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市北方區,重工業園區,鐵龍科技公司總部。

這裡是位於地下深處的一個巨大方形空間,穹頂的高功率吊燈投射下來的光線,將這片空間映射得亮如白晝。空間四周牆壁上,是一些泛著淡藍色熒光的流光線條,科技感十足。

在這片空間的內部,擺放著各種複雜的大型生產機械,大量導線和管道在地上錯落有致地分佈著,一些穿著各種顏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員在其中忙碌。

空間北部的牆壁上,有一個寬闊的玻璃幕牆,幕牆後方是一些類似中央控制室和小型實驗室的地方。

此時,穿著白大褂的鈴木亮博士,正在中央控制室裡帶領研究員在電腦前做著一些操作,這位博士正是朝佐倉優子注射APTX藥劑的始作俑者。

之前同陸凡對戰過的那位綽號【鋼之手】的兵王,坐在一處小型實驗室內的椅子上,被一些科研人員圍著。這些人正對他的合金手臂進行維護。

科研人員們把從生產機床里拿出來的一件嶄新的機械手臂,對準鋼之手的胳膊斷層處。

一陣電子音響起:「DNA認證完成,開始連接!」

鋼之手身體內的生物神經,開始與機械手斷層處的模擬神經相連。

在這邊進行連接操作的時候,隔著一扇玻璃牆的另一處走廊,有一堆人從旁邊經過。

「王子大人,您看,這是我們集團最新研製的仿生機械手臂,科技含量是相當的高。」

一群工作人員和保鏢簇擁著一個頭戴白帽、穿著白袍的年輕男子,在前面有一個嚮導在進行著解說。

如果陸凡在場的話,肯定對這位白袍男子很熟悉,因為他就是前不久拍下了遊戲賬號的石油王子哈利法。

石油王子好奇地隔著玻璃罩看著裡面的實驗人員在給鋼之手更換手臂,然後不停地小聲和旁邊的隨行人員交流著什麼。

「這只是我們這裡比較稀鬆平常的一種技術罷了,我們還有很多黑科技,我想王子大人您一定會特別感興趣。」

解說員說著,將哈利法向走廊盡頭的玻璃幕牆處引導,透過這個幕牆,可以看到巨大的地下方形空間的全貌。

哈利法走到玻璃幕牆前駐足觀望,瞳孔瞬間放大——他看到一些渾身纏滿電線的機械手,正在一個巨大的鋼筋骨架上進行著一些操作,不停有電焊的火花和電鑽的聲響從其中傳來。

哈利法盯著這個鋼筋骨架看著,一臉的震驚和興奮。這鋼筋骨架大概有五層樓那麼高,整體呈現出人型,在骨架上,已經安裝了各種各樣的機械部件和導線。

「這就是『魅魔』的骨架嗎?」哈利法看著地下那個像高樓一樣的巨大人型鋼鐵怪物。

「是的,這就是我們公司引以為傲的【魅魔(succubus)】的原型驗證機。

魅魔這個詞取自於歐洲神話中的一個怪物,同神話中的傳說類似,我們這條機體也主打精神攻擊和各種進攻黑科技。

這一台機體代號001,正在進行著最後的總裝。雖然現在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框架,但是如果塗裝完成的話,是非常漂亮的紅色機體哦。

在紅色機體的表面,還點綴著閃爍金光的線條,外表可以說是盡顯尊貴。如果您有需要,我們還能塗成土豪金、玫瑰金或者少女粉,都可以的。」

「原來如此。」哈利法王子托著下巴,對這台機器人點了點頭,似乎很是滿意。

「雖然說現在主流的科學觀點都認為,巨大的人型機器人,會造成行動障礙和動力浪費,並不是大型作戰兵器的最佳解決方案,但是我們鐵龍科技仍然堅持在機器人這個領域進行研究,因為我們相信:機器人,才是男人的浪漫!」

「我非常同意你的說法!」哈利法王子的眼睛之中放出了光芒。「什麼坦克啊、戰鬥機啊、航空母艦啊,都是邪教,只有蘿蔔(Robot),才是男人的浪漫!」 哈利法王子激動地和嚮導握手,那是一種遇到知音之後惺惺相惜的感覺。

「我什麼時候能夠親自坐上去試試呢?」哈利法王子略顯興奮地問道,「如果我覺得操作手感還不錯的話,可以先支付訂金!」

「真的非常榮幸,王子大人能夠喜歡我們的這台Gundam……不好意思拿錯劇本了,我們的這台魅魔。

不過這台作戰兵器的人工智慧輔助駕駛系統,還沒有完成最後的開發,需要您在東海市再耐心等些時日呢。」

「這樣啊……」哈利法王子的臉上露出略微失望的表情。

嚮導把他這個細微的表情變化看在眼裡,抓緊說道:「不過,我們除了這道主菜之外,還有一些『甜品『提供給王子大人。在王子大人等待魅魔完成的這段時間,先嘗試一下這些『甜品』如何?」

「哦?」哈利法王子和隨從們重新提起了興趣,

「我們還有幾種其他武器的原型驗證款,接下來將要在東海市進行實地試驗。如果王子和貴國的軍隊需要的話,可以來參觀一下我們的實地試用……」

此時,在地上建築頂層的總經理辦公室里,薛鐵龍托著下巴,通過牆上的電視機全程關注著參觀的哈利法王子一行。

「薛老闆,接下來是否馬上要在東海市進行武器試驗?」

一位白髮青年從辦公室角落的陰影里走了出來,開口道。

這青年雙手抄在褲兜里,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正是輝夜。在黃帝龍舉辦的晚宴之後,他就加入了鐵龍科技公司,成為公司的首席經營顧問。

「是的,在魅魔開發完成之前,只能先拿一些廢棄的零件副產品,唬一唬這個王子了。不過他是個土豪,不缺錢,據說他剛在一個手游拍賣會裡豪擲了兩千多萬,就為了買一個遊戲賬號。」

「哦,是這樣啊。」輝夜那隱藏在銀白色劉海之下的眼睛,發出一陣淡藍色的幽光。

「薛老闆,我有一個建議。不如我們在武器實驗的時候,去襲擊那個叫陸凡的高中生好了,這樣既可以展示武器的威力,又可以解決董事長的心頭之患。」

薛鐵龍聽后一愣,然後思考了一會兒。

「妙啊,妙啊!」

他讚許地點點頭,「這簡直是一石二鳥之計,不過有一個問題,怎樣才能得知陸凡的實時方位呢?」

「這並不是問題,出於一些原因,我能隨時知道陸凡這小子的位置。」

輝夜說著,眼前忽然展開了一個類似雷達地圖的全息影像——當然,這個影像只有他本人能看到,薛鐵龍並不能。

在全息地圖的某處,象徵著陸凡位置的淡藍色圖標,不斷地閃爍著。

薛鐵龍雖然不知道輝夜是通過什麼黑科技做到這一點的,但是通過黃帝龍家宴那晚,他就知道,這小子有點本事,應該不是在吹牛。

「很好……是時候讓這小子見識一下鐵龍科技的恐怖之處了。」

薛鐵龍點點頭,和輝夜相視一笑。

然後薛鐵龍按了一下辦公桌上的小按鈕,一位秘書走了進來。

薛鐵龍吩咐道:「把鐵龍科技【四大金剛】叫出來,他們待在房間里太久了,該出去見見光了。之後輝夜顧問會告訴我們具體的坐標,準備好進行武器實驗。」

「明白!」秘書點點頭,隨後又想起來什麼似的,補充了一句:

「薛老闆,這次一定要小心,這個陸凡不是等閑之輩,聽集團內部的傳聞說,之前就是他以一己之力,單挑世龍娛樂城的【七大罪】……」

薛鐵龍嗤笑一聲:「那些終究是公司內部的傳聞而已,信不得的。更何況,世龍娛樂城七大罪本來就是混飯吃的,一群搞笑藝人、紙老虎,能和我手底下這四大金剛比么?」

「老闆說的對,老闆英明,我這就去準備!」那位秘書諂媚地點點頭。

……

美利堅,加利福尼亞州,矽谷,歌姬科技公司的實驗室。

佐倉正雄和一堆工作人員正在電腦前緊張地忙碌著,雖然公司的衛星被不明力量擊墜了,但是他們這些科研人員還得繼續通過各種其他方法尋找歌姬的下落。

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黑眼圈,一副疲憊的神情。他們幾乎已經好幾天沒有出去過了,身上都蓬頭垢面的。在桌上散落著空的外賣披薩盒子和可樂瓶,這幾天他們就靠這些食物度日。

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抱怨,他們知道,現在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如果歌姬真的找不到了,那誰也不能倖免,公司完蛋了,他們自然也就沒有什麼飯碗了。

此時,房間里每個人都沉默地工作著,只有啪嗒啪嗒敲擊鍵盤的聲音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博士,您過來看一下?」一個戴著高倍數眼鏡的年輕人呼喚了佐倉正雄一聲。

「怎麼了?」正在電腦前疲憊不堪的佐倉正雄,強打起精神,來到那個人的椅子後面站定,看向電腦屏幕。

隨後他臉上泛出驚喜的神色。

——原來,電腦上顯示的是歌姬的最新網路活動痕迹!

看來經過無數晝夜的爆肝工作,總算是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進展。電腦上顯示,歌姬可能出現在亞洲國家華夏國東部的沿海城市東海市。

「東海市?」佐倉正雄看到IP地址之後,有點懵了,「這地方不是在星球的另一邊嗎?歌姬去那裡幹什麼?」

不過這總歸是一個好的線索,但這僅僅只是一個小痕迹,他們還需要再做更多的確認工作。

佐倉正雄輕輕嘆了口氣,看了一眼滿屋子已經疲憊不堪的手下們。

「既然定位工作有進展了,大家先回去吧,這幾天辛苦了。」佐倉正雄吩咐了一聲。

那些科研人員都如釋重負一般,紛紛伸起了懶腰,他們一邊和佐倉正雄道別,一邊像殭屍一樣晃晃悠悠地離開了實驗室。

「博士,您也休息一下吧,您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一個研究員提醒道。

「也好。」

佐倉正雄點點頭,揉了揉已經發昏的雙眼,從側門走出了研究室。

他的卧室就在歌姬公司的其中某一層,一個廢棄的實驗車間旁邊。

起初公司給他安排了附近的高檔公寓,但是被他給婉拒了——這麼多年,他已經習慣住在實驗室了。

佐倉正雄顫顫巍巍地走到實驗車間的小道上,看著其中一些布滿灰塵的機械設備和。

過了一會兒,他走到一個像鐵桶一樣的機器人面前站定。這個機器人的風格相當原始,它的身體呈圓潤的圓柱形,腦袋則是一個半球形,四肢是細細的鋼管。

如果用英文來稱呼這種機器人的話,應該是Android。這種機器人造型不但是安卓系統的標誌性LOGO,在很多世界風行的電影和電子遊戲中也有登場,比如《星球大戰》、《機器人瓦力》、《尼爾·機械紀元》。 看著這個圓桶形狀的機器人,佐倉正雄再次陷入回憶。

帝後名之謀取天下 ……

當年,他和優子剛完成了「歌姬計劃(ProjectDIVA)」第一版歌姬程序的demo開發。

父女倆想試試讓這個程序「活起來」,於是在歌姬公司的實驗車間里,鏗鏗鏘鏘地忙活了一個星期,造出來這個安卓大鐵桶。

隨後,他們把程序植入進了機器人頭部的集成晶元處理器之中。

萬事具備之後,實驗正式開始。

優子敲了一下電腦上的回車鍵,在父女二人的目光之中,這個安卓機器人的雙眼發出亮光,身體也開始響起關節運轉的電動馬達聲。

優子興奮地喊著:「爸爸,它動起來了!」

說完,她就跑向了機器人。機器人的電子攝像頭看到優子接近,機械手臂忽然慢慢地抬了起來,關節處響起一陣吱嘎吱嘎讓人牙酸的聲響。

看到機器人那巨大的機械手臂即將碰到優子的腦袋,而且整個身體也左右顫抖著,似乎準備做出什麼行動,佐倉正雄忽然沒來由地後背一涼。

預先寫的程序裡面,機器人是不能像這樣擅自接近人類並採取行動的,它只會完成一些簡單的對話,用來測試智力在圖靈測試中屬於什麼水準。見鬼,這機器人怎麼擅自行動了?

佐倉正雄隱隱感到不妙,此時他腦海中閃出了愛妻惠理子最後那張煞白的臉:「正雄,保護好優子。」

想到這裡,他喊了一聲:「小心!」

「怎麼了,爸爸?」優子一臉茫然地轉頭看向父親。而她身後的那個機器人,沉重的鋼鐵手臂已經到達她頭上。如果這手臂就這麼敲下去,或者因為失靈而掉下去,那後果不堪設想。

慌亂之中,佐倉正雄順手抄起旁邊一根鐵棍,對著機器人的腦袋砸了下去,這樣做是為了破壞機器人頭部的中央處理器。

鏗鏘一聲巨響,機器人腦袋挨了一記悶棍,閃出了一陣耀眼的電火花,隨後線路短路,整個頭部開始燃燒起來,現場頓時響起了警報聲。

「快離開那裡!」佐倉正雄吩咐完,跑到筆記本電腦前啪嗒啪嗒敲了兩下鍵盤,切斷了程序運行。

隨後,機器人在手即將碰到優子腦袋的那一剎那,徹底停住了動作。

「優子!你沒事吧?」佐倉正雄趕緊衝過去,把優子從機器人身邊拉開。

優子搖了搖頭,獃獃地看著那個已經處於故障狀態、不停地鬼畜的機器人。

「M……M……M……」機器人的電子眼仍然在目不轉睛地看著優子,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著什麼字母,身上的機械關節喀拉喀拉喀拉地轉著。

「可惡!」

看到機器人仍然不打算放棄接近優子,佐倉正雄罵了一聲,再次拎起手中的大鐵棍。

「不要!」優子試圖阻止自己的父親,但是失敗了,只見佐倉正雄一棍子下去,就把圓桶機器人的腦袋砸扁了。

他把棍子扔到地上,胸口劇烈起伏著,喘著粗氣,而優子則在一旁獃獃地看著已經被砸癟的機器人。

「怎麼回事,優子,為什麼機器人會忽然出現這樣的反應?」佐倉正雄看向女兒。

他寫的程序裡面絕對沒有這種代碼,但機器人又不會憑空做出動作,所以他猜是不是優子又朝程序里加了什麼?

優子聽后怯怯地小聲說了一句:「這個……可能是因為我把自己寫的【真實之淚】加進程序……」

「你胡鬧!」佐倉正雄激動地喊了一句,「我不是讓你把那些歪門邪道都刪掉嗎?」

「可是父親,它好像對我並沒有什麼惡意。」

「沒有惡意? 我真要逆天啦 剛才要不是我出手,晚那麼一會兒的話,恐怕現在你的腦袋已經被那個大鐵塊給擰下來了!」

「可是……」優子的大眼睛里,漸漸布滿了淚珠,這讓佐倉正雄稍稍有點心軟了。

「好了不要說了,我不允許你再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你明白嗎?自從孤兒院那件事之後,你變得越來越奇怪了,優子……我已經失去了你媽媽,不能再失去你。」

正準備繼續同佐倉正雄爭論的優子,看到父親那張滄桑的老臉,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知道了……」

經過這次有驚無險的實驗之後,佐倉正雄對優子的實驗許可權進行了限制,但是他隱隱能察覺出來,優子仍舊在繼續尋找著開發真實之淚的機會。

因此,父女倆的爭吵也慢慢變得多了起來。

……

佐倉正雄的思緒回到了現實,他看著角落裡那個已經落滿灰塵的安卓圓桶機器人,嘆了口氣。

「叮鈴鈴鈴鈴鈴!」

這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佐倉正雄點亮屏幕,發現對方是華夏國一個老友。正雄曾經委託這位老友幫自己尋找女兒。

難道優子有消息了?他心念急轉,趕緊點下了接聽鍵。

一陣寒暄之後,對方說道:佐倉博士,雖然我在亞洲東部暫時沒有找到優子的下落,但是卻有了別的發現。」

「什麼發現?」

玉妃引 「鈴木亮。」

電話對面的那個人平靜地說出了這個名字,佐倉正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

這個自己曾經的得意門生、苦苦追求自己女兒多年的青年,竟然出現在了歌姬出沒的地點?

而且說到這個地方,好像之前歌姬公司的衛星被擊毀時,襲擊源頭也來自亞洲東部,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嗎?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你了老朋友。」佐倉正雄沉思了一小會兒,繼續說道:「我近期有到貴國參加學術交流的打算,貴國最近是否有什麼重大活動?」

Prev Post
漆黑不見底的眼眸深邃幽暗。
Next Post
在傷口癒合之前,不想讓他看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