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提前跟餐廳的人說了一聲,五點半的時候,把她要的菜做好,不僅如此,她還讓提前熬湯,湯一定要濃,骨頭熬爛一點。

雲夢恬囑咐完這些,這才下樓回房間,這次,她倒是沒有失眠,定了鬧鈴,躺下去不久之後,就睡著了。

雲夢恬再次醒來的時候,受到了藍銘晟的簡訊。

藍銘晟:這是你的新號吧,我問阿昭哥要的,我把地址發給你,你過來給我打電話,手機就是這個號碼!

下面有一個定位地址。

雲夢恬看了看,也沒有回復,直接起床洗漱,然後上樓去拿自己訂好的飯菜。

雲夢恬打車過去的時候,藍銘晟很快就過來開門,他在門口,讓雲夢恬錄入了指紋,兩個人才進來。

雲夢恬見他坐在輪椅上,還出來的這麼快,她忍不住開口:"你剛才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藍銘晟笑了笑:"知道你沒有鑰匙,下午過來送飯,我就沒讓阿昭哥扶我去別的地方坐,反正坐在哪裡,都是看電腦看書!"

聽到藍銘晟這話,雲夢恬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是因為自己要過來,所以才在輪椅上坐了一下午嘛。

雲夢恬臉上有些不自在,藍銘晟依舊是臉上帶著看不透的笑容,彷彿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藍銘晟時常給雲夢恬一種錯覺,好像所有人都不能讓他為之變色,他永遠都能雲淡風輕。

掌控現在 就算是偶爾露出吃驚,委屈的表情,都會給人一種,他並不是這樣的人,這種錯覺。

雲夢恬想到自己躲了藍銘晟三年多,現在還巴巴的上來給人送飯,頓時就覺得心裡有些憋屈的慌。

她拿著晚飯,直接向著屋子裡走去:"我把晚飯給你帶過來了,你吃吧!"

藍銘晟在雲夢恬身後關了門,坐在輪椅上,輪椅向著餐桌移動過來。

看著他一直坐在輪椅上,行動不便的樣子,雲夢恬忍不住皺眉:"你這樣子,也不是個辦法啊,你總得找個人來照顧你吧,就算是買飯我能幫你,那其他的事情呢,上下樓你怎麼辦?"

藍銘晟看著雲夢恬打開外賣盒子,平淡的開口道:"我之前說了,不習慣陌生人出現在家裡,而且,我最近都住在一樓!"

雲夢恬咬了咬嘴唇:"住在一樓……"

她當下其實想到了很多問題,比如,首先要解決的兩個問題,上廁所和洗澡,如果沒有人照顧,這些他是怎麼做的,而且,要從輪椅上移動到床上,恐怕也不方便吧,雲夢恬真的不知道,藍銘晟到底在糾結什麼問題。

難道真的只是不願意陌生人出現在家裡嗎?

她想了想:"那我給你找個我們家的傭人吧,那種在我們家幫傭了十幾年的老人,你總歸是見過的,也不算是陌生人!"

藍銘晟沒想到雲夢恬會這樣說,他拿著筷子的手頓了頓,臉上突然出現些許類似於嘲諷的表情:"小夢,你就這麼不願意給我送飯嗎?這才第一次,就想著讓人來照顧我,亟不可待把我這個拖累轉手么!"

雲夢恬傻眼了,她只是覺得,藍銘晟不習慣家裡有陌生人,那她找個不算是陌生人的,來照顧藍銘晟,那不是更方便么!

藍銘晟現在這嘲諷的口氣,是個怎麼回事,感情她好心當了驢肝肺了!

雖然她三年前被表白,不敢拒絕不敢答應的舉動,有點慫,躲了三年多,看見藍銘晟還是有點心虛。

可是,這並不代表,她能忍受藍銘晟這麼陰陽怪氣的表情。

她氣呼呼的瞪著藍銘晟,拉著一把椅子,直接坐在藍銘晟旁邊,冷笑了一聲:"藍寶寶,你什麼意思,感情我想讓人照顧你,想讓你過的舒服點,我還做錯了不成,你要是不願意你就直說,何必這麼陰陽怪氣的,我熱臉貼冷屁股了,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OK!"

看著突然生氣的雲夢恬,藍銘晟捏著筷子的手,緊了緊,他的表情依舊沒有多少變化。

只是在聽到雲夢恬大聲喊他小名的時候,莫名的有點窘迫,再就是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他心裡有點痒痒的。

他看著雲夢恬,臉上的笑容不變,聲音有點無奈:"小夢,我都長大了,你這樣喊我小名,讓我有一種錯覺!"

"什麼錯覺?"雲夢恬詫異的看著他,完全忘記了自己剛才還在生氣的事情。

藍銘晟看到這丫頭情緒轉化如此之快,臉上的笑容擴大:"感覺你還像小時候一樣,整天跟在我屁股後面,在神農莊園跑來跑去,怕自己走丟了,去了外圍,被毒藥草傷到,每次都要在我身後,氣呼呼的喊我的小名,好像喊我的小名,就能解氣一般!"

雲夢恬頓時有些窘,因為,她小時候的確是這樣想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那還不是因為,你小時候不喜歡人喊你小名,我只有喊你小名,你才能給我點反應!"

藍銘晟勾唇笑了笑:"也不是不喜歡,只是不喜歡別人喊而已,你喊的話,其實無所謂的!"

雲夢恬臉一紅,心裡有點小鹿亂撞,他這是在撩自己嗎?怎麼可以這樣,無形中撩人,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明明……明明他說自己對她來說,是合適的。

不喜歡的人,也可以這樣說嗎?

雲夢恬有些心亂,也有些生氣,她不明白,藍銘晟現在怎麼可以這樣,無所顧忌的說出這樣的話。

藍銘晟見雲夢恬低著頭,悶著不說話,看起來像是不開心。

他挑了挑眉,換個話題:"小夢,你剛才說熱臉貼冷屁股,這話真的說的讓我挺傷心的,我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挺熱的,真的,你要不要貼過來試一試?"

雲夢恬的臉,這下徹底爆紅:"藍銘晟,你是流氓嗎?能不能正經點,我們……我們不要亂開玩笑,好嗎?"

藍銘晟見雲夢恬氣得都要哭了一般,他趕緊住嘴:"好好好,我不說了,你千萬別哭啊!"

他可不想剛剛見面,就把人惹哭了,三年多沒見面了,這次見面,在別人看來,都是巧合,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提前準備了多久,進行了怎麼樣的精心設計。

他拿著筷子,聲音有些無奈:"小夢!"

雲夢恬低著頭不看他,藍銘晟眼角的笑意淡了淡:"雲夢恬,你怎麼了?不想搭理我嗎? 妖孽邪王,廢材小姐太兇猛

雲夢恬這才抬頭,免為其難的給了他一個眼神:"是你自己不好好說話的!"

聽著雲夢恬這樣說話,眼角還帶著淡淡的紅色,藍銘晟臉上的笑容慢慢恢復:"沒有的,我就是逗你的,沒想到你還當真了,只不過,剛才你說自己自作多情的事情,我要鄭重的解釋一下,你還真沒自作多情,你的關心,我很受用,準確的說,你的關心,比任何人的關係都管用,我並不是嫌棄你找人來照顧我是多此一舉,我只是不想讓任何人照顧我,除了你,誰都不行,哪怕是我爸媽,我都不想,你明白嗎?"

雲夢恬感覺那種心跳的感覺又來了,而且還是狂跳的。

她咬了咬嘴唇,別過臉,不想讓藍銘晟看見自己的神情:"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我也不想聽懂,既然你不想讓別人照顧你,那你放心,我不會再找人照顧你了,你自隨便吧,看在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我會過來給你送飯,直到你的腿好了為止,就算是我自己不能過來,我也會找人幫我送過來!"

聽到雲夢恬這樣說,藍銘晟的眉心微微跳了跳:"小夢,你別這樣啊,讓別人來送,別人沒有錄入指紋,我還得掙扎到輪椅上,去給人開門!"

藍銘晟說著,神情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的。

雲夢恬下意識的就心軟了,可是,她不知道,這人到底是真的這個樣子,還是裝出來的。

她心裡有些亂,她冷著臉開口道:"你別告訴我,你腿這個樣子,你平時在家裡,都是坐在床上的,或者坐在一處,一動不動,你要是去別的地方,難道不得坐在輪椅上去嗎?"

藍銘晟一怔,他倒是沒想到,雲夢恬思維轉換的這麼快。

他有些無力的垂頭,悶悶不樂的夾菜,不聲不響的吃飯,好像不想說話了。

雲夢恬捏了捏自己的手,感覺自己剛才的情緒似乎有點太過了,她又有些心軟:"我……我剛才就是那樣一說,你不要往心裡去,我知道你可能腿這個樣子,不怎麼方便,可是……可是你不想讓人來照顧你,我也沒辦法啊!"

藍銘晟吃著飯,低著頭,悶聲不語,怎麼會沒有辦法呢!

他都說的那麼清楚了,除了她,他並不想讓別人來照顧他。

他都裝的這麼可憐了,甚至有點卑鄙了,可是,雲夢恬依舊不願意搭理自己。

藍銘晟自嘲的笑了笑,低著頭吃飯,感覺有點心灰意冷,他一直覺得,看到自己受傷,雲夢恬肯定會主動照顧自己的。 從演武場出來,二人各自返回,林楠回到一座仙宮內,然後開始了閉關之路。

戰也是一樣!

這一次,二人收穫都不小,需要去沉寂積累消化。

至於後續的選拔,只能再度延遲了。

毫無疑問,戰和林楠二人是必選之人,第二次選拔的機緣,對二人也極有益處,不能錯過。

二人眼下機緣造化還不曾消化,索性就直接等待著。

一晃,足足又是十天過去,林楠和戰二人這才紛紛出關,林楠臉上的喜色更濃了。

空間一道隱約間再度要突破了!

要知道林楠距離上次的突破其實也不過一個月的時間而已!

終於,第二關的選拔也開始了。

這一次,二十八人。

除去林楠等原本的二十七人,還多了一位身著金色長袍的年輕男子,剛一出現便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即便是戰也不例外,寶公主見狀更是直接滿臉的喜色迎了上去。

「天賜師兄!」

來人,天庭第一天驕,天庭小天王,天賜!

在之前,哪怕是戰都自問略有不如的天驕人物,而今出現了。

林楠也打量著,戰的實力他深有體會,在演武場的五人,二人不斷廝殺,相互印證磨練,真若是拚命的話,林楠真不見得是他的對手。

這天賜能比他強,那就更恐怖了!

時間至高屬性規則,水屬性規則,全部達到了地仙境巔峰!

正常而言,空間至高屬性應該最強,但在天賜手中,時間至高屬性規則變得更加恐怖,這讓林楠都有些好奇了。

就在林楠打量天賜的同時,這位小天王天賜也在打量著林楠。

這二十七人之中,有著不少人他知道之人,除了和戰幾人微微打了個招呼,也就是林楠了。

一個能讓戰另眼相看之人,一個能闖上煉心路巔峰的人,值得他關注。

整個天庭這一代人之中,也只有他們三人而已。

徑直來到林楠身前,天賜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架子,渾身身上沒有什麼特別的氣息,更像是一個玉面小書生,很文靜的類型。

「天庭天賜,見過林兄!」天賜主動開口。

伸手不打笑臉人,戰的性格林楠清楚了,而戰和天賜能交往到一起,自然也能看出天賜的品性,這種人林楠自然不會拒絕。

「見過小天王!」林楠開口笑道。

「叫我天賜就行!」天賜微笑開口。

「呵呵,那就不客氣了,天賜兄!」林楠笑道,很快便一起閑聊了起來。

寶公主原本看到天賜師兄來了,第一時間是要告狀的,見狀又傻眼了。

「師兄,他欺負我啊!!」寶公主一副委屈之色。

「師妹別鬧,既然是誤會,那就過去就行,林楠也不會在意的。」天賜直接教訓了一句。

頓時,寶公主委屈了。

「哼,你們怎麼都這樣,都和他串通一氣?」寶公主氣得不行,冷哼不斷,抗議不止,然後扭頭賭氣不再理會他們了。

天賜見狀輕笑。

「林兄不用在意,寶兒師妹就這個脾氣,認識久了你就會發現她的善類,也正因為如此,整個天庭之中,我們都寵溺著她,也是慣壞了,我代寶兒師妹給林兄致歉了。」

林楠揮揮手,一開始他確實有些惱怒,但現在早已沒了怒氣。

一個小丫頭而已,只能說是魯莽一些,算不上太大的問題。

而且一出關,林楠就從崔慶那邊得到不少有關這位寶公主的消息。

夜半驚婚 林楠和戰交流論道的這半個月之中,崔慶和寶公主這段時間打的火熱。

確切的說是戰鬥的火熱!

林楠潛修的這半個月,崔慶被寶公主劈了半個月,先前看到崔慶時,身上還帶著一些焦灼味道沒有散盡。

這些,自然都是出自寶公主之手。

打不過林楠,報仇無望了,索性就欺負一下軟柿子。

也正好,雷鳴師傅也說了,崔慶身上有著她沒有的特殊手段,多交手有好處,為此寶公主一次次光明正大的將這個崔胖子找過去,然後一陣狂轟亂炸。

當然,她也沒有落得多好的結果,俏臉上現在還是黑的。

在崔慶身上,一開始她還賺點,佔據上風。

但越交手,她越吃力,越不行了。

以至於,到最後她的一些手段被崔慶這無恥狂徒學會了,反倒是成了對付她的手段,這讓寶公主惱怒不已,為此天賜一出場,寶公主便告狀了。

只可惜,沒人理會……

談笑間,無痕仙王雷鳴仙王到了,依舊是他們負責,隨即帶著一群人直接來到天宮另一處重地。

竟然有一位仙王境強者親自鎮守!

規則海!

先前林楠剛一到,衛煌的聲音便已然在林楠耳邊響起,介紹起了這次選拔的機緣之地。

真正的機緣之地。

規則海,顧名思義,一處規則的海洋世界,這其中充斥著無盡的規則之力,極其濃郁。

據聞這是青帝大人聯手其他八大帝級強者聯手創建的特殊至寶,在整個仙界之中,也難以找到其他類似至寶。

它的作用,和凌雲仙宗的仙緣洞類似,但卻更加不凡。

在這規則海中,能夠完整的呈現出八大屬性規則之力,對於任何修鍊者都有大用。

不單單是普通的人仙境地仙境強者,哪怕是對天仙境強者都有大用,是天庭極其重要之地。

無青帝首肯,任何人不能開啟使用。

而今,為了這次的仙緣大會選拔,規則海再度開啟,給林楠這些人送上機緣造化。

戰和天賜的雙屬性規則,便是在這裡感悟而出!

由此也足見這規則海的重要性,哪怕是仙界其他各地的帝尊,都期待能夠送各自門下弟子進入一試。

只可惜,規則海被天庭把控,從不外借。

若非林楠崔慶二人加入天庭,也是因為眼下的仙緣大會即將開啟,這兩個珍貴的名額也不會輕易給予。

所以,這地方極為珍貴,可遇而不可求。

天庭上百位天仙境強者都在排隊等候進入規則海的機會,衛煌也是一樣。

Prev Post
那不見天日的地方,女兒那樣的身子骨,挨餓受凍被驚嚇,怕是活不過幾天。
Next Post
司機站在距離車子不到五米的位置,沒幾分鐘,當他看到車子開始上下有節奏的跳動起來時,這年輕的小夥子,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臉,心想這兩不要臉的傢伙,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開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