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棟道:「現在是中午,我們出發,到了港口正好是夜裡,然後我在去打個招呼,就差不多了。如果是大白天的話,太招搖了。」

王介點點頭道:「恩,這個時候不能太招搖,要把危險降低到最低的程度。不能因為這些毀了少爺的前程。」

趙國棟有點好奇的問道:「明宇現在是個啥官?」

王介道:「團長!」

「恩?團長?他才畢業幾個月就團長了?」

「委員長親自任命的團長,還假的了?」

「明宇真厲害啊,開始考軍校那會,我就覺得他肯定有出息,現在一看還真是幹什麼都有出息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少爺。」王介得意的說道,他也不想想以前的王明宇是個什麼德行。

趙國棟等人用的船是一艘糧船,糧食主要是遮住需要運輸的東西,加上趙國棟和這些海防們混的很熟,一點沒費事,就開船了。過了大概十天左右,船就到了浙江。

王明宇這邊也是派出了張德恩去接船,張德恩認識的人也不是蓋的,順順利利的就把東西運到了318團的駐地。事情進展的很順利,王明宇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畢竟是第一次,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PS:今天還有一章! 王明宇看著這些運來的裝備,命人把這些東西都弄到318團的軍火庫。準備自己去裝備直屬隊,因為這些裝備一般的人都不會用,雖然平時王明宇也有講解,但是理論和實際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趙國棟跟著王介來到了318團的駐地,看到了王明宇也是相當的興奮,隨後王明宇把孫大寶等人喊了出來,到了團會議室,開始互相的交流。由於很長時間沒有見面,大家的話匣子都打開了,把這兩年的情況都簡單的說了說,隨後趙國棟在這邊吃了頓飯,然後急匆匆的又走了。

趙國棟知道,雖然他心裡很想留下來,呆在兄弟們身邊,但是就是如同王明宇以前說的,他的任務很重要,他不能有絲毫的懈怠,雖然他也很放心自己的兄弟們看守秘密軍火庫,但是畢竟沒有自己呆在那邊放心,何況這一次他已經出來見過兄弟們了。而且王明宇也交待給了他,在等個一兩年,他就能到處活動了。心裏面有了這個希望,趙國棟也不覺得他的任務枯燥了。雖然他心裏面是熱血的,但是他正在已令一種方式付出著。

趙國棟走後,林文等人興奮的嗷嗷直叫,都要看看王明宇口中的裝備。

王明宇也沒有打算瞞著他們,於是就帶著他們去了軍火庫。

第一個箱子打開,是一把把閃亮的瑞士軍刀,功能多到出奇,這種不鏽鋼的軍刀,後來風靡全球,不僅僅是外觀美觀,更多的是它強大的功能。

王明宇拿起一把軍刀對著幾人說道:「這種刀除了具備士兵刀上所有的刀片、錐子、罐頭起子和螺絲刀外,還有一個小刀片和一個拔塞鑽,他的功能不僅僅是刀,而是一種多功能的工具,如果你們僅僅把它當做一把刀使用的話,那麼就失去了我們買它的意義。至於如何運用,怎麼保養等等,我會在以後的訓練中慢慢的為大家講解,讓你們把這把刀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看著這把軍刀,幾人都拿起來,愛不釋手,左看看又看看,就是覺得這個東西怎麼這麼神奇?王明宇也不理他們興奮的表情,走向了下一個箱子,這個小箱子,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裡面裝的懷錶。幾人看到懷錶又一陣興奮,沒辦法,這些都是奢侈品,尋常人怎麼可能擁有這些,都只是聽說,現在居然要人手一個,這樣的心情不激動是不可能的。

下面一個箱子是防毒面具和作戰背包,這兩個裝備大家只是覺得有點稀奇,也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還在看著剛才的軍刀和懷錶。

接下來的箱子則是水壺,衣服鞋子,鋼盔,小型電台等,一件件裝備看的眾人都有點眼睛發直了。

剩下的箱子可是今天的重頭戲了,莫辛-納甘1891/1830式步槍,雖然此步槍的缺陷明顯,但是對於目前的軍隊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裝備,而且此次這種狙擊步槍,王明宇只購買了五十支,彈藥配備的倒是很充足。

眾人愛不釋手的看著這個大殺器,心中充滿了震撼,尤其當王明宇說道這個槍,可以精確的射殺600M以內的任何敵人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有此槍在手,天下無敵的感覺,因為平常的步槍,一百米開外就很難打了,一些神槍手,他們的目標撐死也就150M到200M之間,而且準度不高,畢竟肉眼看到的那麼遠的東西實在是有點小,只能憑藉感覺。

下面的裝備手雷和勃朗寧連發手槍,衝鋒槍。這些都是王明宇根據後世的裝備,勉強湊齊與之相等的裝備。

看完這些裝備的幾人都興奮的不能自已,當即讓王明宇給他們裝備,王明宇卻沒有滿足他們,因為他要明天單獨召集直屬隊,開始新一輪的指導,而且最重要的是保密原則,這些裝備平時不可能讓他們大搖大擺的穿出去的,像衣服什麼的,現在根本沒有必要發下去,只有出任務的時候才能按人次發放。王明宇告訴他們保密之後,讓他們去他們自己的小隊,告訴他們裝備的事情,和保密的原則,誰要是亂說,軍法無情。

第二天下午,軍火庫內。

王明宇看著集合的一百五十人的直屬隊,嚴肅的說道:「大家可能也知道了,這次我專門為直屬隊裝備了很多的武器和工具,這些都是以後你們執行任務的時候要用到的,希望大家能夠知道我們318吞的保密原則,也可以說是我個人的保密原則,既然大家都是直屬隊的成員,我也就不在重複了。」

眾人轟然應道:「是,團座!」

王明宇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次的裝備,現在是不可能全部裝備起來的,只能分開講解和*作,如軍刀的使用,防毒面具的應用,背包如何裝備,電台如何使用等,另外狙擊步槍,衝鋒槍,手槍,手雷的*作,我會讓你們的隊長,分批次的進行訓練,訓練地點保密,訓練內容保密,即使我們團的成員也要盡量做好保密原則。」

接下來王明宇就開始講解如何運用軍刀上的各種小工具,如何看錶,如何戴防毒面具,什麼時候帶防毒面具,手語中的幾點鐘方向是如何來的,每一個直屬小隊的成員配置和人員安排,狙擊手的專門培養等。

眾人在王明宇的講解中,逐漸的了解了直屬隊的作用,因為這些武器裝備不可能在平常的軍隊中看見的,甚至聽到王明宇說道這批裝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時,大夥都感覺到震撼,這個意思就是目前全國的軍隊之中,也就他們直屬隊蠍子粑粑獨一份。

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殊榮呢?同時也是一種什麼樣的鞭策呢?這些都是留給他們自己去思考的。

王明宇給他們的目標就是一句話:「用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的勝利。」簡單的一句話,王明宇就闡釋了作為直屬隊應當有的意義,他們的意義不在於於敵人硬拼,拿王明宇的話來講,你殺死一百個敵人也換不回一個直屬隊的隊員的性命,這樣的比例,讓直屬隊的人瞠目結舌,一百個敵人啊,要是整個國-軍都這麼猛的話,那麼誰還敢跟咱叫板,咱不去欺負他就好事了。

王明宇看著眾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肅然道:「你們想什麼我知道,你以為這些裝備都能裝備到別的部隊?他們連這些是什麼估計都不知道,再者這些裝備值多少錢你們知道嗎?每一個人的裝備價值都在幾千大洋以上。再說這些武器,大規模戰場並不適合這些武器,以後你們就會知道了。你們的任務就是給我訓練,格鬥,刺殺,狙擊,等等等等,我希望看到的是你們的成績,而不是你們的憑空想象,你們如果不努力訓練,將來損失的就不僅僅是你們自己的生命,還包括你的戰友。希望你們能夠記住我剛才的話。」

眾人看著有點怒色的王明宇也明白了自己的幼稚想法,都低下頭不再言語,團長花這麼大的代價給他們這麼好的裝備,如果不用實際行動去回報他的話,那麼還有臉呆在直屬隊嗎?幾千大洋啊,說給他們花了就給他們花了,這是需要多麼大的魄力啊。

王明宇見到自己的話對他們有啟發的作用,就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王明宇的主要目的就是讓他們知道,在好的武器裝備,也是人使用的,如果人不刻苦訓練,那麼再好的武器裝備都是白搭。既然現在他們已經明白了自己的位置,那麼再說下去,對他們的心理起了一種微妙的變化也是不好的了。 1936年8月,浙江寧波西郊318團駐地。

直屬隊經過近一年的訓練,已經形成了巨大的戰鬥力,他們對於偵察,爆破,格鬥,刺殺,暗殺,潛伏,營救,狙擊等一系列系統化訓練之後,組成了十支戰鬥小隊。每個小隊由機槍手,狙擊手,觀察手,爆破手,通訊手組成,用於完成各種艱巨的任務。

在這期間,隨著戰爭的日益臨近,王明宇的訓練也在不斷的加強,除直屬隊和警衛連以外,其他各營連的訓練也是不斷的提高,系統化訓練的好處就在於,無論誰在什麼崗位上,都能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怎麼做?現在的各營新兵除了沒有經歷真正的戰鬥,戰術方面都已經形成。不過318團的的軟肋還是有的,那就是重火力不行,這個目前沒有辦法彌補,迫擊炮目前蘇北的倉庫里有,但是戰防炮,野戰重炮等目前都沒有配備,並不是王明宇花不了那錢,實在是買不到這些玩意。

如果可以的話,王明宇甚至想買飛機,培養自己的飛行人員。不過這方面實在沒有什麼經驗,只能托王介在美國尋找退役的飛行員,高價買來培訓自己的人員。說做就做的王明宇也不含糊,直接一通電文發到美國,讓王介酌情處理。王介當然盡心儘力,一溜煙的找到了8名退役飛行員,高價送到318團。

王明宇成立的飛行小隊目前很凄慘,除了8名美國教官和32名經過招募的飛行員培訓人員之外,什麼都沒有,所謂的飛機,王明宇說,以後咱去找日本人要去。弄的滿懷信心而來的美國同胞們鬱悶不已,這沒有飛機,就跟紙上談兵一樣,沒有什麼實際的意義,只能說這個飛機是這麼開的,至於什麼意外情況,突發情況也只能聊表了說說,沒有真正的開過飛機的人,怎麼能把握的住呢。

不過王明宇對著幾名外國教官強調說,現在沒有飛機是不錯,但是大家如果現在把基礎打紮實,到時候一旦有了飛機,能夠短時間的上手,形成戰鬥力。他花錢請他們來辦事,就是為了以後的戰鬥,所以希望他們能夠理解自己的苦心。不過這個飛行小隊也是夠可以的,目前318團的人就知道有幾個外國人在這裡,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後面跟著一幫人,大家都感覺莫名其妙。

318團的炮兵目前只有一個連隊,目前也僅有十幾門迫擊炮,炮彈也不是很充足,一旦戰鬥打響,炮連只能去支援一到兩個營,不可能同時支援到4個營,分攤到每個營的話,也就平均4門一個營,本來迫擊炮的殺傷力就不大,在不能形成規模的話,那就形同虛設了。

王明宇也為這個事情*心,目前野戰重炮,雖然國防部有,但是基本上只能配給師一級的單位,而且基本上都配給中央軍,別的部隊雖然也有一些配置,不過很少,甚至可以用忽略不計來形容。而日本最大的優勢就是空中優勢,重火力,和機械化。可以說,目前王明宇的部隊的戰鬥力,可以稱得上是相當強的,不過沒有經過真正的戰鬥洗禮,也始終只能算是一支二流部隊。

炮的問題,王明宇正在想辦法,這玩意可是關係到全團的未來,目前王明宇正派黃博雄的所在的兩個直屬小隊,帶著電台去蘇北秘密倉庫,大致的位置已經告訴他了,到時候讓他們自己去聯繫趙國棟,並要求黃博雄長期駐守蘇北秘密倉庫,並且聯合趙國棟,不斷壯大自身實力,消滅周圍的土匪等,另外王明宇秘密任命黃博雄兼任318團第五營營長,擴充隊伍,目前潛伏在連雲港地區,由黃博雄專門訓練,等待王明宇聯絡他。

關於迫擊炮,讓趙國棟派人秘密運送到寧波,路線問題已經擬定好,就是上回的路線,另外炮彈要配給充足,另外AK步槍,子彈和藥品運送一部分過來,裝備部隊。

如果歷史不出現偏差的話,距離日軍侵華已然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由於王明宇所在部隊是用來剿共的,但是王明宇到來的時候,已經是剿共末期,中央紅軍已經勝利的會師陝北,並且開始東征,並且開始積極的呼籲聯將抗日,實行第二次國共合作,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不可能再次剿共,所以王明宇也是鬆了一口氣,他就怕哪天突然接到剿共的命令,怕自己忍不住就直接去陝北去了。

不過王明宇也知道西安事變迫在眉睫,張學良將軍和周副主席正在秘密協商之中,王明宇不可能傻了吧唧的揭穿立功,他內心也是希望國共合作一致對外的。雖然他對國民黨的腐敗已經徹底的喪失了信心,但是國民黨的軍隊基層當中還是有很多愛國志士的,高層的腐敗不代表基層的腐敗。所以王明宇相信,他能控制住自己的部隊,王明宇要的也是這樣的效果,以後自己的部隊只能有自己的聲音,他說打誰就打誰,絕不不是國防部的一紙調令就可以為所欲為的。

情報科的高山自從三個月前學成歸來之後,就開始教直屬隊的所有成員學習電台使用等,另外跟高山同的幾名人員也在分別教授情報科的人員學習電台使用。

情報科的副科長阿武,也不斷的加強情報科得實力,王明宇給他們講了很多關於諜戰的故事,當然都是根據以前看過的一些電視劇講的,不過對於這些新人是獲益匪淺,有些人能夠舉一反三,想著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應該如何去應對等,阿武就是一個能夠融會貫通的人,他聽著王明宇講的潛伏等故事,不斷的根據故事裡的人和實際相結合,發現有很多共同之處,要學習的東西很多,偵察和反偵察的能力也要不斷的磨練,雖然情報科的進展有所緩慢,但是也已經有了一定的用處了。

要打仗就要有人受傷,就要有人犧牲,目前的情況來看,籌建野戰醫院之事已經列在王明宇的計劃之中,其實野戰醫院的籌建主要就是三樣,一樣是設備,一樣是人,一樣是藥品。目前的醫院設備還是有的,人員也可以聘請,藥品自己也能搞到,所以野戰醫院的籌集工作雖然很繁雜,但是沒有多大的難度,到了戰爭期間盤尼西林能夠自給自足已經是相當的奢侈了一支盤尼西林就相當於一條命。所以野戰醫院的成功建立也標誌著318團已經進入最後的尾聲了,只等戰鬥打響的那一刻。

王明宇現在的部隊基本的情況是這樣的,直屬隊150人,其中在318團的有120人,其中的30人被派遣到蘇北秘密倉庫去形成秘密第五營。警衛連,318團第一營、第二營、第三營、第四營;318團直屬炮兵連隊;318團輜重連隊;318團直屬情報科;318團野戰醫院(籌建中);318團通訊排。

這一日,王明宇突然收到了聶府的邀請,說去請王賢侄商議一下婚事。王明宇突然想起來三年多前自己跟聶父說的話,如果三年以後聶思思願意嫁給自己那就娶她。

這本來就是一句那啥的話,怎麼就當真了呢?王明宇鬱悶不已,已經有一年多不見孫雪了,王明宇接到這個帖子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對男女之事還真的一點都不開竅,這不,一年多不見也不去關心一下孫雪過的怎麼樣?哎,真是不合格啊。

王明宇當下決定去玩聶府之後,帶著幾人直奔上海,反正這一階段也沒有什麼事情,就當娶上海散散心去了。心中有了定計之後,王明宇也就蒙頭大睡,準備明日的聶府之行了。 第二天一早,王明宇知會了張德恩幾人一聲,吩咐他們抓緊練習,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是很多了。告誡他們一定要耐心等待,不要被外界的一片和諧之聲所迷惑,指望國聯的調停是不現實的,他們只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調停,一旦日本顯示出強大的武力,那麼他們為了自保,不可能過多的干預。

其實這種思想王明宇已經多次灌輸給他們了,那就是聯共抗日,正好和紅軍的聯蔣抗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王明宇的宣傳是,儘可能的保存一切中國的國防力量,一致對外。連侵略者都趕不出去,那麼還有什麼顏面去領導中國的人民?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國民黨以及他們最傑出的代表最高領袖蔣委員長。

雖然王明宇看到界委員長也激動,也有點惶恐,但是那是對於他的好奇,畢竟他也是一國元首,關係到自己的未來,何況王明宇何時接觸過這種有氣場的人?以前在部隊的時候直接接觸過最大的官也就是一個少將,當時那激動的無以復加。軍人的骨子裡就天身有一種認同感,他們為國家付出的同時,也希望得到國家的肯定。

不過重生又不是萬能的,重生之後也是人,是人就會緊張,可能是面對名人,可能是面對美女,也可能是其他,所以重生也不會比別人多一條命,一切還得靠自己,最多心裡上認為自己已經死了一次,在死一次又何妨?重生最大的優勢就是先知先覺和無數前輩的經驗和教訓。

王明宇交代完之後,就開著車一路向寧波市區賓士而去。

聶府。

聶父是一個很傳統的人,他始終覺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算是被封建思想毒害的一代人,而聶思思卻是受到新思想衝擊的第一批人,這樣的碰撞顯然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其結果就導致三年前聶思思逃婚,聶父雖然很生氣,但是更多的是無奈,自己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人都是自私的,雖然女兒做出這樣的舉動,但是他只是生了一會的氣,更多的是擔心自己的女兒。

如今女兒從外面回來了,聽說已經工作了,聶父自然是很高興,自以為聶思思想清楚了就回來了,聶父這三年來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老友王遠山,那一處逃婚的鬧劇,讓王家的聲譽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好在老爺子心理素質夠強,也沒有放在心上。

前一陣聶父聽說自己的賢婿王明宇已經貴為國-軍的團長,當時就覺得自己的女婿出息了,當然這個女婿是自己加上去的,目前還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認可,尤其是自己的女兒的認可,聶父也知道以前的王明宇是有點荒誕不經,但是聶父認為人不風流枉少年,現在的王明宇不但改邪歸正,而且現在比一般人都有出息,想必自己的女兒肯定不會在有什麼意見了吧。

於是聶父擅作主張,主動發帖給王明宇,讓他過來,順便見一下回來的聶思思,想必幾年不見,有可能擦出點火花來呢,畢竟王明宇三年前說過,在過三年,如果聶思思肯嫁給王明宇的話,那麼王明宇肯定就會娶聶思思,事情真的是聶父所想的那樣嗎?

王明宇到了聶府之後,只待管家通告一聲,就進去到了聶府的會客大廳之上,坐在那是不是的抿一口茶,王明宇其實不想來的,但是很無奈,以前答應人家的事情,不能不來敷衍一下,反正聶思思也看不上自己,來斷了這個念想也是好的。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聶父急匆匆的走了過來笑著對王明宇道:「賢侄,你來啦!」

「聶伯父好,這次來的匆忙也沒有帶什麼禮物來看望您,真是失禮了!」

「哪裡話,我們這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來來來,繼續喝茶。」

「聶伯父這茶真是不錯,好多年沒有喝到這麼好的茶了。」

「賢侄莫不是恥笑聶伯伯?呵呵,你家要什麼茶沒有啊?不過最近聽說你們家的產業都開始往西邊轉移了,是不是你有什麼內幕消息?」聶父不經意的問了一下「伯伯,您既然問了,那我就說了,在過不到一年估計這邊就變成戰場了,日本的野心不斷的膨脹,東北淪陷,現在華北已經岌岌可危,日本的目標肯定是已最短的時間攻佔中國,那麼他們的目標是什麼地方?肯定是首府南京,和經濟動脈上海和浙江地區。而我們王家的產業大多數都集中在這兩個地方,何必到時候便宜了日本人呢?」

「國民政府不是讓國聯出面調停嗎?而且和日本簽了好幾份條約,我看短時間內不可能再有大的戰事!」聶父搖搖頭說道「日本的綜合國力很強,尤其是工業,他們的國家資源十分的有限,基本都依賴進口,那麼既然敢於發動戰爭,他們的目的是什麼?肯定是我國的資源,我國目前地大物博,工業落後,日本趁機對我國發動侵略戰爭,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佔領中國,或者說掠奪中國的資源。」王明宇義憤填膺的說道緩了緩之後,王明宇又道:「條約這個東西能束縛住日本的狼子野心嗎?不能,他們不會因為旁邊豎了一塊不準侵略的牌子,就放棄他們的資源。他們會找各種各樣的借口,讓我們忍無可忍,率先破壞條約,一切的政治目前都是建立在軍事基礎上的。聶伯伯,你的產業最好也往西部移一移,不過這個只是我的一些個人看法,並不是所謂的內部消息,我爹相信我,所以他把產業都轉移了,留下一小部分,以備不時只需。」

聶父滿意的看了看王明宇道:「賢侄,你父親可是個不肯吃虧的主,既然他都相信了,我肯定也就相信了,等過個把月,我著手開始辦這個事情,現在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我家那個丫頭了。」

王明宇心中一緊,趕忙道:「思思聰明又美麗,將來肯定能找個好歸宿的。」

剛剛在後面聽著王明宇侃侃而談的聶思思已經對王明宇改變了一些看法,但是內心深處的一些看法卻是很難改變的,隨後聽到王明宇的意思竟然看不上自己心中不由得憤怒不已,雖然她自己並不想和王明宇成婚,但是女人嘛,心眼小的很,既不想要和王明宇在一起,卻有覺得王明宇應該看上自己,自己拒絕他才是唯一的出路,現在居然被這個無賴看不上,豈不是說她聶思思毫無魅力可言?

聶父剛想說話,後面的聶思思衝出來氣憤道:「你以為你是誰啊,還好意思在跑過來,告訴你,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額…」王明宇也沒曾想到,聶思思會在家,聶父並沒有提及這件事,要是知道聶思思在家,王明宇也許就考慮不來了,再說了王明宇現在心有所屬,聶思思想來也應該是知道的,看她這氣憤的樣子,好似自己做錯一般,以前可是她逃婚在先的。

「胡鬧,你給我回到房裡去。」聶父怒拍桌子吼道「不,我今天就在這把事情說清楚。」聶思思不理他老爹憤怒的目光坦然道「伯父,就讓思思在這一起說吧,反正事情總要說清楚的。」王明宇倒也很光棍的說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件事情已經定好了,你們兩個難道還想忤逆長輩不成?」聶父瞪著眼問道沉默…再沉默…過了一會,王明宇道:「聶伯伯,我覺得強扭的瓜不甜,這樣害了思思一生不幸福,我也對不起聶伯伯的厚愛。」

「這叫什麼話,我和思思他娘不也是這樣,我們不也很恩愛?感情是慢慢培養的!」這老爺子還說出一句很經典的話來「爹,我不要嫁給他!我不要,我不要!」聶思思撒嬌的對著他老爹說道「思思啊,爹這也是為你好,你看看明宇哪裡不好了?論家世那是寧波的這個,論才幹,他是國府的團長,這樣的好小夥子,你哪裡去找啊?」聶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對著聶思思說道「爹,我…我…我有心上人了。」聶思思一氣之下,跺跺腳低聲說道「什麼?」聶父如遭電擊,緩緩的坐道了椅子上問道,「你想騙我?叫什麼?幹什麼的?」

「爹,女兒沒騙你啊,他叫錢立業,是我們學校的老師,他可有才華了,而且思想很解放……」聶思思滔滔不絕的說道,儼然不顧俺們主角的感受王明宇苦笑著搖搖頭,錢立業?中共地下黨!沒想到聶思思竟然喜歡他,真是有夠巧的。 「哦,錢立業?你們學校的老師?多大了?家是哪裡的?爹娘是做什麼的?」聶父老臉有點擱不住一陣反問「那是我們老師,大概不到三十歲的樣子吧,家好像是湖南那邊的,爹娘做什麼我怎麼知道?哼」聶思思突然發現,她的父親問他這些的時候,除了錢立業的名字,其他的都不知道。其實聶思思還有更不知道的就是錢立業這個名字都不一定是真的。

「大概?好像?不知道?你不是說那是你喜歡的人嗎?你什麼都不知道那算什麼?何況你還有婚約在身,從小沒有學過三從四德嗎?恩?這就是我慣出來的寶貝女兒嗎?咳咳咳…」聶父氣的一陣咳嗽,同時有點無奈的看著王明宇王明宇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巧的事情,說道:「錢立業這個人我知道,我還和他見過面!」

「你和他見過面?我怎麼不知道?」聶思思好奇的盯著王明宇問道「呵呵,是關於一些事情,當然你也不方便知道!」王明宇說的那可是大實話,這錢立業拉他入伙,王明宇很想入伙,但是還不是時候,自然也不可能暴露錢立業的身份。

「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遇到他我去問他好了。哼」聶思思嘟噥著小嘴生氣道,其實聶思思只是暗戀錢立業,可以說他們中學有不少女生都暗戀錢立業,只是聶思思長相出眾,自然覺得她自己有優勢。不過聶思思恐怕也不知道她自己的所謂的暗戀,其實只是一種欣賞,完全沒有到達心動的感覺,然後被幾人一激,自然就覺得自己肯定是喜歡錢立業老師的了。

王明宇也不在乎聶思思的想法,看著聶父笑著道:「聶伯伯,既然思思已經有了心上人了,我看這成婚的事情就算了吧。現在都說自由戀愛了,咱們也算是新一代青年,也就趕趕形勢吧!」

聶父無奈道:「賢侄,真是對不住你啊,沒有想到這個丫頭竟然會這樣,你別放在心上,這麼好的男人不要,以後有她後悔的時候!」

王明宇笑道:「聶伯伯您太過獎了。」

聶思思瞪了一眼王明宇嘀咕道:「誰後悔誰是小狗…」

聶父狠狠的瞪了聶思思一眼,轉身笑著對王明宇說道:「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那麼我也不管了,一切都由著你們年輕人自己吧,哎,賢侄中午陪你聶伯伯好好喝兩杯,好幾年沒見了。」

王明宇點點頭,說道:「成,這幾天我把事情交代好了,下午我還得趕去上海一趟。」

聶思思一聽王明宇去上海,便道:「能不能順路把我也捎上?」

王明宇奇怪道:「你不是剛回來嗎?」

聶思思低著頭道:「人家不想呆家裡,無聊死了,我上海那邊有好幾個同學呢,我想過去玩玩。」

聶父嘆了一口氣道:「罷了罷了,女大不中留,心思成天放在外面,由著她去吧,不過賢侄啊,你可要幫我照顧好思思啊,我就這麼一個女兒!」

王明宇自然拍拍胸脯保證道:「沒問題,我也當她是妹妹看待。」

聶父看著他們兩個搖搖頭,嘆了口氣走了出去。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也不說話,突然覺得好像不認識他了,以前的王明宇那叫一個臭名昭著,簡直就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現在的王明宇,怎麼說呢,和以前一點也不一樣,無論談吐,氣質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如果一開始認識的王明宇是這樣的話,聶思思可能已經是王家的大少奶奶了。不過世事無常,三年前,聶思思心裡的陰影仍在,仍然放不下,他的改變是不是真的,與自己有什麼關係呢?不自覺地,聶思思把王明宇和錢立業比較起來,相比之下,覺得錢立業還是那麼的突出,雖然王明宇已經改變了很多,不過在她看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其實聶思思由以前的不屑一顧到現在的和自己自認為心中的愛人比較,這個轉變已經在不經意間開始了。

房間內只剩下王明宇和聶思思兩人。

聶思思突然問道:「你現在在哪裡工作啊?是不是畢業之後分到部隊了啊?」

王明宇說道:「是啊,部隊現在正在訓練挺忙的,我抽空出來辦點私事!」

聶思思想到了一種可能,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點的酸楚,問道:「你去上海辦私事?」

王明宇一愣,隨後道:「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聶思思盯著他看了一會後道:「你是去看你的女朋友吧?」

「恩?」王明宇納悶了一下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聶思思酸溜溜的道:「某人以前在我們學校知名度那麼的高,我們學校的一朵花都讓你給摘了,我們能不關注嗎?當時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呢!」

王明宇頓時憨憨的笑了笑道:「那個…其實…我那天…」

聶思思撲哧一下笑了出來道:「哎呦,我們的王大少經歷了這麼多風花雪月,到頭來還學會害羞了,稀奇真是稀奇。」

王明宇聽著聶思思的諷刺之言,也無從辯駁,畢竟他剛重生到這個世界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在猥褻眼前的這個少女,只能在心中仰天長嘆:「改邪歸正咋就這麼不容易呢?都幾年前了的事情,這小娘們怎麼還記得呢?」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不說話,道:「說,你是怎麼把孫雪騙到手的?」

王明宇看反正也沒什麼事,於是開始練習起自己的口才來,把救孫雪等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王明宇的內心深處還是希望聶思思能夠改變對自己的看法的。

聶思思聽完之後,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好奇的問道:「不會是你找的流氓吧?」

王明宇聽到這個話,面色漲紅,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靠!」,心中想到從此本人的形象在聶思思心中徹底的廢掉了。

「我靠什麼意思?」聶思思不解的看著王明宇問道「這個…大概意思就是我憋屈的意思。」王明宇想了想說道,口頭禪而已,還真沒研究過什麼意思「你憋屈什麼?」聶思思又問道「沒什麼,我自己感覺憋屈一下!」

「為什麼要憋屈一下?」

「那個是因為我心中堵得慌。」

「為什麼呢?」

「我-日!」

「恩?」

最後王明宇徹底的無語了,這他娘的算怎麼回事啊?整個一唐僧轉世,阿彌陀佛!

擺平了聶思思,王明宇心中才鬆了一口氣,不過對於王明宇救孫雪,聶思思雖然相信了,但是總是不願意把王明宇想的那麼高大,至於因為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在聶府上,聶父和王明宇聶思思又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飯,喝了點小酒,然後聶思思收拾了一下東西,就準備跟王明宇去上海了。

這年頭也幸虧沒有醉駕一說,不然王明宇鐵定就是醉駕的典型代表。王明宇身著中校軍服,帶著聶思思一路開車去了上海。

路上。

「你畢業了打算干點什麼?」王明宇見坐車無聊就問道「我也沒有想好呢,我想當護士,可是又怕干不好!」聶思思無奈的說道「你在學校學的什麼啊?」

「護理專業!」

「恩,那當個護士也挺好的,聶伯伯沒有給你找好工作嗎?」

「我才不要他給我找,我要獨立,我要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

「額,很不錯啊!那個啥,我們部隊要成立野戰醫院,你有沒有興趣參加?」

「你們部隊?野戰醫院?」

「是啊,我想找一幫女生做護士,等到打仗的時候,醫護人員會緊缺的,不過這個工作不打仗的時候還算不錯,一旦打仗之後,就會有一定的危險性,如果你想去的話,要考慮好了!」王明宇好意的提醒道不過這在聶思思看來,就是看不起她的意思,漲紅著臉道:「去就去,你都不怕危險,我怕什麼!哼」

「額?我是軍人,縱然有危險那也不得不上啊,你不同,你現在還有選擇的權利,每個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樣,希望你不要因為一時的衝動,將來為自己的選擇而後悔。」

Prev Post
一來,目的太明顯,薛家不是傻子,容易發現。
Next Post
「哎。」韶華嘆了口氣,接著說道,「父親可是回來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