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項鏈當時慕淵臨花了上億,之所以現在起步價5000萬,是因為童雨馨清楚,不可能真的5000萬賣出去的,一定會比一億價格更高。

退一萬步說,就算真的低於一億,那大不了她自己花一億買來,那個時候她會想辦法把這筆錢給賴掉。

反正是自己辦的,她可以有各種方法繞過規則。

童雨馨早就想好了法子,她可精明的很。

這條水之星項鏈很多人都想要,現在有這個機會,眾人自然不會放過,於是開始飈價。 5500萬,5600萬,5800萬,6000萬,6200萬,最後飆到了7000萬,8000萬。

整這個過程之中,慕淵臨和顧寒琛都沒有喊價,他們很安靜。

童雨馨心頭有一股不安的感覺。

淵臨哥哥怎麼還沒有加價?難不成他不打算把這條項鏈買回來嗎?

要是真的這樣,那自己就丟人了

不過童雨馨只能夠保持微笑。

競拍的氣氛越來越熱烈,很快這條項鏈被推到了一億,到了第一次買的價格。

有人以為,已經垂手可得時,顧寒琛忽然開口,「1億5000萬!」

「……」

這是一個高昂的價格。

很多人知道這條項鏈的價值完全就是被炒出來的,其實本質上是不值這麼多錢的。

不過在這個浮躁的社會,噱頭就是最好的價值。

童阮阮臉色一驚,她緊皺著眉,有些氣惱,「你幹什麼?誰讓你喊價的?我不是說了我不要這條項鏈嗎?」

顧寒琛握住了她的手,輕輕摩挲著她的手心,「別擔心。」

「2億。」慕淵臨喊了價,直接又加了5000萬。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

看慕淵臨這架勢,這項鏈他又是勢在必得的了,沒人比他更有錢,他們搶肯定搶不過了。

眾人也乖乖的,不再加價了,深怕得罪了慕淵臨。

童雨馨十分感動,她就知道他一定會買下來送給她的。

「慕先生出價2億,還有比這個價格更高的嗎?」

「2億一次,2億兩次……」

「3億……」顧寒琛再次加價。

這一次直接跳到3億。

眾人的涼氣一陣接著一陣。

童阮阮都有些呼吸不上了,她壓低了聲音,咬牙切齒,「你幹什麼?你瘋了嗎?」

顧寒琛緊握著她的手,「沒關係。」

「顧寒琛,我告訴你,如果你把這條項鏈買下來,我真的不理你了。」

「4億。」慕淵臨喊了價。

眾人再一次嘩然。

慕淵臨對童雨馨到底愛的有多深沉呀?

「5億!」顧寒琛再喊。

童阮阮氣壞了,她起身要離開。

顧寒琛卻扣住她的腰,硬是讓她坐了下來,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童阮阮本能的要掙扎,這樣的親密她很不適應,可是大庭廣眾之下,她如果掙紮起來,慕淵臨看到了,那男人豈不是得意了?

她偏不掙扎。

她乖巧的順著顧寒琛的力道靠在他懷裡。

兩個人互相依偎著,十分親密。

所有的人都看在眼裡,尤其是慕淵臨,他的眼中蓄著怒火,幾乎要將兩個人焚燒殆盡。

沒人發現,他的拳頭都握緊了,眼底閃爍著殺人般的厲色。

忽然,慕淵臨站了起來。

這個顧寒琛,故意抬價刺他是不是?廟街小說

他偏不上這個當!

「一條普通的項鏈而已。既然顧先生這麼喜歡,那就讓給你。慈善機構一定會非常感謝你捐贈者這麼多錢的。」

「……」

眾人臉色大驚,他們以為慕淵臨勢在必得,無論多少錢他都會死命的往上加,畢竟他不缺錢,別說五億了,就算十億,對他來說都是毛毛雨。

可是沒想到他在這個節骨眼上忽然不加價了。

邪王追妻 台上的童雨馨如遭雷擊,尷尬的杵在那裡,幾乎要昏厥過去。

怎麼會這個樣子?淵臨哥哥怎麼突然不加價了?為什麼要把水之星讓給顧寒琛?

雖然她根本就不喜歡這條項鏈,但若是淵臨哥哥買下來送給她,代表這是淵臨哥哥的心意呀,可是現在他根本就不給她這份心意。

她死死地咬著牙,眼淚都要滴了出來,又氣又恨!

這條項鏈是童阮阮設計的,她不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慕淵臨的態度!

慕淵臨銳利的視線睨向了顧寒琛,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童阮阮捂著胸口,呼吸都不暢了。

天哪,五億,這顧寒琛給自己挖了一個坑跳呀。

她剛要跟顧寒琛說些什麼,只見顧寒琛攏了攏西裝,優雅的站了起來,接受著眾人的視線,微笑著說,「多謝慕總割愛,大家都知道這條水之星,是你送給童大小姐的,現在多少是有些遺憾,不過相信慕總肯定會送更好的給童大小姐。」

眾人齊刷刷的視線落在了慕淵臨身上,十分期待慕淵臨在面對顧寒琛挑釁的話,會回擊一些什麼。

「當然,我會拿出更好的,可是有些人,只能用別人玩剩下的。」

眾人愕然。

慕大佬然沒有辜負他們的期待,這反擊,簡直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呀。

慕淵臨的意思不就是,這條項鏈是他玩剩下的,顧寒琛只是撿了他不要的。

大家的注意力只在這條項鏈上,卻沒有察覺到,慕淵臨的這番話還有另一層深意。

童阮阮的臉色十分難看,表面上是在說這條項鏈,可是她卻聽出了慕淵臨到底是什麼意思?

果然,賤男人就是賤男人!

年齡越大就越賤!

一開始是賤在表面上,現在賤在了骨子裡!

察覺到身旁的女人憤怒的氣息,顧寒琛也怒了,他的大手放在童阮阮的肩頭,輕輕拍了拍,隨後轉過頭對慕淵臨說,「到底是玩剩下的還是得不到的?恐怕慕總心裡比誰都清楚。呈口舌之快,慕總當然厲害,我甘拜下風,畢竟我可沒有慕總那麼大的怨氣。」

「……」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懟的真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啊,反懟慕淵臨的人,他們還沒有見過,這真是太好看了,比8:00檔的狗血劇還要好看。

眾人屏住呼吸觀望,安靜到窒息的空氣,連一根頭髮絲掉在地上,彷彿都能清晰可聽。

直到慕淵臨緩緩開口,可是他的聲音里卻帶著一絲笑容,並沒有預想之中的憤怒,「懟的不錯。」他慢悠悠的說,「看看你的怨氣比我大多了,說不定連我玩剩下的你都得不到吧。」

他狡黠的目光落在童阮阮身上,閃爍著一道犀利的鋒芒。

「……」

童阮阮氣得發抖,她緊緊抓著顧寒琛的手,壓制住了自己的怒火,揚起一絲微笑,「慕總,你錯了,沒有什麼是被你玩剩下的,那是因為你從來都沒有得到過。」

童阮阮拉著顧寒琛的手,讓他坐了下來,隨後靠在他的肩頭上,「阿琛,別理他,瘋狗亂咬人,你難道還去咬它一口嗎?免得咬了一嘴的狗毛。」

所有人都驚大了眼睛。

這顧寒琛懟慕淵臨,如果說,還對他有點含蓄,那這個叫凱伊的女人,簡直就是自殺式襲擊啊,直接罵慕淵臨是狗,這是不要命的節奏嗎?

大家都看傻了眼,屏住呼吸,要看慕淵臨究竟如何反擊。

他們更加好奇他們是怎麼懟起來的,說是慕淵臨玩剩下的,難不成顧寒琛搶了慕淵臨的女人?而這個女人就是凱伊?大家的腦洞越開越大。

然而,詭異的是,慕淵臨不說話了,安靜的可怕。

懟不上來了,還是對方是女人,他憐香惜玉?

眾人好奇觀望,而此刻慕淵臨臉上的憤怒彷彿已經消失,諷刺的笑容也已經看不到,此刻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冰冷,眼底隱隱蘊藏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憂傷。 忽然,台上傳來一陣尖叫,「哎呀。」

童雨馨的腳一歪,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淵臨哥哥,我的腳好痛。」童雨馨趴在地上,梨花帶雨。

慕淵臨皺了皺眉,大步流星的走上台前,彎下腰將童雨馨從地上橫抱了起來,浪漫的公主抱,頭也不回的離開。

氣氛凝結的可怕。

所有的視線齊刷刷的都落在了顧寒琛和童阮阮的身上。

正在這時,童澤華上來打圓場,「各位,拍賣會現在告一段落,希望大家用餐愉快。」

隨後,訓練有素的服務生端著一道道西餐,放上了桌,童澤華又說了一些話,並且和幾個商人有說有笑了幾句。

氣氛漸漸緩和,童阮阮已經和顧寒琛拉開距離,她拿起了一旁的包包站了起來,「阿琛,我上個洗手間。」

顧寒琛握著她的手,抬起頭,「我陪你去。」

「不用了。」童阮阮掙脫開他的手,「女廁所你去什麼?在這等我。」

說完,童阮阮便離開,顧寒琛目送著她的背影,並沒有因為剛剛童阮阮主動靠在他肩頭,而有任何慶幸,臉色反而更加陰冷了。

……

「雨馨,怎麼樣了?」慕淵臨將童雨馨抱到休息室,放在了沙發上讓她靠好。

童雨馨笑了笑說道,「感覺好多了,休息一會就行了。」

「哎呀,女兒。」岳薇雯跑了進來,她坐在沙發上,握住了童雨馨的手,「感覺怎麼樣了?疼不疼呀?」

童雨馨說,「媽,我沒事了,別擔心。」

「慕少爺,謝謝你抱我們雨馨進來,你真是貼心。」岳薇雯得意極了,當著眾人的面兒,慕淵臨把童雨馨抱走了,這可真是給他們家長臉了。

「媽,你別說了。」童雨馨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別亂說話,而且這句話還故意抬高聲音,說給慕淵臨聽,讓慕淵臨覺得她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女孩。

「雨馨,要不然我找醫生來給你看看。」慕淵臨說。

「不用了。」童雨馨說,「剛剛就是不小心摔倒了,沒什麼大問題,休息一會就行。」

不能找醫生來看,因為她壓根兒就沒有扭到,只是故意跌倒,讓慕淵臨把注意力轉移到她身上而已。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生日宴會,全都被顧寒琛還有那個凱伊奪去了風頭,待會她要重振旗鼓,好戲還在後面呢。

童雨馨對岳薇雯說,「媽,爸在忙呢,要不然你去幫幫他,我待會過去。」

說完,她對岳薇雯使了個眼色。

岳薇雯眼底閃過一絲狡黠,她點點頭,「那行,我就先去了。」

說完,岳薇雯站了起來,朝著慕淵臨諂媚一笑,隨後離開了休息室。

她離開后,童雨馨望向慕淵臨,「淵臨哥哥,今天你跟他們之間的火藥味可真是濃,他們是不是得罪你了?」

慕淵臨站在一旁,氣息冰冷,高大的身影,冷峻而獨立,沉默到讓人不安。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目光望著童雨馨,有些冰冷,「等你過完生日之後,我們兩個談談吧。」

童雨馨微微一怔,她有些不安,他指的談談是什麼意思?

若是在一起她自然願意,可是現在,在慕淵臨明顯不對勁的情況下說要談談?小說117

童雨馨咧咧嘴角,「淵臨哥哥,你有什麼話,跟我說就行了,我都會支持你的。」

慕淵臨開口,「上次你說你已經26歲了。我知道你想要什麼,如果你真的想要,那的確不應該再耽誤時間。」

「……」

童雨馨睜大了眼睛,「淵臨哥哥,你的意思是……」

她又期待又害怕,期待的是他或許要娶她,可害怕的是,意思相反。

而且他說生日之後跟她說,那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如果真是好事要向她求婚,直接在她生日說不就行了,這樣還比較浪漫,幹嘛要等到生日後?

這麼一想,童雨馨在慕淵臨剛要開口解釋之前,她忙說,「淵臨哥哥,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安安心心把這個生日過了,等生日過完我們再說好不好?」

童雨馨笑容滿面的望著他,那雙眼睛清澈無比,看不出任何陰毒,只有滿滿的單純。

慕淵臨「嗯」了一聲,點點頭,「好。」

童雨馨擠出一抹笑容,不知道是尷尬,亦或是憤怒。

無論怎麼樣,等生日之後,慕淵臨必須要娶她了,她就不會在乎慕淵臨要跟她說什麼了。

Prev Post
「這青雲葫怎麼個收妖魔魂魄」
Next Post
這個傭兵團內,怕是除了那位狂蒙之外,還隱藏著一位實力恐怖的強者,此人怕是比葉飛進入羅素島后,遇到的每一個人都要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