蘇青璇下跪感謝大思。

蘇青璇趕緊起身將鄭志齊扶起,道:「我與小花情同姐妹,你是小花的哥哥那也就是我的哥哥,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

連富財在旁聽著內心再度劇震。

一家人?

如此一來,就算蘇青璇離開,他也是不能再動姓鄭這母子了,除非蘇家這個小姐死了。

「小姐,志齊不敢有此奢望。」 霸道冷少:獨寵妖嬈小嬌妻 鄭志齊道,「只希望有機會能給小姐當個奴才好好報答小姐。」

「哪來的話,你這樣的話小花會不開心。」蘇青璇親自將鄭志齊拉起,正色道:「哥,以後你就是我的哥哥,我就是你的妹妹,你就當我是小花一樣看待。」

「這……」鄭志齊看向母親,等看到母親點頭時他也才點頭道,「好,好,以後我們就是兄妹,兄妹!」

蘇青璇笑了,笑得很燦爛,道:「現在我們一家團聚,我會跟你們一起回蘇家。但在離開前想問問娘和哥的意見,連家的人如何處治?」

一縷輕風起,卻生萬里寒! 秦菲越往下看,越發心慌,忍不住抬起頭追問:「一般情況下,海中拍攝是怎麼完成的?需要我穿著潛水服,圍繞著珊瑚或者海洋生物們轉圈圈嗎?」

不等秦海回應,東方玉卿倒是笑了。

秦海也跟著笑了,避重就輕道:「不是那樣的,比你想象的更具有挑戰性一些。要求模特不穿潛水服,拍攝的過程中可能會辛苦一些,但那樣出來的視覺效果會更好。」

聽完秦海的解釋,東方玉卿卻皺起了眉頭。儘管他沒有海中拍攝的經驗,但大致想象一下都知道海洋中充滿了未知的危險。

莫名其妙的,東方玉卿竟然想到了撿走秦菲手機的那隻該死的猴子,心想著這片海域里應該不會有什麼水怪出沒吧?

秦菲雖然還有些疑惑,但也沒有追著秦海詢問拍攝中的細節。

然而,當她真正被秦海帶到拍攝現場的時候,才意識到這次的拍攝將不會是那麼輕描淡寫的辛苦一點點而已。

礙於東方玉卿在場,秦菲也沒敢表現出自己的怯場。因為她知道一旦是她表現出一丁點抗拒,亦或者是懊惱的神情,東方玉卿都有可能會幫她解約的。

似乎是看出了秦菲的心思,秦海脫口而出,「你儘管放心,我們這裡所有的設備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在場的所有攝影師也都有潛水執照。與此同時我們還配備了六個專業潛水救援人員,給他們準備的也都是最安全的潛水裝備。」

秦菲聽到這兒,顯然輕鬆了一些。她還不忘瞥了眼身側的東方玉卿,發現他的眉頭似乎就沒舒展過。

不過接下來便聽到秦海話鋒一轉,「不過,作為模特的你就會比較辛苦一些,要求是穿著我們事先準備好的禮服,在選定的海域里與礁石、海洋生物們拍攝。」

東方玉卿莫名插了一嘴,「這個水下拍攝能不能換成替身?」

秦菲暗自竊喜,倘若可以用替身的話,她倒是不用這麼提心弔膽了。

但轉念一想,這第一場鏡頭拍攝就啟用替身演員的話,萬一今後傳揚出去了她也就不用在演藝圈裡混了,乾脆直接回家當她的「金絲雀」好了。

秦海迎視上東方玉卿的目光,坦言相告,「之前我哥也是這麼要求劇組的,但顯然沒有通過。」

秦海這話說的可謂是一石二鳥,不僅委婉地拒絕了東方玉卿的提議,還變相地替秦瓊賣了個人情。

東方玉卿默不作聲,那始終皺著的眉頭,這次更明顯了。

眼看著氣氛陷入到短暫的尷尬中,秦菲及時出面解圍:「沒事,我可以完成的。」

「老公,你別擔心,讓我試一下。如果兩次都不能成功的話,那麼我主動退出這次的戶外拍攝。」

「那你不許硬撐,身體不舒服了要及時告訴我。你想親自完成水下部分的話,可以換成明天,或者後天。」這似乎已是東方玉卿最大的妥協了。

整個拍攝組顯然沒有考慮到秦菲作為一個水下攝影新手的不安,幾乎各個都期待地看著秦菲。

秦菲又不傻,自然覺得騎虎難下,更是說不出改天再拍的話。

眼下的秦菲,只是一個不見經傳的小藝人,難得才得到這次的戶外拍攝機會。與公與私,她都不允許自己做出拖累整個攝影組的事情。

秦海看著眼前的秦菲,她的臉上是些尚未來得及掩飾的抗拒和害怕,他對此並不意外。

這反倒讓秦海覺得秦菲不是個矯揉造作的女孩兒。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考慮,秦海最終還是對著整個劇組的工作人員發號施令:「她沒有水下拍攝的經驗,直接進海拍攝可能會有些慌亂。先讓那幾個潛水教練幫她在游泳池裡模擬一下水下的場景,改為明天正式拍攝。」

秦海話音剛落,眾人唏噓不已,倒是不敢多嘴。

然而拍攝組的領班卻有些遲疑,開口道:「副總,天氣預報說過近幾日海上會有風浪,今天又難得各方面條件都適合,所以我們本來是想趁著今天拍完,而且明後天我們組裡聘請的幾個潛水師傅也要趕去其他片場。」

這個領班像是生怕秦海會固執己見似得,於是飛速地看了秦菲一眼,捎帶著說道:「其實水下拍攝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有沒有經驗也無所謂,你只要遵守我們的步驟和程序就完全沒有問題。」

我家影后是錦鯉 「閉嘴,這裡暫時由我說了算。」秦海懶得再解釋,直接瞪了那個領班一眼。

鑒於以前拍攝中遇到過的意外事件,秦海不想讓秦菲冒然下海。姑且不說東方玉卿還在場,這萬一真有個什麼閃失的話,那他哥也會找他秋後算賬的。

「沒事,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負擔,換做其他藝人也一樣。」

「我沒事,今天就可以拍攝,免得明後天有變故。萬一拍完發現效果不好,還得重新找時間拍攝,倒不如今天一次搞定。」

秦菲說完,朝著東方玉卿眨了眨眼睛,「老公,你說呢?」

東方玉卿內心百感交集,卻是不忍心打擊秦菲的積極性,難得寵溺一笑。

秦海見狀,也不好再說其他的。

無疑,拍攝組的所有工作人員是歡呼雀躍的,如果今天能完成,那麼明天就不用再出來折騰了。

「那就今天拍吧。」

秦海靠近秦菲一些距離,小聲嘀咕了一句:「嫂子,記得有任何不妥,就喊停止。」

話音剛落,秦海就像是討賞似的瞥了眼東方玉卿,果然人家沖著他笑了。

後來,秦海就喊了個工作人員帶秦菲去做了一些下水前的準備運動,還講了一些注意事項。

秦菲走後,秦海又發號施令:「其餘人各就各位,小李子,你去幫秦菲挑選一下拍攝用的服裝。」

東方玉卿看得出拍攝組井然有序,秦菲被帶著走完了下水前的所有流程,包括掌握一些應急救援措施和水中傳遞信息的手勢。

此刻的秦菲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已不再表現出對水下作業的無措和不安。 如何處治?

蘇青璇一句話便將連家的命運交到了伍蓮母子的手上。

伍蓮有點茫然的看向兒子。

鄭志齊看向連富財,雙拳緩緩緊握,眼神漸變狠戾。

「志齊,你要冷靜點。」連富財急急道,「我之前跟你說的我一定兌現……」

「有用嗎?」鄭志齊搖頭,「不管你們付出什麼代價,我父親和妻子都不能復活了。」

聽到這話,連富財頓時心涼如冰,整個人如墜冰窯。

「志齊,算了吧。」伍蓮突然出聲,「冤冤相報何時了,連家也為他們的所為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連千水也已經被小姐殺死,算了,算了……算了……」,說到最後已經泣不成聲,她是想到了丈夫,想到了那個剛入門就死的兒媳婦。

可是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是殺光連家的人又如何?

鄭志齊聽了母親的話,臉上有痛苦的掙扎之色浮現。

但他是孝子,既然母親不想再追究,他也不會忤逆母親的意願,於是對連富財道:「連富財,我娘心善不想再追究,希望你好自為之,以後若再倒行逆施,今天我不殺你,他日也會有別的人滅你連家。」

說完,鄭志齊不再理會連富財,與母親一起走回到蘇青璇的面前。

蘇青璇尊重伍蓮和鄭志齊的意思。

蘇青璇道:「先回去收拾東西,然後我們回蘇家。」

雖然伍蓮母子現有很窮,家徒四壁,但再窮的人家總有一些對自已有特別意義的東西,這樣的東西並不一定值錢可是卻很珍貴。

但伍蓮母子也確實沒有多少東西收拾,拎了一個小包袱就在眾鄰里的羨慕目光中隨蘇青璇離開。

這一去,眾鄰里都知道這母子兩人是苦盡甘來,以後跟他們便不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蘇青璇帶伍蓮母子回到蘇家。

……

幽雲關。

Prev Post
華新猛然爆喊一聲,虎目圓瞪,攝魂奪魄,右腳猛踏地面,渾身肌肉爆漲一般,左臂正正膨脹了一拳,蘊含聖獸古拳神韻的一掌,向著寧天涯啪了過去!
Next Post
信息編輯到一半,蘇歌手指突然頓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